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六章 虛空之上 父子之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晨光熹微,照耀人間。

    可很快,一片烏云涌來,籠罩玉京城上空,讓天地也變得陰暗沉悶起來。

  嘩啦啦    沒多久,雨水傾瀉,天色一片昏沉。

    宗師以上的強者,可以撐起一身罡氣遮雨,但大部分人沒帶傘,只能被雨淋著。

    便在此時,有人看到,蘇家那恢弘巍峨的門庭中,陸續走出兩人。

    為首的,一襲玄色長袍,頭盤道髻,模樣三四十歲,面龐如玉,舉手投足,自有淵渟岳峙的氣韻。

    蘇弘禮!

    蘇家附近區域中,議論私語聲頓時消失,無數目光都是齊刷刷看了過去。

    氣氛壓抑寂靜,唯有雨水墜落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蘇弘禮對此似渾然不覺。

    他目光一掃四周,對身后的道袍老者道:“道兄,你且在此等候。”

    道袍老者點頭,退居蘇家大門之前,默然而立。

    雖然他極為低調,可像云瑯上人、寂河、云鐘啟等陸地神仙,卻無法忽略其存在!

    “為何……蘇弘禮竟還是先天武宗境的氣息?”

    有人驚疑出聲。

    一石激起千層浪,不止多少人錯愕,難以置信。

    隱居閉關十年,蘇弘禮竟不曾破境?

    若如此,他拿什么和其子蘇奕斗?

    就是那些陸地神仙人物,也都有些驚疑不定。

    可面對這些異樣的目光,蘇弘禮卻視若無睹,自顧自立在雨幕中,神色平淡,一語不發。

  轟隆    天穹陰云中,雷霆激蕩,隆隆炸響。

    雨勢越來越大了。

    忽地,極遠處地方傳來一陣騷動。

    “蘇奕來了!”

    有嘩然聲響起。

    而后就看到,極遠處人群分開,一個青袍少年,手握一柄雨傘,從雨幕中緩緩走來。

    他身影頎長,面龐清俊,一對眸深邃恬淡,縱使被無數目光打量,卻似閑庭信步。

    正是蘇奕。

    就在這一剎,蘇弘禮抬眼看過來,他眸子深處似有神芒閃現,凌空射去。

    而蘇奕是將目光看向了蘇弘禮。

    兩者的目光相隔極遠交錯,卻似無形的利劍碰撞在一起。

    砰!

    虛空中仿佛傳來無形的撞擊聲。

    只見一道無形的波動,以兩人所在之地為起點,在兩者之間的虛空中驟然擴散,似驚濤駭浪般,形成了一道長達百丈的裂痕。

    長長的裂痕四周,傾瀉而下的雨水皆飛濺而開!

    “神念!”

    那些陸地神仙人物,無不齊齊倒吸涼氣。

    這等力量,若出現在他們這等人物身上,自然不奇怪。

    可現在,當出現在先天武宗修為的蘇弘禮和宗師境的蘇奕身上時,就太匪夷所思了!

    蘇奕眼睛微瞇。

    蘇弘禮身上的先天武宗氣息,是他轉世以來,見到的最強大的一個。

    其氣息溝通天地元氣,隨意立著,精氣神圓潤凝練,沒有一絲漏洞,看似尋常,實則已有洗盡鉛華,返璞歸真之韻。

    “能在先天武宗境淬煉出神念,擱在大荒九州之地,也稱得上是極為耀眼的角色了。”

    “看來,母親葉雨妃當年傳授他的秘法,讓他在這先天武宗之境,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脫胎換骨的蛻變。”

    “可惜,于我而言,這些力量還不夠看。”

    蘇奕微微搖頭。

    這個蘇弘禮,也許有諸般意想不到的底牌和殺手锏,也許隱藏了諸般實力。

    但蘇奕前世,見過無數的絕艷天驕,殺過不知多少足以驚動萬古的絕世大敵,閱盡世事十萬八千年,稱尊大荒無可敵,任憑蘇弘禮有多少手段,今日也定將其拿下!

    “我蘇家的一樁私事,卻不曾想驚擾了這天下風云,引來各路朋友前來觀戰。”

    大雨滂沱中,蘇弘禮淡然開口,聲如洪鐘大呂,響徹天地。

    “也罷,今日我蘇弘禮就讓諸位做個見證,在此斬殺蘇奕這大逆不道的孽子,為蘇家清理門戶!”

    字字透發出磅礴威勢,回蕩眾人耳畔。

    而后,在無數目光注視下,蘇弘禮凌虛踏步,扶搖而起。

    每一步邁出,腳下虛空如有石階般,托著他層層而上。

    讓人們駭然的是,蘇弘禮身上的氣息,也是在每一步邁出時,就暴漲一大截。

    當來到百尺上空。

    轟!

