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九章 劍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弘禮敗了?

    眾人都親眼所見,這一戰從一開始,蘇弘禮就被蘇奕壓著打。

    任憑施展出一種種威能奇大的秘法,也被蘇奕一力破之。

    更讓人心寒的是,蘇弘禮御用天地周虛之力時,威勢何等可怕,可結果,蘇奕卻硬生生將那天地元氣都打爆,讓得蘇弘禮被打回原形!

    寂河、云鐘啟這些陸地神仙,皆心神震蕩,神色明滅不定。

    根本不必懷疑,蘇弘禮雖剛破境,踏入元道之路,可他所展露的大道底蘊和實力,乃至于所御用的秘法和戰斗手段,皆遠超游天鴻這等辟谷境大圓滿修士。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卻猶不是蘇奕的對手!

    這就太可怕了!

    游青芝、蘇伯濘和蘇家上下所有人都愣在那,臉色大變。

    之前,蘇弘禮展露滔天神威時,他們還無比亢奮,自忖今日一戰,當可輕松滅殺蘇奕這孽子,讓蘇家的威名,也由此傳遍大周、大魏、大秦三國之地。

    誰曾想……

    蘇弘禮卻竟似是敗了!!

    遠處觀戰者,也無不瞠目結舌,震撼到心神空白。

    在他們眼中,這發生在世俗中的一戰,簡直和傳說中的仙神之戰也沒區別,蘇弘禮的強大,讓人震撼。

    而蘇奕以宗師境修為展現出的戰力,則讓人感到震駭!

    “贏了?”

    這一刻,木晞、濮邑等人也不禁激動起來。

    羽流王月詩蟬、吞海王葛長齡,也無不動容,心緒激蕩,無法淡定。

    常過客咧嘴笑起來,內心狂喜。

    青衿神色復雜,連連失神。

    火松真人眉頭緊鎖,臉色陰沉。

    “蘇弘禮的修為和底蘊,皆堪稱驚艷,遠非尋常意義上的修行者可比,必然是繼承有古之大能的大道傳承,才能夠在破境時,便擁有遠超尋常的戰力。但……相交蘇奕,終究遜色了一大截。”

    云瑯上人暗自感慨。

    在場之中,也只有達到他這等層次的角色,才能看出一些端倪。

    相交而言,真正恐怖的是蘇奕!

    他以宗師五重的凡俗之境,從頭到尾,死死壓制蘇弘禮!

    他所演繹的武道,完全超脫凡俗,甚至遠比陸地神仙所掌握的秘法都更玄妙和強大,宛如仙人演武!

    尤其是最后一擊,恢弘大氣,勢若混沌,逆天伐道,便是云瑯上人,都沒法用語言去形容那一擊。

    如果硬說的話,那就是:

    無可匹敵!

    仿佛這世上任何秘法在那等一擊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不過,云瑯上人也注意到,蘇弘禮雖遭受重挫,可現在談論勝負,明顯言之過早。

    天地寂靜。

    那些陸地神仙的目光,都是看向地下巨坑底部,緊緊看著那渾身淌血的身影。

    蘇奕負手于背,立在虛空沒動,只是目光看向了遠處立在蘇家大門前的道袍老者身上,若有所思。

    這時——

    嗖!

    一道血色身影忽然沖天而起,露出蘇弘禮的身影。

    他衣衫破損,身上處處是傷,氣息衰弱,仿佛馬上要死般。

    可此時,蘇弘禮卻絲毫不以為意,他眸子淡漠可怕,遙遙看著蘇奕,道:“看來,葉雨妃那賤人給你這孽子留了不少好東西啊!”聲音中,透著徹骨的恨意。

    顯然,他把蘇奕展露出的實力,都歸結到了葉雨妃身上。

    蘇奕不由好笑,都懶得解釋,道:“之前以自身道行對抗,你不行,御用天地元氣出手,你不行。現在,總該拿出你的底牌了吧?”

    他一直在等這一刻。

    “都已如此,我怎能不成全你這孽子?”

    蘇弘禮說完,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

    隨著他呼吸,澎湃的天地元氣,宛如洶涌洪流般向他體內涌入,到最后,更形成一道浩瀚的元氣風暴,如同長龍般,直沖天宇。

    方圓十里,天地色變!

    而在蘇弘禮身上,一處處受傷的地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

    更讓人們不可思議的是,他的模樣都似乎年輕許多歲,變得很年輕,英姿勃發,氣息鼎盛!

    “這……”

    全場震撼,直似目睹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跡。

    就是那些陸地神仙,也無不瞠目結舌,這是何等秘法,竟有涅槃重生、返老還童般的妙用?

    蘇奕眼睛微瞇,臉上露出一絲恍然之色,道:“原來如此,這就是你的底牌?”

    他目光看向蘇家大門處,落在那道袍老者身上。

    就見——

    在蘇弘禮一身傷勢愈合,變得年輕強盛的同時,那道袍老者一身的氣息卻在不斷衰竭,黑色長發、胡須、眉毛,皆化作雪白之色。

    到最后,連肌膚都暗淡無光,眼眸渾濁。

    就如蘇弘禮在無聲息之間,竊取了那道袍老者的生機和力量!

    在在場眾人看到這一幕時,無不頭皮發麻,毛骨悚然,這世上怎會有如此是什么詭異秘法?

    好恐怖!

