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四章 矛頭所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三百三十四章矛頭所指夜色深沉,街巷上行人已不多。

  落英樓前懸掛的一盞盞宮燈,灑下一片斑駁浮動的燈影。

  不遠處,道袍老者含笑而立,語氣溫和客氣。

  可那盡顯蔑視和羞辱的話語,落入木晞等人耳中,卻似一記炸雷。

  他們一身的酒勁徹底消失,露出凝重之色。

  “你們先走。”

  木晞深呼吸一口氣,渾身氣機蓄勢待發。

  卻見道袍老者笑了笑,道:“貧道既然來了,怎會讓你們有逃脫的可能?”

  說著,他右手從袖袍中探出,于虛空中輕輕一按。

  虛空中,一只黑色大手凝聚,足有丈許范圍,橫空來到十多丈外的盧長鋒頭頂上空。

  盧長鋒乃崆峒學宮長老,先天武宗人物。

  可面對這一擊時,卻竟如蚍蜉般不堪,砰的一聲,直接被壓迫跪地,唇中咳血,頭顱都被死死壓迫在地面上抬不起來。

  那摧枯拉朽的一幕,讓木晞等人齊齊色變,好強!

  “貧道雖不想自夸,可卻不得不說,僅僅是迫使爾等下跪,和探囊取物也沒什么區別。”

  道袍老者笑容溫煦。

  只是那笑容,卻讓木晞等人不寒而栗。

  “著!”

  木晞第一時間出手,揮動青銅大戟,暴殺而出。

  他如今的修為,距離陸地神仙之境只一線距離,且修煉有蘇奕傳授的秘法,擁有麟血玉佩輔助,一身戰力,也遠超世間同境人物。

  卻見道袍老者微微搖頭,道:“鎮岳王,你這等聰明人,怎會做出如此不自量力的事情。”

  說話時,他屈指一彈。

  虛空中,一道黑色長虹般的劍氣,從林漱溟手指中射出,宛如飛劍般。

  劍虹當空一繞,勁射向木晞。凌厲的劍芒,哪怕相隔十余丈,眾人都感到皮膚被割的生痛。

  嘭!!

  木晞瞳孔驟然收縮,瞬息間將一身修為催發到極致,猛地將青銅大戟劈出,與黑色劍氣撞擊在了一起。

  可僅僅剎那,他整個人就被劈飛出去,青銅大戟脫手而飛,唇中發出吃痛的悶哼,跌落在數丈之外。

  臉色也是浮現一抹駭然。

  這老東西,怎會如此強大!?

  濮邑等人見此,渾身也直冒寒氣,一指之力,便將鎮岳王木晞重創,這何其可怕?

  “你鎮岳王也是當世第一流的年輕奇才,如今卻淪落到那蘇奕身邊當狗,著實可悲。”

  道袍老者一聲喟嘆。

  說話時,他隔空連按。

  轟!轟!

  兩只黑色大手于虛空中凝聚,分別鎮壓在濮邑、姜談云身上,兩者皆無力抗衡,被輕而易舉鎮壓跪地。

  最讓人吃驚的是,道袍老者對力量的拿捏妙到巔峰,在壓迫兩者下跪后,卻并未傷到對方。

  因為,他本就是來羞辱對方的。

  若真要殺敵,彈指便能滅了木晞等人。

  落英樓附近,行人早已嚇得慌亂逃竄,也有一些大人物在遠遠觀望,看到這一幕幕時,都不由倒吸涼氣,臉色大變。

  太強了!

  那道袍老者所擁有的手段,完全就是碾壓,不費吹灰之力!

  “鎮岳王,你自己跪,還是讓貧道幫你跪?”

  道袍老者目光看向木晞,神色溫煦。

“我保證,就是死  ,今日也不會跪下了!”

  木晞擦掉唇角血漬,爬起身來,那軒昂筆挺的身影,散發出極為可怖的威勢。

  “是嗎?”

  道袍老者微微一笑,抬手隔空一按。

  一只黑色大手橫空鎮壓而下。

  “開!”

  木晞大吼,怒發沖冠,雙臂若霸王扛鼎,一身的力量全都燃燒般催發到極致。

  砰!!

  黑色大手鎮下。

  木晞身影劇烈一晃,腳下地面承受不住那等力量,猛地塌陷炸裂,碎石橫飛。

  讓人吃驚的是,木晞竟短暫的擋住了這等可怕的鎮壓力量!

  道袍老者也不由意外,道:“沒看出來,鎮岳王你的修行之路,竟已遠超世俗武者,可稱得上是真正的修者了。可惜……終究是螳臂擋車。”

  他搖了搖頭。

  那黑色大手發光,狠狠鎮壓。

  登時,木晞身影如木樁般,被狠狠壓進地面,他七竅淌血,渾身筋骨發出不堪重負般的摩擦擠壓聲,通體軀體肌膚都出現細密的裂痕,有殷紅的血水浸出。

  誰都看出,木晞在死撐,寧可負傷,也不愿以最屈辱的方式跪地。

  那一幕幕,讓遠處觀望者都不禁心生一抹悲涼,堂堂鎮岳王,名滿天下的絕世奇才,都這般無力嗎?

  那道袍老者究竟是誰,怎會如此可怕?

  到最后,木晞雖徹底化解了那黑色大手的力量,可他整個人都嵌入地下,只剩下腦袋露出地面。

  他唇角淌血,目眥欲裂,道:“老東西,我說了,除非我死,否則,我木晞今生今世,不會向任何人跪地!!”

