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拳之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一劍,幾乎把蘇奕所有的真元與肉身之力,全部用上。

  天地仿佛都承受不住,虛空如畫布般被撕裂開,轟隆的劍吟在天地間回蕩,璀璨的劍氣,幾乎遮蓋住了這片天宇,與那六位隱龍者的力量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

  天搖地晃,日月無光。

  遠處觀戰者眼前,皆白茫茫的一片,整個天地,似都化作無窮的混沌,澎湃的勁氣向四面八方橫掃而去。

  從遠處看,就見那片虛空中,現完全被毀滅洪流淹沒,光霞熾盛。

  而在云瑯上人這等人物眼中,就見到蘇奕這一劍,雖以無堅不摧之勢,一舉將六位隱龍者的聯手一擊破開,但他的身影,也被震得倒飛出去。

  足足十多丈才穩住身影!

  云瑯上人瞳孔一縮。

  而此時,人們的視野才恢復清晰,勉強看看清楚遠處的一切。

  就見到蘇奕背負雙手,憑虛而立,除了臉色蒼白一些,并未負傷。

  可那六位隱龍者,卻都已露出笑意。

  他們敏銳察覺到,這一劍斬出后,蘇奕就如徹底耗盡了那僅剩不多的真元,開始暴露出虛弱衰竭的跡象!

  “不好!”

  月詩蟬、葛長齡、木晞等人齊齊色變。

  他們也察覺到了,之前蘇奕的氣息何等強盛,可此時他身上的氣息,竟似被掏空般,斷崖式衰竭!

  “好!”

  一直不曾出手的寂河、云鐘啟、使風流等人,皆心中亢奮,蠢蠢欲動,蓄勢以待。

  他們哪會不明白,真正的機會已來臨?

  “蘇道友,你確實戰力逆天,劍道無雙,能接住我們六人聯手一擊,整個大周天下,恐怕都再找不出第二人。可現在……”

  周長易微微笑道,“你已是油盡燈枯之身,又還能支撐多久?”

  “怪不得你之前將那柄兇劍和黑色銅鐘收起,原來……是根本沒有力量催動這兩件曠世寶物了。”

  周清暄悠然開口,眸帶憐憫。

  其他隱龍者,也都躊躇滿志,看向蘇奕的目光猶如盯著一個死人。

  不過,出于謹慎,他們并未著急動手,擔心被蘇奕臨死反撲。

  這時候,哪怕是蘭娑這些武道強者,也都看出了一些端倪。

  六位隱龍者聯手之威,實在太恐怖!

  比被魔靈奪舍時的蘇弘禮都強大一籌,他們各自掌握古之秘寶、古之傳承,底蘊和道行,都堪稱同境頂尖。

  反觀蘇奕,此刻身上那不斷衰弱的氣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

  “人力有窮時,蘇奕戰力再逆天,畢竟是宗師境,剛經歷一場大戰,哪還有力氣再戰?”

  不知多少人暗自嘆息。

  可出乎人們意料,就在此時,蘇奕卻笑了笑,道:“一群磨刀石般的角色而已,真當我蘇某人好欺?”

  說著,他輕輕舒展肉身,整個身體,由內而外,都開始發出雷霆一般的轟鳴之音。

  而后,他身影一展。

  一襲青袍驟然鼓蕩,黑發飛揚。

  在無數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就見蘇奕那頎長的身影上,仿似枯木逢春,原本枯竭衰弱的氣機,于此刻驟然間暴涌出一股沛然莫御的波動。

這一刻,蘇奕就如在實  現一場破繭成蝶般的蛻變,渾身肌膚、筋骨、血肉、經絡、穴竅、臟腑……通體內外,皆大放光明。

  清色的道光,猶如山崩海嘯般在他身上蒸騰翻滾,剎那間,他整個人就如化作一輪大日,獨照那片天宇!

  肉眼可見,玉京城上空的天地元氣,如若受到牽引般,從四面八方轟隆隆席卷而來,近乎瘋狂般朝蘇奕體內涌去。

  蘇奕所立足之地,直接化作一道通天徹地的元力風暴,異象驚世!

  “這……”

  有人瞪大眼睛,震撼在那,如見神跡。

  “破境的氣息!”

  有人倒吸涼氣,臉色大變。

  “于戰斗中實現自身道行的突破嗎?了不得!”

  原本內心擔憂,已做好出手準備的云瑯上人,眼睛發亮,內心也不由涌起一抹震撼。

  連他都沒想到,在這窮途末路的情況下,蘇奕卻竟是一舉破境,邁入先天武宗之境!

  而當目睹這一幕,周長易等六位隱龍者的臉色皆一變,浮現出驚怒之色,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該死!”

  “此子剛才,竟是把我們當做了他破境的墊腳石!”

  “快,趁他剛剛突破,境界不穩,將其殺了!”

  周長易大喝,眉目間殺機暴涌,再沒有剛才那悠然從容的姿態。

  “好,一起上!”

  其他人紛紛點頭。

  周長易率先出擊,揮動紫雷劍,運轉全身修為,毫不猶豫施展出壓箱底的絕學。

  他不敢再保留,一旦讓蘇奕穩穩立在先天武宗之境,那實力注定要比剛才還要可怖!

