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八章 試問天下 誰能敗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虛空中,遙望此戰的月詩蟬眼神有些飄忽。

  她容貌宛如十六七歲的少女,白衣負劍,腰掛黃皮酒葫蘆,如煙如幻,空靈脫俗。

  可此時,這位被譽為千年以降的曠世傳奇,內心卻久久無法平靜。

  游天鴻這等強大的存在,都被蘇奕一劍斬之,這是她也沒想到的事情。

  “禮贊無量自在光明佛。”

  上林寺羅漢堂首席長老寂河雙手合十,口誦佛音,神色復雜。

  游天鴻和他一樣皆來自大秦,他也最清楚,游天鴻在大秦劍修心中的地位,何等之高。

  不夸張的說,以游天鴻的戰力,足可躋身大秦辟谷境修士前五之列。

  可如今,在這九稷山之巔,游天鴻卻敗在了宗師四重境的蘇奕手中!

  使風流背脊發寒,眉宇間盡是陰霾。

  這一戰,讓他驚出一身冷汗,意識到當初在清瀾江上,若不是及時抽身而退,極可能會落一個和游天鴻一樣的下場!

  一手握道印,一手持拂塵的云鐘啟,暗自一嘆。

  這位來自大魏月輪宗的太上長老,原本已經做好趁機出手的打算。可理智告訴他,此時不是趁機動手的最佳時機。

  蘇奕太強了!

  從戰斗開始到落幕,毫發無損,擊殺游天鴻時的手段,更是強大到讓云鐘啟都心寒。

  洪參商默然,眉頭緊鎖,似遇到極大難題。

  極遠處,一直混跡在人群中的道袍老者,松開攏在袖袍中的雙手,暗自搖了搖頭,悄然轉身而去。

  此時,天地寂靜,鴉雀無聲。

  所有觀戰者,皆瞠目結舌,陷入呆滯。

  他們目光看著遠處那憑虛而立的青袍少年,內心翻江倒海,涌起說不出的震駭、敬畏和忌憚。

  “凡俗宗師,怎有屠戮陸地神仙之力?”

  一位老輩人物渾身顫抖,帶著三分驚嘆,三分畏懼、以及深深的震撼喃喃出聲。

  這一戰之前,無論他們如何高估蘇奕,都沒想到,在游天鴻施展壓箱底手段的情況下,竟然都沒有傷到蘇奕。

  要知道,游天鴻最后那一擊,橫絕天宇,都能威脅到元府境修士!

  可最終,游天鴻還是敗了……

  若說蘇奕也是元道修士,倒也勉強讓人能接受。

  可他卻僅僅只是宗師境修為而已,卻以逆天之姿,屠殺辟谷境大圓滿強者于一劍之間,這就太恐怖了!

  “蘇兄贏了!”

  鎮岳王木晞臉上終于露出笑容。

  他身邊的濮邑、姜談云、盧長鋒等人,也是長舒一口氣。

  之前的戰斗太激烈和驚世,到最后,他們的心神幾乎高度集中,如今放松下來,這才發現背部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這一戰之后,整個大周天下,還有誰是蘇奕之敵?”

  有些思慮深遠的大人物,已經開始想到這一戰之后的結果了。

  蘇奕在九稷山之巔當眾擊殺大秦天鴻劍君,其展露出的實力,擱在大周境內,怕都已佇足在最頂尖的行列中!

而他今年才十七歲,若再給他一些成長的時間,又該擁有何等滔天的  威能?

  蘇奕探手一抓,將游天鴻遺落的銀雪古劍隔空抓來。

  放在眼前略一打量,這才挪開目光,遙遙看向遠處眾人。

  “我蘇某人在抵達玉京城之前,便聽聞有不少人想要我的命,趁此機會,不如站出來,一并了斷便是。”

  他悠然開口,輕淡的聲音清清楚楚響徹眾人耳中。

  場中轟動,寂靜的氛圍被打破,場中那些大人物們,無不倒吸涼氣。

  殺了游天鴻還不夠?

  而像寂河、云鐘啟、使風流這些陸地神仙,皆沉默了。

  此時的蘇奕,剛殺了游天鴻,威勢正盛,誰會蠢到這時候跳出來與之對決?

  君不見,這一戰落幕后,蘇奕都不曾負傷,毫發無損!

  自始至終,無人敢應答。

  見此,蘇奕一陣搖頭,凌虛踏步,飄然落地。

  “蘇道友,這一場對決之前,你曾言稱‘可惜了’三字,不知其中可有講究?”

  一位老輩人物禁不住問道。

  此話一出,頓時吸引許多人注意,都紛紛想起,在和游天鴻開戰之前,蘇奕的確說過這樣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這算不上什么,告訴你們也無妨。”

  蘇奕隨口道,“我感慨的是,游天鴻獲得那一場大造化的時機太晚了,若他在武道四境時,就繼承那古老道統的傳承力量,或許便可筑下遠超想象的大道根基,如此的話,我要殺他,也要費一些功夫。”

  “可惜,他是在踏上元道之路后才獲得的造化,其在武道四境中留下的缺陷,已無法彌補。”

  聽完,在場眾人恍然之余,內心又是一陣翻騰。

  原來,早在開戰之前,蘇奕就已有必勝把握,認為游天鴻先天不足,不足為懼!

