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五章 看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很快就捋順了思緒。

  蕭天闕得知消息時,應該是在袞州總督府之戰爆發之前!

  那時候,袞州西山茶話會的消息,已開始在大周境內擴散。

  只是,當時極少有人知道,真正在茶話會上定風雨的,是他蘇奕而已。

  “摩云王石瀾山是從玉京城蘇家走出的外姓王,盤踞白州境內,威望極高,正是有他撐腰,才讓族長被罷黜囚禁。”

  謝遠山喟嘆,滿臉愁容。

  “原來如此。”

  蘇奕明白了。

  簡單來說,就是蘭陵蕭氏的大長老蕭仲瀛,勾結摩云王石瀾山,一舉搶奪了族長大權罷了。

  而事情的起因,就出在蕭天闕和蕭橫秋當初要決定要前往袞州救自己這件事上。

  想到這,蘇奕內心也不禁有些感觸。

  當初,他救助蕭天闕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沒曾想,蕭天闕竟會在得知蘇家要對付自己的消息后,會毅然選擇進行援手。

  僅憑這份用心,已足以讓蘇奕為之動容。

  “紫堇姑娘且放心,這件事,既因我而起,自當由我而終。”

  蘇奕輕聲開口。

  他此行本就要路過白州城,大可以借此機會,施以援手。

  紫堇卻搖頭,低聲道:“蘇先生,這件事牽連到的不止是我蘭陵蕭氏內的一些對手,還有摩云王石瀾山這等大人物,您……您還是莫要摻合進來了。”

  蘇奕之前展現的力量雖恐怖,可一想到那些對手所代表的勢力,就讓紫堇一陣心灰意冷。

  這時候,裴云渡似猛地想起什么,脫口道:“敢問公子莫非就是蘇奕蘇公子?”

  蘇奕點了點頭:“不錯。”

  裴云渡登時倒吸一口涼氣,恍然大悟般,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啊……”

  紫堇和謝遠山齊齊一怔,謝遠山道:“裴大人莫非以前也聽說過蘇公子的名聲?”

  裴云渡登時露出感慨之色,道:“兩位之前一直被困在蕭氏內,大概還不清楚,當今大周境內,年輕一代中,當屬蘇公子威名最盛!”

  “袞州西山茶話會一戰,強大如龍湖隱士秦長山,也不敵蘇公子一劍之威!”

  “袞州府一戰,火穹王夏侯凜、白眉王蔡京海、天勇侯樂青、玉山侯裴文山等一眾大人物,皆喪命于蘇公子手下,此事傳出,讓得天下皆震,引起不知多少嘩然。”

  “也是這兩場戰斗,讓蘇公子之名傳遍大周,裴某怎能不知?”

  說罷,裴云渡神色間,已盡是欽佩之色。

  “這……”

  謝遠山呆住了,內心掀起驚濤駭浪,這才猛地意識到,眼前這青袍少年竟如此之不簡單。

  紫堇神色也一陣恍惚。

  遙想當初在廣陵城時,蘇奕還僅僅只是搬血境修為而已。

  可這才時隔數月時間,他都能滅殺火穹王夏侯凜這等先天武宗了!!

  若不是這番話是從裴云渡口中說出,她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連火穹王都死了?”

  謝遠山倒吸涼氣。

  他可很清楚,火穹王是從玉京城蘇家走出的外姓王!

  而見到紫堇和謝遠山那般吃驚的模樣,讓蘇奕登時意識到,看來他們是真不知道這一段時間來發生的事情。

  否則,怕是不會這般一驚一乍了。

  蘇奕笑問道:“怎樣,現在是否要和蘇某一起去白州城走一遭?”

  紫堇猶豫了一下,道:“蘇先生,您……您真不擔心遭受到玉京城蘇家的報復?”

  蘇奕道:“我此行的目的,本就是要前往玉京城蘇家,了斷當年恩仇,你覺得我會怕么?”

  紫堇最終一咬牙,道:“那就有勞蘇先生了,還請受紫堇一拜!”

  說著,就要跪地,被蘇奕攔住了,道:“我說了,此事因我而起,自當由我來解決。”

  謝遠山也高興起來,大有守得云開見月明之感,激動道:“多謝蘇公子,多謝蘇公子!”

  裴云渡則想起一件事,遲疑道:“蘇公子,我聽聞最近一段時間,不少大勢力都盯上了您,意圖在您前往玉京城的路上對您不利,據說還有不少先天武宗人物,不知是真是假?”

  蘇奕點了點頭,沒有解釋什么,道:“些許小事罷了,不值得在意,走吧,先去白州城。”

  當即,一行人啟程。

  兩個時辰后。

  白州城那巍峨高大的城門遠遠地出現在視野中。

  城門前,駐守著一群氣息兇悍的武者。

  為首的是一名黑袍中年,眸子開闔間電芒涌動,威勢懾人。

  “嗯?他們怎么回來了……”

  當遠遠地看到謝遠山駕馭馬車返回,黑袍中年一呆,似不敢相信。

  旁邊一個精瘦男子笑起來:“肯定是遭受到阻截,自知難逃天羅地網的追捕,于是乖乖回來了,這才是聰明人啊!”

