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五章 引氣聚劍 劍意如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游天鴻抵達后,便徑直盤膝坐在了觀海坪上的一塊古巖石上。

  巖石形似臥虎,他人如利劍。

  云蒸霞蔚,若大觀海坪上,他那盤膝而坐的身影,沐浴在晨光中,宛如一位絕代劍仙,吸引全場矚目。

  “蘇奕呢?為何到現在還不曾現身?”

  有人忍不住出聲。

  在場許多人也都放眼四顧,似要找出蘇奕的身影,可卻沒有任何發現。

  “這家伙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一個宗師人物不禁嘀咕,“亦或者說,他是怕了,今日根本不敢來了?”

  臥虎巖上,游天鴻目光如電般,遙遙看向這宗師人物,冷冷開口:

  “能夠和我游天鴻一決的對手,豈容你來詆毀?滾!”

  字字如劍,殺伐氣驚世。

  聲音還在回蕩,那宗師人物如遭神山撞擊,身影狠狠倒飛出去,斷了線的風箏般,跌落數十丈外。

  全場一寂,眾人都不禁吃驚。

  洪參商、寂河、使風流這些大人物們,也都露出異色。

  游天鴻此舉,看似是在懲治詆毀蘇奕的人,實則是在捍衛自身的威勢。

  這一刻起,場中氣氛寂靜壓抑許多。那些擱在大周境內威風八面的大人物們,這時候也不敢妄自議論。

  時間點滴流逝。

  就在眾人等待有些不耐的時候,遠處山道上,忽地響起亢奮般的聲音:

  “來了!蘇奕來了!”

  原本壓抑肅靜的氣氛,也是如炸開鍋般,場中所有的目光,都是齊齊看了過去。

  就見山路上,一個青袍如玉,身影頎長的少年朝這邊行來,步履悠閑,直似閑庭信步。

  “這就是那曾劍殺黎昌寧的蘇奕?”

  場中大多數人,都還是第一次見到蘇奕,當看到他竟這般年輕,都不禁很吃驚。

  使風流眸光冷冽。

  前些天,清瀾江上那一戰,狼狽而退的他,威名受損嚴重,這皆是拜蘇奕所賜!

  而像洪參商、寂河、云鐘啟這些大人物,皆保持著淡定,只是目光看向緩緩走來的蘇奕時,心中各有想法。

  對于這些目光,蘇奕自然不會在意。

  今日清晨,他一如尋常般洗漱、修煉、吃飯,而后才乘坐方元雇傭的馬車,來到這九稷山下。

  換而言之,對其他人而言,今日的對決堪稱一樁空前的盛會,吸引天下矚目,注定將載入史冊。

  可對蘇奕而言,這一天也和以往尋常時候沒什么區別。

  不過,讓蘇奕也沒想到的是,這一路走來時,他甚至看到了鎮岳王木晞、星崖學宮大長老濮邑、崆峒學宮姜談云、盧長鋒等人。

  木晞傳音告訴他,寧姒婳已踏入陸地神仙之境,如今鎮守在天元學宮,讓蘇奕不必擔心文靈雪、茶錦等人的安危。

  這自然是一樁喜事。

  直至蘇奕快要抵達觀海坪上時,目光也不由被那立在一株松樹下的一抹絕代倩影吸引。

  白衣負劍,眉目如畫!

  “她也來了?”

  就在蘇奕有些意外時,耳畔忽地傳來月詩蟬那清冽若泉水叮咚般的聲音:

“道友,我曾游歷大秦境內,對這游天鴻的實力也有所了解,此人繼承古老的道統  傳承,底蘊非常恐怖,閉關八年來,距離突破至元府境,也只有半步之遙!”

  “換而言之,此人隨時可能在戰斗中突破。”

  “并且,他手中的銀雪古劍,也大有來歷,你可要小心了。”

  這是一種善意的提醒。

  “多謝指點,不過,區區一個游天鴻,還不放在我眼中。”

  蘇奕傳音表示感謝。

  月詩蟬怔了一下,區區一個游天鴻?

  這家伙是根本沒把這位大秦的絕代劍修放在眼中啊……

  而此時,蘇奕已抵達觀海坪上。

  那一刻,一輪大日躍出云海,金色的光芒照耀整個天地,壯美秀麗,整個山巔,似都披上了一層霞光。

  “今日這一戰,不止將載入大周史冊,也注定將傳遍大魏、大秦兩國,為世間武者所傳頌。”

  遠遠地,一個道袍老者立足在人群中,暗自感慨。

  他不知有多少歲,皺紋深深,那一雙瞳孔明凈清涼,如同嬰兒般純粹潔凈,但仔細看,又會感覺那雙眼,就似大海一樣淵深。

  此人,正是一直伴隨在蘇弘禮身邊的那位神秘人物,曾試圖窺探蘇奕身上玄機,卻被蘇奕借機一舉看破修為的一位元府境修士!

  臥虎巖上,游天鴻眸子犀利,看向走來的蘇奕。

  這位很多年前就名震大秦,曾在亂靈海深處獲得大造化的大劍修,悄然起身,道:“今日這觀海坪,萬眾矚目,你在此授首,也可自傲了。”

  “當初的黎昌寧也如你這般自大,可最終也只能淪為我蘇某人腳下的墊腳石之一。”

  蘇奕背負雙手,神色淡然,“你……也不會例外了。”

  話語隨意,卻視游天鴻為踏腳石!

