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二章 我有一劍斬塊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為何陸地神仙可借用天地之勢?

  核心就在擁有神念上!

  神念掠空,可感知天地元力的分布,再以自身道行為引,施展秘術,便可奪取天地周虛之力,以自身道行御用之!

  這也是凡俗武者和修士的區別。

  蘇奕雖瞧不上這等投機取巧的手段,但臉上終究露出幾分認真之色。

嘩啦啦  蘇奕舒展身體。

  頓時,從他體內傳出爐鼎轟鳴般的聲音,一身肌膚彌散毫光,道韻流轉,晶瑩剔透。

  而澎湃的真元,更是脫離體外,把方圓十丈內的氣流壓迫擴散,浩蕩的神念,透體而出,靜心感應天地大勢的變化。

  自修為突破至宗師三重境后,蘇奕的神念已能感應到六十丈范圍的距離,且凝練純凈,堅韌無比。

  那等品相,足以讓元道修士羞愧到無地自容。

  這來自“他化自在經”的磨煉!

  黎昌寧縱然再厲害,恐怕也根本想不到,蘇奕這等凡俗宗師境的少年,竟會擁有只有元道修士才能夠擁有的神念!

  而這,也正是蘇奕敢于和陸地神仙對峙,有恃無恐的資本!

  “去!”

  遠處,黎昌寧駕馭周虛,以神念催動歸元劍,當空一斬。

  他所凝聚的八方天地之勢,如若找到泄洪口般,頓時在歸元劍的一斬之力下,化作狂暴的劍氣洪流,向蘇奕沖去。

  這股劍氣洪流之浩瀚,遠遠超過所有人想象。

  虛空被攪動,掀起無數風暴隨行,而劍氣所過,現出一道長達數十丈的巨大裂痕,蔚為壯觀。

  一劍之下,直似將虛空以蠻力碾開!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頭皮發麻,目瞪口呆。

  “好!”

  見此,蘇奕兀自雙手空空,縱身而起,云淡風輕一拳打出。

  剎那間,無邊宏大的真元,從他體內狂涌而出,無盡金光照徹天宇,整個人化作一顆金色的流星,一拳打向那浩浩蕩蕩的劍氣洪流。

  轟隆!

  天崩地裂般,肉眼可見,蘇奕的拳勁,僅僅支撐幾個呼吸,便被那劍氣洪流狠狠碾碎。

  而后,他身影被震得一路后退,在虛空中倒退出數十丈距離,才勉強止住身形,將那劍氣洪流化解。

  其一身氣血翻騰,略顯狼狽。

  而虛空中,則拉出了一道長達百丈的巨大裂痕。

  一劍之威,破虛空百丈!

  這也是開戰以來,蘇奕第一次被擊退。

  “師叔此劍,妙不可言!”

  游星霖再忍不住內心的狂喜,大叫出聲。

  “這就是真正的陸地神仙之威!我輩苦苦求索武道,為的不就是掌控這樣的力量,一躍從凡俗之軀超脫嗎?”

  石瀾山心潮澎湃,情難自禁。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就見蘇奕站穩身影后,卻淡然道:

  “沒用的,你神念孱弱,又施展自損道行的秘術,強行借用天地之力,時間久了,必反受其害。”

  說到這,蘇奕一陣搖頭,“更何況,你操縱天地元氣的手法,也過于粗糙,白白浪費了那般力量。”

  真正的元道修士出手廝殺,核心還是看各自的道行、道法、法寶、以及戰斗手段。

雖然大家都能操控天地元氣  ,可誰都清楚,這么做弊端太多,一是速度慢,二是力量分散,三是會加劇自身修為的消耗,四是這終究是“借力”,駕馭天地力量時,極容易遭受反噬。

  而真正的修士之戰,廝殺往往最忌諱這些。

  黎昌寧駕馭的天地力量再強,可時間一久,根本不必蘇奕動手,他自己就會體力衰竭,陷入虛弱處境中。

  黎昌寧顯然也清楚這些,根本不廢話,抓緊一切時間出手。

  轟!轟!轟!

  一道道雷電,被他從空中引動,裹挾在歸元劍之下,轟向蘇奕。

  那等威能,直似天公發怒。

  隨便一道雷電落下,都能轟殺先天武宗人物。

  可在蘇奕的神念感知中,這一道道雷電,雖毀滅氣息驚人,卻雜亂無度,毫無章法可言。

  他縱身閃爍,行走在攻擊最薄弱處,當避無可避時,便揮拳打出,雖屢次被震退,卻毫發無損。

  從遠處觀望。

  黎昌寧就像一個操縱天威的神祇,御用周虛元氣,劍氣如狂暴洪流,聲勢驚人,可惜……打不到人。

  反倒是蘇奕在那可怖的攻伐之下,身影一次次不斷逼近黎昌寧,就如刀尖上起舞,兇險到極致,卻每每能化險為夷。

  這一幕幕,看得不知多少驚呼聲響起。

  很快,蘇奕就感到有些無聊了。

  “如你僅僅如此能耐,現在便可分勝負了。”

  蘇奕淡然開口。

  黎昌寧微微一怔。

  就聽清冽低沉的劍吟響徹,一柄幽暗如夜色般的靈劍出現在蘇奕右手中,劍身隱約有一只兇禽振翅的影子浮現,平添一份兇厲懾人的氣息。

  玄吾劍!

