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一炁戮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寂靜,壓抑人心。

    蘇奕那一劍之威,讓遠處觀戰的云瑯上人、月詩蟬、葛長齡等人都為之震顫,倍感驚艷。

    而那遠處觀戰者,也是一個個呆滯在那。

    那等一劍,直似能斬天上仙!

    這時候,周長易眼神中,已帶上深深的驚駭。

    便是他都沒想到,蘇奕駢指一劍,會強大如斯,連他們布下的六丁化魔陣都仿似紙糊,被一劍破開。

    而周途鴻、周云海、周北臨、周清暄四人的死,則徹底讓周長易毛骨悚然。

    他敢肯定,若這一劍是專門針對自己而來,自己怕也已在劫難逃!

    “蘇奕,這一次,是我們隱龍山做錯了事情,能否就此言和,讓我有彌補過錯的機會?”

    周長易深呼吸一口氣開口,“我倒并不是怕死,而是我們隱龍山一脈若不在,這大周天下必生大亂,到時候,這世間必將陷入無休止的動蕩中,生靈涂炭,民不聊生。這樣的后果,你真忍心看到?”

    這位一直淡定從容的隱龍山大長老,第一次沒了底氣。

    蘇奕嗤地哂笑起來,淡然道:“之前,爾等還視我蘇奕為大周天下的禍患,不斬除必將流毒天下,現在怎么又變了?”

    周長易喟嘆道:“此一時彼一時,只怪我等眼拙,沒能看清局勢,只要你愿收手,我保證,定會百倍彌補今日之過失!”

    “晚了。”

    蘇奕神色冷淡。

    周長易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

    蘇奕忽地一掃遠處的寂河、云鐘啟、使風流等人一眼,道:

    “你們若敢逃,他日我必前往你們各自老巢走一遭,到時候,殺的可就不止你們一人了。”

    寂河等人齊齊色變。

    之前,他們被蘇奕那一劍驚到,早就恐懼之極,后悔不該摻合進來。

    而現在,被蘇奕這般警告,讓得他們心都涼了。

    “諸位,到了這一步,只有死戰。否則便是我等能逃,我們各自身后的勢力和親友,可逃不掉!”

    周長易深呼吸一口氣,冷冷開口。

    他身上的氣息,瞬間洶涌起來,涌入到一個高深莫測境界。整個人,仿佛與天地連為一體,舉手投足都帶動天地之力。

    “戰!”

    云鐘啟雙瞳中,神芒如怒濤,他一手執道印,一手握拂塵,氣勢全力放出,這位月輪宗的太上長老,修為竟也極為不俗。

    “禮贊無量光明佛,既如此,當舍我道軀,替天行道。”

    寂河寶相莊嚴,不喜不悲,渾身縈繞著燦然佛光。

    使風流和火松認真對視一眼,皆露出決然之色。

    正如周長易所言,若蘇奕有心報復,絕對是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

    剎那間,這些大人物聯手,神威釋放,令天地色變。

    “這才像點修行之輩的樣子,只要你們不逃,殺你們時,我自會給你們一個尊嚴的死法。”

    蘇奕點了點頭。

    他兀自赤手空拳,頎長的身影上,卻有一縷縷清色的先天之氣氤氳,如夢似幻,空靈出塵。

    “動手!”

    周長易催動紫雷劍。

    虛空中掠出粗如水桶的紫色天雷劍氣,從天而降,聲勢驚人。

  同時,周長易張口一吐,噴出一顆神珠,燦然如赤色大日,火焰如潮,有    焚天之威。

    離火神珠!

    一件極具毀滅威能的靈寶。

    “殺!”

    同一時間,云鐘啟踏空而起,掌御道印,攻伐而至。

    寂河催動一個神輝繚繞的缽盂,隔空朝蘇奕籠罩而去。

    使風流御劍而行,劍光霍霍,劍氣通天徹地。

    火松真人這一刻也是祭出自己的寶物,一柄金色玉尺,橫空一拍,便有神虹萬千,激射長空。

  轟隆    天地動蕩,大戰再次爆發。

    但是,這一刻的蘇奕已懶得再糾纏下去。

    剎那間,他身影突破重圍,來到云鐘啟身前。

    第一拳,蘇奕將云鐘啟手中的道印轟飛,道印表面都出現一道道蛛網般的裂痕。

    第二拳,直接把滿臉驚駭的云鐘啟肉身打爆,連他身上的眾多護身法器,盡數崩碎。

    寥寥兩拳而已,這位來自大魏月輪宗的太上長老,軀殼爆綻,四分五裂,直接被打爆了。

    “下一個。”

    不等眾人回神,蘇奕身影已宛如一道虛幻的閃電,殺向寂河。

    “善哉!”

    卻見此時的寂河,忽地露出悲天憫人的神色,雙手合十,口誦晦澀宏大的佛音。

    他身影驟然大放光明,像燃燒起來般,滔天的佛火化做一只浴火展翅的鸞鳥,朝蘇奕撲殺而去。

    業火飛鸞術!

    一種以自焚修為為手段,行殺身成仁之舉的禁忌之術。

    一經施展,就如點燃了一身的精氣神和道行,將所有的力量全都匯聚于一擊之中,端的是恐怖無邊。

    這樣的禁忌之術,早不顧自身生死,圖的就是和敵人玉石俱焚!

