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六十章 請師伯屈尊 滅殺蘇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洪揚身邊,一襲彩衣的佘紫瑩雙臂環抱飽滿的胸前,冷笑道:

  “之前,洪揚師兄念在宗門情誼上,本欲對那叛徒施以援手,不曾想,這叛徒卻不識好歹,駁了洪揚師兄顏面,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此話一出,在場那些月輪宗傳人無不嘩然。

  洪揚長嘆一聲,擺手道:“紫瑩,不必再說了,怪只怪我還是太念往昔同門之誼了。”

  他一副大度豁達的姿態,讓眾人都不禁生出為洪揚打抱不平的心思。

  茶錦不禁好笑。

  這佘紫瑩為了討好洪揚,才會處處針對自己。

  而洪揚呢,則借此機會賣弄自己的風度和胸襟。

  一男一女,何其滑稽可笑。

  “茶錦,你這叛徒還不趕緊束手就擒,聽候發落!”

  一個孔武有力的華袍青年厲聲大喝,聲如雷霆。

  茶錦冷冷瞥了對方一眼,“方修師弟,我在宗門修行時,可沒少照顧你,當年若不是我,你怕是不可能那么快進入內門修行!怎么,現在連你也忘恩負義,打算落井下石,踩我一腳?”

  她有些失望,也很生氣。

  遠處那些月輪宗弟子面面相覷,因為茶錦所說,的確不假,甚至當年方修能夠進入月輪宗修行,還是托了茶錦的關系!

  就見方修臉色一沉,怒道:“賤人!現在你是宗門的叛徒!我若還顧惜以前的恩情,豈不是對宗門不忠不義?”

  一番話,大義凜然,擲地有聲。

  眾人轟然叫好。

  身為月輪宗傳人,自當和叛徒劃清界限!

  方修登時得意洋洋笑起來。

  “寡廉鮮恥。”

  蘇奕瞥了那方修一眼,瞳孔中有鋒芒一閃。

  以他如今的神念力量,都能擊殺陸地神仙人物,何況是這等小角色?

  就見砰的一聲,方修跪倒在地,臉上笑容凝固,有殷紅的鮮血從七竅淌出,暴斃當場。

  之前還轟然叫好的人群,皆被嚇到,呆滯在那。

  緊跟著,驚慌的尖叫聲響起——

  “誰殺了方修師弟?”

  “該死,這是怎么回事?”

  “是那家伙!”

  許多目光都是看向了蘇奕,滿臉驚怒。

  之前,他們幾乎都忽略了蘇奕的存在,只當沈家的人,是陪同茶錦一起來,讓茶錦接受宗門懲處的。

  可現在,他們才意識到不對勁。

  那家伙,竟敢在他們月輪宗山門前殺人!!

  茶錦也頓感意外。

  據她所知,以蘇奕的秉性,是懶得和這些不堪入眼的小角色計較的。

  “他讓我想起了常過客。”

  蘇奕隨口道,有些感慨。

  茶錦登時就明白了,蘇奕是常過客的救命恩人,可也是潛龍劍宗的敵人,這曾讓常過客陷入兩難的境地。

  可自始至終,常過客也不曾做出忘恩負義的舉動。

  相比起來,方修就顯得太無恥和卑劣了。

  “何故在此喧嘩?”

  驀地,一道沉渾的大喝響起,就見山門內,一個黑袍中年大步走出,臉上帶著怒意。

  趙持。

  月輪宗內門執事。

“趙執事,那家伙在咱  們山門前殺人!”

  那些月輪宗弟子紛紛開口,指著遠處的蘇奕,怒目圓睜。

  趙持臉色變得陰沉下來,眸子如電般,遙遙鎖定蘇奕,厲聲道:

  “你是何人,竟敢在我月輪宗山門前行兇?速速報上名來,否則,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聲震云霄。

  洪揚趁此機會,也冷然道:“茶錦,還不趕緊讓你那同伴束手就擒,等候發落?”

  佘紫瑩怒氣沖沖道:“真是喪心病狂,無法無天了!”

  趙持的出現,似讓他們找到了依仗。

  “就不能來一些可堪入眼的角色嗎?”

  蘇奕微微搖頭,似有些失望。

  而后,他抬起頭,深邃的眸望向羅摩山之巔的區域,淡然開口:

  “月輪宗宗主何在,速速出來,否則,別怪我蘇某人仗劍斬山門,將你月輪宗從世間抹掉!”

  聲音瑯瑯,響徹天地間,雖不似雷霆,卻震得在場那些月輪宗弟子的神魂亂顫,氣血翻騰。

  他們臉色皆變了,滿臉難以置信,這家伙未免也太狂,這是要和他們月輪宗叫板?

  趙持渾身一僵,蘇某人?難道那青袍少年是大周那個……當世傳奇!?

  這時候,一道威嚴沉凝的聲音從羅摩山上傳出:

  “蘇奕,你可終于來了!”

  字字如金戈交鳴,殺氣盈野。

  蘇奕!?

  一下子,在場那些月輪宗弟子如遭雷擊,徹底傻眼。

  打破腦袋他們也沒想到,陪伴在茶錦身邊的那青袍少年,會是最近一段時間那個聲名傳遍大魏天下的大周帝師!

