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九章 千火劍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冥冥中自有天注定?

  看著對面談笑自若的黎昌寧,蘇奕也禁不住笑了。

  小小辟谷境修士,還遠不夠資格去鉆研周天道則,也配談‘天注定’三字?

  這若擱在大荒九州,注定貽笑大方。

  蘇奕都懶得搭話,目光看向那不遠處的武斗臺,直接道:“你們決定在此地動手?”

  黎昌寧微笑道:“道友莫慌,切磋之前,黎某有一事請教。”

  蘇奕道:“說。”

  黎昌寧想了想,眸子盯著蘇奕,道:“據說道友剛從寶剎妖山深處返回,不知可曾見到大秦上林寺的佛修?”

  蘇奕道:“見過。”

  黎昌寧眸光微瞇,道:“這么說,他們現在還在寶剎妖山深處了?”

  “不錯。”

  蘇奕點頭,言簡意賅,“不過都已是死人。”

  黎昌寧一怔,訝然道:“死了?道友能否詳細說說?”

  蘇奕指了指武斗臺,道:“打敗我,想知道什么統統告訴你,若你死了,知道那么多也沒用。”

  “呵。”

  一側的游星霖笑起來,“蘇公子,你就這么著急……送死么?”

  蘇奕沒有理會,直接無視了,這種小角色的挑釁,著實讓他提不起興趣,待會直接殺了便是。

  他目光看向黎昌寧,道:“你認為呢?”

  眼見自己被無視,游星霖眉宇間浮現一抹寒意,剛要說什么,就被黎昌寧攔住,道:“莫慌。”

  而后,他翻手取出一個鐫刻著奇異花紋的青銅鏡,笑問蘇奕,“道友可認得此物?”

  “鑒魂之物?”蘇奕道。

  “道友好眼力,此寶正是鑒魂鏡。”

  黎昌寧贊嘆,而后眸子泛起一絲異色,“那不知道友敢否讓黎某以此寶一觀神魂?”

  蘇奕挑眉道:“你懷疑我被奪舍了?”

  黎昌寧眼眸深沉,意味深長道:“究竟是不是,測一測不就一目了然了?”

  說著,他猛地抬手,指尖不知何時已經擠破,浸出一滴鮮血,直接劃在了那鑒魂鏡上。

  鑒魂鏡頓時涌現出詭異的烏光,仿似漩渦般翻騰,照向蘇奕。

  這一瞬,黎昌寧和游星霖的眸子,皆是齊齊盯在蘇奕身上,一眨不眨,不肯錯過任何一絲細節。

  蘇奕坦然立在那,紋絲不動。

  只是,僅僅剎那——

  那烏光流轉的鑒魂鏡,卻突兀地炸碎,化作碎屑飛灑。

  “這……”

  黎昌寧一驚,有些錯愕,這是什么情況?

  就見蘇奕不屑道:“似這般寶物,未免也太不堪,要不要我蘇某人教教你真正的鑒魂之術?”

  話語透著濃濃的嘲諷。

  “你竟敢壞我師叔的寶物!”

  游星霖臉色一沉。

  蘇奕折身走上那武斗臺,居高臨下道:“無須再廢話,想死就上來一戰。”

  游星霖冷然道:“師叔,還請讓我先去教訓教訓此子!”

  鑒魂鏡被毀,已讓黎昌寧肉疼不已,聞言,他深呼吸一口氣,道:“也罷,你去與之切磋一下也好,若能借此磨刀石磨煉出‘上一品’的先天之氣,再好不過。”

游星霖縱身而起,飛掠到武斗臺上,和蘇奕遙遙  對峙。

  頓時,遠處的摩云王石瀾山,以及軍營中上萬士卒的目光都是齊刷刷看了過去,神色間帶著期待。

  “莫要大意。”

  黎昌寧叮囑了一聲。

  游星霖微微一笑,道:“蒼鷹搏兔,亦用全力,師叔放心便是。”

  他指尖在腰間一抹,一口赤色長劍掠出。

  劍身如火玉般晶瑩剔透,有一圈圈漣漪般的火光流轉,靈性十足。

  “此劍名火鵲,乃我師尊‘蒼泓真人’所贈,伴我修行至今,已有八年光景,斬同境之敵三十六,獵殺妖獸之多,早已不計其數。”

  一劍在手,游星霖氣勢一變,衣袍獵獵,眸光銳利,“今日,我當以此劍,取你首級!”

  聲音還在回蕩,他渾然涌動一圈火焰般的先天之氣,身影如燃,威勢也是一下子攀升到極致。

  人如劍,劍如燃!

  “屁話可真多。”

  蘇奕一陣哂笑。

  “找死!”

  游星霖眸子中殺機一閃,縱身上前,如若一道閃電般,而其手中火鵲劍猛地連刺上百次。

  仿似狂風驟雨,又似弩箭攢射。

  剎那間,火紅如燃的劍氣交織,籠罩數十丈虛空,每一道劍氣皆晶瑩剔透,帶著肆虐張揚的焚化氣息。

  那等對力量的運用,已臻至出神入化之境!

  比上林寺降龍堂長老經鶴未曾踏入陸地神仙之境時,都要強橫一截。

  “好一招‘火劍焚八方’!”

