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六章 威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看戲?

  在座眾人皆意識到,蕭仲瀛話中有話!

  “族長的意思是,玉京城蘇家的力量早已做足了準備,只要那蘇奕敢出現在白州,便必死無疑?”

  有人禁不住問。

  蕭仲瀛淡然道:“蘇奕會不會死,我可不清楚,我只知道,現如今摩云王石瀾山大人那邊,早已枕戈待旦,只等蘇奕此子出現!”

  頓了頓,他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諸位,那蘇奕或許強大到可滅殺先天宗師,可玉京城蘇家……可也不是吃素的!咱們啊……樂樂呵呵看戲就好。”

  說著,他隨手端起茶盞抿了一口,儀態悠閑。

  “回稟族長,大小姐回來了,她……”

  大殿外,一個扈從匆匆而來稟報,可不等說完,就被蕭仲瀛打斷。

  “大小姐?哪個大小姐?”

  蕭仲瀛眉宇間浮現一抹冷意,故作疑惑,“我怎么不知道,咱們蕭氏如今還有一個大小姐?”

  在座那些大人物神色都有些異樣。

  那扈從頓時驚慌,噗通跪地,顫聲道:“小的該死!小的該死!”

  蕭仲瀛淡然道:“你把話再說一遍。”

  扈從深呼吸一口氣,道:“回稟族長,宗族罪徒蕭橫秋之女蕭紫堇回來了!”

  蕭仲瀛這才滿意道:“不管如何,紫堇也是我堂侄女,身上流淌著蕭家的血,她既然迷途知返,我自不會再苛責于她,你傳我命令,將其禁足在‘冷石齋’便可。”

  那扈從卻慌張道:“族長,蕭紫堇是帶人闖進宗族的!”

  在座眾人皆一呆,帶人闖回來?

  這蕭紫堇好大的膽子!

  蕭仲瀛眉頭微皺,道:“她帶了多少人,可曾將其拿下?”

  扈從滿頭大汗,結結巴巴道:“和蕭紫堇一起的有三人,一個是謝遠山長老、一個是大宗師裴云渡,另一個則是一個面孔陌生的少年……”

  剛說到這,蕭仲瀛不禁啞然失笑,道:“我還當那丫頭有多大能耐,卻原來只帶了這點人手。”

  在座其他人也都笑了,謝遠山?一個這些年來跟隨在蕭橫秋身邊的狗腿子罷了。

  倒是裴云渡值得留意幾分,可也僅此而已。

  在蕭氏的地盤上,別說他裴云渡,就是先天宗師來了,也得老老實實斂眉低頭!

  “庸崢。”

  蕭仲瀛隨口吩咐道,“你帶一些人去把他們擒過來,我要讓他們皆跪在此地低頭認罪。”

  “是!”

  當即,一個孔武有力的黑袍男子起身,轉身而去。

  列庸崢,宗師五重境頂尖高手,也是蕭仲瀛身邊的左膀右臂之一。

  蕭仲瀛一邊飲茶,一邊淡然開口道:“諸位,我們姑且等待片刻,謝遠山不算什么,倒是這裴云渡……竟膽大到敢摻合咱們宗族的事情,這次必須給其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在座眾人皆笑著附和起來。

  可僅僅片刻后。

  一陣倉惶嘈雜的叫聲從遠處湖畔上傳來。

  “不好了!大小姐帶人殺過來了!”

  “族長,大事不妙!”

  “不——!”

  那嘈雜的聲音,還夾雜著一陣的慘叫,就是位于湖中央的吟風樓上,也聽得清楚。

  “發生了何事?”

  吟風樓大殿內,蕭仲瀛臉色一沉,猛地長身而起,來到大殿外,憑欄遠眺。

  在座其他大人物,也都紛紛起身,跟了過去。

  遠處湖岸上,一片混亂。

  蕭家的護衛、族人、扈從之流,皆倉惶逃竄,大呼小叫,面色慌張。

  而一群人,則徑直朝吟風樓這邊行來。

  謝遠山、裴云渡在前邊開道,蕭紫堇和蘇奕跟隨其后。

  寥寥四人而已,卻如入無人之境!

  他們一路所過,那些蕭家的強者根本不敢去阻攔。

  原因就是,從蘇奕他們進入蕭家大門那一刻開始,這一路上不知多少人試圖阻止,可無一例外,皆被裴云渡、謝遠山擊潰!

  一路勢如破竹。

  遠遠地,當看到這一幕幕,蕭仲瀛臉色陰沉無比,猛地發出一聲暴喝:

  “都退下,讓他們過來!”

  聲如雷霆,在天地間擴散而開。

  那些早已嚇得惶恐不安的蕭家強者皆如釋重負似的,如潮水似的紛紛避開。

  蘇奕他們很順利就來到了那一條通往湖中央吟風樓的白玉橋上。

  而此時,蕭仲瀛已帶著一眾大人物,來到了吟風樓一層大門前,一個個怒形于色,眉宇間殺機縈繞。

  “紫堇,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我本打算放你一馬,不與你計較,可你卻帶人殺入宗族,其心可誅!”

  蕭仲瀛冷冷開口,話語森然。

  紫堇深呼吸一口氣,神色平靜道:“蕭仲瀛,我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束手就擒,可免一死,否則,今日這吟風樓前,便是你們葬身之地!”

  這番話語,讓蕭仲瀛等人怒極而笑,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你這小賤人,真是不知死活,就憑你身邊的謝遠山、裴云渡和……那個年輕人,就敢跟我等叫囂?”

