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六章 滿城風雨 皆為他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眼見蘇奕不再計較此事,常過客拱手感激道:“多謝蘇公子寬宏大量。”

  這虬髯負劍大漢相比以前,明顯愈發敬畏蘇奕了。

  只是那恭敬之色中,隱隱帶著一絲不自在,欲言又止,情緒明顯有些不對勁。

  蘇奕若有所思道:“我還當殺了呂東流等人后,你身為潛龍劍宗的傳人,也會視我為仇敵呢。”

  常過客登時尷尬,有些窘迫,半響才苦笑道:“蘇公子,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常某自不會做出那等忘恩負義之事。”

  蘇奕道:“夾在中間的滋味很難受吧,你大可不必如此,我蘇某人待人,論心不論跡,若你遭受師門壓迫,不得不和我蘇某人為敵,我也不會為此生氣。”

  常過客怔了一下。

  便在此時,天穹上忽地有一只火羽鶴翩然而至,一個童顏鶴發,仙風道骨的長袍老者坐在鶴背上。

  恰似仙人騎鶴而至,那等一幕,頓時引起場中一陣騷動。

  常過客和遠處的青衿、齊連玨皆神色一肅,齊齊見禮:“弟子拜見師尊!”

  火松真人!

  潛龍劍宗排名第三的太上長老,一位成名多年的陸地神仙人物!

  場中一些武者認出火松真人的身份,不禁倒吸涼氣,滿臉震撼。

  這位神仙般的存在,可很多年不曾在世間顯露蹤跡,可此時此刻,他騎鶴而來,駕臨龍門關前!

  場中氣氛莊肅、壓抑。

  火松真人從火羽鶴上飄然落地,目光一掃四周,道:“這里剛才發生了何事?”

  聲如晨鐘暮鼓,擴散而開。

  青衿當即上前,低聲把剛才事情簡單告之。

  火松真人聽罷,眸子如懾人的閃電般,遙遙望向蘇奕,其眉宇間也是浮現一抹異色,“你……便是蘇奕?”

  蘇奕神色平淡道:“這世上好像還沒人敢冒充我蘇某人。”

  火松真人沉默片刻,忽地朝常過客招了招手,道:“徒兒,過來,讓他離開。”

  話語冷淡中帶著不容違逆的味道。

  常過客頓感壓力,猶豫了。

  蘇奕道:“去吧,記住我的話,論心不論跡。”

  常過客滿臉羞愧,低聲道:“蘇公子,您的救命之恩,常某也絕不會忘的!”

  說罷,他轉身而去。

  “違逆師命便是不忠,和我決裂便是不義,這樣的處境,確實不好受了……”

  蘇奕暗道,“還好,他倒也不是忘恩負義之輩,如此便夠了。”

  一邊思忖,蘇奕轉身走進了龍門關。

  自始至終,火松真人沒有阻攔,冷眼注視。

  這讓在場眾人都不禁奇怪。

  須知,蘇奕在寶剎妖山斬殺潛龍劍宗呂東流等人的事跡,早已轟動大周天下。

  原本,誰都以為火松真人抵達,勢必不會輕易放過蘇奕。

  可讓人意外的是,這一切卻并沒有發生。

  直至蘇奕的身影徹底消失,常過客和青衿皆暗松一口氣,兩人之前也捏了一把汗,擔心師尊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唯有齊連玨似明白過來般,道:“師尊,您這是打算讓蘇奕抵達玉京城,由蘇家之主親自收拾他?”

火松真  人卻搖了搖頭,輕嘆道:“我剛得到消息,就在一個時辰之前,副宗主使風流在清瀾江之上,被蘇奕一劍斬殺坐騎,狼狽而退。”

  眾人悚然一驚,相顧駭然。

  使風流可是一位陸地神仙人物,掌握劍意,擁有諸般秘術在身!

  連他都在蘇奕手底下逃了,讓誰能不驚?

  也是此時,他們才總算明白,為何之前火松真人不動手了,分明是沒有穩贏的把握!

  “放心吧,此子只要抵達玉京城,必將遭遇致命殺劫,到那時,根本不必我們潛龍劍宗動手,他也沒多少機會活下來。”

  火松真人神色冷淡,“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徹底劃清和他的干系,絕不能再和他有一絲的關聯!”

  說著,他目光瞥了常過客、青衿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常過客內心苦澀,暗嘆不已。

  青衿心緒則極為微妙復雜。

  說起來,她和蘇奕的關系談不上朋友,甚至在以前時候,蘇奕還曾打過她一巴掌,這讓她一直憤恨難平。

  原本,當得知蘇奕此去玉京城會遭遇諸多致命危險時,她本該高興的,可卻不知為何,總歸是高興不起來。

  “走吧,我們也該前往玉京城了。”

  當即,火松真人帶著常過客、青衿兩人離開。

  與此同時,一只傳訊所用的青鷂子從龍門關掠空而去,以極快的速度往玉京城飛去。

  蘇奕抵達龍門關,如此重大的消息,必須第一時間進行稟報。

  “那便是玉京城么,倒也有些恢弘氣象。”

  半個時辰后。

  蘇奕遠遠地看到,大地之上,出現一個廣袤雄渾的城池輪廓,一眼望不到頭。

  那城墻高聳百丈,連綿若巨龍般,在天光下泛起金燦燦的光澤,恢弘浩大。

  城池上空,有滾滾紅塵氣彌漫,也有驚人的靈力波動氤氳,除此,尚有尋常人根本難以看到的紫氣蒸騰。

  那是人間帝皇坐鎮之地獨有的龍氣!

