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七章 公子和道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陰暗潮濕的牢獄中。

  蕭天闕看著匆匆而來的紫堇,難以置信道:“丫頭,你怎么來了?”

  “爺爺,我是來接您出去的。”

  紫堇激動道。

  當看到蕭天闕那骨瘦嶙峋,憔悴不堪的模樣時,她不禁一陣心疼,連忙上前,將蕭天闕攙扶起來。

  “接我出去?”

  蕭天闕怔怔,“蕭仲瀛有這般好心?”

  紫堇深呼吸一口氣,笑道:“爺爺,蕭仲瀛已經死了。”

  “什么!?”

  蕭天闕睜大眼睛,“丫頭,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爺爺,咱們先離開這里再說。”

  說著,紫堇已攙著蕭天闕走出了牢獄。

  沒多久,被囚禁起來的蕭橫秋等一眾蕭氏族人,皆從牢獄中解脫,重見天日。

  當抵達吟風樓。

  蕭天闕、蕭橫秋等人就看到,一眾原本追隨在大長老蕭仲瀛身邊的宗族大人物,此時皆跪在地上。

  一張案牘前,一個青袍少年坐在那,一邊飲茶,一邊眺望遠處湖泊風光,儀態悠閑。

  裴云渡立在一側,笑呵呵幫其斟茶。

  看到這一幕,蕭橫秋不禁一呆,疑惑道:“紫堇,這位是?”

  何止是他,那些剛脫困的蕭家族人也都滿臉錯愕,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奇怪了。

  不等紫堇開口,就見蕭天闕已恍然大悟般,激動上前,抱拳見禮:“蕭某見過蘇先生!”

  他徹底明白了,蕭仲瀛的死,以及這跪倒一地的家伙,皆是出自蘇奕之手筆!

  “蕭老。”

  蘇奕收回目光,長身而起,略帶感慨道,“我可沒想到,你會因為我的事,不惜去站在玉京城蘇家的對立面。”

  蕭天闕露出一絲慚愧之色,苦笑道:“可最終……還是沒能幫上蘇先生的忙。”

  “蘇先生?”

  這時候,蕭橫秋也猛地反應過來似的,失聲道,“紫堇,這位莫不就是曾救你爺爺一命,更幫我們蕭家修繕祖傳秘法‘金瀾訣’的那位蘇奕蘇先生?”

  紫堇笑著點頭:“正是。”

  此話一出,那些剛脫困的蕭家大人物們全都反應過來,全都露出驚詫、震撼之色。

  原來這青袍少年,便是蘇奕!

  這一天,蘇奕入白州城,翻手間鎮平蘭陵蕭氏內禍,蕭天闕等人由此脫困,重掌宗族權柄。

  當天,距離白州城三十里之外,坐落著一個規模巨大廣袤的軍營。

  摩云軍!

  摩云王石瀾山麾下的一支精悍大軍,常年鎮守白州,拱衛這片京畿之地。

  “報——!”

  一名斥候匆匆沖入軍營,來到位居中央的一座恢弘的巨石殿宇內。

  “啟稟大人,白州城傳來消息,蘇奕于半個時辰前進入蘭陵蕭氏!”

  殿宇內,香爐裊裊,紅毯鋪地。

  摩云王石瀾山正在和一個身著風火道袍的青年對談。

  聞言,石瀾山眸子一亮,道:“蘇奕出現了?好事啊!”

  他喜形于色,吩咐斥候:“吩咐下去,把此子的蹤跡給本王盯好了!”

  “喏!”

  斥候領命匆匆而去。

  石瀾山目光看向風火道袍青年,笑道:“游公子,果然不出所料,蘇奕此子已來到白州城。”

  被叫做游公子的青年笑了笑,說道:“目前來說,雖無法確定潛龍劍宗的呂東流等人,究竟是否是被此子所殺,但不容置疑的是,蘇奕此子的確已擁有滅殺先天武宗的能耐,王爺可莫要大意。”

  他模樣俊美,一對眼眸斜挑,唇角微翹,氣質慵懶隨意。

  可就是面對這樣一個青年,石瀾山眉宇間卻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敬色,拱手道:“此次能否拿下蘇奕此子,還要仰仗游公子才行。”

  游公子笑著搖頭:“我就是一個跑腿的,滅殺蘇奕這件事,只能由我那位師叔親自出手。”

  頓了頓,他自嘲一笑:“不得不說,十方閣傳來的消息太過嚇人,換做我出手,就是拼命,或許也不見得能拿下蘇奕。”

  石瀾山連忙道:“游公子太謙虛了,在這大周,或許沒多少人知道游公子的威名,可在大秦過內,誰能不知道,游公子乃玄月觀年輕一代中最負盛名的真傳弟子?”

