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章 好戲何時上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笑起來,道:“你還是趕快離開吧。”

  周知震忍不住道:“蘇公子,試問當今大周天下,除了我父皇,誰還能保你無憂?”

  紅袍老者也說道:“蘇公子有擊殺陸地神仙之實力,的確不懼一般的危險,可公子大概還不清楚,如今這玉京城內,到底有多兇險吧?總之,勸公子還請三思。”

  華裳女子道:“蘇公子年少有為,以后前路無量,為何非要置自己于九死一生的境地中?更何況,公子選擇效忠陛下和三皇子,百利而無一害,聰明人可都該知道做出怎樣的選擇。”

  眼見抱刀中年也要開口,蘇奕揮斷:“好走不送。”

  說著,邁步朝松風別院走去。

  “你……”

  周知震臉色一沉。

  紅袍老者冷哼道:“蘇公子,三殿下好意前來相助,你就是這般對待三殿下的?”

  蘇奕頓足,轉過身來,眼神冷淡道:“無非是想趁此局勢,讓我蘇某人低頭效命罷了,這也叫幫助?最后奉勸你們一句,趕緊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周知震臉色愈發陰沉了。

  他沒想到,自己主動登門,蘇奕卻一點面子都不給,那傲慢的姿態,仿似根本就沒把他這個三皇子放在眼中。

  紅袍老者眉頭緊鎖,也很不解。

  據他所知,蘇奕曾效命于六殿下身邊,本以為如今三殿下出面,又許諾幫他化解危險,應當也可以讓蘇奕效忠。

  誰曾想,蘇奕卻竟是這般態度!

  “不客氣?蘇奕,這可是玉京城,是天子腳下,你都已自身難保,難道還敢對我們動手不成?”

  華袍女子冷笑,有恃無恐。

  她自然清楚,蘇奕戰力很恐怖,但她可不相信,在這玉京城中,蘇奕還敢得罪他們這些人了。

  畢竟,換做正常點的角色都清楚,這么做的后果會多嚴重!

  蘇奕瞥了她一眼,道:“你再敢多說一個字,我便殺了你,不信你試試。”

  華袍女子哈地笑起來,道:“你……”

  一縷劍氣橫空起,貫穿華袍女子咽喉。

  她眼珠猛地瞪大,臉上寫滿難以置信,唇中發出嗬嗬的聲音,最終雙手捂著脖頸,仰天倒地。

  噗通!

  沉悶的聲音,卻似砸在人心的重錘。

  周知震、紅袍老者和抱刀中年皆齊齊色變,誰也沒想到,蘇奕出手竟如此干脆利索!

  甚至,他們都沒能看清楚,蘇奕是如何出手的!

  太快了,讓他們反應都來不及,更別說去阻止了。

  “蘇奕,你可知道她是誰?”

  抱刀中年震怒,目眥欲裂。

  之前的他,一語不發,可此時,卻因為那華裳女子的死,狂怒無邊。

  “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同樣殺了你。”

  蘇奕淡然道。

  抱刀中年渾身一僵,憋得面頰鐵青,卻是再不敢多言。

  周知震深呼吸一口氣,似要說什么。

  便在此時,蘇奕目光看過來,道:“你也是。”

  周知震一呆,似無法想象,蘇奕竟敢以同樣的方式,威脅自己這樣一位皇子!

可面對蘇奕那平淡毫無情緒波動的目光,渾身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把到了嘴巴的話硬生生吞了進去。

  紅袍老者見此,又哪敢再多說什么?

  “帶著這具尸體,滾。”

  蘇奕指了指那華裳女子的尸體。

  周知離明顯快要被氣炸了,身為皇子,在這玉京城中,就是陸地神仙,也對他客氣有加。

  何曾受過這等羞辱?

  可他卻不敢開口,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賭,那滿腔的憤怒和恥辱憋得他渾身難受。

  最終,他一咬牙,狠狠瞪了蘇奕一眼,轉身而去。

  紅袍老者和抱刀中年見此,連忙帶上那華裳女子的尸體,也跟著離開了。

  自始至終,沒人敢再多說一字。

  直至離開了桃符巷子,遠遠地才傳來周知震那透著憤怒的大喝:

  “蘇奕,等你死的時候,我親自去給你收尸!”

  蘇奕笑了笑,沒有理會,轉身走進了松風別院。

  氣急敗壞撂狠話的,往往也最無能。

  回到房間,蘇奕盤膝而坐,拿出一個玉瓶,倒出一個晶瑩剔透,燦然流光的丹藥。

  九竅龍虎丹!

