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四章 局勢急轉 風云突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是六個人。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腳踏虛空,憑虛御風,他們身上的氣勢,無一不是元道之境。

  那為首的,是一個廣袖道袍,瀟灑飄逸的負劍中年,面目平靜,無喜無悲,眼眸似俯瞰眾生般,一副天人氣度。

  其身上的氣息,直似波瀾無垠的大海,給人以浩渺深邃,不可揣測之感。

  隨著他們抵達,也是一下子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大周隱龍者!”

  云瑯傷人目光如電,眉宇浮現一抹凝色。

  而像寂河、云鐘啟、使風流、火松真人等陸地神仙,眸子皆是一亮。

  他們自然清楚隱龍者的來歷。

  無論是大周,還是大魏、大秦,皇室中皆坐鎮有一支修行力量。

  大周皇室的修行者盤踞隱龍山內,故而被稱作“隱龍者”。

  大魏皇室的修行者,以尋仙問道之輩自居,故而被稱作“尋仙士”。

  而在大秦,盤踞在皇室中的修行者,被稱作是“臥龍隱士”。

  這等修行者,皆是早已超脫世俗之上的元道人物,正是有他們坐鎮,才能震懾一方國境,讓諸如潛龍劍宗、月輪宗這些修行勢力不敢亂來。

  場中氣氛壓抑沉悶。

  誰也沒想到,蘇奕剛了斷和蘇家之間的恩怨,屬于大周皇室的六位隱龍者,便踏空而來!

  “鄙人周長易,見過蘇道友。”

  為首的負劍中年,聲如晨鐘暮鼓,立在數十丈外,朝蘇奕遙遙見禮。

  “元府境?”

  蘇奕挑眉,一眼看出這周長易的修為。

  周長易微微一笑,算是默認了,他一指其他人,道:“這五位,皆是我隱龍山修士且待我一一為道友介紹他們。”

  “這位是周云海,乃我隱龍山二長老,修行至今六十年,辟谷境大圓滿修為,曾偶獲古之傳承,修‘巽風之道’。”

  就見那周云海,一襲杏黃道袍,飄然如仙,手握一柄青色玉如意。

  隨著周長易介紹,也讓其他隱龍者的身份,一一被場中所有人知道。

  周途鴻。

  辟谷境后期修為,著黑色長袍,須發灰白,身影精瘦,手按長刀,看似蒼老,氣息卻最是凌厲懾人,眸如犀利刀鋒。

  周山甲。

  辟谷境后期修為,著素色僧袍,雙手合十,眉目剛毅。

  他修的是古老佛門的傳承。氣息沉穩如山,隨意站在那,仿佛洪荒巨獸,體內蘊藏著無比恐怖的力量。

  周北臨。

  辟谷境中期修為,錦袍博帶,頭戴羽冠,模樣清俊。

  此人渾身縈繞一縷縷火焰閃電,眸子開闔時,有銀色神芒流轉,神魂奪魄。

  周清暄。

  辟谷境中期修為,一襲淡白長衣,腳踩虛空,仿佛月宮仙子般,她氣息明滅不定,縹緲虛幻。

  她是六人中唯一的女子。

  在周長易介紹這些人身份時,葛長齡也是再按捺不住內心的擔憂,傳音告訴蘇奕和隱龍者有關的一些秘辛。

  大周開國至今,周氏皇族內,就有著隱龍者這一脈坐鎮。

和一般修士不同,大周這些年在天下各地所搜集到的天材地寶,幾乎都用在了隱龍者身  像從八大妖山中搜尋到的傳承、寶物、靈藥等等。

  并且,隱龍者中,不乏一些人利用眾生信力來修煉!

  這一切,讓隱龍者的道行,要遠超尋常同境人物。

  了解了這些,蘇奕神色平淡如舊,毫無波瀾。

  什么隱龍者,無非一群吸血蟲般的角色,量大周之財力,窮天下之資源,才讓得他們擁有了今日的成就罷了。

  此時——

  場中已是壓抑無比,每個人心中皆顫栗不已。

  六位隱龍者中,一位元府境存在,五位辟谷境存在,這等力量云集于此,幾乎稱得上是大周境內最強陣容!

  那些尋常之輩雖不清楚隱龍者的可怖,但看到他們傲立虛空,身上或神輝涌動,或雷霆繚繞,或大放光明、或劍氣森然的異像,以及滔天徹地般的氣勢,就知道這六人,無不是了不得的存在!

  “蘇道友,我們此來的目的,倒也很簡單,為最近這段時間死在道友手中的大周武者,討一個說法。”

  周長易開始談起正題,他背負長劍,廣袖飄蕩,聲傳全場,

  “趁火打劫也能被你找出這樣一個理由,也真是為難你了。”

  蘇奕笑起來。

  這些家伙,明顯認為他經歷一場惡戰后,已是強弩之末,好欺負罷了。

  “趁火打劫?”

  周長易目光如火炬般,面目嚴肅道,“如今這大周天下,誰不知道你蘇奕是一個滔天禍害?我等身為大周隱龍者,又怎能容忍你這等禍患繼續流毒天下?”

