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章 所謂造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皇宮。

  周皇撫摸著冰冷的龍椅扶手,試圖緩和內心的波瀾。

  不遠處,洪參商立在那,身影如青松,一如從前般沉靜。

  可在他眉宇間,卻是有著一絲揮之不去的陰郁之氣。

  “這一場對決之前,寂河、云鐘啟這些老東西,怕都打算等蘇奕落敗之際,趁火打劫,誰能想到,蘇奕……卻竟贏了?”

  許久,周皇輕聲感慨,“并且贏得那般漂亮,那般從容,連一點傷勢都沒有,這讓寂河、云鐘啟他們肯定很失望吧?”

  說著,他目光看向洪參商,饒有興趣道:“國師,你覺得此時此刻的蘇弘禮,又在想什么?”

  洪參商搖頭道:“蘇弘禮早不是當初的蘇弘禮,他的心思,我也參不透。”

  頓了頓,他沉吟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蘇奕今日在九稷山所展露的實力,必出乎蘇弘禮意料,讓他不敢不重視。”

  周皇點了點頭,再問:“那你說,等五月初四那天來臨,這對父子之間,究竟誰能笑到最后?”

  洪參商聞言,一對淡金色的瞳看向周皇,道:“陛下站在那一邊,那一邊的勝算就更大。”

  周皇輕聲一嘆,道:“事情若能如此簡單就好了。”

  “陛下,大皇子請見。”

  大殿外響起一道尖細恭敬的聲音。

  “讓他進來吧。”

  周皇說著,目光一瞥洪參商,道:“你看,這件事連那些老家伙們都被驚動了。”

  洪參商默然。

  沒多久,一個身著灰袍,俊朗如玉的青年走進了大殿,躬身見禮:“兒臣見過父皇!”

  青年龍章鳳姿,頭盤道髻,俊雅絕俗。

  正是大皇子周知乾。

  一個在皇室都稱得上神秘的皇子。

  原因就是,他從小就被送往隱龍山修行,這些年來,幾乎不曾露面,也極少在世間行走。

  “你可總算愿意來見朕了。”

  周皇眼神復雜。

  這個大兒子,尚在襁褓時,就被一眾隱龍者看中,認為他天賦卓絕,天生非凡,是修行的好苗子。

  于是,還未滿月,周知乾就被抱走,帶往隱龍者所居住的隱龍山上修行。

  一晃便是二十五年過去了。

  而在這些年里,就是身為父親的當今周皇,見到周知乾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此時,看著這個器宇軒昂,俊雅絕俗的大兒子沉默不語,周皇內心也不由一陣無奈。

  這就是隔閡。

  縱使為父子,相見時卻疏遠如君臣!

  “說說吧,你為何事而來?”

  周皇問道。

  周知乾這才說道:“回稟父皇,大長老請您前往隱龍山一見。”

  周皇眸子瞇起來,道:“大長老所為何事?”

  周知乾沉默了。

  周皇冷哼道:“你身為朕的親生骨肉,卻連這點事情都不敢告訴朕嗎?”

  他神色陰沉,怒意迸發,令大殿氣氛也變得壓抑無比。

  周知乾卻似渾然不覺,神色平靜道:“大長老的吩咐,兒臣不敢僭越。”

  眼見周皇還要說什么,洪參商已開口道:“陛下,莫要為難孩子,大長老既然有事邀請,

  您親自去走一遭,便可知曉。”

  周皇長聲一嘆,揮手道:“你走吧,回去告訴大長老,一個時辰后,朕去見他。”

  周知乾抱拳見禮,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恪守著一位臣子的禮儀,可看在周皇眼中,卻讓他內心隱隱作痛。

  “修行問道,就要斬斷父子情分?這世上怎會有如此無情之道!”

  周皇憤然。

  洪參商輕聲道:“陛下息怒,相比蘇弘禮和蘇奕這對父子,已算不壞了。”

  周皇怔了一下,自嘲道:“不得不說,蘇弘禮有一點是最讓我欽佩的,敢殺妻,也敢弒子,比我這當帝皇的還要冷酷無情。”

  洪參商道:“陛下,依臣看,您現在應該關心的是那些皇室隱龍者究竟要做什么。”

  周皇冷笑:“還能做什么,自然是為了蘇奕此子的事情!若不出我所料,他們當是盯上了蘇奕身上的造化!”

  洪參商再問:“那陛下又會如何決斷?”

  周皇從龍椅上起身,眼神深沉:“在世人眼中,我是大周皇帝,坐擁天下,煊赫無量,可誰又知道,在我頭上,還壓著一座沉甸甸的大山?”

  聲音透著一絲濃濃的怨氣,“若非這座大山,我又何至于被困先天武宗之境二十年之久?”

  說著,他一指身后龍椅,語氣冰冷道:“他們告訴朕,只要坐上這張椅子,就必須舍棄修行問道的想法。”

  “他們還告訴朕,以眾生信力筑道,必會影響大周國祚,大周皇族也必將被眾生信力所困。”

  他眸子深沉,泛著恨意,“可他們這些年在隱龍山上,他們卻日日夜夜以眾生信力來修行!”

