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七章 鷓鴣嶺上 一夜悟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最后一個玉符上,記載著一個和“璀璨大世”有關的秘辛。

  簡單而言,蒼青大陸上,存在著諸多詭異和反常的兇險之地。

  諸如大周的八大妖山、大魏的四大秘禁之地、大秦的“亂靈海”等等,皆可稱作是詭異反常之地。

  在這些地方的地下深處,皆存在著極為可怕的封禁力量,其中一部分和異界有關。

  也有一部分和消失在蒼青大陸上的古老道統有關。

  像大秦的“亂靈海”深處,就有著許多古老道統的遺跡!

  這些道統,極可能是很久以前就盤踞在蒼青大陸上,可卻似乎因為遭遇了一場詭異可怕的天地劇變,皆湮滅在了古老的歲月中。

  也正因為這一場天地劇變,讓蒼青大陸變得靈氣稀薄匱乏,諸般道統幾乎盡數消失。

  可古來至今,一直有許多和“璀璨大世”有關的預言在天下流傳。

  其中銘刻于青藤妖山深處一塊石碑上的預言,最為有名。

  那塊石碑是由吞海王葛長齡所發現,其上寫著:

  “封印之下的力量,必將破土而出。”

  “曾被禁錮的一切,必將被打破。”

  “昔日的大世盛況與血腥,必將卷土重來。”

  “迷霧揭曉之前,一切反常,皆為預兆!”

  ……當看到這個預言時,蘇奕才會怔住,想起自己在血荼妖山深處所見的那一道空間壁障。

  想起了前不久在寶剎妖山深處,一個來自異界化星妖宗,自稱“赤鵬真君”的奪舍者。

  再結合以前從寧姒婳口中了解的銀焰妖山、萬蠱妖山、天陷妖山等等地方的傳聞。

  蘇奕登時明白,所謂“封印之下的力量”,極可能就是那些曾經消失在古老歲月中的道統。

  比如……般若禪庭!

  這個佛修勢力,布置梵天禁魔陣,鎮壓空間壁障,且還極可能曾走出過一個能夠騎乘真龍遨游星空的白衣僧人。

  而在很久以前的蒼青大陸上,類似般若禪庭這樣的道統,應當不會在少數了。

  “封印之下的力量,必將破土而出……這句話或許就意味著,以前那些消失的古老道統傳承,極可能會重現于世間。”

  “至于‘曾被禁錮的一切’這句話,也好理解,可視作是那些被鎮壓禁錮的空間壁障,從而也禁斷了異界修士大舉前來蒼青大陸的可能。”

  想到這,蘇奕忽地皺眉,這所謂的“昔日的大世盛況與血腥”,莫非就是說,當古老的道統力量出現、當禁錮的空間壁障被打破,這蒼青大陸上,又將進入一場天地劇變中?

  有意思!

  蘇奕忽地有些期待。

  若蒼青大陸僅僅是個靈氣匱乏的世俗之界,未免太無趣。

  當有朝一日,古老的道統力量出現、當異界的修士紛至沓來,那時候的蒼青大陸,又該是怎樣一番樣子?

  或許,這就是玉符中所言的“璀璨大世”?

  “迷霧揭曉之前,一切反常,皆為預兆……”

  這是預言的最后一句話,蘇奕品味著話中意思,不禁笑了。

  因為這句話,倒是和他的預判很相似。

  最近這一段時間以來,他接觸到了許多反常和有意思的事情,曾親手封印了血荼妖山和寶剎妖山深處的空間壁障。

  也曾作出推斷,少則三年,多則五年,那些封禁力量就會耗盡而消失,到那時,異界修士必將紛至沓來!

  到那時,所謂的“迷霧”必將揭曉!

  半響,蘇奕收攏思緒,把那些玉符還給鴻濟和尚,道:“你們十方閣可知道,那青藤妖山深處石碑上的預言,是何人所留?”

  鴻濟和尚說道:“這恐怕得去問吞海王葛長齡了,當年正是他第一個發現了那塊石碑。”

  蘇奕想起來,當初在廣陵城鬼母嶺上,自己曾摘走數顆純陽火桃,而那一株純陽火桃樹,便是葛長齡所有。

  蘇奕說道:“有機會的話,我倒是想去去見一見此人。”

  “這倒是好辦,葛長齡就在距玉京城八十里之外的天云山上隱居修行。”

  鴻濟和尚說到這,話鋒一轉,道:“公子,不知您如何看待這一場必將會到來的‘璀璨大世’?”

  蘇奕淡淡道:“對我而言,這自是一樁天大的好事,對這世間修行者而言,可稱作是福禍相依,雖說是璀璨大世,可必伴隨動蕩和血腥,至于到時候究竟會上演怎樣的光景……現在還不好說。”

  說罷,他喟然一嘆。

  蘇奕若有所思道:“所以,你們十方閣要和我結善緣,也是為了應對這一場璀璨大世的到來?”

  鴻濟和尚不由嘆服,由衷說道:“蘇公子料事如神!就是不知道,公子您是否愿意和我們十方閣合作?”

