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三章 孑然獨行 萬軍辟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收劍,負手于背,看著黎昌寧的尸體,輕嘆道: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這世間之輩,能懂其中真意者,又有幾人?”

  借力,一直是修士繞不開的事情。

  就如這御用天地之勢,以修士之軀,撬動天地元氣,或許可逞強一時,可當被借來的力量拋棄、或者反噬,終究會禍害了自身。

  蘇奕并不排斥借力。

  他排斥的是每當關鍵時刻,去依賴外力。

  這是修行之大忌,會影響到道心,更會影響到自身道途的長遠。

  “師叔——!”

  死寂般的天地間,響起游星霖難以置信的失聲大叫。

  堂堂大秦玄月觀修士,名揚天下的陸地神仙,怎可能會被一個宗師境少年殺死?

  游星霖失魂落魄,被這殘酷的現實打擊到。

  之前,他談笑自若,信心滿滿,自詡若拼命,當可拿下蘇奕,卻不曾想,僅僅只一交鋒,就差點被蘇奕一劍殺死。

  他本為此感到恥辱,妄圖借師叔黎昌寧之力,拿下蘇奕,讓其淪為自己的磨刀石。

  可到最后,黎昌寧卻死了!!

  這讓游星霖哪能接受得了?

  遠處,摩云王石瀾山也手腳冰涼,渾身內外被徹骨的寒意淹沒,肌膚都控制不住顫栗起來。

  早在數天前,他就躊躇滿志,迫不及待等著蘇奕出現,哪怕得知十方閣傳來的消息,心中也毫無畏懼。

  因為他自忖,有黎昌寧和游星霖在,大局可定,滅殺蘇奕也不過翻手之間的事情。

  直至今日蘇奕前來,他甚至欣喜興奮不已,特意親自迎出去,心中已想好,等蘇奕死后,該如何去向玉京城蘇家邀功。

  哪曾想……

  強大如黎昌寧這等陸地神仙,竟死了!!!

  營地中上萬士卒,也都呆滯在那,內心翻江倒海,震駭無言。

  陸地神仙,在他們眼中就如不敗的傳說,是只能仰望的天上人物。

  可今日此刻,這樣一位超然存在,卻被斬殺于此!

  而他的對手,僅僅只是一位十七歲的宗師境少年……

  這太震撼人心!

  傳出去的話,必掀起天下轟動,令世間武者為之震顫。

  “你姓游,和游青芝是什么關系?”

  蘇奕忽地將目光看向游星霖。

  “我……”

  被蘇奕目光盯著,游星霖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暗呼不妙,剛才被震撼,心神失守,竟一時忘了逃走!

  他深呼吸一口氣,道:“游青芝是我姑媽,而我是大秦第一宗族游氏的嫡系子弟,父親乃游氏之主游淵渡,師尊乃玄月觀內門大長老蒼泓真人,母親是大秦皇族……”

  眼見他像報菜名似的還要說下去,蘇奕打斷道:“這么說,你和黎昌寧此行,是受游青芝所托?”

  游星霖冷笑:“問這些作甚?我不妨告訴你,你若殺我,就是大周皇帝出面,也保不了你!”

  這時候,石瀾山也反應過來似的,厲聲道:“三少爺,游公子身份特殊,你若殺他,極可能招惹整個大秦的敵意。”

  “是嗎。”

  就見蘇奕屈指一彈。

  天地間,一縷劍氣斬向游星霖。

  出乎意料,游星霖身影砰的一聲,被一片晦暗的光影籠罩,憑空消失不見。

  “遁形元符?”

  蘇奕一挑眉,驀地探出一抓。

  八方天地間,元力洶涌,周虛大勢都被蘇奕一抓之力掌控,就見虛空中,有無形漣漪狠狠激蕩而開,以驚人的速度朝四面八方掠去。

  數百丈外,營地大門前,虛空如泡沫般爆綻,一道身影踉蹌跌落出來,赫然正是游星霖。

  “這才是御用天地之力的時候,可惜,黎昌寧已死,看不到這一招的妙處,否則,他當明白,若要比拼借力之術,我同樣可殺他如殺雞。”

  蘇奕有些遺憾道。

  游星霖驚得魂兒差點冒出來,大叫道:“蘇奕,我認栽,只要你放過我,我保證……”

  還未說完,一道劍氣從天而降,從游星霖天靈蓋刺入,貫穿其身,神魂和軀殼皆在瞬間一分為二。

  地面都被那鋒利的劍氣鑿出一個深不見底的窟窿。

  “你……”

  目睹這血腥一幕,石瀾山不由大駭,驚怒交加。

  “我怎么了?”

  蘇奕抬眼望去,云淡風輕。

  營地中,雖有兇悍如虎的將士上萬,可當被蘇奕的目光盯上,石瀾山這位大周外姓王卻憑生絕望無助之感,呼吸都有些困難。

  陸地神仙都不是蘇奕對手,更何況是他?

  “三少爺,石某縱然有錯在先,也是奉命行事,若能得到您的諒解,石某愿洗心革面,懺悔己過,就是為您做牛做馬,也在所不辭!”