  他神色間盡是敬佩,贊嘆道:“更何況,公子還名列‘大秦八秀’之一,被視作是天生的修行種子。”

  “據石某所知,若非您為求索更強大的元道之路,早在三年前時,就已擁有成為陸地神仙的機會。”

  “和您相比,他蘇奕……呵,也不過是個大逆不道的混賬罷了。”

  這番話,讓游公子眉目間閃過一絲自得之色。

  他嘴上則嘆道:“王爺,你可不能捧殺我,那蘇奕……可沒有你說的這般不堪。”

  石瀾山認真道:“誠然,蘇奕極為了得,可是他一個將死之人,哪可能有資格和公子相比?”

  游公子笑了笑,淡淡道:“行了,莫要再給我灌迷魂湯,我游星霖有幾斤幾兩,自己最清楚。”

  頓了頓,他悠然道:“至于蘇奕……他若是不夠強大,姑媽何至于請我和師叔一起親自來這大周走一遭?”

  言外之意就是,若蘇奕不夠強,根本不夠資格讓他和他師叔親自出手!

  石瀾山會心一笑。

  他很清楚,這位游公子的姑媽,便是玉京城蘇家之主蘇弘禮的四夫人“游青芝”。

  此次要在白州境內對付蘇奕的主意,也出自四夫人游青芝之手!

  “王爺,既然蘇奕已顯現蹤跡,我先去見一見師叔,至于何時出手,就要看王爺的意思了。”

  游星霖長身而起。

  石瀾山連忙起身相送。

  軍營一角,一座簡雅干凈的殿宇前。

  游星霖整了整衣冠,微微稽首見禮,道:“師叔,弟子游星霖有事拜見。”

  殿宇內,傳出一道醇厚的聲音:“你這孩子,跟你說多少次了,下山游歷時,莫要這般見外,快進來吧。”

  “是。”

  游星霖這才邁步走進殿宇。

  殿宇內,一個穿著藏青色道袍,頭盤道髻,柳須飄然的中年道士盤膝而坐。

  其身前橫陳一柄松紋劍,劍長僅二尺,寬二指,明凈的劍身上涌動著一絲絲水墨般的符箓云紋,古意盎然。

  在游星霖進來時,中年道士正拿著一塊質地上乘的血髓靈玉,一點點打磨身前松紋劍。

  這是“喂劍”,一種獨特的養劍秘術。

  “師叔的‘歸元劍’靈性越來越驚人了。”

  游星霖笑著贊了一句。

  “養劍之道,既要利用外物以滋養其質,也要我輩修士以一身精氣神蓄養其神,如此,方才能御劍于心,如臂使指。”

  中年道士微微一笑,掌指一拋,鏘的一聲,那松紋劍化作一道靈光,落入其背后劍囊內。

  “說說吧,你為何事而來?”

  中年道士問。

  游星霖拱手道:“剛才時候,摩云王石瀾山得到消息,那蘇奕已出現在白州城內。”

  中年道士點了點頭,捻須說道:“我倒的確想和此子見一見。”

  游星霖笑道:“這蘇奕能入得了師叔的法眼,就是死也足可含笑九泉了。”

  中年道士搖頭道:“我倒不是迫切想殺他,而是對他身上的一些事情比較好奇罷了。”

  “師叔莫非看出了些什么?”

  游星霖若有所思。

  略一沉吟,中年道士道:“從十方閣傳來的消息來看,不出意外,此子當是一只被異界修士奪舍的可憐蟲,恐怕其神魂早已被吞噬。至于是否如我所料,見到他時,以‘鑒魂鏡’照一下便知。”

  頓了頓,他眸光微微有些灼熱,說道:“若他真被奪舍,將其擒下,或許便能從其軀殼內得到一條屬于異界靈道大修士的神魂!憑我們玄月觀的手段,自可逼問出一些神妙無比的傳承法門!”

  游星霖也大為心動,道:“若如此,倒不枉我們親自來這大周走一遭。”

  中年道士道:“其實,此次前來大周,除了要斬殺蘇奕此子,還有另一件事也同樣極為重要。”

  游星霖一怔:“何事?”

  “前不久,上林寺的一群佛修前來這大周境內,進入了寶剎妖山,疑似是要謀取一場大造化。”

  中年道士眼眸深沉,“你也知道,這些年來,上林寺掌握了不少和‘異界’有關的秘辛,他們此行所圖謀的,恐怕也和‘異界’的機緣有關。”

  游星霖心中一震,忽地想起一件事,道:“之前十方閣的消息說,這蘇奕前天時候便曾進入過寶剎妖山,可似乎……他并沒有和上林寺那些佛修相遇。”

  中年道士道:“這也正是讓我不解的,等這次見到那蘇奕,問一問便知道。”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游星霖,含笑道:“等擒下這蘇奕,我姑且饒其不死,交給你來當磨刀石,和這樣的對手廝殺,足以讓你激發潛能,一舉將自身先天之氣淬煉到‘上一品’地步,那樣的話,踏入元道之路時,便可筑就第一流的辟谷道基。”

  游星霖眉梢露出一絲激動之色,肅然行禮道:“師叔栽培之恩,星霖畢生不忘!”

  中年道士笑著搖頭:“你這孩子,跟你說多少次了,你我之間,無須客氣。”

  正交談時,摩云王石瀾山匆匆前來拜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