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劍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昨天和周長易等隱龍者廝殺時,大周皇帝不曾出現,直至周長易等人一一隕落,大周皇帝仍舊沒有出現。

  偏偏在今日清晨,讓已經成為太子的周知離前來見自己,蘇奕還能不清楚,這位大周皇帝的心思?

  簡而言之,當今周皇根本不在意那些隱龍者的死!

  而他讓周知離前來見自己,無非是想借自己的威勢,以震懾天下罷了。

  畢竟,那些隱龍者都已經死了,這等于打斷了大周皇族的脊梁,一旦遭受外敵入侵,大周皇室拿什么與之對抗?

  僅憑世俗中那些軍伍力量,可根本無法震懾那些修行之輩。

  顯然,大周皇帝也清楚,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讓自己為他所用,于是,就讓周知離來了。

  不過,蘇奕可不會因此就去當大周皇室的庇護者。

  所以,他才會讓周知離轉達那樣一番話。

  想借我蘇奕震懾大周天下的敵人?

  可以。

  但必須由周知離來執掌大周天下的權柄!

  這是一個交換。

  青祈山深處。

  葉雨妃的墳冢前,已擺了許許多多的骨灰壇。

  這是蘇家送來的祭品。

  細雨蒙蒙,山色昏沉。

  蘇奕來到墳冢前,默然不語。

  周知離則拿出香燭和紙錢,蹲在地上焚燒起來,煙霧繚繞。

  半響后。

  蘇奕拿出冥獄雷刑鐘。

  這件魔道靈寶的玄機,已被他參透。

  此寶完整時,當是一件極強大的寶物,來自魔修一脈的靈道大修士手中。

  蘇奕可以肯定,當年他母親葉雨妃帶著此寶從異界來臨時,這件寶物就已經破損嚴重。

  否則,那一道魔靈的力量,斷不會那么弱了。

  真正讓蘇奕感到蹊蹺的是,此寶內留著一道極神秘的“烙印”力量。

  以神念去感應,就能發現,那烙印內是一幅“秘圖”。

  秘圖所繪制的,是一株奇特的大樹,擎天而起,直入青冥之外的星空中,那一根根枝椏上,掛滿了殘碎的星骸。

  秘圖中,還標記著一行極為古老的神魔秘文——

  “蒼青之源,皇御九極之秘”。

  若非蘇奕擁有前世記憶,都無法辨認出這等古老之極的文字來。

  可即便認出,蘇奕也一頭霧水。

  蒼青之源勉強可以推敲成蒼青大陸的起源,可這“皇御九極之秘”是何意?

  這一段神魔秘文,又和那一幅秘圖有什么關聯?

  蘇奕前世時,曾在一個古老遺跡中,見過一株星辰之樹,其上枝椏懸掛一顆顆燦然星辰,極為神妙。

  可這秘圖上那一株大樹并非真正的星辰之樹,它那枝椏上掛著的是隕落的星骸!

  這就很古怪了。

  經過蘇奕思忖再三,最終只大概推斷出,當年母親葉雨妃攜冥獄雷刑鐘從異界前來蒼青大陸,極可能就是要探尋這“蒼青之源,皇御九極之秘”!

  換而言之,冥獄雷刑鐘這件魔寶的價值,并不在威能有多強大上,而是因為其上留著的那個烙印力量,藏有大秘密!

  半響。

  蘇奕收攏思緒,走上前,對著葉雨妃的墳冢三拜。

  而后,蘇奕駢指一劃,墳冢頓時從中剖開,露出底部埋著的一口棺槨。

  走上前,打開棺槨。

  就見其中躺著一具枯骨,早已看不清活著時的模樣。

  這就是生與死的不同。

  生前再風華絕代、修為通天,死后也終究只剩一抔黃土掩埋枯骨。

  蘇奕沉默片刻,指尖一挑,一縷火焰飄落枯骨之上,很快就煉化成了一片骨灰,被蘇奕以冥獄雷刑鐘收了起來。

  “走吧。”

  蘇奕沒有再逗留。

  此次前來掃墓,他本就打算把母親葉雨妃的遺骸帶走,省得以后被那些心思惡毒的敵對者以報仇為借口,前來毀墳滅尸。

  這種事情,蘇奕前世見多了。

  返回玉京城后,周知離辭別,徑直返回皇宮。

  蘇奕則回到了松風別院。

  吞海王葛長齡早已等候在那,見到蘇奕,略一寒暄,便把一塊石碑拿出。

  這石碑長二尺,通體黝黑斑駁,彌漫著古老滄桑的氣息,其上篆刻著一行行古老的字跡。

  “封印之下的力量,必將破土而出。”

  “曾被禁錮的一切,必將被打破。”

  “昔日的大世盛況與血腥,必將卷土重來。”

  “迷霧揭曉之前,一切反常,皆為預兆!”

