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八章 往事成執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道:“眼下這玉京城,不知多少目光盯在我這松風別院內,你就不擔心被誤解?”

  月詩蟬輕語道:“道友都敢孤身前來,我只是來見一見道友,又何懼那些非議?”

  蘇奕笑起來,這女人有些意思。

  他指著一側石凳,道:“坐。”

  月詩蟬卻拒絕了,道:“我已經見過道友,現在也該離開了,對了,我很期待五月初四那天,你和蘇弘禮的一戰。”

  說罷,她身影一閃,若一抹虛幻的流光般,消失不見。

  蘇奕挑眉,他這才敢肯定,月詩蟬真的是純粹來見自己的,并非另有目的。

  而后,蘇奕陷入沉思。

  之前從月詩蟬背后的古劍上,讓他察覺到一股極為晦澀的氣息。

  并非是某種可怕的力量,也不是某種秘寶,反倒像一個擁有生命的“活物”。

  “莫非那柄古劍內,藏著一道劍靈?”

  蘇奕撫摸下巴,眼神帶著一絲遺憾。

  月詩蟬并沒有敵意,否則的話,剛才就可以借機以神念之力,去探一探那柄古劍的玄機了。

  “寧姒婳體內封禁著一股神秘力量,木晞身上有麟血玉佩,使風流應當是一個奪舍者,而這月詩蟬背后的古劍,則藏有玄機……”

  “如此看,這大周那些立足頂尖層次的角色,身上怕都有著不一樣的秘密。”

  “蘇弘禮呢?他又會否是個奪舍者?”

  夜色越來越深了。

  蘇奕起身,走進了房間。

  一如從前那般,修煉完畢后,蘇奕這才躺在床榻上,酣然入睡。

  只是這一晚,他做了個夢——

  一座潮濕陰暗的房間內,昏黃的燈影斑駁。

  一個模樣憔悴的女人坐在那,燭光映在她臉上,也驅不散她那煞白幾欲透明的臉色。

  她骨瘦嶙峋,偶爾會捂著唇急劇咳嗽,可當她看向蘇奕時,眼神卻盡是憐惜和溺愛。

  才四歲的蘇奕,坐在高高的板凳上,身前案牘上擺著一碗面,清湯寡水,幾根爛菜葉,雖然熱騰騰的,味道卻很寡淡。

  女人眼睛凝視著蘇奕,柔聲道:“奕兒,今天是你的生辰,雖然你還小,可娘卻已沒時間再等了,有些話,必須要告訴你,你要牢牢記在心中,知道么?”

  蘇奕揚起小臉:“娘,您要告訴奕兒什么?”

  女人揉了揉蘇奕的腦袋,眼眶微微泛紅,道:“以后,娘若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管別人如何對待你,都要用盡辦法先讓自己活下去,知道么?”

  四歲的蘇奕狠狠點頭:“嗯!”

  女人卻苦澀嘆息了一聲,神色凄婉,道:“是娘拖累了你,若不是我,你這孩子哪會遭這么大的苦……”

  說著,淚水已奪眶而出,啪嗒啪嗒落下。

  四歲的蘇奕起身,幫女人擦拭眼淚,心疼道:“娘,您怎么哭了,奕兒不苦的,以后,我一定聽您的話,好好照顧自己,好好活著,您也要照顧好自己,等有機會了,我去求一求父親,讓他為您看病養傷……”

  女人欣慰地笑了笑,緊緊抱住四歲的蘇奕,低聲喃喃道:“奕兒,娘……真想一直陪著你長大……”

  聲音漸漸變小。

四歲的蘇奕呆呆的,忽地感覺到,母親抱著自己的身體漸  漸變冷。

  到最后就像冰塊一樣……

  那一天,是二月初二,龍抬頭。

  他的生日。

  也是他的母親逝去的日子。

  桌上那一盞斑駁昏黃的燭火、那一碗味道寡淡的長壽面,那緊緊抱著自己溘然長逝的身影,成了永遠揮之不去的畫面。

  夢境中的畫面忽地一變——

  一記耳光狠狠抽在蘇奕臉上,其身影直接倒飛出去,跌落十多丈外,原本清秀的臉頰瞬間紅腫,火辣辣的刺痛,唇角淌出血來。

  他雙手緊攥,眸子中更充滿燃燒般的恨意,死死盯著遠處那一道身影。

  那身影一襲紫色蟒袍,軒昂如山,神色淡漠冷酷,身上氣息霸道懾人,直似一位威嚴如神的主宰。

  蘇弘禮!

  “孽子,早些年我便知道,你一直圖謀給你娘那個賤人復仇,若非念在你身上流淌著我蘇玄禮的血,我早將你誅掉!”

  蘇玄禮雙手負背,眼神如電,一身氣息恐怖,冷漠地看著蘇奕。

  仿佛看的不是他的兒子,而是一只可憐可笑的螻蟻。

  “我現在只想知道,是不是你殺了我娘!”

  蘇奕擦掉唇角血漬,聲音沙啞開口,他眼眸充血,胸腔起伏。

  被這般質問,蘇玄禮微微皺眉,不屑道:“我蘇玄禮行事,何須向任何人解釋,何況是你這大逆不道的逆子?”

  “以后不要再讓我見到你,否則,我必以蘇氏家主的名義,大義滅親!”