  蕭仲瀛神色陰沉,眸子殺機洶涌。

  這時候,一個大人物忽地提醒道:“族長,有些不對勁,列庸崢不見了!”

  蕭仲瀛瞳孔微凝,目光一掃四周,的確沒有看到列庸崢。

  “不用找了,列庸崢已經死了。”

  紫堇平靜開口。

  “什么!?”

  蕭仲瀛和那些蕭家大人物皆是一驚,臉色微變。

  列庸崢可是宗師五重境存在!

  擱在蘭陵蕭氏,也已是頂尖級的高手,可他怎地這般快就遭難了?

  眾人驚疑不定。

  “裴云渡,是你做的?”

  蕭仲瀛目光一下子鎖定裴云渡,渾身怒意和殺機迸發。

  裴云渡搖頭道:“裴某可沒有這般大能耐。”

  那會是誰?

  蕭仲瀛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看向了站在紫堇身邊的蘇奕身上。

  無論是紫堇,還是謝遠山,根本不可能是列庸崢的對手,那么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

  兇手是那陌生的青袍少年!

  只是……

  這年輕人身上的氣息,明明只有宗師三重修為而已,又哪可能是列庸崢的對手?

  就在蕭仲瀛等人驚疑不定時,蘇奕開口道:“和摩云王石瀾山勾結,奪走你父親族長職務的,就是那家伙?”

  紫堇點頭道:“正是。”

  蘇奕想了想,道:“是全殺了,還是活擒,告訴我你的決定便可。”

  紫堇登時猶豫了。

  遠處蕭仲瀛和身邊那些大人物,按照輩分,皆是她的長輩,以前她父親當族長時,這些人對她也極不錯。

  可殘酷的是,剝奪她父親族長之位,囚禁她爺爺蕭天闕,打擊她父親這一派系族人的,同樣是這些人。

  這讓她內心也無比糾結。

  便在此時,蕭仲瀛身邊,一個灰發中年已忍不住冷笑起來:

  “好狂妄的年輕人!你算什么東西,也敢在我等面前大言不慚?”

  其他人也都冷笑起來,全殺了或者活擒?

  此等言語,何其囂張!

  “聒噪。”

  蘇奕瞥了那灰發中年一眼,屈指一彈。

  一縷金色劍氣橫空而起,如若閃電般,斬了過去。

  “找死!”

  灰發中年也是一位宗師境人物,擱在白州境內,威名并不弱于裴云渡。

  當這一道劍氣斬來,他厲喝一聲,一拳砸出。

  然而,就在眾人錯愕震駭的目光注視下,那金色劍氣如無堅不摧般,輕而易舉破開灰發中年的拳勢,將其頭顱斬落。

  頭顱拋空,血噴如瀑。

  無頭尸體轟然倒地。

  全場一寂。

  蕭仲瀛等人皆渾身一僵,手腳發涼。

  輕描淡寫一劍,殺宗師如殺雞!!

  只是,誰敢相信,這是出自一個宗師三重的少年之手?

  “還沒想好么?”

  蘇奕目光看向紫堇。

  紫堇渾身一個激靈,道:“蘇先生,只斬蕭仲瀛便可,等我父親和爺爺脫困,由他們來處置其他人便可。”

  “也好。”

  蘇奕點了點頭。

  就在此時——

  蕭仲瀛身邊,一個肥胖老者發出驚恐大叫,道:“我知道了,他……他是蘇奕!!”

  蘇奕!

  一個名字而已,可卻似有魔力般,讓蕭仲瀛等人皆如遭雷擊,渾身都是一哆嗦,只覺一股寒意從脊椎骨直沖天靈感,如墜冰窟。

  怎么……是這家伙!??

  剛才時候,他們還在議論從十方閣傳來的消息,當時沒有人在意這些,都等著看戲。

  誰曾想,好戲還沒有上演,蘇奕這恐怖之極的年輕人,卻竟殺到了他們面前!

  這徹底嚇到了蕭家這些大人物,讓得他們都懵了。

  不是說摩云王石瀾山早已準備好一切,只等蘇奕前來,便會給予其致命打擊?

  怎么這蘇奕卻先跑來他們蕭家了?

  “你……你真的是蘇奕?”

  蕭仲瀛猶自不敢相信般,瞪大眼睛。

  “這世上,哪個不怕死的敢冒充蘇公子?”

  裴云渡冷笑開口。

  “動手!快動手!!否則,我們統統得被清算,快!”

  蕭仲瀛猶如崩潰般,厲聲長嘯。

  可尷尬的是,這一刻,他身邊那些大人物卻都遲疑了,沒有一個敢動手。

  人的名,樹的影。

  強大如呂東流那等潛龍劍宗的長老人物,都不敵蘇奕,他們誰還敢動手?

  若真去動手,又和以卵擊石有什么區別?

  “你們……”

  蕭仲瀛驚怒,整個人都差點瘋掉。

  最近一段時間,他執掌蕭家大權,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一聲號令,無人敢不從。

  可現在,他忽地發現,在蘇奕的威勢面前,自己那族長大權簡直形同虛設!

  蘇奕出手了,一道劍氣橫空,斬落蕭仲瀛的首級。

  這位蕭家的大長老,臨死都帶著濃濃的惘然和不甘。

  全場死寂,落針可聞。

  眾人心緒翻騰。

  權柄滔天又如何?

  面對真正的實力,也擋不住一劍之威!

  ps:還是說一下吧,最近生活中出了許多瑣屑事情,嚴重影響碼字工作,等過了這段時間,金魚肯定繼續補五更的。

還請諸君多擔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