  蘇奕凝視這些字跡片刻,并未發現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便將心思留意在石碑上。

  “當年,老朽得到此石碑時,才發現,煉制此石碑的材質極不簡單,水火不侵,刀劍難傷,就是以辟谷境力一擊,也難以撼動此石碑絲毫。”

葛長齡在一側說道,“尤為神異的是,此石  碑能夠鎮壓山河之力,汲取天地靈氣,遠非尋常寶物可比。”

  說著,葛長齡自嘲一笑,“或許是我才疏學淺,研究推敲了多年,也不曾真正勘破這石碑的玄機。”

  蘇奕道:“你不認得此碑不奇怪,煉制此石碑的乃是一種名喚‘界靈星魂石’的神材,誕生于域外星空中,極為罕見,是煉制極品靈寶的絕佳材料,像這塊石碑內,便摻雜著一部分界靈星魂石。”

  說到這,蘇奕眉目間也不禁浮現一抹異色,據他所知,界靈星魂石這等神料,就是擱在大荒九州之地,也稱得上稀罕。

  他可沒想到,在這蒼青大陸上,會有人用這等神料煉制一塊石碑,這無疑有些暴殄天物了。

  不過,也有可能是,煉制此石碑之人,根本不在乎這些!

  “界靈星魂石?”

  葛長齡聞言,不由詫異,“原來我那徒兒當初所言,竟是真的……”

  蘇奕挑眉道:“你徒弟也知道?”

  葛長齡道:“我那徒兒名喚葛謙,自幼無父無母,跟隨在我身邊修行,前些年的時候,當我從青藤妖山把這塊石碑帶回來時,他一眼就認出這石碑的材質。”

  “他說,曾在一門古籍上看過有關界靈星魂石的記載,并且,他還建議我將此石碑鎮壓在天青山上,說憑借此石碑,可以鎮壓山河之勢,汲取天地靈氣,時間久了,足以讓天青山變成一塊適合修行的寶地。”

  蘇奕不由訝然道:“你這徒弟不簡單啊,竟知道利用此石碑來聚攏天地靈氣。”

  葛長齡眉目間浮現一絲異色,道:“道友,實不相瞞,我這徒兒身上的確有古怪,疑似繼承了某種極為古老的傳承力量,不過還好,他并不曾被奪舍,故而,這些年來,我也不曾過問,對他的事情睜只眼閉只眼。”

  頓了頓,他繼續道:“并且,我這徒兒性情無比謹慎小心,說句不好聽的,這廝就像個縮頭烏龜般,從不愿摻合任何危險的事情。”

  說到這,他笑起來,對蘇奕道,“當初道友從鬼母嶺上取走那幾顆純陽火桃之后,我曾派葛謙去找你,不曾想,這小子抵達鬼母嶺后,擔心出意外,都不敢去和道友相見,便直接返回了。”

  蘇奕這才意識到,原來還有這等事情,不由好笑,道:“聽你這么一說,你那徒弟倒是的確夠謹慎的。”

  葛長齡笑著搖頭,道:“謹慎過頭,就和慫包沒什么區別了。這段時間來,他一直在渾溟海深處游歷,等他回來了,我倒是想帶著他見一見道友,讓道友看一看,這小子身上是否會出問題。”

  蘇奕隨口道:“以他那謹慎的性情,怕是根本不敢來見我,當然,他若真愿意和你一起來見我,我倒不介意幫你試一試他身上的玄機。”

  又聊了一陣,葛長齡便告辭離去。

  離開時,將那塊石碑也留了下來,根本不容蘇奕推辭。

  蘇奕知道,葛長齡這是在用另一種方式補償自己母親葉雨妃的恩情。

  或者說,是彌補他內心的愧意。

  收起這塊石碑,蘇奕返回房間,一如從前般修煉打坐起來。

  當天。

  周皇下達旨意,宣告天下,自今日起,由儲君周知離監國,獨掌大權,由洪參商輔佐其總攬朝政!

  消息一出,天下嘩然。

  誰還能不知道,當今周皇雖不曾真正退位,可已經等于是將那一張龍椅,留給了六殿下周知離,只等周知離牢牢掌控這大周天下的權柄時,便可順理成章地登上那一張龍椅!

  而就在當天,周知離以監國儲君的身份下令,派人直接將二皇子周知坤、三皇子周知震囚禁,更是將他們二人身邊的黨羽一網打盡!

  無疑,袞州西山茶話會的事情,兀自還讓周知離耿耿于懷,記恨在心。

  同時,周知離下達旨意,對大周天下宣布,奉蘇奕為“大周帝師”!

  消息一出,朝野上下又是一陣震動,掀起軒然大波。

  帝師!

  這個頭銜,可要比國師更特殊,在大周開國至今的歲月中,還不曾有一人獲此殊榮!

  而到了此時,誰還能看不出,周知離之所以能夠以儲君身份監國,獨攬朝政,皆和蘇奕脫不開干系?

  “當初的西山茶話會上,蘇奕便曾幫太子殿下斬殺群敵,拿下袞州總督府一職,只是,誰能想到,才僅僅數月時間,在蘇奕的幫助下,太子殿下便謀得了儲君之位,行監國之事?”

  不知多少人感慨。

  “有蘇奕這等當世神話般的人物在,大周天下再不必擔心出現動蕩,大周外敵,又有誰敢來犯?”

  有人亢奮喜悅。

  “太子殿下這運氣……簡直逆天了……”

  也有不知多少人暗自感嘆,認為周知離走了狗屎運,成為大周儲君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完就是躺贏。

  外界還在轟動嘩然時,同樣是這一天。

  傍晚十分。

  羽流王月詩蟬前來造訪。

  當時,蘇奕剛修煉完畢,興之所至,揮毫寫了一幅字:

  萬古長空無風塵,一輪明月照劍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