  黎昌寧暗暗點頭。

  在大秦,游星霖不止是玄月觀年輕一代首屈一指的真傳弟子,更名列“大秦八秀”中,被譽為真正的修行奇才。

  眼下,他甫一出手,便已展露出其真正的實力!

  “好強!”

  遠處,石瀾山倒吸涼氣。

  他同樣是先天武宗,自然一眼看出,游星霖這一劍的威能,儼然已臻至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遠不是他這等世俗中的先天武宗可比。

  而在那摩云軍士卒眼中,游星霖這一劍,已完全超出他們所能理解的范疇,皆不免倍感震撼和驚艷。

  卻見蘇奕隨意而立,不丁不八,眼神泛起一絲譏誚般的光澤。

  直至那漫天火焰劍雨如大網般橫空而至,他這才駢指一劃,一道金色劍氣橫空而起。

  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中,那漫天火焰劍雨,就如遭受到風暴的摧殘,直接被金色劍氣碾碎,潰散消弭。

  “蘇奕,你真當我的劍意這般簡單?”

  可游星霖不驚反喜,仰天大笑。

  只見他手中火鵲劍猛地揚起。

嘩啦啦  漫天火焰絲雨忽地憑空而現,瞬間以蘇奕為中心,如同龍卷風一般匯聚而來,道道火焰劍氣堆積,這一剎那間,直似千萬道強弓硬弩齊發。

  那等聲勢,比之剛才強大了足足一倍!

  “好一個偷天換日!”

  黎昌寧不禁撫掌贊嘆,連他都沒想到,游星霖竟別出心裁,明面上施展“火劍焚八方”,實則暗度陳倉,借勢施展出了“火劍攬風暴”這一殺招!

  “是嗎。”

  就見蘇奕頎長的身影驀地踏前一步,雙手一引一拍。

  風暴般的火焰劍雨,登時如遭大手牽引,猛地出現一絲滯澀。

  就在這滯澀出現的剎那,一只金燦燦的大手從天而降,碾壓而下,硬生生將那風暴火焰劍雨碾碎,產生砰砰砰砰的爆鳴崩碎聲,漫天光霞潰散如潮!

  那等摧枯拉朽般的威能,讓全場一寂。

  “這……”

  石瀾山眼皮狠狠一跳,心中發寒,這蘇奕果然如傳聞中那般可怖!若換做是自己,怕是根本就擋不住這一擊,可他卻竟輕松就化解了!

  “這怎可能是宗師三重能掌握的力量?哪怕沒有了鑒魂鏡,我也敢肯定,此子定是奪舍者!”

  黎昌寧眸光閃爍。

  “拿出你的壓箱底的手段,否則,我可沒心思陪你鬧著玩了。”

  蘇奕淡然開口。

  鬧著玩?

  游星霖只覺內心尊嚴似遭受到踐踏,臉色也是陰沉下來。

  他本以為蘇奕不到二十歲,又是宗師三重,縱有劍殺先天武宗的力量,可對上自己這等真正的修行者,也必力有不逮。

  卻沒想到蘇奕卻竟這般強橫!

  這就是奪舍者的可怕之處?

  “起!起!起!”

  游星霖猛地深呼吸一口氣,憑虛踏步,連續揮劍。

  無數道火焰劍氣射出,瞬間籠罩住了蘇奕的四面八方,就如當空編織出一張火焰劍意所交織的大網,密密麻麻,封鎖那片乾坤。

  千火劍網!

  玄月觀四大傳承之一“火龍劍經”中的絕殺招數,一經施展,號稱天羅地網,焚天滅地,讓敵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最是霸烈可怖。

  在外人眼中,這一剎那,蘇奕就如墜入火焰天網中的獵物,處境兇險,岌岌可危!

  那一幕,甚至讓遠處觀戰者都生出逃無可逃的絕望之感,內心壓抑之極。

  可想而知,這一劍的威勢何等恐怖!

  事實上,這一招正是游星霖最得意的壓箱底手段,憑借此招,為他搏得不知多少美譽和贊揚。

  可此時,蘇奕卻露出一絲失望之色,輕嘆道:“也不過如此……”

  話音剛響起,就見蘇奕伸出一只晶瑩剔透的手掌,然后猛的一握。

  轟隆!

  一道金色劍氣直沖云霄,那茫茫劍氣晶瑩剔透,帶著玄妙莫測的道韻,磅礴浩大,聲勢無量。

  剎那間,直似一掛金燦燦的星河于大地之上倒卷而起,欲拍打蒼穹,轟破周虛!

  在那等恐怖的力量沖鋒下,天羅地網般的火焰劍氣,頓時被沖垮,四分五裂,漫天飄零。

  場外驚呼四起,不知多少人為之駭然,這還是武道嗎?簡直是仙家法術!

  “這……”

  游星霖此時也終于臉色大變。

  蘇奕一步踏出,一把隔空握住那一道磅礴如星河的金色劍氣,淡然開口:

  “我這一劍,可斬天下任何先天武宗,至于你……也不例外。”

  聲音還在回蕩,就見——

  蘇奕右臂揮動,虛空氣流轟然炸開,磅礴浩蕩的金色劍氣破開長空,帶著一道長長的如瀑般的璀璨光影,橫空而去。

  直似茫茫金色星河奔涌而下,滌蕩人間!

ps:今天很多更新一些,嗯……晚上6點看一口氣能更多少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