    以蘇弘禮為中心,漫天雨幕炸開。

    而他身上的氣息,則仿似一舉破開天門般,邁入陸地神仙之境。

    眾人清楚看到,蘇弘禮一身氣息直似驚虹,沖霄而起,讓得那天穹厚重的烏云,都被沖破一個丈許范圍的窟窿。

    他站在虛空之中,沒有動用絲毫神通法術,就憑空而立,仿佛天地將他托起。他一舒一展之間,都與整個天地契合,不分彼此,充滿著無與倫比的道韻,舉手投足間,似能帶起無窮力量。

    有天光從窟窿中灑下,映照在蘇弘禮那修長孤峭的身影上,直似仙神般,耀眼煌煌,不可逼視。

    全場震駭。

    凌空踏步,扶搖而上,在萬眾矚目之下,一舉邁入陸地神仙之境,誰能不驚?

    便是那些陸地神仙人物見此,都忍不住瞳孔一縮,被驚艷到了!

    “老天!”

    “這也太可怕了!”

    附近區域中,不知多少武者瞠目結舌。

    之前,人們還疑惑,為何隱居十年后,蘇弘禮依舊是先天武宗修為,可現在,這種疑惑已蕩然無存,被這一幕給震撼到了。

    在世俗武者眼中,此刻的蘇弘禮,頭頂烏云密布,閃電飛舞,而憑虛而立的他,則如傳說中的神明!

    “剛一破境,威勢之盛,超乎想象……這蘇弘禮究竟擁有怎樣恐怖的大道底蘊,才能夠在破境之后,便擁有這等威勢?”

    上林寺寂河臉色變幻。

    他一眼看出,蘇弘禮雖剛破境,可身上的威勢之盛,卻甚至要比游天鴻那等辟谷境大圓滿存在都強大!

    這簡直不可思議。

    “身御天地之勢,神凝周虛之氣,甫一破境,便有此境無敵之風范,這……的確太可怕了……”

    云鐘啟喃喃,神色凝重。

    再看云瑯上人、使風流、火松真人這些陸地神仙,也都一時失神。

    此時此刻,放眼全場,誰還敢小覷蘇弘禮分毫?

    “原來父親他如此厲害啊!”

    蘇家內,蘇伯濘震撼,滿臉狂熱之色。

    此時此刻,他才終于明白,母親當初為何會說,父親若出手,這大周幾乎無人可敵的話了。

    “這是自然,這些年來,你父親只不過是太低調了,不屑向世俗展露力量罷了。”

    游青芝自豪道。

    這一刻,整個蘇家上下,一片沸騰之音。

    “孽子,過來受死!”

    虛空中,蘇弘禮淡漠開口,聲傳天地。

    他衣袍飄曳,直似天神。

    唰!

    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蘇奕。

    就見蘇奕收起油紙傘,凌虛邁步,來到虛空之上,傾瀉而下的雨幕,還未靠近他,就被一股無形力量蕩開。

    若說蘇弘禮是神威霸世,那蘇奕就如超然出塵之仙,不帶一絲煙火氣息,淡然絕俗。

    “孽子?”

    蘇奕笑了笑,道,“我保證,待會一定抽爛你的嘴巴。”

    他憑虛而立,看著遠處百丈外的蘇弘禮,內心深處壓抑多年的那一股執念和恨意,也是噴涌而出。

    他沒有壓抑。

    也無須壓抑了,今日,本就是要斬了這執念!

    聽到這對父子的對話,在場眾人皆心中翻騰,該有多大的仇恨,才讓他們之間如此仇視?

    蘇弘禮看了看蘇奕,非但不惱,反倒輕笑起來,道:“你這孽子,真以為繼承了古之大能的衣缽,就能翻天?”

    頓了頓,繼續道:“誠然,你一身大道根基之凝練雄厚,稱得上千古未有,且擁有神念,掌握道韻、御用性靈道光,每一種底蘊,皆足以驚艷真正的修行之輩,就連一身劍道造詣,也遠非那些世俗中的陸地神仙之流可比,但……”

    說到這,蘇弘禮眼神幽邃,神色冷漠,“你終究輸在修為太低,身處凡俗之境,并非真正凌駕世俗之上的元道修士。”

    “這,就是你我之區別,一如天地之分。”

    說話時,蘇弘禮的氣息,兀自在增長,澎湃的天地元氣,洶涌灌入,而他的身軀,更似無底洞般,讓得一身修為、神魂、體魄力量,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蛻變。

    僅僅在說話的這點時間,他那一身剛破境的修為,就至少暴增了一倍!

    那一幕幕,讓場中那些陸地神仙人物都無法淡定,蘇奕已經足夠妖孽,沒曾想,他這位父親,竟也如此逆天!

    “天地之別?呵,你蘇弘禮也配在我面前縱談修行之道?我若愿意,彈指可入元道,開元府、聚元星,扶搖而入靈道中。”

    蘇奕唇泛譏嘲,“但這些沒意義,也并非是我求索之道。今日一決,我便讓你看一看,凡俗宗師境,是如何鎮壓如你這般陸地神仙的!”

    說著,蘇奕周身氣息,如長江大河般瞬間暴漲,氣勢直沖霄漢。

    轟!

    他衣袂獵獵,黑發飄揚,

    在眾人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其一身氣勢在眨眼間,就強大到一種空前的地步,與蘇弘禮不相伯仲!

    這一剎,全場死寂,眾皆震撼。

    場中陸地神仙之流,無不驚嘆,相比當初斬殺游天鴻,此時擁有宗師五重境修為的蘇奕,要強大了不止一籌!

    哪怕是蘇弘禮,也不由挑了挑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