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章 劍意騰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老天!”

  遠處的石瀾山和一眾士卒皆駭然,眼前刺痛。

  那如金色星河斬落的一劍,直似來自天上仙人之手,強大到讓他們遠遠只望一眼,便心生無盡恐懼。

  而面對這等可怖的一擊,游星霖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內心涌起強烈無比的危險感。

  “給我起!”

  他渾身真氣凝聚,袖袍鼓脹開來,長發飄散,根根豎起。

  轟!轟!轟!

  只見在他面前,虛空中涌現出十九座火焰山岳,皆有十丈高,排空而起,橫亙身前。

  火劍化岳!

  這還不算完,游星霖一把撤下脖頸前懸掛的玉墜,狠狠捏碎。

  玉墜爆綻出一層青燦燦的符箓云紋,化為一道渾圓的青色光罩,將其周身籠罩,靈光吞吐,光霞蒸騰。

  青乙真光罩!

  其師尊“蒼泓真人”親自所煉元道秘符,防御力驚世,元道之下一切力量,皆無法撼動!

  至此,游星霖內心才稍稍安靜。

  只是他臉色卻很陰沉,寥寥一劍,就把他逼迫到窮盡一切手段,連青乙真光罩這等保命手段都施展出來。

  這無疑太恥辱!

  旋即,游星霖臉色驟變。

  就見——

  轟隆!

  當蘇奕那如金色星河般的一劍斬下,橫空而起的十九座十丈火焰山岳,直似點燃的炮仗般,一座座轟然炸開,被徹底碾碎。

  漫天光雨飛灑,虛空紊亂。

  那等一幕,讓游星霖手腳發涼。

  那火焰山岳乃是他最得意的防御之術,每一座山岳,皆可抵擋同境人物的全力攻伐,但在蘇奕那無堅不摧的劍氣之下,竟然如同紙糊似的,被輕而易舉就破開了!

  而那金色劍氣余勢不減,以磅礴無量之勢直接斬在那青乙真光罩上。

  轟!!

  游星霖三尺之內,被他無鑄的符箓靈光充滿,這等防御力量幾乎凝聚成實質,肉眼可見的云氣翻騰,靈氣激蕩。

  可當被金色劍氣斬中那一瞬,這青燦燦的光罩猛地凹陷下去,產生劇烈的波動。

  砰砰砰!

  緊跟著,如蛛網般的細密裂痕出現在光罩上。

  游星霖徹底駭然,嚇得臉色煞白,魂兒差點飛出來,打破腦袋都沒想到,強大如青乙真光罩,竟都要被這一劍斬破。

  這完全出乎他意料。

  以至于,腦海都一陣空白。

  青乙靈光罩終究沒能支撐住,轟然炸開。

  “我命休矣!”

  游星霖瞳孔瞪大,嚇得心神失守。

  可就在這危機萬分的時刻,一口道劍橫空而至,于虛空中一閃,硬生生擋住蘇奕這一劍。

  漫天金色光雨迸濺,亂流席卷。

  那可怖的余波,震得游星霖身影狠狠倒飛出去,跌落在十多丈之外的地上。

  披頭散發,口鼻噴血。

  “我……還活著?”

  游星霖劇烈咳嗽,如夢初醒。

  全場寂靜,鴉雀無聲,只有他那恍惚的喃喃聲和咳嗽聲響起。

  遠處石瀾山和一眾摩云軍士卒的臉上,同樣寫滿了恍惚,只不過那是一種震駭到極致的情緒,一種難以置信的惘然之感。

一劍,破十九座火山,斬  青乙真光罩!

  那等一幕,直似傳說中的仙人出手,所釋放出的力量,完全不是世俗中那些武者可擁有!

  不知何時,黎昌寧已立在游星霖身邊,一口松紋古劍滴溜溜在其身前懸浮。

  他沉聲開口:“星霖,莫要氣餒,你不是敗給了一個宗師境少年,而是敗給了一個奪舍者。”

  之前,正是黎昌寧出手,挽救游星霖于水火之中。

  “是嗎……”

  游星霖深呼吸一口氣,臉色鐵青地盯著遠處的蘇奕,咬牙道,“師叔,還請您將其擒下,為我充當磨刀石!!”

  他恨!

  恨自己剛才竟被嚇得腦海空白,忘記去抵抗,差點一命嗚呼!

  這對他這等大秦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而言,無疑是一個奇恥大辱。

  “可。”

  黎昌寧點頭,“你且去一邊等著便是。”

  遠處,蘇奕負手,神色淡然。

  都懶得再多說一字。

  何謂奪舍者?

  以神魂竊取他人之軀殼,可也會被這具軀殼的天資和底蘊所累,只能重新修煉。

  他蘇某人再不堪,也遠不是那些竊取他人之軀的貨色可比!

  當然,說這些,對方定然不會相信了。

  “道友,請指教。”

  武斗臺上,黎昌寧微微稽首。

  蘇奕沒有廢話。

  轟隆!

  他青袍鼓蕩,腳踏虛空,一拳轟來。

  澎湃的拳勁,在虛空中碾出一道狹長裂痕,燦然的光影中,涌動著澎湃純凈的道韻。

  “沒有借用一絲一毫天地之力,僅憑宗師境的真元,就能烙印一絲道韻!?這蘇奕若不是奪舍者,焉可能辦到這一步?”

