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二章 賜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場驚心動魄的刺殺,讓寧姒婳、木晞、蘭娑皆有拼命赴死也難以阻擋之感。

  可當蘇奕出手,卻竟如小小鬧劇般,匆匆落幕!

  “這或許才是真正的無敵風范吧!”

  寧姒婳他們看著蘇奕那頎長瘦削的身影,心中油然想到。

  一拂之力,可重創王圖。

  一掌之威,更可拍殺赫連海。

  強大如潛龍劍宗的廖韻柳,也如蒼蠅般被生擒禁錮,掙扎不得。

  這般手段,何其可怕?

  就仿佛,這世間的先天武宗,無論是來自世俗之中,還是來自潛龍劍宗這等修行勢力,早已不夠資格和蘇奕為敵!

  梵天禁魔陣歸于沉寂。

  “傷勢如何?”

  蘇奕走向寧姒婳,輕聲詢問。

  “沒事,皮肉之傷而已。”

  寧姒婳淺笑開口。

  蘭娑拿出一個小玉瓶,道:“寧姐姐,這是靈霜天肌散,專門治療外傷的,并且還不會留疤,你且褪下衣衫,我幫你涂抹。”

  “呃……”

  寧姒婳也不知想起什么,俏臉微赧。

  蘭娑怔了一下,似也想起了什么,臉頰也一陣發熱,匆匆道:“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去。”

  說著,和寧姒婳一起轉身離開。

  “我輩修者,受傷也在所難免,就是涂抹傷口,用得著這般害羞么?真是的。”

  木晞搖頭失笑。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你去收拾戰利品。”

  擱在以前,木晞肯定會很不舒服,問一句憑什么。

  不過,有了上次在血荼妖山被蘇奕使喚著“撿劍”的經歷后,面對這樣的使喚,已是習以為常。

  甚至,他內心還有點小高興,蘇奕越不見外,不就意味著把他木晞當自己人了?

  故而,他欣然去忙活了。

  蘇奕則盤膝坐地,取出紫闕鼎。

  之前煉丹時,雖遭受干擾,但最終并未出大亂子,僅僅只有不到兩成的丹藥煉廢。

  蘇奕探手在紫闕鼎上一拍,一顆丹藥掠出,滴溜溜旋轉,流光溢彩。

  仔細看,此丹渾圓,呈青碧色,如玉般剔透晶瑩,煙霞繚繞,表面有九個微小的空竅,隱隱有龍吟虎嘯之聲從中傳出,極為神異。

  九竅龍虎丹!

  大荒九州第一煉藥圣地“丹清宗”所掌握的“四大元道靈丹”之一。

  也是武者踏上元道之路時,用以筑基的第一流靈丹,天下聞名。

  寥寥一顆的價值,便抵上百塊四品靈石!

  并且在大荒九州,幾乎很難買到。

  因為此丹,一直被丹清宗掌控,極少外流。

  前世時,蘇奕也是為了研究煉丹之道,曾前往丹清宗拜訪,觀摩過丹清宗所珍藏的七十二部丹方密卷。

  也和丹清宗祖師爺“藥皇舒長生”在煉丹一道上切磋了一場,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九竅龍虎丹如何煉制。

  “若不是這次借用了梵天禁魔陣,以我現在的修為,遠無法煉制出這等第一等的元道靈丹了……”

  蘇奕拿著一顆九竅龍虎丹仔細端詳,眼神泛起一絲滿意。

  此次煉丹,耗費了他身上珍藏的近八成靈材,最終收獲了四十八顆九竅龍虎丹。

  絕對物超所值。

  沒多久,寧姒婳、蘭娑、木晞陸續返回。

  寧姒婳換了一身干凈整潔的裙裳,氣色紅潤,精神恢復了不少。

  木晞則拎著一批戰利品,有各色靈藥三十余種、各種靈石三百余顆,也有一些雜七雜八的靈材、玉符之物。

  蘇奕目光一掃,道:“四階以上的靈石留給我,其他的你們分了。”

  木晞照辦了。

  寧姒婳、蘭娑也沒有推辭和客氣。

  最終,蘇奕得到五十余塊四階靈石,以及兩顆稀罕無比的五階靈石!

  木晞他們也很滿意,蘇奕瞧不上的戰利品,對他們而言,卻價值極大。

  比如那一柄乾元傘,就落入寧姒婳手中。

  分完戰利品,蘇奕拿出紫闕鼎,給一人分了十二顆九竅龍虎丹。

  這讓寧姒婳他們皆受寵若驚,甚至有些忐忑。

  沒辦法,這丹藥太珍貴!

  擱在這大周境內,別說是尋常武者,怕是陸地神仙之流,都會為之瘋狂,絕對堪稱是絕世瑰寶!

  而現在,蘇奕卻一下子分給他們每個人足足十二顆之多,這已不是驚喜,而是驚嚇了。

  “道友,這丹藥太貴重了,我等各取一顆便可,其他的……”

  寧姒婳剛要推辭,蘇奕就揮斷道,“我們既然一起行動,自當平分這些寶物,更何況,僅僅是些許丹藥而已,根本算不上什么。”

  見此,寧姒婳他們對視一眼,這才收起了丹藥。

  “這才叫真正的財大氣粗啊……”

  蘭娑不禁暗自唏噓。

  相比九竅龍虎丹,她身上那些寶物完全都不夠看了。

  蘇奕對此次寶剎妖山之行也頗為滿意。

  最大的收獲有三個,降服一滴真龍精血、煉制一爐九竅龍虎丹、煉化了“梵天禁魔陣”!