    蘇弘禮輕嘆一聲,扭頭看向道袍老者,道:“道兄,沒能讓你親眼看到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著實抱歉。”

    道袍老者搖頭,微微拱手道:“能被尊上視作養劍爐,是我之榮幸!”

    養劍爐?

    就在眾人不解之際,蘇弘禮驀地深呼吸一口氣,舌綻春雷:

    “劍來!”

    聲傳九霄,激蕩世間。

    鏘!

    緊跟著,一縷劍吟從道袍老者體內傳出。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道兇厲無匹的黑色劍光,從道袍老者鼻孔、耳朵、眼睛、唇中噴薄而出。

    在眾人震駭無比的目光注視下,道袍老者的整個身體,都從內到外,放出黑色劍芒!

    到最后,他整個軀體都千瘡百孔,皮骨炸裂,在那黑色兇厲劍光的沖擊下,徹底灰飛煙滅!

    這位曾彈指間就鎮壓木晞等人,讓云瑯上人都忌憚之極的道袍老者,竟就這般死了……

    轟!

    不等眾人反應,一道黑色劍影沖出,兇厲的劍氣直沖斗牛,令十方云崩。

    那是一柄劍,通體如墨,劍身涌動澎湃恐怖的兇煞之氣,像瀑布似的飄蕩而下,壓塌虛空。

    這一瞬,天地都被一股恐怖兇厲的氣息籠罩。

    那些陸地神仙人物,皆徹底無法淡定,駭然色變,他們原本不曾動搖的身影,第一時間朝遠處避開。

    此劍大兇,恐怖無邊!

    在遠處,所有觀戰者眼前一暗,心神如墜黑暗煉獄,不少人嚇得直接暈厥了過去。

    而像月詩蟬、葛長齡這些人物,也肌體發僵,臉色齊變,內心憑生一股難以言喻的寒意和恐懼。

    兇劍橫空出世,僅僅是那等氣息,便震懾全場!

    誰也沒想到,蘇弘禮的底牌,卻竟如此可怕。

    鏘!

    蘇弘禮探手一抓,那柄黑色兇劍若如燕歸巢,落入蘇弘禮手中。

    轟!

    他一身的氣勢,也隨之變了,眸綻神芒,兇厲若魔神,讓那片虛空都如化作森羅煉獄,暗影重重。

    “這就是你從暗羅妖山那一座九丈劍冢內取走的兇劍?”

    遠處虛空,蘇奕眸光閃動,淡然如舊,這是眉宇間也泛起一抹異色,似很是意外。

    “不錯。”

    蘇弘禮淡漠開口,“閉關這十年來,我大半的心血就在淬煉此劍上,如今,你這孽子能死在此劍之下,也算我對得起你了。”

    十年。

    他低調蟄伏,以道袍老者為養劍爐,只為降服此兇劍,為己所用!

    原本,他欲等那一場璀璨大世來臨時,再持劍行天下,縱橫世間。

    卻不曾想,蘇奕的到來,卻讓他不得不提前暴露這張底牌。

    天地寂靜,狂風暴雨不知何時已停歇,只有壓抑人心的恐怖兇厲之氣,籠罩四面八方。

    人們看著蘇弘禮那宛如魔神般的身影,無不震撼失神。

    就是蘇家內,游青芝、蘇伯濘等人,也都神馳目眩,恍惚不已。

    可蘇奕卻嗤地笑起來,有些失望般,道:“以人身為養劍爐,降服此兇劍,這等魔修一脈的手段,只能算不入流。”

    話語中,盡是鄙夷和不屑。

    不是看不起那柄兇劍,是看不起蘇弘禮的養劍之術。

    全場錯愕。

    每個人都聽出了蘇奕話中的不屑,以及那淡淡的語氣中流露出的一絲失望。

    正因如此,才讓人們難以相信,蘇弘禮能降服那等恐怖的一柄兇劍,誰能不驚,誰能不嘆?

    可為何你蘇奕卻流露出這般不屑的態度?

    就是蘇弘禮自己,都皺了皺眉,眸光冰冷懾人,道:“哦,莫非你這孽子還有更高明的煉劍手段不成?”

    蘇奕淡淡道:“想知道?待會我就讓你見識見識,該如何讓此等兇劍乖乖低頭。”

    “是嗎。”

    蘇弘禮唇泛一絲譏笑,明顯不以為然,“既如此,我也借你之命,讓世人見識見識,此劍之威!”

    話音還在回蕩。

    他袖袍翻飛,持劍殺來。

    轟隆!

    天地一顫,風云崩散。

    蘇弘禮若一尊魔神般,挾滔天兇威,一劍斬出。

    簡簡單單的一劍,可當他手中黑色兇劍斬出時,卻有神魔咆哮般的劍吟聲激蕩世間,有無匹的血色劍氣掠空而起。

    那劍氣足有百丈,猩紅如燃,魔焰滔天!

    百丈虛空在那一劍之下產生爆鳴,那片天宇都被染上妖異滲人的血色。

    遠處,不知多少觀戰者發出悶哼,七竅淌血。

    就是陸地神仙人物,眼前也一陣刺痛,釋放出的神念力量,遭受到可怖的沖擊。

    他們皆駭然失色,第一時間就收起神念,再不敢妄自去窺探這柄兇劍的玄機。

    一劍而已,兇威如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