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一章 為你送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弘禮透著憤怒的咆哮,激蕩天地。

    看著他那般失態,眾人都不禁唏噓。

    之前時,這位蘇家之主何等強大,無論是道行,還是手中的底牌,皆超乎想象的強大。

    可現在,當那堪稱曠世的一柄兇劍舍他而去,他徹底失控了,歇斯底里,憤怒如狂!

    這一幕變化,任誰能不唏噓感嘆。

    唰!

    蘇弘禮身影暴掠而出,朝蘇奕沖去。

    他神色鐵青可怕,眼眸爆綻寒芒,探手朝那一柄兇劍抓去。

    無疑,他想要奪回此劍。

    蘇奕眼神淡然,揮動玄吾劍。

    如若遠古神山般的大五行鎮域劍意涌現。

    蘇弘禮還未靠近,便遭受極可怕的壓迫,軀體一滯,差點從虛空中栽落。

    便在此時,蘇奕隔空一抓,便將蘇弘禮攥了過來,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蘇弘禮臉頰紅腫塌陷,嘴被打得稀巴爛,鮮血流淌。

    “你……”

    蘇弘禮狂怒,剛要說什么。

    啪!

    蘇奕又是一巴掌抽下去,耳光脆響,蘇弘禮腦袋發懵,眼前直冒金星。

    “一口一個孽子,你也配當我蘇某人的父親?”

    蘇奕眼神冷淡。

    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誰都看出,蘇弘禮失去那柄曠世兇劍后,在蘇奕面前,已是完全被壓制!

    “父親——!”

    蘇家內,蘇伯濘悲痛大叫,目眥欲裂。

    眾目睽睽之下,他的父親被蘇奕毫不客氣抽耳光,這讓他焉能不怒?

    游青芝也氣得渾身哆嗦,俏臉鐵青,牙齒都快咬碎。

    蘇家上下所有人,都已呆若泥塑,手腳冰涼,完全無法接受這樣一幕。

    “這一戰,著實讓人難以預料啊……”

    寂河慨嘆,眼神變幻不定。

    他身邊的云鐘啟、使風流、火松真人等陸地神仙,內心也無法平靜。

    蘇弘禮的強大,就已讓他們膽寒。

    而蘇奕展露出的手段,甚至讓他們都被驚嚇到!

    月詩蟬、葛長齡等人皆松了口氣,只是眉宇間兀自殘留著一絲絲的震撼。

    這一戰持續到現在,總算有塵埃落定的跡象。

    只是,誰也沒想到,面對那般強大的蘇弘禮,蘇奕竟猶能占據絕對優勢。

    到現在甚至不曾負傷!

    這簡直就像個奇跡。

    木晞、濮邑他們都笑了,懸在嗓子眼的心放回肚內,渾身都放松下來。

    唯一的遺憾,或許就是那道袍老者的死,太過便宜了。

    遠處觀戰者們,兀自還不曾從震撼中回過神,以至于,讓此時的氣氛也是寂靜之極。

    此時,蘇弘禮渾身哆嗦,怒發沖冠。

    他嘶聲大叫:“裂紫(孽子)!泥爭里為泥應惹(你真以為你贏了)?”

    蘇奕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蘇弘禮說的什么,實在是,蘇弘禮嘴巴稀爛,話都說不囫圇了。

    啪!

    蘇奕毫不客氣,又一把抽在蘇弘禮臉上,淡淡道:“我自然知道,你真正的底牌,不是這把兇劍,否則,你以為我為何還不動手廢了你?”

  葛長齡曾告訴過他,當年他的母親葉雨妃身    上,帶有一件極為詭異危險的魔寶。

    蘇弘禮極可能就是因為這件魔寶的緣故,讓得自己性情大變。

    至于那柄兇劍,乃是封禁在暗羅妖山深處那一座九丈劍冢內的寶物,只能算是蘇弘禮的底牌之一。

    “哈哈,哈哈哈!”

    聞言,蘇弘禮忽地大笑起來,眼神中涌現瘋狂之色。

    幾乎同時,蘇奕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毫不猶豫將蘇弘禮扔了出去。

    就見蘇弘禮身上,驟然暴涌出滾滾烏光,激射九霄,蔓延那片虛空。

    本以為這一場戰斗就將落幕的人們,當看到這一幕時,都不禁悚然一驚。

    這蘇弘禮竟還有底牌!?

    蘇家內,游青芝、蘇伯濘等蘇家族人,則差點喜極而泣,一個個都激動起來。

    仿似即將溺死之人,重獲希望!

    轟隆!

    天地震蕩,以蘇弘禮的身影為中心,滾滾烏光魔氣翻騰,遮天蔽日。

    眾人皆看到,蘇弘禮眼瞳變得猩紅而淡漠,連一頭長發也變成如血般的赤色。

    而其身上的氣息,則冰冷恐怖,一如來自幽冥深處的神魔般,強大無邊。

    “這……”

    那些陸地神仙都色變,被這一幕驚到。

    之前蘇弘禮竊取那道袍老者的生機,執掌曠世兇劍時,那等威勢已可怖之極。

    可現在的蘇弘禮,竟比之前還要強大一籌!

    月詩蟬、葛長齡、木晞、濮邑等人的神色也僵固在那。

    誰能想到,塵埃落定之時,竟還會發生這等意外的變故?