  黎昌寧瞳孔微凝。

  勁氣外放,每個宗師都能做到,但像蘇奕這般,一拳打出,還帶著一絲玄妙的道韻,這就很不可思議了。

  別說是宗師,就是先天武宗都無法辦到!

  因為道韻,是只有陸地神仙才能參悟掌控的力量!

  “起!”

  心念轉動間,黎昌寧手中歸元劍當空一劃,漫天劍氣激射,如雨幕爆綻。

  每一道劍氣,皆二尺長短,銳利無匹,閃耀寒芒。這一剎那間,整個天空,仿佛有數千上萬柄利箭般。

  “去!”

  隨著黎昌寧遙遙一指。

  成百上千的劍氣,宛如強弓硬弩,向蘇奕沖去。每一道劍氣,皆牽引天地靈氣,在斬出時,威力暴漲。

  剎那間,劍氣如瀑,氣勢如虹,覆蓋虛空。

  密匝匝的劍吟響徹,激蕩天宇。

  那等風采,當即震撼在場所有人。

  陸地神仙!

  這是真正的陸地神仙風范,隨手一劍,御天地之勢,衍千百劍氣!

  石瀾山和營地中上萬士卒,皆被驚艷到。

  在世俗武者眼中,陸地神仙,便已等于超脫世俗之上,和傳說中的神仙無疑。

  而此時,當目睹黎昌寧之風采,可想而知是何等震撼。

  嘭!嘭!嘭!

  武斗臺上,無數道劍氣撞擊在拳勁上面。

  早在宗師二重修為時,蘇奕便能擊殺上林寺經鶴這等強行破境的陸地神仙,更何況是現在?

  就見——

在一連串的爆炸中,那浩浩蕩蕩的拳勁宛如勢不可擋,將一道道劍氣  轟碎,向前碾壓而來。

  “咄!”

  黎昌寧劍勢一變。

  漫天劍氣,化作龍卷般,以之前數倍的速度,密匝匝斬在那一道無形拳勁之上。

  每一道劍氣,都讓拳勁削弱一分,盡管很細微,但隨著那成百上千的劍氣柄斬下,蘇奕這一拳,最終在距離黎昌寧十丈之外,憑空潰散。

  天地死寂。

  在場眾人皆為之震顫,盡數無聲。

  “怎可能……”

  游星霖瞪大眼睛,無法想象,蘇奕那等一拳,怎能和身為陸地神仙之境的黎昌寧對抗。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

  就是石瀾山和那些士卒,都傻眼了,這是宗師境人物能掌握的力量?

  什么時候,凡俗武者能夠和陸地神仙對抗了?

  “再接我一拳!”

  蘇奕大笑一聲,腳踏罡斗,拳走龍蛇,虛空之中,直似有一頭仙鶴傲嘯九天,振翅青冥。

  這一拳打出,澎湃的真元盡數將松鶴鍛體術的精髓演繹,牽引周虛之力,糅合玄妙道韻。

  威勢之大,是之前的一倍以上,打得那片虛空都為之震動,氣流為之翻騰。

  金燦燦的拳勁掠來,如仙禽撲殺而至,惟妙惟肖,道韻天成。

  這一次,便是黎昌寧臉上,都露出一絲凝重,掌指之間,松紋古劍驟然清吟。

  劍名歸元。

  十九年前,黎昌寧一舉突破而入陸地神仙之境,玄月觀觀主“雨滄山”親自賜其歸元劍,為其慶賀。

  此劍長二尺,寬二指,乃玄月觀先賢所留,仿照古之神劍煉制而成,劍形古意盎然,厚重無鋒,重達千鈞,黎昌寧得此劍后,日夜以外物喂養,以自身精血淬煉,到今天,已有十九年歲月!

  而此時,此劍被黎昌寧以一身修為全力催動,劍吟如潮,聲勢無比之驚人。

  隨著他揮劍,

  天地之間,頓時閃過一道白虹,這道白虹橫亙長天,足有十數丈長,劍芒如怒濤狂卷般,帶起浩蕩的天地之力。

  恍惚間,眾人視野中,似看到一條白色蛟龍從劍氣中顯化,昂首擺尾,吞云吐霧,攪亂風雨!

  這是劍意!

  名喚“騰蛟”,由黎昌寧觀摩一副古老的“蛟龍行云圖”,歷經三年參悟,終于窺得一絲道韻妙諦,融入自身劍勢之中。

  孕養至今,已有八年!

  堪稱黎昌寧一生劍道的巔峰之作。

  劍法入意,萬術不侵,這才是陸地神仙真正的風采!

  “好!”

  這時,蘇奕人隨拳走,整個人化作一道舞動九天的仙鶴,帶著熾盛的金光,俯空轟擊而來,竟然要以力破此一劍!

  轟隆!

  勁氣爆裂,天地震動。

  一道璀璨的力量洪流,從兩者相交處,向四面八方蔓延開來。緊接著,就是四散開的勁氣與拳芒,最后是無形的震蕩波動。

  浩浩蕩蕩的勁氣摧殘之下,那由玄煞精鐵澆筑的百丈武斗臺,竟是轟然塌陷,四分五裂。

  而在場外,不知多少駭然驚呼聲響起。

  除了一些修為在宗師境之上的角色,其他靠近這片區域的人等,皆被那可怖的勁風狠狠掀飛出去,場面混亂不堪。

  “這一擊,誰勝誰負?”

  眾人睜大眼睛,帶著難掩的震駭神色看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