  這樣的言辭,讓得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換做其他宗師人物敢這般說話,怕早被人恥笑不自量力,可當這番話是從蘇奕口中說出,卻無人敢質疑。

  這就是蘇奕如今在大周的威勢!

  “踏腳石……”

  游天鴻笑了笑,目光一掃四周,道,“可依我看,你蘇奕連一塊踏腳石都不如,充其量,只不過是在場這些人眼中的一只獵物。”

  頓了頓,他說道,“我現在只擔心一件事,殺了你之后,會否有不開眼的人跳出來,搶奪你這只獵物了。畢竟,世人都在傳,你能夠以宗師境修為擊殺陸地神仙,是因為身懷某種造化。”

  這番話一出,全場嘩然。

  這等于是把場中一些頂尖人物的心思都給挑破了!

  不少人的目光,甚至下意識都看向了洪參商、云鐘啟、寂河這些大人物身上,讓得這些大人物的眉頭都不禁皺了皺。

  連他們也沒想到,在這一場對決開始之前,游天鴻會挑明這種事情。

  這是在警告他們莫要插手?

  亦或者說,是要給蘇奕施壓?

  “是嗎?”

  蘇奕淡淡一笑,不以為意,“那我倒要看看,殺了你之后,是否還有人敢來以卵擊石。”

  這番話,不止是輕蔑游天鴻,連帶著把在場那些大人物都小覷了一遍!

  諸如洪參商、云鐘啟等人,眉頭都不禁皺得愈發厲害。

  “呵呵。”

  游天鴻笑起來。

  他身體修長,無比勻稱,渾身上下氣息鋒利懾人,整個人立在那,直似一把絕世寶劍,直欲刺破蒼穹。

  “放心,我游天鴻不會小覷你,必會以至強手段,給予你足夠的尊重,讓你死也死的有尊嚴!”

  游天鴻眼中閃耀著璀璨的精芒,說話時,他抬起一只手,驀地在虛空中一抓。

  附近云海猛地洶涌翻騰,天地間分布的元力猶如被無形的大手抓攝,瘋狂涌向游天鴻。

  在眾人震驚目光注視下,在游天鴻掌指間,有著一柄長劍一寸寸凝聚而出,燦然若朝霞,瑰麗奪目。

  引氣聚劍!

  那等不經意間顯露的神通,讓不知多少人瞠目結舌。

  此時的游天鴻,衣袍鼓蕩,如一桿直插長天的大旗,傲立場中。

  人們甚至能聽到,他身體內澎湃的血液如同汪洋大海般流動,像激蕩的風雷般在隆隆作響。

  威勢之盛,讓場中陸地神仙人物都不禁瞇了瞇眼睛,這位大秦的天鴻劍君,果然很可怕!

  就是蘇奕,也不由挑了挑眉,

  他一眼看出,游天鴻的精氣神像磐石一般堅固,無論是體魄、神魂,還是修為,幾乎都打磨到了辟谷境中的頂點。

  絕對是目前為止,他所見過的在辟谷境中最強的一個對手。

  “可惜了……”

  蘇奕背著手,微微嘆口氣。

  游天鴻的確是一個可堪對決之輩,但可惜,也僅僅如此。

  沒有人知道,蘇奕這莫名其妙的一聲感慨源自什么緣故。

  就是游天鴻也不知道。

  故而,眾人雖疑惑,卻并未多想。

  “可惜?”

  游天鴻明顯也不以為然,道,“聽聞你也是一個劍修,拔劍吧,否則,你怕是再沒有機會在我游某人面前展露劍道造詣。”

  “那也要看你夠不夠資格。”

  蘇奕說著,邁步朝游天鴻行去,眼神深邃淡然,“還有,你最好別在我面前自稱劍修,這是對劍修的玷污。”

  “呵!”

  游天鴻眸子中神芒激射,冷冽如鐵,不再搭話,直接握著那一柄由天地元氣所凝的雪白長劍,隔空斬去。

  哧啦!

  虛空中,傳來一道呼嘯的勁風。

  匹練般耀眼的劍氣從游天鴻手中掠出,瞬間劃過十丈虛空,帶著無比凌厲的尖嘯聲向蘇奕斬去。

  這一劍未至,鋪天蓋地的劍意就提前到來,有陰沉晦暗的雷霆電弧,激蕩其中!

  天階中品劍意——陰雷!

  那等宏大的劍意,遙遙籠罩住了蘇奕,其他宗師人物若在這里,刀芒還沒到,就會被先被劍意劈碎靈魂!

  換做先天武宗,都難擋此等劍意的壓迫!

  這就是陸地神仙的風采。身心與天地通,可御用天地元氣,施展出種種不可思議于的術法神通。

  觀海坪上,劍意如雷,光影大作。

  遠處觀望者,無不為之駭然。

  強大如陸地神仙人物,也不由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唯有他們清楚,掌握劍意的辟谷境修士,是何等可怕!

  就如游天鴻此刻這一劍,足以驚動人間!

ps:金魚盡量今天多寫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