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章 妙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隱龍山。

  一座屹立于皇宮后方禁地中的大山,其上修建著許多古色古香的樓臺殿宇。

  這里是大周皇族隱龍者一脈的修行之地。

  “竟然都死了……”

  一座殿宇內,周鍾愣在那,失魂落魄。

  隱龍者一脈有長老七人,周鍾排名第七。

  在周長易等人前往對付蘇奕時,只有周鍾一人坐鎮在隱龍山。

  可周鍾卻沒想到,等來的卻是一個天大的噩耗!

  許久,周鍾從悲慟中清醒過來,眸子泛起一抹決然,輕聲道:“大皇子可在?”

  無聲無息地,一個龍章鳳姿,氣度超凡的青年,走進了殿宇內,躬身見禮道:“晚輩一直都在。”

  周鍾問:“消息你都聽說了?”

  大皇子點了點頭。

  從他平靜的神色間,周鍾沒有看到一絲的慌亂和悲慟。

  “原本,我和大長老他們都已決定,等你突破辟谷境時,便送你前往大夏四大道宗之一的‘天樞劍宗’,可現在,隱龍山出現劇變,只能安排你提前啟程了。”

  周鍾深呼吸一口氣,溫聲道,“殿下,您意下如何?”

  大皇子周知乾抱拳道:“全憑長老做主。”

  周鍾眸子泛起感傷之色,道:“這次你離開時,將隱龍山寶庫中的修行資源都帶走吧,等到了大夏天樞劍宗,就去找你叔祖周鳳芝。”

  “他老人家早在八十年前,就已是天樞劍宗外門執事,前陣子來信說,他老人家如今已擔任天樞劍宗內門長老職務,擁有聚星境大圓滿修為,距離靈道之路,也僅差一線距離。”

  說到這,周鍾目光看向大皇子,叮囑道:“不過,你且不要和你叔祖提起復仇的事情,也不要談起隱龍山的變故,只要安心在天樞劍宗修行便可。”

  “以你的底蘊和天賦,必可以在天樞劍宗大放異彩,以后遲早能成長為靈道大修士!”

  聽到這,周知乾眉頭皺了皺,輕聲道:“長老,您是說,讓我在踏足靈道之路時,再去找蘇奕報仇?”

  周鍾面露一抹苦澀,聲音低沉道:“殿下,以蘇奕今日展露出的實力來看,除非擁有和他一樣逆天的底蘊,否則,靈道之下的修士,怕是都已奈何不了他。”

  周知乾眉頭皺得愈發厲害,道:“可當我踏足靈道之路時,蘇奕的修為又該晉級到了何等地步?”

  周鍾登時沉默了。

  這個事實顯得很殘忍。

  須知,數月之前,蘇奕還是一個修為盡失的文家上門贅婿,而如今,他已踏足先天武宗之境!

  數月而已,便實現這樣驚人的蛻變。

  那當周鍾踏足靈道之路時,蘇奕的修為又該突破到何等地步?

  “蘇奕鋒芒畢露,樹大招風,最易遭難,或許以后根本不必你復仇,便聽到了他的死訊。”

  周鍾只能這般安慰,“更何況,殿下別忘了,用不了幾年,那一場璀璨大世就會降臨,到那時,過往消失在世間的古老道統力量,以及異界的大修士,皆會紛至沓來。”

  “這等情況下,蘇奕表現得越耀眼,就越容易被那些強大存在盯上,這便是樹大招風的下場。”

周知乾聽完,神色平靜道:“我不會把殺蘇奕的事  情,寄托到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情上。”

  “不過,長老您說的不錯,當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這蒼青大陸將會發生劇變,只要我抓住機會,定可以擁有碾壓蘇奕的力量!”

  周鍾怔了怔,旋即欣慰地笑了。

  這些年來,他們這些隱龍者幾乎把心血都用在栽培大皇子周知乾身上。

  如今見他處變不驚,遇事不慌,周鍾總算感覺,這些年的心血沒有白費。

  當天,周鍾親自安排,送大皇子周知乾離開。

  皇宮,騰蛟殿。

  “恭喜六殿下,自今日起,您便是咱們大周名副其實的儲君,唔,錯了,老奴現在該稱呼太子殿下才對。”

  一個紅袍老者神色謙卑地開口。

  六皇子周知離愣住了,半響才指著自己鼻子道,“你說……我成太子了?!”

  紅袍老者正是當今周皇身邊的掌印太監,聞言不禁笑道:“太子殿下,就是給老奴天大的膽子,哪可能敢在這等事情上開玩笑?”

  周知離只覺腦袋一陣暈眩,這突如其來的喜訊,讓他都有一種做夢般的不真實感。

  許久,他腦海中靈光一閃,道:“公公,我父皇還有其他吩咐嗎?”

  紅袍老者笑呵呵道:“陛下說了,明日清晨時,由太子殿下帶隊,以皇室最高禮儀,前往城外青祈山一趟。”

  周知離疑惑道:“去哪里做什么?”