  黑袍中年頓時也笑起來。

  “謝遠山,你不是不怕死嗎,為何又載著大小姐回來了?”

  他語帶譏諷,大聲詢問。

  駕馭馬車的謝遠山面無表情道:“老莫,不想死,你最好帶上你的人閃開。”

  “哈哈哈,倉惶如犬般的東西,灰溜溜爬回來了,還敢信口狂吠,你怕是還不知自己該面臨何等下場吧?”

  黑袍中年仰天大笑,引得城門附近進出的行人皆一陣側目,紛紛躲避到遠處。

  謝遠山不再開口,駕馭馬車緩緩駛來。

  “來人,去把他們帶回宗族!”

  黑袍中年大手一揮,喝道。

  頓時,一群武者沖上前。

  謝遠山拔出一柄戰劍,直接動手了,劍光一閃,當場劈殺數個武者。

  那血淋淋的一幕,讓全場錯愕,嘩然不已。

  之前,黑袍中年等人都以為,謝遠山他們是逃跑失敗,灰溜溜返回認栽的。

  哪曾想,卻完全不是他們所想那樣。

  “我說了,讓你們閃開,可你們卻偏偏要自尋死路。”

  謝遠山眼神冷冽。

  “找死!”

  黑袍中年臉色一沉,身影如大鳥般橫空而起,朝謝遠山撲殺而來。

  見此,坐在馬車另一側的裴云渡剛準備出手。

  馬車中忽地有劍光一閃掠出,黑袍中年身影尚在半空,頭顱便被斬落,拋飛出去。

  那人來人往的城門附近,所有人都似受到驚嚇,發出一陣尖叫聲,倉惶逃竄。

裴云渡見此,內心一陣  翻騰。

  那黑袍中年,也是一個和他實力相當的宗師人物,可卻在眨眼間,就被隔空斬殺!

  根本不用想,這自然是蘇奕出手了!

  “進城之后,直接前往你們蕭氏便可。”

  馬車中傳出蘇奕淡然的聲音。

  “是!”

  謝遠山深呼吸一口氣,駕馭馬車,駛入白州城城門。

  白州城西北。

  蘭陵蕭氏盤踞之地。

  吟風樓。

  這座美輪美奐的三層樓宇,修建在一座湖泊之上,四面環水,有一條長長的白玉橋通往湖畔。

  吟風樓那頂層巨大的殿宇內,一襲華袍的蕭仲瀛坐在中央主座上。

  這位蘭陵蕭氏的大長老雖剛接掌族長大權不久,可他已經完全喜歡上了這種大權在握,一聲令下,莫敢不從的滋味。

  “今日召集諸位前來,是有一件大事相商。”

  蕭仲瀛目光環顧大殿,聲音沉渾開口,“我剛剛得到了一份從十方閣打探到的情報,你們都看看吧。”

  他朝身旁的老仆微微點頭。

  當即,老仆拿著厚厚一沓信箋,分別送往大殿在座的其他蕭氏大人物手中。

  每一份信箋的內容都一樣。

  上邊的內容很簡單——

  “四月初四,蘇奕啟程離開袞州城,當天夜晚,于龍橋驛外,敗天行學宮宮主王琢。”

  “四月初六,云濤觀前,蘇奕以一己之力,滅先天武宗烈陽真人、莫擎蒼、桐花夫人、施闖四人,獨留司徒宮一條活路。”

  “四月初八,蘇奕前往血荼妖山,同一天,潛龍劍宗傳功閣長老呂東流、外門大長老黎倉、二長老廖韻柳,聯合稷下學宮宮主王圖、水月學宮宮主赫連海一起,進入血荼妖山。”

  “當天,蘇奕離開血荼妖山,呂東流、王圖等人,再不曾顯現身影,疑似已在血荼妖山遭難……”

  看完信箋上的消息,大殿內響起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在座那些蕭氏大人物無不色變。

  “蘇奕此子不是只有宗師修為嗎,怎會如此強大?”

  有人駭然。

  “強大如修行之士呂東流他們也遭難了?會否也是這蘇奕所為?”

  有人背脊直冒寒氣。

  “太可怕了!這蘇奕在袞州總督府一戰中,就輕松滅殺火穹王夏侯凜等人,而這一路上,試圖搶奪他身上造化的先天武宗何其之多,可竟然都失手了!”

  有人滿面驚容。

  ……整個大殿都亂糟糟的,那些見慣大世面的蕭氏權貴人物,一個個全都無法淡定。

  目睹這一幕幕,蕭仲瀛眉頭微皺,喝道:“慌什么,那蘇奕就是鬧得天翻地覆,也和我們無關!”

  全場一寂。

  但很快,就有人遲疑開口道:“可是,這蘇奕疑似和蕭天闕老爺子關系莫逆,他此次前往玉京城,必會經過白州,萬一得知咱們做的那些事情……”

  說到這,眾人臉色皆一陣變幻。

  蕭仲瀛淡然道:“諸位大可放心,白州乃京畿之地,也是玉京城蘇家勢力所掌控的地盤,他蘇奕只要敢在白州出現,必會遭到意想不到的打擊!”

  說到這,他微微一笑,悠然說道:“我們……只需看戲便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