  一個宛如傳奇般的恐怖存在!

  “果然是他!”

  趙持倒吸一口涼氣,背脊發寒。

  一想到之前他還叫囂著,要讓蘇奕死無葬身之地,內心就涌出止不住的后怕和涼意。

  “什么?他他他……是蘇奕?”

  洪揚眼睛發直,頭皮發麻。

  這位月輪七子之一的修道種子,就像被人敲了一記悶棍,整個人都不好了。

  再看佘紫瑩,也呆滯在那,如墜冰窟。

  他們皆是月輪宗傳人,要遠比世俗中的武者更清楚蘇奕的強大和可怖,這可是一位滅殺十余位陸地神仙人物的絕世狠人!!

  而看到這一幕幕,也是讓茶錦意識到,就是在這大魏天下,蘇奕之威名,也稱得上是煊赫滔天,人盡皆知!

  那宛如金戈交鳴的聲音還在回蕩,一道身影已憑虛掠來,一襲藏青色玉袍,長發披散,頭戴高冠,威勢如海。

  正是月輪宗宗主楚御寇,辟谷境后期修士!

  “拜見宗主!”

  處于震驚中的眾人如夢初醒,紛紛見禮,內心的壓抑和驚慌也消褪不少,如找到了主心骨。

  “你們且退回山門內。”

  楚御寇揮了揮手。

  “是!”

  眾人領命而去,一個個如釋重負。

  他們還沒有自不量力到要去和蘇奕這等恐怖角色對峙的地步。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小角色。

  他目光看向楚御寇,淡然道:“說說吧,為何要對付茶錦,以你們月輪宗的手段,自當清楚,她是我身邊之人,可你們還敢這么做,

  我實在想不明白,你們為何要自尋死路。難道說,云鐘啟的死還不夠?”

  云鐘啟!

  提起這位月輪宗太上長老的名字,讓得楚御寇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眉宇間也浮現一抹哀傷悲慟之色。

  “在你蘇奕眼中,只是殺了一個人,可在我楚御寇眼中,被你殺死的,則是我的至親!”

  楚御寇臉色冰冷,“云鐘啟是我師尊,是他帶我進入月輪宗,予我教化,待我如子,在我心中,也早已視他如父親,你覺得,我該不該報仇?”

  蘇奕眉頭微皺,道:“既如此,為何不直接向我宣戰,卻要用這般卑劣的手段,去對付一個女人?”

  楚御寇冷然道:“不以茶錦為誘餌,焉能把你引到這大魏境內,出現在我月輪宗山門前?”

  蘇奕終于明白了,道:“原來如此,我早察覺到,沈家發生的事情有些蹊蹺,原來,你們月輪宗最終的目的是要對付我。”

  旋即,他目光一掃四周,道:“這么說的話,你們月輪宗是有把握能夠打敗我蘇某人了?”

  “當然!”

  楚御寇神色淡漠,眼眸冰冷,“你蘇奕的確很強大,強大到足以讓這世間大多數元道修士膽寒,可今日,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聲音透著毫不掩飾的恨意。

  已是傍晚,霞光如燃,為雄渾的羅摩山鍍上一層瑰麗的光暈。

  這偌大的山門前,蘇奕和遠處的楚御寇對峙,氣氛肅殺壓抑。在山門中觀望的月輪宗強者,皆屏息凝神,緊張關注。

  就見蘇奕笑了笑,似被勾起一絲興趣,道:“哦,看你這般底氣十足,定然是有所依仗,那就亮出來便是。”

  他抬頭看了看天色,自語道:“我可沒興致在這深山野嶺之地過夜……”

  “哼!”

  楚御寇冷哼一聲,而后深呼吸一口氣,遙遙朝羅摩山深處的方向抱拳見禮,道,

  “請師伯屈尊,滅殺蘇奕,以報太上長老云鐘啟之仇!”

  聲音遠遠傳蕩開。

  一縷幽冷刺骨的劍吟,在暮色晚霞中忽地響起。

  劍吟初開始低微不可聞,漸漸地,變得高亢激越,到后來,更是如風雷激蕩,山崩海嘯般,轟隆隆碾壓著天地,轟鳴四面八方。

  轟隆!

  在月輪宗無數目光注視下,天邊云海翻騰,分開一道筆直的裂縫,一直蔓延到山門外。

  裂縫盡頭,憑空出現一道瘦削筆挺的身影,一身灰衣,劍眉星目,長發以一柄青金色飛劍挽成髻子。

  他雙手負背,隨著出現,漫天轟鳴的劍吟悄然而止,天地俱寂。

  漫天彩云映襯下,讓他筆挺身影也披上一層讓人不敢直視的光。

  “太上大長老!”

  羅摩山內,月輪宗上下皆轟動,激動無比,露出推崇狂熱之色。

  而茶錦俏臉大變,她哪可能不知道,這位太上大長老那堪稱傳奇般的過往?

  五十年前,他便是大魏天下最年輕的陸地神仙,一身劍道造詣之盛,讓天下修劍之輩都抬不起頭來!

  而現在,五十年后的他,修為又該達到何等恐怖的地步?

  “沒想到,這月輪宗倒是出了一個厲害的角色。”

  蘇奕也微微一怔,有些意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