  紅袍老者耐心點撥道:“殿下,明天是五月初五,您的好朋友蘇奕會前往青祈山,為他母親葉雨妃掃墓。”

  周知離腦袋轟的一聲,豁然開朗,徹底明白了,激動道:“公公,蘇奕和玉京城蘇家這一戰,是不是大獲全勝了?”

  紅袍老者點了點頭,道:“不止是大獲全盛那般簡單,殿下自己看一看便知。”

  說著,取出一個密函奏折,遞了過去。

  周知離看完,徹底呆滯在那。

  直至許久,才勉強清醒了一些,也終于明白,為何自己會在今日就被冊封為大周儲君了!

  “我早就說過,蘇兄是我的貴人,可卻沒想到,僅僅憑借他如今的威勢,便讓我坐上了太子寶座了……”

  周知離狠狠攥緊雙手,按捺住內心的震撼和激動,只覺這世上的事情,竟是如此妙不可言。

  一場相識,一樁善緣,便讓自己不費吹灰之力,實現了一場魚躍龍門的變化。

  妙啊!

  袞州,天元學宮。

  夜色時,寧姒婳才得到今日發生在玉京城蘇家那一場大戰的消息。

  雖然消息中并沒有具體的細節,可當看到那一連串被蘇奕所殺的大人物名單時,寧姒婳也不禁愣住。

  心潮激蕩。

  許久,她才長吐一口濁氣,清稚如少女般的絕美臉龐泛起一絲輕松之色,喃喃道:“我就知道,他不會輸的……”

  很快,寧姒婳找到了茶錦,嘆息道:“茶錦姑娘,玉京城那邊來消息了,你可要做好準備。”

  茶錦嬌軀一顫,明凈嬌艷的玉容浮現一抹驚慌,顫聲道:“寧宮主,難道……”

  今天是五月初四。

她很清楚,今天蘇奕就會前往玉京城蘇家了斷恩怨,也正因如  此,今天的她,顯得心神不寧,患得患失。

  而此時,當聽到寧姒婳那嘆息聲,讓得茶錦頓時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來,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嫵媚靈秀的眸,都泛起焦慮不安之色,眼眶微微泛紅。

  寧姒婳都不禁嚇了一跳,她本是有意調侃一下茶錦,沒曾想,后者的反應卻如此激烈。

  她不敢再遲疑,連忙把消息說出。

  聽完,茶錦怔在那,嬌潤漂亮的臉龐上漸漸浮現出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笑著笑著,眼眶中卻有兩行清淚滾落而下。

  也不知道為何,也或許是內心太過激動,大起大落之下,以至于讓她情難自禁。

  這當是喜悅的淚水。

  看在寧姒婳眼底,內心也不禁一陣感慨,她哪會看不出,茶錦早已是對蘇奕情根深種,才會在此刻這般失控?

  同樣是在天元學宮。

  一座竹樓內,文靈雪嗷嗚一聲,像小貓似的一把緊緊抱住姐姐文靈昭,聲音清脆大叫道:“贏了!姐夫贏了!啊啊啊啊,我好開心啊姐姐”

  這靈秀清麗的少女,在天元學宮的弟子眼中,宛如仙子般卓爾不群,可此時,卻似高興壞了,完全不顧儀態,眉梢眼角之地,洋溢著滿滿的喜悅和激動。

  文靈昭愣在那,贏了嗎?

  原來……他真的是可以辦到這一步的……

  文靈雪很高興,那發自內心的明媚笑容,落在文靈昭眼中,讓她不敢直視。

  “原來,我才是最可笑的那一個……”

  文靈昭內心幽幽一嘆,回顧和蘇奕成婚的這一年多光景,她忽地有些惘然,內心空蕩蕩的,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同樣的夜色。

  玉京城,松風別院。

  蘇奕正在打坐。

  今日的對決,對世人而言,或許堪稱百年難見,驚世駭俗。

  可對蘇奕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畢竟,相比前世那十萬八千年中所經歷的一場場曠世對決,今日僅僅只是殺一些元道修士而已,完全就是稀松尋常,不值一提。

  返回松風別院后,他便將僅剩下的三顆龍虎九竅丹一口氣吞服,用以淬煉和鞏固道行。

  到現在,隨著將那沛然無匹的藥力煉化,他的修為已穩穩地在先天武宗境扎根,雄厚穩固。

  搬血、聚氣、養爐、無漏這武道四境中,無漏境是武道最后一個境界,又被稱作先天武宗境。

  臻至此境者,便可實現伐毛洗髓、脫胎換骨般的變化,讓一身的后天之氣蛻變為先天之氣!

  先天之氣品階越高,代表著道行越精純和雄厚,戰斗是發揮出的威能就越強大。

  而和世間其他武者不同。

  擁有諸竅成靈、隱脈、道罡、五蘊性靈等等曠世底蘊的蘇奕,在突破先天武宗之后,其淬煉出的先天之氣,便如水到渠成般,臻至“道品”層次!

  擱在大荒九州之地,能夠淬煉出道品先天之氣者,也是萬千年難得一見,近乎于傳說!

  這才是蘇奕能夠在今日戰斗中,縱橫捭闔,殺陸地神仙如撕畫的底氣所在。

思路出了點問題,卡文了,第二更正在寫,諸君別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