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只手定乾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寧姒婳回頭凝視那一瞬——

  就見蘇奕盤膝坐在虛空的身影站起。

  隨著他起身這個動作,其身上原本枯竭虛弱的氣息,登時如雨后暴漲的河水,節節攀升。

  勢如破竹。

  當其身影站穩,其修為一躍而入養爐境三重,其肺部如洪爐般沸騰,有鋒利無匹的金色靈光氤氳噴薄。

  金行性靈道光!

  而蘇奕那一身精氣神,也是這一刻轟然沸騰,令其青袍鼓蕩,渾身威勢也變得強盛無匹。

  寧姒婳呼吸一窒。

  那撲面而來的威勢,讓人都無法想象,這是一個宗師三重境的少年能夠擁有!

  此時的蘇奕,黑眸淡然,憑虛而立,剛破境的力量肆意張揚,讓得他的的氣質,也如曠世之劍,凌厲傲世。

  “破境了!?”

  不遠處,廖韻柳、王圖、赫連海皆驚詫,臉色微變。

  之前,他們之所以敢毫不客氣進行刺殺,就在于蘇奕正在煉丹,處于最虛弱的時刻。

  可現在,蘇奕不再虛弱,并且修為也邁上一個全新的層次!

  畢竟,蘇奕以往那些血淋淋的戰績擺在那,廖韻柳他們從決定要對付蘇奕時,就根本沒把蘇奕當做尋常宗師人物對待。

  眼下,蘇奕的破境,無疑意味著局勢變了!

  蘇奕探手一招,丈許高的紫闕鼎化作拳頭大小,落入其掌中。

  蘇奕手中把玩著紫闕鼎,眸光掃視廖韻柳等人,語帶譏嘲,“我蘇某人既然敢在此煉丹,又怎可能不留一些后手?”

  “你……早預料到我們會來?”

  廖韻柳寒聲道,他們臉色皆一陣陰晴不定。

  “不。”

  蘇奕哂笑,“古來至今,對天下修士而言,有四大忌,一忌煉丹無人守,二忌煉器遭人算,三忌閉關之地無禁陣,四忌渡劫之日外敵至。我蘇某人可不會在這種事情上犯蠢。”

  廖韻柳他們皺眉,修士四大忌?他們還是頭一次聽說……

  “廢話什么,此子分明是在拖延時間!趁他剛破境,境界不穩,速速出手!!”

  遠處,正在和木晞激戰的呂東流暴喝,如雷霆般激蕩。

  廖韻柳三人對視一眼,皆毫不猶豫出擊。

  王圖手持三尺青鋒,率先出劍,劍吟浩渺,劍氣洋洋灑灑,盡顯風流之蘊。

  輕飏之吟!

  這位名列十大先天武宗內的稷下學宮宮主,毫無保留,將自己壓箱底的殺招施展出來。

  同一時間,赫連海發出一聲大吼,狀若獅虎,其枯瘦的身影竟一下變得龐大威猛,賁張如巖石般堅硬的肌膚將衣服都撐破,直似精鐵汁液澆筑而成,氣息也隨之暴漲。

  龍象之力!

  赫連海揮動赤色戰矛,如蠻神出征,劈出一掛猩紅如瀑的狂暴鋒芒。

  而廖韻柳則身影一晃,如若一道閃電,輕靈跳躍虛空中,手中那如霜雪般明亮的道劍猛地揚起。

  一道十丈長璀璨銀色劍氣掠空而起,一斬而下!

  逆光一劍斬!

  三位先天武宗境的大人物,于此刻盡數施展出殺招。

  “讓我來。”

  眼見寧姒婳還要戰斗,蘇奕探手抓住她的香肩,將她擱在了自己身后。

  幾乎同一時間——

  他左手一拂。

  一股金燦燦的力量如劍鋒般掠出,有神妙的道韻流轉其中,燦然若朝霞。

  砰!!!

  王圖刺出的“輕飏之吟”何等凌厲瀟灑,極盡殺伐,可面對蘇奕這一拂之力,卻瞬間寸寸炸開。

  光雨爆綻中,王圖手中那三尺青鋒都被震飛,整個人如遭受遠古蠻牛的沖撞,狠狠倒射出去。

  其身影尚在半空,已咳出一大口血來,最終滾落十多丈外,遭受到重創。

  “死!”

  而面對赫連海劈出的那一掛猩紅矛光,蘇奕伸出了一只如同白玉般的手掌。

  這尊手掌,修長白皙,上面隱隱閃耀著金光,仿佛美玉雕琢而成。隨著蘇奕翻掌而下,虛空中猛的響起巨大的聲響,就仿佛神祇抱起遠古大山砸下。

  轟隆隆!

  一只長達三丈的巨大金色掌印,從天而降,猛的拍擊下來。

  在這只宛如神靈的手掌面前,便是變得威猛高大的赫連海,也顯得矮小瘦弱。

  “給我開!”