  紫氣東來,龍御萬疆。

  這是一種地脈格局,無論哪個世俗國度,在定都之時,皆會出動精通堪輿之術的修士尋覓龍脈,以承國祚。

  當然,對蘇奕而言,所謂龍氣,實則也是一種無形的眾生之氣。

  得世人擁護者,便為真龍天子,承一國之運。

  若失去擁護,這等匯聚而成的眾生之氣,也會煙消云散。

  就好像廟宇中的神像,得眾生信仰之力,自會顯化出莫測的神性氣息。

  甚至,還有專門以“人間香火”證道的修士,利用燒香拜神這等方式,收集眾生信力,以塑大道金身。

  這便是所謂“香火道”。

  不過,這都是大道修行的偏門旁支,甚至被斥為歪門邪路,被大多頂級古老道統所不齒。

  “這玉京城的帝皇紫氣只能算尋常,不出意外,當今周皇怕是還沒能真正突破先天之境。”

  “或者說,從他坐上龍椅,繼承大周國祚那一刻起,就已很難踏上元道之路,否則,必遭眾生之力拋棄。”

  “畢竟,世俗百姓需要的,可不是一個尋仙問道的修士。”

  蘇奕一邊想著,一邊悠然邁步。

  不過,蘇奕更清楚,萬事皆有例外,以人間帝皇之身份證道,雖希望渺茫,倒也并非不可能實現。

  只需效仿“香火道”那些修士一樣,以眾生信力筑大道根基,便可扶搖而上。

  弊端就是,成也眾生信力,敗也眾生信力!

  若國祚衰竭,民不聊生,國之不國,就會反噬自身道行!

  無疑,當今周皇沒有走上這條路,否則,這玉京城中所映現出的紫氣就不會這般尋常了。

  漸漸地,巍峨恢弘的城門在望,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城門內外進進出出。

  喧囂熱鬧的聲浪,隔著很遠都能聽到。

  這還僅僅只是城外,那等一國之都的鼎盛的氣象就已初見端倪。

  看到這一幕幕,蘇奕眼神泛起一絲追憶之色。

  十四歲那年冬天,大雪飛揚,他一個人離開玉京城蘇家,走出了這玉京城的城門。

  三年后的今天,他又回來了。

  只是,他早已不是當年那單薄孱弱的孤苦少年。

  “關于這座城的記憶,還真是刻骨銘心,若不了斷其中恩怨,我的心境以后必受此拖累……”

  蘇奕眸光深邃,古井不波。

  他能清晰感受到,此時此刻,在這玉京城之外,心神深處塵封已久的記憶似被打開,有關以前的點點滴滴,如決堤洪水般蔓延。

  他沒有壓制這一切。

  因為這本就是他此生經歷的一部分。

  無須壓抑。

  到最后,他心神中被一股灼熱的恨意和憤怒所充斥。

  那是對玉京城蘇家的恨。

  是因母親葉雨妃之死而積壓多年的怒火,那般強烈,驅之不散,揮之不斷。

  許久,蘇奕輕吐一口濁氣,負手于背,混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進玉京城大門,頎長峻拔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見。

  當天,有關蘇奕進入玉京城的消息,也是在最快速度內擴散而開,引起無數目光注意。

  “四月初四那天,此子從袞州啟程前來玉京城,誰能想到,他……竟能夠活著抵達玉京城?”

  一些老人感慨萬千。

  “此子挾劍斬陸地神仙之威而來,這玉京城蓄積已久的一場風暴,終究要拉開帷幕了!”

  “就是不知道,蘇奕最終能鬧出多大動靜,又會落得怎樣一個下場了……”

  有人充滿期待。

  “快派人去查一查,此子落腳在何地,這玉京城中,又有多少勢力在暗中行動,要快!”

  一些大勢力的掌權者,更是嗅到不一樣的氣息,紛紛下達命令,派出密探行動起來。

  傍晚,晚霞如火,皇宮深處。

  “剛抵達玉京城,便掀起滿城風雨,好一個蘇奕!”

  一襲寬袖長袍,長發披散背后,高坐于龍椅之上的大周皇帝,啪的一聲,將剛收到的一封密函扔在案牘上。

  他從龍椅上長身而起,眸子深邃如海,望向大殿之外,開口道:

  “傳朕的命令,自今日起,讓影龍衛密切關注蘇奕的動靜,朕倒要看看,接下來這段時間,他到底能在這玉京城內掀起多大的風浪!”

ps:今天5更,老規矩,第二更中午12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