  “蘇道友今日之風采,令我等倍感驚艷,可我等皆好奇,五月初四那天,蘇道友真要和你父親蘇弘禮一決?”

  這時候,云鐘啟沉聲開口。

  蘇弘禮!

  玉京城蘇家之主,一個神秘低調到可怕的男人,十年來,關于他的消息,幾乎閉塞,沒有人知道,如今的蘇弘禮,究竟強大到何等地步。

  可有一點誰都確信,十年前的蘇弘禮,在大周境也是一位極為耀眼的傳奇人物。

  威勢之盛,不在國師洪參商之下!

  而蘇奕身為蘇弘禮之子,他和玉京城蘇家之間的矛盾,早已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誰能不好奇,這一對父子之間會上演怎樣一場爭鋒?

  “與你何干?”

  蘇奕眉頭微皺,掃了云鐘啟一眼。

  云鐘啟臉色一僵,被駁斥的顏面有些掛不住。

  蘇奕沒有再理會他,自顧自轉身而去。

  直至他那峻拔頎長的身影消失,自始至終,無人敢阻!

  當天,

  隨著諸多武者從九稷山散去,這一戰的消息,如同閃電一般,劃破玉京城上空。

  一時之間,早在關注這一戰消息的各大勢力,無不為之震顫,統統失聲。

  蘇奕贏了!

  他擊殺大秦游天鴻!

  說游天鴻在最后一刻,使用了足以威脅到元府境的力量,但卻依舊被蘇奕破開,毫發無傷,這背后代表的蘊意,簡直可怖可懼。

  “這蘇奕,難道真的是縱橫不敗的?”

  不知多少驚嘆響起。

  這一段時間以來,有關蘇奕的消息,就如一波波驚濤駭浪般,不斷在天下擴散。

  但凡和他有關的戰斗,從無敗績!

  袞州西山之巔,他力挽狂瀾,殺得人頭滾滾。

  袞州總督府一戰,強大如火穹王夏侯凜、白眉王蔡京海等大人物,盡數伏誅。

  直至他離開袞州,前來玉京城的路途上,先后經歷龍橋驛之戰、云濤觀之戰、寶剎妖山之戰……

  一路斬了不知多少成名多年的先天武宗。

  尤其是白州摩云軍大營的一戰,更是以宗師三重境修為,劍殺大秦陸地神仙黎昌寧。

  也是這一戰,徹底引發天下沸騰,掀起不知多少波瀾,更是讓蘇奕之名,冠絕天下,如日中天!

  相較而言,清瀾江之上擊退使風流的一戰,反倒并不太讓人意外。

  若說這以往戰績,皆還無法讓世間的陸地神仙人物太忌憚。

  可經歷今日這九稷山一戰,強大如那些個陸地神仙人物,誰敢再不將蘇奕放在眼中?

  更讓人驚嘆的是,一次次,每當眾人以為蘇奕那些對手能贏的時候,蘇奕總是能施展出讓人意料不到的可怕戰力,實現摧枯拉朽般的完勝!

  這自然和縱橫不敗沒什么區別了。

  “這天下,還有能壓得住蘇奕的人嗎?他這樣的宗師境人物,又是如何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也有許多大勢力在分析。

  “據說,和游天鴻這一戰,哪怕是到最后,游天鴻才讓蘇奕動用佩劍,且最終獲勝時都不曾負傷,這無疑意味著,斬殺游天鴻這等辟谷境大圓滿修士,已完全難不住蘇奕!”

  有人如此分析。

  “這也就意味著,要真正壓得住蘇奕,除非擁有和蘇奕這般無法用常理衡量的逆天戰力,否則,恐怕只有元府境存在出手,才能辦到這一步!”

  這是一個合情合理的分析。

  可有人卻毫不客氣反駁:“錯了,蘇奕在擊殺游天鴻時,怕是根本沒有動用全力,這等情況下,誰也不清楚他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也沒人知道,他手中是否有禁忌般的殺手锏,這等情況下,談何打壓蘇奕?”

  世人為此吵得不可開交。

  可誰都無法否認,如今這大周天下,蘇奕已不是隨隨便便哪個陸地神仙人物都敢無視的角色!

  只是,到最后也沒人知道,蘇奕究竟是如何在宗師境層次中,就擁有這般逆天戰力的。

  這就像一個謎團,困擾著這世間修行之輩。

  而像月詩蟬、洪參商、使風流這些角色,都隱約已推斷出猜一些端倪,可同樣也是一鱗片爪,無法得知全部。

  也正因如此,讓得蘇奕在人們心中的形象,也平添一份神秘的氣息。

  而當九稷山一戰的消息,傳到玉京城蘇家時。

  游青芝眼前發黑,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差點被打擊得暈厥過去。

  整個人如喪考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