  蘇奕隨口道:“可以試試。”

  鴻濟和尚登時眉開眼笑,欣喜道:“和尚我總算可以回去跟頭兒交差了!那和尚就不叨擾公子了,告辭!”

  說著,他火急火燎就要離開。

  “且慢。”

  蘇奕忽地出聲。

  “蘇公子還有其他事么?”

  鴻濟和尚轉身。

  蘇奕想了想,說道:“你拿給我的那些消息很不錯,作為回報,我可以告訴你,少則三年,多則五年,被你們稱作‘璀璨大世’的一場劇變,就會在這蒼青大陸上拉開帷幕。”

  鴻濟和尚不由倒吸一口涼氣,滿臉震撼。

  半響,他才肅然抱拳道:“多謝公子指點!”

  蘇奕揮了揮手,道:“快去吧。”

  鴻濟和尚沒有再逗留,匆匆而去。

  蘇奕一個人躺在藤椅中,望著天穹夜色,想著今晚所獲知的那些消息,許久才笑了笑,自語道:“這蒼青大陸……的確越來越有意思了呢……”

  翌日一早,也就是四月十一清晨。

  蘇奕在蘭陵蕭氏吃了早飯,告辭而去。

  蕭天闕、紫堇等人本打算以車馬相送,卻被蘇奕拒絕了。

  外出游歷時,他更喜徒步而行。

  一日前些日子那般,蘇奕孑然一人,行走山水之間,披星戴月。

  路途上,心神所思所想,皆和修行有關。

  和大秦玄月觀陸地神仙黎昌寧的一戰,雖不曾給他帶來太致命的威脅,但也借助此戰,讓他將一身道行重新梳理淬煉了一遍。

  這便是有戰斗的好處。

  對蘇奕而言,更清楚求索劍道之路,戰斗才是突破自身劍途最有效的手段!

  僅憑閉關打坐,而不在戰斗中進行磨礪,就如無根之木,空中樓閣。

  這便是劍修。

  劍者,兇兵也!

  求索劍途,也注定和戰斗分不開干系。

  可惜,對現在的蘇奕而言,想要酣暢淋漓的戰一場,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因為在這世俗中,可堪對決之輩終究太少。

  這也是為何他會期待“璀璨大世”來臨的原因之一。

  兩天后。

  深夜,鷓鴣嶺。

  細雨綿綿,山野寂靜,偶爾有野獸嘶叫之聲遠遠傳來。

  一座山間破廟中。

  傾綰抱著雙膝,蹲坐在破廟門前,清麗呆萌的小臉微微揚起,將一對靈秀深邃的眸望向遠處的黑夜,怔怔出神。

  蘇奕懶洋洋坐在篝火旁的藤椅中,神念則無聲無息地掠出,宛如纖細的觸手般掠入濛濛絲雨中,在夜色中蔓延而開。

  以神念觀天地,所見所感大不同。

  那細微的雨聲、風聲、樹葉搖曳聲、蟲鳴窸窣聲,顯得格外清晰,天地間流轉的各種氣流的變化,也盡收于腦海中之中。

  蘇奕此時,就在捕捉那天地間萬事萬象的細微痕跡,去體會其中的生機與妙趣。

  這便是擁有神念的好處,可以觀摩到天地萬象最微妙處的風景,可以體會到五官無法感知到的玄妙。

  而在這種感應中,蘇奕一身的修為如涓涓細流般悄然運轉,流經四肢百骸,奔騰于穴竅經絡之間,最終匯聚成沸騰的洪流,涌入五臟之地……

  時間流逝。

  正自發呆的傾綰忽地有所感應般,扭頭看向蘇奕。

  登時就看到,在蘇奕身上,有赤色、青色、金色三種性靈道光氤氳彌漫,燦然如錦繡,熠熠生輝,讓一側的篝火都變得暗淡起來。

  漸漸地,那三種性靈道光不斷延伸,掠出夜色中,掠向濛濛細雨更高處,一百丈、三百丈、五百丈……

  到最后,傾綰都看不清那些性靈道光究竟飛了多高。

  可她卻敏銳注意到,在蘇奕身上,有一股蠢蠢欲動的氣息在醞釀、在蓄勢,最終——

  一道黑色的性靈神光,驟然從蘇奕身上迸發而出,而后扶搖而起,沖霄而去。

  “這……”

  傾綰吃驚發現,蘇奕一身修為,竟是在這一刻突破,渾身的氣息則雨后春筍般,猛地攀升一大截。

  “仙師他躺在那就破境了?這未免也太厲害了叭!”

  傾綰粉潤的唇微張,清麗呆萌的小臉上不可抑制地浮現一抹震撼之色。

  此時,一夜過去,晨曦破曉。

  天光下,斜風細雨,萬物生輝,虛空中,赤、青、金、黑四種性靈道光交相輝映,恰如彩練當空舞。

  藤椅中的蘇奕睜開眸子,眉宇間也不由泛起一絲恍惚。

  昨晚心有所感,卻竟是一夜悟道,于這破廟夜雨中破境而上,入宗師四重之境!

  始料不及。

  卻又妙不可言。

ps:謝謝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也謝謝“那就這樣好了”等童鞋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