  大荒九州第一煉藥圣地“丹清宗”所掌握的“四大元道靈丹”之一。

  也是武者踏上元道之路時,用以筑基的第一流靈丹,天下聞名。

  而如今,這等珍貴的丹藥,則被蘇奕用來淬煉宗師境修為。

  并且,從四月初七那天離開寶剎妖山開始,每隔三天,他便會煉化一顆。

  到如今,已煉化三顆。

  若擱在辟谷境修士手中,一顆九竅龍虎丹,便足以讓他們筑下扎實雄厚的大道根基。

  可用在蘇奕身上,煉化三顆這樣的靈丹,也僅僅只是讓他的修為臻至宗師四重境大圓滿地步而已。

  核心就在于,他那大道根基太過雄厚和磅礴,一身的大道底蘊,皆堪稱千古難見。

  “若能修得‘五蘊性靈’,我便可御劍殺敵,施展出‘大五行鎮域劍’,到那時,一劍之下,殺使風流這等淬煉出劍意的角色也和探囊取物沒什么區別……”

  “除此,五蘊性靈一成,五臟如爐,一身體魄力量,堪比佛門的琉璃金身,掌指輕易便可捏碎元道秘劍。”

  “至于神魂力量,則可以修煉‘一炁戮神訣’,比之大虛無魂劍訣的威能,要更勝一籌,尤其在對付元道修士的神念力量時,足可發揮出摧枯拉朽的毀滅威能。”

  “不過,‘一炁戮神訣’太過霸道,所消耗的神魂力量太大,不到關鍵時刻,還是少用為宜。”

  蘇奕吞服一顆九竅龍虎丹,一邊修煉,一邊思忖。

  宗師境真正的蛻變,就在五重境上。

  前四重是一次次的積累,唯有在第五重時才會實現質的蛻變。

  到那時,五臟為爐,伴生五蘊性靈,會讓修行者自身的神魂、體魄、修為一起實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也只有臻至此境界,才有底蘊去施展一些秘法。

  諸如“大五行鎮域劍”,乃是蘇奕前世所創的一門曠世劍訣,名列“大荒劍道三十三經”中。

  其中的奧秘,就牽扯到五行大道的至高妙用。

  元道修士之下,根本不夠資格修煉此等劍經。

同樣,蘇奕若無法在宗師境中淬煉出“五蘊性靈”這等大道底蘊  ,自然也不可能施展出這門曠世劍訣的真正威能。

  再如“一炁戮神訣”,則是魂修一脈的絕學,談不上多高深,但卻是一門專門針對神念力量的秘術,霸道無匹。

  以蘇奕現在的神魂力量,也能施展出這等秘術,但卻會在一擊之間,就讓神魂陷入虛弱狀態。

  可若神魂力量再次突破,便可游刃有余地施展出此術。

  總之,對蘇奕而言,擁有前世閱歷的他,本就掌握著千般秘術、萬般妙法,根本不缺殺伐戰斗之術。

  當然,一切的前提是,修為必須能夠匹配。

  “依照我現在的修煉速度,應當不出七天,便可真正邁入宗師五重境……”

  蘇奕暗道。

  他沒有操之過急。

  哪怕這玉京城充滿兇險,他也并不太在意,憑借他現在的力量,已足夠應對一切危險。

  對蘇奕而言,轉世重修,一步步淬煉出遠超前世的大道底蘊,才是最重要的。

  皇宮。

  一座恢弘莊肅的殿宇中。

  一身玄色長袍,端坐龍椅上的周皇揉了揉眉宇,長嘆道:“朕怎就生了你這樣一個兒子。”

  說著,他坐直身軀,眸子深沉可怕,“一個能劍殺陸地神仙的少年,你卻跑去讓人家效忠?你真以為,修行之輩,會忌憚這世俗皇權?”

  三皇子周知震跪伏在那,瑟瑟發抖,道:“父皇,兒臣也是想借此機會,為您招攬一位少年高手……”

  不等說完,周皇就冷笑道:“放屁!朕只問你,是你自己想要這么做的,還是受到他人教唆了?”

  周知震張嘴要說什么,當今周皇已冷冷道:“朕要聽的是實話!若有一字虛言,朕這就廢了你!”

  周知震渾身一哆嗦,叩首道:“父皇,昨晚兒臣和二哥一起飲酒,二哥偶然提起,若能將蘇奕收為己用,足可壯大我大周威勢,也可讓父皇身邊多一個可用之人……”

  周皇眸光閃動,喟嘆道:“果然,你這種蠢貨,也只配被人利用了。”

  他揮了揮手,“你下去吧,自今以后,呆在自己府邸中閉門思過,沒有我的準許,不得再外出一步!”

  聲音中,透著濃濃的失望和厭憎。

  周知震登時如失去所有力氣般,失魂落魄。

  他意識到,自己這輩子怕是再難靠近那一張龍椅一步了……

  直至周知震離開,當今周皇忽地說道:“國師,你說若我親自出面,能否讓這蘇奕為我所用?”

  一直立在大殿一側的洪參商沉默片刻,道:“陛下,這也得看蘇奕能否從他父親蘇弘禮手底下活下來。”

  周皇哦了一聲,道:“蘇奕如今已經抵達玉京城,大魏、大秦兩國的使者團那邊,是否有動靜?”

  洪參商淡金色的瞳泛起深沉懾人的光澤,道:“陛下無需理會這些,只要蘇奕在這玉京城,早晚會有人忍不住先跳出來!”

  周皇笑了笑,道:“那咱們就姑且作壁上觀,看一看這一場好戲何時會上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