  “這還不夠,還要朕充當傀儡,幫他們搜集天下間的修行資源!”

  這位大周皇帝臉色都變得陰沉可怖,“量大周之財富,窮眾生之信力,來供奉他們這些隱龍者,來實現他們在大道路上的求索,這……是否太貪得無厭了!?”

  聲震大殿。

  洪參商靜默不語。

  他知道,這既是周皇的心病,從登上龍椅那一天起,就像一根刺般扎在他心中,積累至今。

  半響,周皇深呼吸一口氣,眸光閃動道:“他們若要摻合進來,就讓他們摻合便是!”

  這一瞬,洪參商腦海中冒出一句話: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松風別院。

  一場酒宴正在進行。

  鎮岳王木晞、濮邑、姜談云、盧長鋒等人列席其中,與蘇奕把酒言歡,氣氛融洽。

  只是面對蘇奕時,這些一個個名震大周的存在,皆下意識里帶上了發自內心的敬意。

  今日一戰,于別人而言,是一樁足以震驚天下的事情。

  可對他們這些站在蘇奕這條大船上的人而言,無疑證明,當初他們的抉擇是正確的!

  誠然,如今這玉京城內,還有不少極其強大的存在視蘇奕為敵,可木晞他們已不像之前那般為蘇奕擔心!

  交談中,蘇奕也是了解到,修煉了自己所傳授的“洞幽玄陽經”后,木晞距離踏入陸地神仙之境,也已僅僅只差一線距離。

  這自然是一樁喜事。

  酒宴結束時,已是深夜。

  木晞等人告辭離去。

  蘇奕則返回自己房間,坐在書桌前,握著銀雪古劍陷入沉思。

  今日在九稷山之巔觀海坪上和游天鴻對決時,他曾察覺到一股異常的秘寶波動。

  那一絲波動極為隱秘,似要窺探自己身上的秘密。

  不過還好,這種窺探失敗了,被坐鎮在他神魂中的九獄劍的氣息一舉震碎,瓦解于無形。

  這雖是一個小插曲,卻讓蘇奕心生警惕,意識到在今日的九稷山上,有人曾試圖借機窺探自己身上的秘密!

  “是他嗎……”

  蘇奕腦海中回憶起數天前,在城外青祈山之下,和蘇弘禮遙遙對峙的那一幕。

  當時,便曾有人藏于暗中,施展秘法,試圖窺探他身上的氣息。

  而今日,相似的事情發生了!

  只不過窺探的力量,是來自一件極為神異的秘寶,甚至讓九獄劍都被觸動,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若真是蘇弘禮身邊那人,恐怕此刻的蘇弘禮已經開始懷疑,我身上藏有底牌了吧?”

  蘇奕若有所思。

  世人皆認為他蘇奕身上有大造化,否則,不可能以宗師境修為便擁有擊殺陸地神仙的力量。

  這自然是極為可笑的認知。

  不過,若真說他身上有造化,那的確是真的。

  憑他前世那十萬八千年的修行閱歷,以及所掌握的諸般曠世道經,隨隨便便拿出一種,就能在這蒼青大陸上引發一場血雨腥風。

  可惜,這些智慧和前世閱歷和造化不同,注定不可能被奪走。

  而在他身上,真正可以談得上底牌的,大概就是九獄劍!

  這把來歷神秘的道劍,就是在前世他最巔峰的時候,也沒能推演出其中所蘊藏的秘密。

  當時,他的大徒弟毗摩認為,他蘇玄鈞就是憑此劍證道,從而一步步稱尊大荒。

  他的小徒弟青棠則認為,此劍藏有大造化,是他蘇玄鈞身上最寶貴的一件寶物,為此不惜在他轉世后,將其留下的棺槨打開,只為得到此劍。

  可嘆的是,他們都不知道,當時被他們奉若神明般的自己,都沒能勘破此劍中的奧秘……

  目前為止,蘇奕可以肯定的只有一件事:

  九獄劍所鎮壓的九道神鏈封印,每一種皆大有來歷!

  當初他在修煉“他化自在經”時,就曾捕捉到那九道神鏈封印所散發出的氣息,每一種皆完全不同。

  而九獄劍的存在,就是為鎮壓這九道神鏈封印!

  除此,每當蘇奕修為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蛻變時,九獄劍就會產生共鳴,涌現奇異的力量波動。

  這等奇異力量能夠融入他的修為中,讓他在突破那一瞬,令大道底蘊產生最為極致的變化。

  比如當初在袞州漱石居淬煉“隱脈”這等大道底蘊時,就曾因為和九獄劍的氣息進行交融,從而引來一場曠世異象。

  當時,似有星光銀河,墜落人間!

  那一次也讓蘇奕淬煉出一道超乎想象的“隱脈”,完全超出他當初的預估!

  正因如此,蘇奕才的出一個結論:

  九獄劍的存在,可以在自己修為突破時,幫自己淬煉出最為極致的大道底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