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三章 蘭臺法會的傳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月詩蟬白衣勝雪,背負古劍,烏黑柔順的青絲以一截紅繩隨意束縛,腰畔掛著一個黃皮酒葫蘆。

  如火夕陽下,少女眉目如畫,清麗如仙。

  蘇奕懶洋洋躺在藤椅中,上下打量了月詩蟬一番,指著一側的石板凳道:“坐。”

  月詩蟬隨意坐在石板凳上,夕陽灑在她窈窕倩影上,就如披上一層柔和朦朧的光衣,如夢似幻。

  “道友如今已佇足大周修行之巔,放眼天下,已近乎無敵,不知道接下來有何打算?”

  月詩蟬紅潤的唇輕啟,語聲婉轉清冽,煞是動聽。

  “無敵?”

  蘇奕笑了笑,“我才先天武宗之境,哪敢妄稱無敵了,至于打算……暫時沒有。”

  月詩蟬微微一笑,道:“道友太謙虛了,依我看,除非是那些擁有逆天底蘊的奇才,否則,靈道之下的修士,怕是都已不可能威脅到道友了。”

  蘇奕沒有再這個話題上糾纏,拿起一側案牘上的酒壺,問:“喝酒嗎?”

  月詩蟬從纖柔的腰畔摘下黃皮酒葫蘆,道:“道友要不要嘗一嘗我的酒?”

  蘇奕沒有推辭,道:“好。”

  月詩蟬起身,拿著酒葫蘆給蘇奕斟了一杯,就見那酒水色如青碧琥珀,泛著點點靈性光澤,一股濃烈撲鼻的酒香也是彌漫而開,氤氳在空氣中,帶著一絲絲獨有的香甜。

  “這是我在銀焰妖山深處采集上百種靈花之蜜所釀的酒水,道友且品品。”

  月詩蟬靈眸含笑,恬靜絕俗。

  蘇奕舉杯一飲而盡,略一品咂,不禁點頭道:“此酒不錯,甘醇清潤,別有一番獨特的滋味,難得的是,還蘊含一些綿柔的靈性,對蘊養氣血極有裨益。”

  月詩蟬笑起來,又為蘇奕斟滿一杯,這才說道:“道友就不好奇我此來造訪的目的?”

  蘇奕道:“說來聽聽。”

  月詩蟬重新落座,想了想,說道:“不知道友可曾聽說,半年之后,在大夏境內,將要舉辦‘蘭臺法會’的事情?”

  蘇奕一怔,搖頭道:“從未聽說。”

  大夏是蒼青大陸上的霸主,幅員遼闊,國力昌盛,道統眾多,僅僅是附庸在大夏麾下的國家,便有數十個之多!

  與之對比,無論是大周,還是大魏、大秦,差不多也就和大夏那些附庸國相當,根本無法和大夏比較。

  由于大周和大夏之間相隔極為遙遠,彼此消息閉塞,對大周世俗百姓而言,甚至都不知道這世上還有一個大夏國。

  就是對那些修行之輩而言,大夏也太過遙遠,對大夏的了解,大多都是一鱗片爪的傳聞。

  月詩蟬當即說道:“所謂‘蘭臺法會’,是由當今夏皇所發起,由大夏境內的四大頂級勢力一起舉辦……”

  “但凡修為踏足元道之路的修士,皆可以參與其中。”

  “在蘭臺法會上進行一次次論道對決后,最終躋身前三十者,分別可獲得一枚‘須彌符’。”

  “排名前十者,可獲得當今夏皇所準備的傳承、寶物、靈藥等賞賜。”

  “排名前三者,可額外獲得一塊‘璇璣靈髓’。”

  “排名第一者,據說還能獲得一樁特殊的神秘獎勵。”

  聽到這,蘇奕不禁訝然,“拿‘璇璣靈髓’當賞賜?這大夏皇帝好大的手筆。”

  璇璣靈髓,一種極為特殊的神料,可讓修道者的大道根基實現進一步的錘煉。

  尤其對即將踏入元府境的修士而言,有此神料的幫助,可開辟出品相非凡的“丹田元府”!

  擱在大荒九州,這等神料也稱得上價值不菲。

  當然,蘇奕之所以驚訝,是因為在蒼青大陸這等世俗之界,一個世俗中的帝皇,竟能拿出這樣的神料作為賞賜,可想而知,這大夏國的底蘊是何等雄厚了。

  “據說,當今夏皇極可能就是一位靈道大修士,雄才偉略,實力深不可測。”

  月詩蟬輕聲道,“更何況,大夏早在很久以前,就開始探尋這世間的機緣之地,這些年來,落入大夏皇帝手中的造化和機緣,絕對不在少數了。”

  蘇奕不禁有些感慨。

  這就是當皇帝的好處,一聲令下,便有無數人為其搜羅奇珍異寶,探尋天下造化機緣。

  而作為蒼青大陸的霸主,大夏皇帝在這些年中所累積到的修行資源之多,絕對不可估量了。

  蘇奕很清楚,若大夏皇帝真的是一位靈道大修士,那以他的手段,要在這蒼青大陸上收集機緣和造化,并不是多難的事情。

  對比大周就知道了。

  這些年來,周皇在八大妖山中搜集到的機緣和寶物,全都供奉給了隱龍者,讓得那些隱龍者一個個身懷古老傳承,掌控古之秘法,戰力也遠超同境修行之輩。

  而大夏乃是蒼青大陸上的霸主,可想而知,其境內注定分布有許許多多和八大妖山類似的秘境兇地。

  大夏皇帝所能搜集到的機緣和造化,豈可能會少了?