  沙啞憤怒的聲音,響徹夜空。

  道袍老者眉頭微皺,旋即笑起來,道:“是嗎,那我就把你拎出來,再逼迫你跪地便是。”

  說著,他袖袍鼓蕩,正欲再次動手。

  便在此時——

  一縷劍吟在遠處響起。

  剎那間,一個身著麻衣,峨冠博帶的男子,御劍而來,大袖翩翩,宛若神仙。

  “道友,以你的道行,卻以大欺小,不覺得有損顏面?”

  麻衣男子眸子燦然,恍如一對炫亮星辰,鎖定在道袍老者身上。

  “云瑯上人?”

  道袍老者有些意外,出對方正是大秦東華劍宗號稱戰力第一的太上長老符云瑯,有“云瑯上人”的美譽。

  遠處觀望的大人物們也一陣騷動,顯然也認出了來者身份。

  “罷了,貧道此行目的已達到,不與這等螻蟻之輩再計較。”

  道袍老者說著,轉身而去。

  遠遠地,傳來他那溫煦如春風般的聲音:

  “告訴蘇奕,今日之事,乃是為蘇家四夫人和蘇伯濘少爺討一個公道,他若不服,不必等到五月初四,今夜便可來玉京城蘇家,貧道自會奉陪到底。”

  聲音還在回蕩,他人已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在場眾人,皆相顧駭然。

  也是這時候,他們才明白,道袍老者此來,矛頭卻是指向蘇奕而去!

  “此人是誰,竟有如此道行……”

  云瑯上人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

  他也是辟谷境中頂尖巔峰層次的存在,比之當初隕落在蘇奕手中的游天鴻都要強大一籌。

可剛才面對  那道袍老者時,卻讓他感到了極大壓力!

  “木公子,你們沒事吧?”

  這時候,一道窈窕修長的倩影從遠處匆匆而來,五官輪廓若刀鑿斧刻般精致絕倫。

  正是蘭娑。

  云瑯上人,正是她的授業恩師。

  她第一時間把木晞扶起,俏臉盡是擔憂,“蘇公子在哪里?我帶你們去見他。”

  木晞苦澀道:“我都沒臉去見蘇兄。”

  “都什么時候了,還說這等話,快走吧。”

  蘭娑瞪了他一眼,不由分說,就帶著木晞等人一起離開。

  今晚,若不是她和師尊就在附近區域中閑逛,恰好察覺到了這一場戰斗的波動,后果怕是不堪設想。

  并且,那道袍老者此次明顯是沖著蘇奕來的,這等事情,自然越早讓蘇奕知道越好。

  松風別院。

  蘇奕躺在在院落中的藤椅內獨酌。

  一側的位置上,傾綰在低頭剝瓜子,身邊的小白瓷盤上,已堆了厚厚一層瓜子仁。

  月色灑下,清輝四溢,靜謐宜人。

  蘇奕偶爾抬手捏起一撮瓜子仁,就著月光和酒一起下肚,倒也愜意。

  傾綰偶爾會偷偷地用水靈靈的大眼睛偷瞄蘇奕一眼,便做賊心虛似的連忙地下螓首。

  蘇奕哪會沒有發現她的小動作,只不過是故作不知罷了。

  畢竟,少女清麗可人,嬌憨呆萌,那偷瞄的神態,也是極賞心悅目的。

  而當蘭娑帶著木晞等人趁著夜色匆匆前來后,蘇奕那悠閑恬淡的心緒,頓時消散不存。

  他目光一一從木晞等人身上掃過,眉頭也是一點點皺起,深邃的眸深處泛起一絲冷意。

  蘇奕都沒想到,蘇弘禮會玩這樣一出。

  “這是沉不住氣了?亦或者說,是要激怒自己,以此為契機,讓自己不顧一切地殺往蘇家?”

  蘇奕若有所思。

  “蘇公子,此事該怎么辦?”

  蘭娑不禁問出聲。

  這也是她間隔多天后,第一次和蘇奕見面,可此時卻已沒有了寒暄的心思。

  蘇奕神色平淡道:“五月初四那天,我會親手斬了那老東西的首級,幫鎮岳王他們洗刷今夜所遭恥辱。”

  “你……現在就一點不生氣?”

  蘭娑很不解,從蘇奕身上,他沒有看到一絲憤怒的跡象。

  “丫頭,這時候生氣,豈不是正中對手下懷?”

  云瑯上人走上前,朝蘇奕見禮道,“東華劍宗符云瑯,見過蘇道友。”

  蘭娑也連忙道:“蘇公子,這是我師尊,今晚的事情,正是師尊及時出手,才讓那老家伙退走。”

  蘇奕沒有再坐在藤椅中,長身而起,點頭道:“今夜之事,多謝道友你仗義出手,我蘇某人他日必有報答。”

  云瑯上人笑著擺手道:“符某早聽說,公子曾出手,救了蘭娑一命,若說報答,也該符某報答道友才對。”

  蘇奕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目光看向木晞等人,吩咐道:“從今天起,你們就留在我這里。”

  木晞等人皆答應下來。

  云瑯上人和蘭娑停留了片刻,便告辭而去。

  當晚。

  有關道袍老者在落英樓前,迫使鎮岳王木晞等人下跪,矛頭直指蘇奕而去的消息,也是傳遍玉京城,掀起莫大轟動。

  ps:第二更12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