  噗通,石瀾山跪倒在地,叩首開口。

  全場一寂。

  整個營地的所有士卒將領皆驚呆了。

  在摩云軍,石瀾山就是頂天之柱,可現在,這柱子卻轟然跪倒了……

  “給我蘇某人做牛做馬?想的美。”

  蘇奕不屑,“我說了,此來只做一件事,取你項上人頭一用,以震懾天下宵小之輩,自不能食言了。”

  石瀾山噌地起身,神色鐵青難看,“三少爺,您這是非要把石某往死處逼了?”

  蘇奕沒有廢話,隔空一道劍指斬去。

  劍氣燦然,恰似浮光掠影。

  石瀾山抬手捏碎一道玉符,一片血光掠起,凝結為一面血盾,橫擋虛空。

  血盾被劍氣劈得四分五裂,石瀾山卻借此機會,趁機避開這致命的一擊。

  “快!一起動手!殺了蘇奕此獠——!”

  石瀾山仰天咆哮,須發怒張。

  可聞言,那在場一眾將士卻下意識地退后了數步,一個個面面相覷,神色猶豫。

  蘇奕可斬陸地神仙,若要開戰,他們這些凡俗武者,怕是和飛蛾撲火也沒什么區別。

  更何況,這不是在邊疆戰場上,不是和大周外敵搏殺,誰會想卷入到石瀾山的私人恩怨中?

  他們是摩云軍不假,聽命于石瀾山也不假,可他們正在效忠的,是大周!

  以至于,當石瀾山下達命令后,卻出現了尷尬無比的一幕,滿場將士,竟無一人應命。

  “你們……”

  石瀾山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在這世俗中,當權柄如同虛設,你可依仗者,又有什么?”

  淡然的聲音中,蘇奕再次出手。

  這一次,石瀾山沒有秘符抵擋,以他自身的修為,哪可能擋住蘇奕這必殺的一劍?

  其頭顱當即被斬掉,血灑青冥。

  而后,蘇奕折身朝營地外行去。

  少年一襲青袍,頎長的身影淡然出塵,一路所過,摩云軍士卒紛紛避讓,無一敢阻。

  一人獨行,萬軍辟易!

  直至蘇奕的身影消失在營地外,那摩云軍一眾將士才如釋重負般,長長吐了口濁氣,這才都發現,渾身衣飾竟都已被冷汗浸透。

  “蘇先生,您可算出來了!”

  當遠遠地看到蘇奕那孑然峻拔的身影走來,一直焦急等待的蕭天闕登時喜上眉梢,原本懸在嗓子眼的心徹底放下,匆匆迎上來。

  “事情已經解決,我們回去吧。”

  蘇奕笑著開口,云淡風輕,就似剛才進入摩云軍大營,只是去解決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好!”

  蕭天闕沒有多問,痛快答應。

  之前那一幕幕,他雖不曾見到,可卻清楚,蘇奕之前所經歷的,注定是非同尋常的一戰。

  否則,剛才怎可能會出現那天地劇變的動靜?

  正因如此,當蘇奕毫發無損的走出,蕭天闕立刻意識到,這次對手再強大,也都沒能奈何蘇奕!

  這就足夠了。

  “蘇先生,等回去了,我請您喝酒如何?”

  “正合我意。”

  “哈哈哈,老朽這些年倒是了不少佳釀,趁此機會,定要和蘇先生喝個痛快。”

  ……兩者漸行漸遠,只有若有若無的聲音隨著風從遠處傳來。

  這天是四月初十。

  蘇奕于摩云軍大營,劍斬大秦玄月觀陸地神仙黎昌寧,殺大秦第一宗族游氏族長之子游星霖,取摩云王石瀾山之首級。

  入萬軍之地,如入無人之境!

  就在當天,這樣的消息以驚人的速度擴散,在白州城內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這蘇奕都強大到能擊殺陸地神仙了!?”

  不知多少勢力震動,為之瞠目,差點都不敢相信。

  “這不會有假,一個人撒謊不足信,可傳出消息的,乃是擁有上萬將士的摩云軍,他們怎敢在這等事情上撒謊?若被追究,可是掉腦袋的事情!”

  有人言之鑿鑿。

  “老天!十七歲的少年宗師,卻能斬殺陸地神仙,這在以前,可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大秦玄月觀陸地神仙黎昌寧、大秦游氏一族嫡系子弟游星霖、摩云王石瀾山全都被殺了?蘇奕這是要捅破天啊!!”

  一些個老輩人物,都被驚得心肝亂顫,無法淡定。

  白州本就是京畿之地,拱衛大周皇都玉京城之外。

  在白州境內,更分布著諸多隸屬于玉京城蘇家的勢力。

  當得知消息,那些個勢力全都慌了神,紛紛第一時間把消息以最快速度傳往玉京城。

  消息還在擴散。

  誰都清楚,隨著時間推移,這樣一場血腥風暴,注定將震動大周,掀起一場無法預料的滔天風波!

ps:第五更送上!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