  言辭鏗鏘,大義凜然。

  似木晞、濮邑等人都差點氣笑了,在心中破口大罵不已,這些卑鄙的老東西,若真為天下蒼生著想,為何非要等到這時候出現?

  “呵呵。”

  蘇奕都懶得說什么,目光一掃眾人,不屑道,“就憑你們?”

  “是不是對手,打過自然知道!”

  周長易淡然道。

  “蘇奕,只要你低頭,愿意洗心革面,我等可以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周云海悠然開口,手握青玉如意,杏黃道袍飄曳,顯得無比從容。

  “給他改過的機會也可以,但必須誓死效忠我大周,聽從我等號令。”

  周途鴻冷冷開口,他須發灰白,手按長刀,眸光肅殺銳利。

  “蘇奕,勸你莫要自誤!”

  周山甲言簡意賅,這位佛修面目剛毅,氣血沉凝如鐵,像怒目金剛般,威勢強橫。

  “各位可愿和我等一起,鎮壓此獠?”

  周北臨目光一掃云鐘啟、寂河、使風流等人,笑吟吟開口。

  他錦袍博帶,面目俊俏,渾身有一縷縷火焰雷電飄然,超凡脫俗。

  云鐘啟等人對視一眼,皆很心動。

  “使某愿助一臂之力。”

  使風流第一個站出來,肅然開口。

  場中一陣騷動,不知多少人色變,意識到隨著這些隱龍者抵達,原本就對蘇奕心懷敵意的那些陸地神仙,已開始蠢蠢欲動了!

  “不瞞各位道友,這蘇奕曾殺我月輪宗傳人,今日既有如此絕佳機會,云某又怎能再袖手旁觀?”

云鐘啟這位大魏月輪宗  的太上長老也站出來,聲如驚雷,擴散全場。

  緊跟著,寂河走出,雙手合十,寶相莊嚴道:“禮贊無量光明佛,今日能和諸位同道一起為世間除害,貧僧不勝榮幸。”

  這位上林寺羅漢堂的首席長老,竟也終于表態!

  一下子,局勢急轉,風云陡變。

  遠處觀戰者們,無不膽寒,臉色變幻。

  到了此時,誰還能看不出,那些個陸地神仙人物,皆要趁此機會,將蘇奕誅殺于此?

  月詩蟬、葛長齡等人的眉頭緊鎖,心境沉重。

  最壞的一幕,終究還是上演了。

  原因很簡單,這些老家伙,皆認為蘇奕力量消耗極大,窮途末路,正是滅殺他的絕佳時機!

  更何況,哪怕蘇奕尚有一戰之力,可現在面對的,可是一群道行皆在元道之境的老家伙。

  這還怎么打?

  更別說,周長易這些隱龍者既然敢來,手中焉可能沒有準備一些極可怕的底牌?

  見此,那一襲淡白長衣,氣息朦朧如霧的周清暄聲音清冷道:

  “蘇奕,看到了嗎,這就是大勢所趨,眾心所歸,皆無法再容忍你這等禍患存活于世!”

  天地壓抑,空氣都似要凝固。

  那一個個陸地神仙身上散發出的威勢,讓遠處觀戰者呼吸都感到困難,驚悚不已。

  “蘭娑,待會蘇奕若真有支撐不住的時候,我自不會袖手旁觀,不過,以我的能耐,最多只能為蘇奕搏一線生機,最終結果如何,我也不敢保證。你切記住,當看到我出手時,你一定要第一時間離開。”

  這一刻,云瑯上人似做出決斷,傳音給蘭娑。

  “師尊……”

  蘭娑怔住,內心翻江倒海。

  “蘇道友,你考慮如何了?”

  周長易淡淡開口,從容平靜。

  “還有誰要對付我蘇某人的,現在可以一起站出來。”

  卻見蘇奕目光一掃四周,聲音遠遠擴散出去。

  一句話,令全場側目,無不嘩然。

  誰也沒想到,都已陷入這等孤立無援的境地,蘇奕卻竟然依舊毫無懼色,甚至似乎還嫌那些敵人不夠多!

  久久無人應答,這讓蘇奕不禁搖了搖頭,似有些失望。

  “看來,蘇道友這是打算負隅頑抗,死不悔改了?”

  周長易挑眉。

  卻見蘇奕收起黑色銅鐘和絕殤兇劍,而后長長伸了個懶腰,目光一掃周長易等對手,唇邊不由掀起一抹笑意,道:

  “今日,我斬心中塊壘,念頭通達,再無掛礙,本是一樁值得慶賀的喜事,既然諸位非要眼巴巴來送死,我蘇某人豈有拒絕的道理?”

  他青袍獵獵,黑發飄揚,深邃淡然的眸帶著一絲睥睨之色。

  他蘇玄鈞前世縱橫大荒,憑借的就是一往無前的氣魄與力量,便是諸天皆叛,舉世皆敵又如何?

  我自一劍斬之!

  所有目光都匯聚在蘇奕身上,有驚詫,有意外,也有疑惑和不解。

  都已經是這等時候了,可為何看起來,身陷重圍,舉目皆敵的蘇奕,心情卻似乎無比愉快?

  ps:嗯……明天努力把這個劇情寫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