  “走吧,我們先離開此地。”

  蘇奕長身而起。

  當即,一行人沿原路返回。

  離開前,蘇奕就和當初在血荼妖山時一樣,操縱“梵天禁魔陣”,一舉把那地下世界徹底封印。

  起碼三年內,再不可能會有異界修士跨越那空間壁障降臨此界。

  金柳城。

  一座酒樓中。

  剛從寶剎妖山深處返回的蘇奕等人,要了一桌豐盛的酒菜,邊吃邊聊。

  吃飽喝足,蘇奕拿出一塊空白玉符,以神念為筆鋒,在其中鐫刻下一門秘訣。

  如今,他已擁有“神念”,想要在一塊玉符中留下秘訣,倒也并不費勁。

  沒多久,他將玉符遞給寧姒婳,道:“寧道友,這其中是一門修煉神魂的秘術,名喚‘小千機引’,雖談不上多厲害,但對你以后破境而入元道之路時,當能起到一些幫助。”

  寧姒婳一呆,下意識道:“道友……莫非看出我目前所遇的修行瓶頸了?”

  蘇奕點了點頭:“大概能看出一二。”

  在九層寶塔之下的地下世界時,蘇奕就察覺到,寧姒婳的神魂極為靈敏強大,且體內封印有一股晦澀神秘的力量。

  再加上曾一起比肩戰斗,讓得蘇奕很清楚,寧姒婳遇到了一個極為麻煩的瓶頸。

  這個瓶頸便和其神魂有關。

  “多謝道友賜法!”

  深呼吸一口氣,寧姒婳鄭重接下了那塊玉符。

  當感知到玉符中那“小千機引”妙法的奧秘,她整個人呆住,內心掀起驚濤駭浪,纖細白皙的指尖都微微一顫。

  以她的眼力,自然一下子判斷出,這是一門最頂級的神魂淬煉之術!

  根本就不像蘇奕所說那般尋常!

  “道友,我……”

  許久,寧姒婳深呼吸一口氣,剛要說什么,蘇奕就笑著打斷,“若是感謝的話,就不必說了。”

  寧姒婳呃了一聲,便痛快道:“好!”

  蘇奕想了想,又在一個玉符中鐫刻了一門修行法訣,遞給木晞,道:

  “那塊麟血玉佩的力量,讓你筑下了極為扎實的修行根基,尤其是體魄力量,淬煉得很不俗,但你所掌握的修煉法門則太過尋常,這極大影響了你的修為進境。”

  “這是一門名喚‘洞幽玄陽經’的法門,傳承自道門,對你淬煉體魄和煉化真靈之血的力量有著極大助益,你且收下。”

  木晞原本就有些羨慕寧姒婳,見此,頓時難以置信道:“還……還有我的?”

  “不要?”蘇奕問。

  木晞觸電似的連忙雙手接過來,眉開眼笑道:“我哪會錯過這等天大的造化了!”

  他極興奮,難掩喜悅。

  而見此,蘭娑忍不住道:“蘇公子,我呢?”

  “你?”

  蘇奕隨口道,“你不缺任何法門,缺的是磨煉心境,什么時候能摒棄依賴外物的習慣,修為進境自可突飛猛進。”

  蘭娑頓時苦惱,撇嘴道:“好難啊……我若不要那些寶物,家里那些長輩肯定不會答應了!”

  眾人:“……”

  又閑聊了片刻,蘇奕決定啟程離開。

  “咱們就在此地分別吧。”

  一行人走出酒樓,蘇奕開口道。

  過了寶剎妖山,便進入白州境內,過了白州便是大周的皇都玉京城。

  “道友真的要獨自前往?”

  寧姒婳忍不住問。

  之前,她和木晞就表示想要和蘇奕一起同行,可卻被蘇奕拒絕了。

  “蘇家和我之間的恩怨,自當由我自己來解決。”

  蘇奕說著,揮手道,“告辭。”

  說著,飄然而去。

  蘭娑一呆:“他……他也走的太干脆利索了吧?”

  “蘇道友本就是這樣的性情,”

  寧姒婳望著蘇奕那漸行漸遠的頎長身影,輕聲道,“我們也走吧。”

  無論是她,還是木晞都清楚,經歷了這寶剎妖山之行,蘇奕真正把他們當做了自己人。

  否則,不會分別贈他們一門妙法。

  須知,對修行者而言,贈予傳承,可有著不一樣的意義和分量!

  一天后。

  四月初九上午。

  白州境內,一條寬敞的官道旁邊,開設著一個簡陋的茶棚,供趕路的人歇息和飲食。

  蘇奕隨意坐在一張破舊板凳上,一口一口抿著茶棚老板清晨剛剛新鮮采摘的野茶。

  “大哥哥,要吃棗嗎?”

  一個扎著羊角辮才五六歲的小女孩湊過來,奶聲奶氣開口,她攤開白嫩的小手,露出一顆青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