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六章 犧牲與成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很懶。

  可卻并非無情之輩,眼見茶錦出現變故,自不會袖手旁觀。

  當天,他就帶著茶錦一起,乘寧姒婳的青鱗鷹離開天元學宮。

  大魏位于大周西部,疆域極其遼闊,常年酷寒,一年中有大半時間,都在下雪。

  故而,大魏又有“雪國”之稱。

  大魏國內尚武之風盛行,無論男女老游,皆以成為武者為榮。

  天闕城。

  大魏皇都,繁華鼎盛,無論規模,還是底蘊,皆不遜色于大周皇都玉京城,甚至猶有過之。

  五月十七。

  天色昏沉,飄著鵝毛大雪,凜冽的寒風如刀子般刺骨。

  距離天闕城數里地之外,蘇奕和茶錦乘青鱗鷹飄然落地。

  積雪鋪地,踩在上邊咯吱作響。

  放眼一望,天地間白雪皚皚,寒風呼嘯,一片蒼茫景象。

  蘇奕雖穿著單薄的青袍,卻渾不覺寒冷,悠悠說道:“這等酷寒天氣,架一個紅泥火爐,泛舟于冰湖之上,備一壺烈酒,一邊賞著江雪天色,一邊涮火鍋,最是愜意。”

  茶錦怔了一下,笑道:“公子好興致,天闕城西北十里之外,有著一個名喚‘千雪’的大湖,那里四面環山,常年積雪,湖中盛產一種名叫‘青梭’的大魚,堪稱大魏一絕。等抽空,我帶公子前往,咱們一起泛舟湖面,喝酒涮火鍋。”

  “隨緣吧,興致來了便去,若無興致,去也無趣,走,先去你家看一看。”

  蘇奕雙手負背,朝遠處行去。

  茶錦親昵地拍了拍青鱗鷹的翅膀,道:“小青,你且在此片區域等候,等我和公子解決了事情,就啟程返回大周。”

  青鱗鷹點頭,而后雙翅一展,破空而去。

  天闕城規模極恢弘,屹立大地之上,黑色的城墻若蜿蜒的巨龍,在白茫茫的天地間顯得異常醒目。

  城門處來往行人眾多,熙熙攘攘,不乏帶刀帶劍的武者。

  蘇奕和茶錦的出現,雖引起不少目光注意,但并沒有引起什么騷動。

  在大周,蘇奕是名滿天下的少年傳奇,是被儲君周知離冊封的大周帝師。

  可在這大魏天闕城,也僅僅只是個無人相識的陌生少年郎,之所以吸引目光,也是因為身邊的茶錦姿色極出眾的緣故。

  抵達天闕城,茶錦明顯激動不少,不過,眉宇間間的憂愁也是不減反增。

  近鄉情怯,這里是她自幼長大的地方。

  可此次回來,卻是因為家中出現了變故,讓她也根本高興不起來。

  進了城,茶錦雇傭了一匹馬車,和蘇奕一起,徑直朝位于天闕城東北區域的家中奔去。

  沈氏一族,乃是大魏屈指可數的頂尖世家。

  族長沈長空早在數十年前,就被大魏皇帝冊封為“郡王”,稱得上是權柄滔天。

  沈氏一族的府邸,修建于天闕城東北區域,占地百畝,庭院重重,樓閣幢幢,僅僅是仆從之流,便有數百之眾,盡顯清貴氣象。

當乘坐馬車抵達沈家府邸不遠處,茶錦遲疑了一下,低聲道:“公子,我……我想獨自回去先看一看  情況。”

  蘇奕點了點頭。

  他一眼看出,茶錦擔心帶自己回家,容易引起不必要的問詢,甚至是麻煩。

  畢竟,茶錦乃沈家族長之女,突然帶個陌生男人回來,難免會引起許多注意。

  當即,茶錦一個人匆匆而去。

  蘇奕想了想,從馬車上走下,打算在附近找個酒樓,小酌一番。

  可酒樓沒找到,卻讓他遠遠地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人一身赤袍,儀表堂堂,俊美倜儻,帶著兩名老仆,大搖大擺走進了沈家府邸大門。

  “原來是他。”

  蘇奕皺眉思忖片刻,這才想起,這赤袍青年名叫盧昊,是茶錦的同門師兄。

  當初在云河郡城時,此人就曾藏在暗中,以符劍秘寶刺殺過自己。

  后來在袞州城時,此人又帶著月輪宗外門執事柳鴻奇一起,找上漱石居,欲對付自己。

  結果,柳鴻奇被自己殺死,而這盧昊則搶先一步逃了。

  蘇奕還記得,當初這家伙逃走時,還憤怒叫囂,以后一定要報復回來。

  沒曾想,時隔數月時間后,卻竟在這大魏皇都中,再次見到了這家伙。

  “難道說,沈家遭遇的變故,和月輪宗有關?”

  蘇奕想了想,也沒了小酌的興致,當即來到沈家府邸一側的圍墻附近,佇足靜默。

  而他的神識,則悄然掠起,朝沈家內掃去。

  沈家。

  “哥,信上不是說你……你被抓了?”