  “殺!”

  其他五位隱龍者也是如此心思,皆動用各自的殺手锏。

  六位掌握古之秘法和寶物的隱龍者一起出手,那等一幕該是何等驚人?

  就見——

  轟隆!轟隆!

  天地間,劍氣夭矯、刀鋒閃爍、法印轟鳴、風雷激蕩……

  各種秘法和寶物如決堤洪水般,浩浩蕩蕩,席卷長空,那毀滅般的力量轟隆,讓得那片天地都有塌陷崩壞的跡象。

  幾乎同一時間,寂河祭出一口赤色缽盂,橫空變大,有耀眼無匹的神虹從缽盂內傾瀉而出。

  云鐘啟眸子如電,大喝一聲,催動手中一枚道印,如若遠古神山般,轟隆隆碾壓虛空而去。

  使風流深呼吸一口氣,祭出一口銀色飛劍,夭矯如電。

  火松真人一揮袖袍,一道道火焰長龍破空而起,化作一方浩大狂暴的火龍陣。

  這一瞬,常過客目眥欲裂,內心如刀割,他沒想到,師尊竟也會摻合進來,和其他陸地神仙一起一起出手。

  青衿也始料不及,呆滯在那。

  也就在這一瞬,蘇奕收起了手中的玄吾劍,深邃的眸變得淡漠,再無一絲情緒波動。

  殺這些老狗,已不夠資格讓他動劍。

  他驀地一拳打出。

  一身早已蛻變為先天武宗之境的力量,充盈于這古拙自然的一拳中。

  當拳勁掠空而起,天地猛地一顫,一股無匹的天地之勢,如若臣服般匯聚于那清色的拳勁內。

遠遠望去,一拳之力,卻似能鑿開天地,壓垮  周虛!

  非要強自形容,此拳可稱之為“道拳”。

  因為所充盈的,乃是早已超脫上一品范疇的先天之氣,位列“道品”!

  天地亂顫。

  就見蘇奕這一拳,直似長驅直入,風卷殘云,碾壓著虛空而去,也將那從四面八方籠罩而來的攻伐全部轟破!

  勢如破竹!

  六位隱龍者和寂河等人的皆露出吃驚之色,難以置信。

  大概是根本想不到,剛剛破境的蘇奕,一拳之威,竟強橫到這等地步!

  遠處觀戰者們,也是被深深震撼,目瞪口呆。

  這轉變太快。

  之前的蘇奕,還一副油盡燈枯,衰弱之極的樣子,可轉眼間,他已是踏破宗師境范疇,一躍而入先天!

  那等一拳之威,直似神人出擊!

  “諸位,再不齊心協力出手,今天怕是非讓此子翻盤不可!”

  周長易咬牙出聲,臉色陰沉可怕。

  “殺!”

  宛如有默契般,這一刻無論是那些隱龍者,還是寂河、云鐘啟等人,皆全力出手了。

  “螳臂擋車罷了。”

  蘇奕微微搖頭。

  他已邁入先天武宗之境,自不會再耽擱時間。

  這一刻起,他也再不會保留。

  他頎長的身影流淌先天之氣,燦然空靈,氤氳道光。

  全力出手的蘇奕有多恐怖?

  眾人立刻就見到了。

  虛空中,產生一道劇烈爆鳴。

  半個彈指之間,蘇奕就已經殺到了距離他最近的周山甲面前。

  哪怕以周山甲那強橫無匹的煉體修為,也僅僅的來得及一豎掌,施展一種佛門護體秘術。

  只見一道金色光罩,如同倒扣金鐘般,護在了周山甲身上,龍吟虎嘯般的梵音從金色光罩上傳來。

  隱約間,似有一尊羅漢騎乘猛虎,身繞金龍,坐鎮于那金色光罩內。

  梵天金鐘罩!

  這是古老佛門的一種傳承,防御力無比驚人。

  可當蘇奕一拳轟下——

  嘭!!

  只聽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鳴。

  那神妙無比的梵天金鐘罩,竟然如易碎的琉璃般,被蘇奕隨手一拳輕易打爆。

  緊接著,一道道破碎龜裂的聲音響起,周山甲身上的念珠、袈裟、戒刀等等護體寶物,皆承受不住那等拳勁,盡數炸裂。

  最后,周山甲整個人像箭矢般狠狠倒射出去,足足在百丈外,才搖搖晃晃站穩身影。

  他面色慘白暗淡,氣息衰落,唇中淌血不止。

  而其胸膛處,則凹陷出一個三寸深的拳印,那個位置,正是周山甲心臟之地!

  “我……竟擋不住這一拳么?”

  周山甲面露惘然之色。

  而后,在一眾驚駭目光注視下,周山甲那堪稱金剛不壞般的強大肉身,竟是在虛空中四分五裂!

  一塊塊碎裂血肉撲簌簌從虛空中墜落。

  那等血腥的死亡一幕,讓不知多少人毛骨悚然,倒吸涼氣。

  這樣一位繼承古之佛門煉體秘術的元道修士,竟然都擋不住蘇奕那隨手一拳的威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