  說罷,蘇玄禮拂袖而去。

  那偉岸威嚴的身影,轉瞬消失不見。

  那聲音卻回蕩不休,字字如刀,狠狠插入蘇奕心中。

  他死死咬著牙關,才壓制住內心那翻騰咆哮快要爆發的恨意。

  “蘇奕,你只是個庶子,如今修為也廢了,再不是青河劍府的外門第一傳人,連父親以后都不愿再見你一面,就老老實實認命吧。”

  一名身著錦袍,器宇軒昂的少年走來,笑著蹲在地上的蘇奕面前,眼神帶著憐憫。

  蘇伯濘!

  蘇玄禮正妻游青芝之子!

  “當然,我可不是為了趁此機會嘲諷你,而是要告訴你一件事。”

  “前些天,我母親幫你物色了一門婚事,以后,你就安安分分的當個上門女婿就好了。”

  蘇伯濘笑瞇瞇的,伸手拍了拍蘇奕的臉頰,那動作充滿了羞辱的味道。

  “對了,以后在這玉京城,我也不想再見到你,否則,可就別怪我這當弟弟的無情了!”

  忽地,這些畫面全都泡沫般消失。

  蘇奕渾身一顫,猛地從睡夢中醒來。

  當睜開眼睛看清四周熟悉的景物,不禁長吐一口濁氣。

  剛才那一幕幕,雖然是做夢,但卻曾真實地發生在蘇奕身上。

  幽暗中,蘇奕從床榻上坐起,幽邃的眸涌動著莫測的寒意。

  一場夢境,猶如時光倒流,讓往昔舊事如走馬觀花般浮現,雖然都早已過去,可蘇奕清楚,這就是執念的影響。

  如若心中魔障!

  翌日一早。

  天剛剛亮,雷聲隆隆,一場大雨驟然而來,僅僅盞茶時間而已,雨便又停了。

這就像夏季的天氣,像個多  變的女人。

  蘇奕起了個大早,洗漱之后,將長發以木簪盤成道髻,夾著一把油紙傘,徑直離開了松風別院。

  走出桃符巷子,蘇奕雇了一輛馬車,沿著瑞安坊寬敞的街道一路往北。

  半個時辰后。

  馬車駛出北城門停下。

  蘇奕走下馬車,拿出一塊黃金遞給馬夫,吩咐道:“你在此等著。”

  說罷,在馬夫狂喜的目光注視下,他一個人朝遠處行去。

  玉京城北邊,有著一片連綿山嶺,名叫“青祈山”。

  蘇奕對此山唯一的印象就是,四歲那年,母親葉雨妃逝去后,被一群奴仆帶著,埋葬在了青祈山中的一座山嶺上。

  剛抵達青祈山腳下,一陣瓢潑大雨落下,雨幕重重,砸得山間草木嘩嘩作響。

  蘇奕撐起油紙傘,依著小時候的模糊記憶,信步前行。

  許久,他在一座山嶺半山腰處佇足。

  這里野草叢生,修著一座墳冢,墳冢一側栽種一株柏樹。

  沒有墓碑。

  只孤零零一座墳冢,爬滿了雜草。

  蘇奕看著這座墳冢,仿似又回到了四歲那年。

  同樣是大雨滂沱,從母親葉雨妃入土安葬,直至結束,蘇弘禮都不曾出現。

  整個玉京城蘇家,也沒有一個族人前來。

  蘇奕記得,那時的自己跪在雨水泥濘中,呆呆的看著墳冢,一滴淚也流不出來。

  那時候的他年齡畢竟太小,尚不明白,生與死意味著什么。

  到最后,當那些奴仆要帶他離開時,他才慌了,大聲說:“我要和我娘親一起走!”

  那些奴仆皆哄笑,說你娘早死了,你若要和他一起走,也得死才行。

  而后,不管不顧,抓著他便轉身離開。

  任憑他哭喊掙扎,也沒人安撫。

  從那天,他就成了玉京城蘇家一個無人問津的角色,冷落、打壓、譏諷……整個童年都一片灰暗。

  想到這,蘇奕不禁輕聲一嘆。

  縱然是轉世重修,可想起往昔種種,內心也是忍不住涌起一陣陣莫名的悲慟情緒。

  在他記憶中,母親葉雨妃是個極溫婉極堅強的女人,縱然被禁足,重病在身,她也從不曾在自己面前流露出一絲的難過。

  沉默佇足許久,蘇奕袖袍一揮。

  無形的劍氣呼嘯而出,將墳冢附近的野草一一連根斬斷,被一陣狂風吹得一干二凈。

  “五月初四,我會去蘇家拿一些祭品,等五月初五,我再來看你。”

  蘇奕自語。

  而后,他撐著油紙傘,轉身朝山下走去。

  前世的他,是稱尊大荒九州的玄鈞劍主。

  但那都是過去。

  這一世的他,是葉雨妃之子!

  身為人子,自當為母報仇,斷當年恩怨,斬心中塊壘!

  剛走下山嶺,蘇奕忽地頓足,目光遙遙望向遠處雨幕中。

  一道峻拔修長的身影,立在一株大樹下,雙手負背,目光同樣看向了從山嶺走下的蘇奕身上。

  那一瞬,天穹忽有悶雷閃電劃過,響徹山野,驚心動魄。

ps:第四更已經寫完,一些內容需要修改一下,諸君稍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