  此劍一出,蘇奕氣勢驟變,渾身凌厲,似撕破蒼穹的一抹鋒芒,而其眸子中,則冷靜如雪,古井不波。

  自開戰以來,他不曾出劍,誰又能知道,前世的他,是以劍道震天下,以一劍稱尊大荒九州?

  猶記當初,世人皆稱他為“玄鈞劍主”。

  可蘇奕,一直視自己為大道之上一劍修!

  “我也修劍道,黎昌寧,你可敢一觀?”

  蘇奕冷眸如電,疏狂不羈,如若謫仙傲世。

  “有何不敢?”

  黎昌寧冷笑一聲,猛地深呼吸一口氣,猛地將手中歸元劍在虛空一頓。

  就見虛空之中,飛出無數道長達三尺的劍氣。這些劍氣不斷汲取天地周虛之力,剎那間,竟化作八百道之多。

  八百劍氣沖入半空中,布下一個巨大的劍陣。

  “我這劍陣,御天地之力,以氣馭劍,故曰八百劍陣!不知能否入得了道友法眼?”

  黎昌寧長嘯開口。

  此刻的他,一口氣凝練八百道劍氣,操縱天地元力化為劍陣,那等消耗,讓他也禁不住一陣急促喘息,胸口劇烈鼓動,發絲之間直冒熱霧,那是被蒸發的汗水。

  “借來的力量,就不必再丟人現眼了。”

  蘇奕哂笑,屈指彈劍,踏步凌空而來。

  “去!”

  八百劍氣所化的劍陣,齊齊嗡鳴,如狂風暴雨般,瞬間向蘇奕射去。

  全場色變。

這八百道劍氣,每一道都可以輕易滅殺先天武宗,帶著浩浩蕩蕩的天地元氣,八百道一同射  出,直似將天地都戳成蜂窩,無匹凌厲的寒芒,漫天都是。

  從遠處看,直似八百劍氣所化的大軍,碾壓天地而去。

  那等威勢,恐怖無邊!

  面對這等一擊——

  蘇奕眸子中鋒芒一閃,沒有猶豫,猛地縱劍而起,于虛空中斬出一劍。

  一掛千丈金色劍氣掠起,一股凌殺無邊的劍勢也是在其中爆綻而開。

  給人的感覺,就仿佛此劍一出,可斬天、斬地、亦可斬心中塊壘!

  那是一種藐視天地一切的劍勢,是一種天壓地禁,萬物橫阻,我自一劍破之的大氣魄。

  一劍分開生死路,一劍斬盡不平意!

  這一劍,名喚“斬塊壘”。

  大快哉劍經六大劍勢的最后一招。

  取“我有一劍斬塊壘,呼出一生快哉風”之意。

  當此劍橫空斬出——

  嘭!嘭!嘭!

  周虛沸騰,那呼嘯而來的八百劍氣所裹挾的天地元力,驟然間如失去控制般,紛紛在半空中潰散,土崩瓦解。

  與此同時,黎昌寧發出吃痛悶哼,面露駭然。

  蘇奕這一劍,竟一瞬斬斷了他的神念和天地元力之間的感應聯系,也讓得他失去了駕馭天地之威的力量!

  而后,驚天動地的轟鳴中,就見蘇奕那一劍之下,那浩浩蕩蕩呼嘯而來的八百劍氣,皆如若易碎的琉璃,被橫掃一空。

  砰砰砰砰!

  密集的爆鳴響起,劍氣爆碎時,像八百朵煙火爆綻在虛空中,極盡璀璨絢爛。

  這八百劍陣,對蘇奕來說,就如土雞瓦狗般,不敵一劍之威!

  當蘇奕這一劍斬落在地,直似地震般,地面出現一道百丈長的溝壑,筆直如尺子畫出般,兀自殘留著毀滅般的氣息。

  全場駭然,皆為之失聲。

  就是游星霖、石瀾山之輩,也失魂落魄,呆滯在那。

  這一劍……

  好恐怖!!

  雖只是遠遠觀望,卻直似斬在人心上,將心神的堡壘劈碎,讓得恐懼、絕望、惘然的情緒如山崩海嘯般涌出。

  煙塵彌漫,天地動蕩中,蘇奕淡然而問:“黎昌寧,此劍如何?”

  遠處,黎昌寧默然。

  他披頭散發,衣衫破損,臉色煞白透明,渾身氣息更是如急速褪去的潮水,不斷衰弱……

  整個人仿似一下子蒼老無數歲。

  半響,他轉動脖頸,艱難抬眼看向蘇奕,聲音沙啞:

  “黎某修劍至今四十九載,入陸地神仙之境、悟騰蛟劍意、御天地之勢,自詡當世之輩,可與敵者,當為同境之巨擘,亦或境界更高之輩,不曾想,今日這一劍,卻給黎某敲了一記喪鐘……”

  黎昌寧長聲一嘆,神色復雜,有欽佩,有不甘,有苦澀,“殺人亦殺心,這等一劍,讓黎某縱有萬千不甘,又如何能不嘆服?”

  那喟然蕭索的聲音還在天地間,他瘦削的身影上,生機竟悄然流逝,在虛空中仰天栽倒,墜落大地之上。

  這位來自大秦玄月觀的陸地神仙,就此隕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