  “那須彌符又是何物?”

  蘇奕問。

  月詩蟬道:“據說,大夏境內發現了一個極為神秘的島嶼,名喚‘須彌仙島’,唯有手持須彌符者,才能夠進入其中探尋機緣。”

  蘇奕隱約有些明白了,道:“這一場由夏皇召集的‘蘭臺法會’的目的,恐怕就是選出一批修行者,幫夏皇去那須彌仙島探尋機緣吧?”

  月詩蟬點了點頭,道:“應當如此,不過,但凡修行之輩,誰又會抗拒得了這樣的誘惑?”

  “這么說的話,那須彌仙島怕是不簡單了,應當只有元道修士才能進入其中,并且其中必然極為兇險,否則,夏皇大不必如此大費周章,要選出一批最頂尖的元道修士出來。”

  蘇奕若有所思。

  月詩蟬一怔,道:“道友為何如此認為?”

  “若靈道大修士能夠進入須彌仙島,哪可能有元道修士摻合一腳的份兒?”

  蘇奕笑起來,“同樣,若須彌仙島內的情況不兇險,夏皇也根本不必舉辦這樣一場蘭臺法會了,他只要選一批修行者前往便可。”

  “總之,依我看,對于那須彌仙島內的情況,那位大夏皇帝怕也所知甚少,心中沒底,才不得不借一場蘭臺法會,來選拔卓絕之士,讓他們前往探尋。”

  說罷,蘇奕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在前世那十萬八千年里,他參與過不知多少探尋兇險秘境的行動,甚至他自己都曾舉辦過多次和“蘭臺法會”類似的盛會。

  這等情況下,哪會猜不出那位大夏皇帝舉辦蘭臺法會的心思了。

  月詩蟬靈秀的眸泛起一絲驚嘆之色,道:“沒想到,道友竟一眼就識破了其中玄機。”

  蘇奕擺手道:“你只不過是被‘蘭臺法會’上的獎勵吸引了心神,沒有往深處想罷了。”

  月詩蟬禁不住道:“那……道友是否有興趣參與這一場蘭臺法會?”

  蘇奕抬眼看著這眉目如畫,宛如仙子似的少女,似笑非笑道:“你今日此來的目的,就是要邀請我一起前往大夏吧?”

  面對蘇奕那大膽直接的目光,月詩蟬微微有些不自在,但還是坦然道:

  “正是,不瞞道友,這些年來,這大周八大妖山內的機緣,已被不知多少人探尋過,到如今,已幾乎很難再找到有價值的機緣。”

  月詩蟬那秀美的眉宇間浮現一絲無奈,“這種情況下,不止是在大周,在大魏、大秦也同樣如此,這些年來,我一個人跋涉三國之地,去了一處處埋藏有機緣的兇險地方,可大多時候只能空手而歸。”

  蘇奕道:“所以,你決定去大夏撞一撞運氣?”

  月詩蟬點頭道:“不錯。”

  蘇奕沉吟道:“你可知道,少則三年,多則五年,這蒼青大陸上便將有一場璀璨大世來臨?”

  月詩蟬呆了一下,欽佩道:“我只知道,那一場傳說中的璀璨大世會來臨,卻沒曾想到,道友竟連來臨的時間都大致推斷了出來。”

  頓了頓,她繼續道:“不過道友有所不知,我此次前往大夏修行,正是打算在這一場璀璨大世來臨前,努力讓修為再提升一些。”

  蘇奕眸子泛起欣賞之色。

  通過交談,他一眼看出,這如詩如畫般的少女,有一顆極為堅定純粹的求道之心,無論膽識還是氣魄,也遠超其他人。

  想了想,蘇奕目光看著月詩蟬,道:“你若愿意,我可以當你在大道上的引路人,不說其他,起碼足以讓你在大道上走得更高更遠。”

  月詩蟬抿嘴笑起來,道:“道友這是打算收我為徒?”

  蘇奕搖頭,輕嘆道:“除非必要,或者讓我極為心動,否則,我這輩子怕是不會再收徒弟了。”

  聲音帶著一絲悵然。

  月詩蟬一呆,聽這家伙的口氣,自己連成為他的徒弟的資格都沒有?

  半響后,她穩了穩心神說道:“這件事,我會認真考慮的。”

  蘇奕也沒勉強,隨口道:“什么時候你考慮清楚了,隨時可以來找我。”

  他對月詩蟬的確很欣賞,轉世至今,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一個氣質、天賦、姿容皆堪稱頂尖的好苗子。

  當然,他還不屑去強求。

  這時候,月詩蟬眨了眨眼睛,笑問道:“那……道友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前往大夏走一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