    唯獨蘇奕神色淡然如舊。

    這一幕,并不讓他意外,很早時候,他就懷疑蘇弘禮身上發生了某種變故,直至聽到葛長齡提起那一件魔寶時,他就已推測出一些端倪。

    眼下發生的,只不過是進一步驗證了他的揣測罷了。

    驀地,蘇弘禮長長伸了個懶腰,張口一吸,漫天黑色魔氣被他盡數吞入體內。

    而后,他猩紅妖異的瞳望向蘇奕,微微一笑:“吾兒,多謝你了,若不是你之前相助,本座怕是還需要很久才能像現在這般出現在你面前。”

    聲音如鐘磬般,悅耳鏘然。

    遠處眾人皆渾身一哆嗦,從蘇弘禮身上感受到一股極為妖邪的氣息。

    他就像徹底變了一個人,完全和之前不一樣了。

    蘇奕淡然道:“就憑‘吾兒’兩字,待會我便將你這小小魔靈徹底煉化了。”

    魔靈!

    眾人悚然一驚,眼前的蘇弘禮,難道已被奪舍?

    “是嗎,可我擔心你沒這個能耐。”

    蘇弘禮笑起來,陰柔妖異,“這樣吧,你我之間也不必再打打殺殺,只要你歸順我麾下,我保證,以后必有你登臨大道之巔,稱尊于世的時候!”

    他話語隨意,口氣卻極大。

    “呵。”

    蘇奕笑起來,眼神卻淡漠冷冽。

    他收起玄吾劍,探手一抓。

    鏘!

    一直懸浮在他身邊的黑色兇劍,落入手中,劍吟激昂,似歡呼雀躍般。

    此劍長三尺四寸,寬有四指,劍鋒薄如蟬翼,劍身平直如尺,劍柄處,以蠅頭小字篆刻“絕殤”二字。

  一縷縷黑色    兇厲煞氣如瀑布似的從劍身垂落,讓此劍顯露出足以驚世的兇威。

    “不好好表現,我便把你那一抹兇魂煉了。”

    蘇奕輕聲道。

    絕殤兇劍像受到刺激般,劍身爆綻兇光,直沖斗牛,那片虛空中,都彌散出神魔嘶吼般的劍吟。

    比之剛才御用在蘇弘禮手中,此劍威勢明顯強大了一大截!

    眾皆錯愕駭然。

    這兇劍,未免也太聽話了吧?

    “你真要和本座斗一斗?”

    蘇弘禮皺眉,猩紅妖異的瞳冷芒涌動。

    回答他的,是蘇奕毫不客氣的一劍。

    唰!

    大五行鎮域劍訣!

    經由這絕殤兇劍施展出時,那劍氣所化的五行神岳之勢,平添一股滔天的兇厲嗜殺之氣,讓那片天地都染成一片刺眼的血紅色。

    蘇弘禮冷哼一聲,抬手祭出一口黑色銅鐘。

    此鐘巴掌大小,漆黑的表面浮現出一幅幅陰森可怖的冥獄景象。

    隨著鐘身旋轉,一道道血色雷霆垂落,所釋放出的毀滅氣息,將那片虛空劈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這無疑是一件極恐怖的寶物。

    當云瑯上人、云鐘啟等陸地神仙看過去時,神魂都有針扎般的刺痛之感,一時皆驚駭不已。

    而遠處觀戰者們,心神完全失守,神色呆滯,整個人像墜入幽暗可怖的血色冥獄,絕望掙扎,無法掙脫。

    這詭異可怖的寶物,影響的是神魂!

    “是那件魔寶!一定是它!”

    葛長齡猛地激動起來。

    當年,葉雨妃曾告誡,她身上有一詭異不詳的寶物,會影響和侵占人的心神,極度危險。

    如今看來,必然就是這一口魔鐘!

    而如今,這魔寶出現在蘇弘禮身上,無疑證明,當年的確是他從葉雨妃身上竊取了此寶,才讓得他遭受此寶氣息的影響,性情大變!

    鐺!

    蘇弘禮袖袍一揮,那一口黑色銅鐘產生轟鳴,帶著滔天的血色雷霆,迎上蘇奕斬來的劍氣。

    僅僅是此鐘產生的聲音,便震得在場不知多少觀戰者咳血,頭疼欲裂,神魂遭受重創。

    就是陸地神仙人物,都需要全力運轉修為,才能化解那等針對神魂的音波沖擊。

    轟隆!

    天塌地陷般的碰撞聲響起。

    血色銅鐘和兇厲滔天的劍氣爭鋒,兩者之間爆綻出的毀滅洪流肆虐長空。

    讓人都不敢想象,若這樣的力量發生在大地上,該會造成何等可怖的災難。

    光雨飛濺中,蘇奕拎著那絕殤兇劍,沖殺上前。

    蘇弘禮猩紅的瞳孔一縮,似沒想到,蘇奕這般輕易就破掉他那黑色銅鐘的威能。

    旋即,他一聲冷笑,雙手十指如若閃電般飛快在黑色銅鐘上連點。

    頓時,原本巴掌大小的黑色銅鐘驟然化作百丈高大,黑色的鐘身之上,衍化出一座幽暗血腥的冥獄,掀起滔滔血色雷霆。

    “吾兒,老子來給你送終了!”

    蘇弘禮發出陰柔大笑,猛地一揮手,“去!”

    轟隆!

    百丈黑色銅鐘,帶著猩紅的冥獄和雷霆,籠罩而下,將蘇奕所在那片虛空都完全覆蓋。

    也將蘇奕整個人鎮在其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