  茶錦睜大眼睛,滿臉難以置信之色。

  她萬沒想到,在仆從的帶引下,會見到自己的兄長沈嚴行!

  “妹妹,先不要問,我帶你去見父親。”

  沈嚴行長嘆一聲,神色復雜。

  他身影瘦削頎長,面如冠玉,眉眼間和茶錦有些相似,本身便是大魏年輕一代的俊杰。

  如今在大魏皇室“鎮刑司”擔任職務,直接聽命于大魏皇帝,曾得到過大魏皇帝親口贊許。

  “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何你要在信中騙我?”

  茶錦內心原本極為擔憂父親和哥哥的安危,可此時,卻感覺有些不對勁,有被蒙騙的感覺。

  沈嚴行有些不敢直視茶錦的目光,道:“等見了父親,你便明白了。”

  說著,轉身朝沈家議事大殿行去。

  茶錦滿腔疑惑,可還是跟了上去。

  這一路上,她敏銳察覺到,無論是見到沈家那些族人親友,還是見到那些仆從護衛,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有些不對勁。

  “這……究竟是怎么了?難道這次讓我回來,并非是因為家中遭遇了變故?”

  茶錦心中疑云叢生。

  當抵達議事大殿,就見富麗堂皇的殿宇內,沈家一眾大人物都已到齊,坐在大殿兩側的座椅上。

  全都是她的宗族長輩,有的擔任長老職務,有的擔任執事職務。

  而在中央主座上,坐著一個長袍威嚴中年,頜下柳須飄然,眼眸開闔間,如冷芒電閃,極為懾人。

正是沈家之主沈長空,大魏“八大郡王”之一,一位  早在多年前就已踏足先天武宗之境的強者,名揚大魏,威名赫赫。

  看到一眾沈家高層大人物齊聚,這樣的陣容早讓茶錦心中一驚,而當看到父親沈長空的身影時,她再忍不住內心的疑惑,滿臉錯愕道:

  “父親,您……您沒事?”

  在她接到的信箋中,說她父親被剝奪“郡王”頭銜,一病不起,整個宗族內憂外患,風雨飄搖。

  說她兄長沈嚴行被抓……

  可此時,她不禁惘然了,信中所說那一切,似乎都是假的!

  “丫頭,你可終于回來了。”

  沈長空起身,眼神復雜。

  這不像是父女久別重逢時的喜悅,那異樣的神色,讓茶錦都感覺,數年不見,父親似乎變得疏離和陌生了許多。

  “別怪父親寫信騙你,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沈長空一聲輕嘆,重新坐回座椅,道,“還好,你回來了,否則,咱們沈家怕是非遭遇滅頂之災不可。”

  “滅頂之災?”

  茶錦愈發疑惑了,“在這大魏境內,誰還敢這般威脅咱們沈家?父親,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越來越糊涂了?”

  沈長空沉默片刻,道:“丫頭,莫要再問了,我只能說,現在只有你才能救咱們沈家。”

  說著,他眉宇間浮現一抹苦意,對一側坐著的一名老者道:“大長老,由你來說吧。”

  那老者一襲華袍,燕頜虎須,眸如鷹隼,名叫沈山重。

  聞言,他目光看向茶錦,沉聲道:“丫頭,如今我們沈家,面臨著一場滅頂之災,我只問你,身為沈家族人,若你有能耐救整個宗族的性命,你救不救?”

  茶錦不假思索道:“救!”

  沈山重露出一抹欣慰之色,道:“那我再問你,若救咱們宗族所有人的性命,需要犧牲你一個人的性命,你……愿不愿意?”

  此話一出,頓時大殿所有目光都看向茶錦,唯有沈長空和沈嚴行似心中有愧,不敢去看茶錦。

  茶錦一怔,惘然道:“犧牲我,就能救整個宗族?”

  大長老沈山重點頭道:“不錯!若非如此,我們也不會寫信讓你回來,因為,咱們全族的生死,如今都在你一人的抉擇上。”

  茶錦愈發感覺不對勁了,心中沉重,下意識把目光看向了父親和哥哥,卻發現兩人皆避開了她的目光,根本不和她對視。

  這讓她心中一寒,手腳發涼,究竟是什么事情,連父親和哥哥都下狠心,不惜要犧牲我的性命?

  他們……怎會如此冷酷和無情?

  深呼吸一口氣,茶錦目光重新看向大長老沈山重,道:“大長老,我若不答應呢?”

  頓時,在座眾人一陣騷動。

  沈山重臉色也是一沉,道:“丫頭,相比整個宗族的性命,你為何就不能委屈一下自己?難道你真要眼睜睜看著你的父親、兄長、親友……以及整個宗族其他人,全都遭難?”

  他神色威嚴,眼眸銳利,威勢懾人。

  茶錦只覺呼吸都困難,俏臉蒼白,她哪能想到,一路從大周奔波歸來,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家里時,卻竟遭遇這樣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