    蘇奕瞳孔微凝,驀地深吸一口氣,于生前結印。

    嗡!

    清色的先天之氣涌現,衍化為一尊奇異掌印,似一重重交疊綻放的花瓣般,在蘇奕身前凝聚。

    拈花無量印!

    這同樣是一種佛門秘術,傳承自大黃第一佛修圣地“小西天”,若由皇境佛陀施展,足可在剎那間凝聚八千四百道防御結界。

    眼下,蘇奕所施展出的拈花無量印,雖只十二重結界,并且所蘊含的奧妙僅僅只是皮毛。

    可那等防御之力,面對元道修士這等角色,已堪稱是堅不可摧!

    砰!

    鸞鳥浴火,振翅撲來,狠狠撞在拈花無量印上,剎那間而已,一重重花瓣似的結界龜裂,產生震耳欲聾的爆鳴。

    那片天地都被熾盛的火光淹沒,聲勢驚人。

    可當煙霞彌散消失,就見蘇奕身前的拈花無量印,尚有三重結界,讓得蘇奕毫發無損。

    而那付諸了寂河性命為代價,燃燒一身修為和精氣神的“業火飛鸞術”,卻就此被化解于無形!

    寂河見此,不由發出一聲長嘆,連付出性命為代價,都傷不到蘇奕一根汗毛,怎能不讓人沮喪?

    而后,寂河的身影在耀眼的佛火中化作灰燼飄零。

    這位來自上林寺羅漢堂的首席長老,就此殞命。

    全場震撼。

    前后幾個彈指間而已,云鐘啟和寂河這兩位分別來自大魏、大秦的陸地神仙人物,皆斃命場中!

    一個被兩拳打爆。

    一個自焚修為拼命而亡!

    那一幕幕,看得不知多少人心神顫栗。

    “下一個。”

    蘇奕神色平淡,他根本沒有任何停留,寂河殞命的同時,他身影一閃,就已朝距離最近的火松真人殺去。

    火松真人色變,第一時間閃避,同時催動金色玉尺,隔空斬出成百上千的神虹,似千百利劍呼嘯而去。

    蘇奕大袖一揮。

    漫天神虹崩斷潰散。

    同一時間,他劍指刺出。

    唰!

    一縷清濛濛的劍氣掠起,足有百丈長,憑空出現在火松真人上空,斬殺而下。

    噗!

    火松真人當即被斬殺當場,尸首兩分。

    他修為本就只有辟谷境中期,還沒有游天鴻強大,在擁有先天武宗修為的蘇奕面前,早就和土雞瓦狗沒什么區別。

    “師尊……”

    極遠處,當看到這一幕時,常過客眼睛發紅,雙拳都緊攥起來,內心憋悶苦澀。

    他最初時,只擔心救命恩人蘇奕被殺。

    而現在,看到蘇奕斬殺自己師尊后,內心都不知道是否該去恨蘇奕,整個人惘然呆滯,空落落的難受。

    青衿神色黯然,內心也是復雜到極致。

    “殺!”

    而此時,周長易仿似被這一幕幕死亡景象刺激得紅了眼,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紫雷轟鳴,天地元氣爆涌而出,整個人化作一道紫虹,朝蘇奕殺去。

    狀若瘋魔!

    蘇奕施展眾星劍指,就見群星橫空,狠狠碾壓虛空而去。

    這隱龍山的大長老在剛才的戰斗中,就被蘇奕的劍氣掃中,身負重傷,再遭受到這等殺伐,哪可能承受得住?

    咔嚓!

    先是周長易祭出的離火神珠爆碎,緊跟著,由他斬出的滾滾紫色雷霆劍氣潰散。

    而后,轟的一聲,周長易整個人被一顆顆星辰砸中,慘叫聲還在回蕩,他整個人已被砸得四分五裂,骨斷肉碎。

    至此,六位隱龍者皆在此戰中伏誅!無一生還!

    出人意料的是,場中僅剩下的的使風流身形一晃,化作一道血影瞬間往天邊射去。

    顯然,他自知留下也是必死,頭也不回的逃了!

    “身為奪舍者,就這般慫?”

    蘇奕挑眉,“也罷,便讓你見識見識,我蘇某人的手段。”

    這一剎,他雙眸泛起犀利無匹的青色鋒芒。

    唰!

    只見蘇奕的眉心處,竟然詭異的裂開,射出一道璀璨的青色神輝,在半空中,凝聚成形,化作一柄無比凝實的青色小劍。

    這柄小劍,只有寸許長,極其虛幻,宛如無形,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晦澀的道紋。

    小劍一出,哪怕橫隔數百上丈距離,周圍旁觀的眾人,都感覺自己靈魂仿佛被撕裂般。

    “此法名一炁戮神訣,劍鋒以我的神念、真元、精氣神所鑄,專殺神魂,修煉成功后,從未施展,今日你使風流能第一個死于此劍下,當感到榮幸。”

    蘇奕聲音還在回蕩,嗖的一聲,戮神小劍無聲無息地憑空消失。

    數千丈外。

    正自逃遁的使風流,渾身一僵。

    ps:晚上還有一章,爭取晚上12點前搞定吧,因為金魚發現再寫一章就能補個5更了,不寫不甘心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