  赫連海大吼一聲,揮動血色戰矛猛地刺出。

  結果,他那足以貫穿山岳的力量,卻僅僅只讓金色掌印一顫,然后繼續壓了下來。

  壓得那赤色戰矛猛地彎曲,最終承受不住,在喀嚓一聲爆鳴中,從中間斷為兩截!

  赫連海瞳孔收縮,瘋狂的咆哮著,雙腳蹬地。如同巨像踩在地面,條條肌肉膨脹賁張,身形竟是再次猛的暴漲,肌膚血氣如肆虐蟒龍般,產生兇厲狂暴的威能。

  然而,在寧姒婳震撼的目光中——

  蘇奕那只金色大手就這樣平平壓下,任憑赫連海如何狂怒吼叫,催動秘術,甚至燃燒精血,都無法撼動絲毫。

  砰!!

  最終,硬生生把赫連海拍砸到地面,隨著一陣咔嚓咔嚓骨頭爆裂的聲音傳出,那地面上,只剩下一片模糊不堪的血肉,都已經分辨不出赫連海的模樣。

  一位躋身大周天下十大先天武宗之列的大人物,名揚四海的水月學宮宮主,竟是被這一掌拍死!!

  寧姒婳不由倒吸涼氣,滿面震撼。

  一拂手,重創王圖。

  一巴掌,拍死赫連海!!

  前后幾乎在眨眼間就發生,快到不可思議,可造成的震撼,卻如風暴般沖擊著寧姒婳的心神。

  她這才意識到,對他們而言,蘇奕修為僅僅只是突破了一個層次。

  可對蘇奕自己而言,這樣一個突破,恐怕已讓他一身實力產生前所未有的蛻變!

  而此時,廖韻柳施展出的“逆光一劍斬”已殺來,迫在眉睫!

  那十丈劍氣,璀璨鋒利到將虛空都切出一條筆直裂縫。

  蘇奕微微抬眼,屈指一敲。

  輕描淡寫。

  可這輕飄飄的一指,直似神祇手中的巨錘狠狠轟出,那十丈劍氣砰的一聲,在虛空中炸開,劍氣潰散如雨。

  廖韻柳臉色驟變。

  她身影尚在半空,便猛地一擰,朝后方暴退,反應不可謂不快。

  “過來。”

  就見蘇奕探手,隔空一抓。

  頓時,十多丈外的廖韻柳如被無形大手狠狠攥住,任憑其掙扎,也無法掙脫。

  最終像只不受控制的蟲子般,被抓到了蘇奕身前。

  “她的命,交給你來處置。”

  蘇奕一把將廖韻柳丟到寧姒婳身前。

  寧姒婳毫不客氣,揮動青焰殘月戟,斬落廖韻柳的腦袋。

  鮮血噴灑。

  這位潛龍劍宗外門二長老,就這般飲恨場中,臨死眼睛瞪得滾圓,似不敢相信。

  “多謝道友成全我。”

  寧姒婳朝蘇奕抿嘴一笑,清稚絕美的俏臉如雨后綻放的花蕾。

  之前,就是廖韻柳以劍劈中她的背脊,劃下一道血淋淋的劍痕,深可見骨。

  蘇奕這么做,明顯是照顧她的感受,讓她親自出氣。

  “客氣什么,以后不必再這般見外。”

  蘇奕說著,目光看向遠處。

  一句話,讓寧姒婳心中一顫,意識到自己剛才那奮不顧身的舉動,似乎已徹底讓蘇奕認同了自己……

  “走!”

  遠處,正在和木晞激烈廝殺的呂東流大喝。

  王圖負傷、廖韻柳和赫連海皆死,根本沒有還手余地,那血腥的一幕幕,也早已被呂東流看到,刺激得他毛骨悚然,背脊直冒寒氣,哪還敢遲疑?

  他袖袍揮動,如若拼命般,一拳破開木晞的糾纏,同一時間,他左手中,猛地捏碎一塊玉符。

  一團黑煙將他身影籠罩,剎那間憑空消失原地。

  正在和蘭娑廝殺的黎倉,也如法炮制,捏碎一塊玉符,身影在黑煙覆蓋之下消失不見。

  “遁形符?沒用的。”

  蘇奕微微搖頭。

  他手中掐訣,就見“梵天禁魔陣”轟然運轉,一座座佛像上釋放出浩浩蕩蕩的金色佛光洪流,將這地下世界都覆蓋。

  東南方向三百丈外,一聲爆鳴,呂東流的身影被一片金光掃中,踉蹌倒退。

  呂東流駭然,厲聲長嘯:“蘇奕,你殺了我,就等于是在和潛龍劍宗開戰,后果你承擔得起嗎?!”

  聲音還在回蕩,他的身影就被滾滾金色佛火覆蓋,剎那間就化作了漫天灰燼飄灑。

  這種威脅,顯然根本無法讓蘇奕在意。

  很快,黎倉的身影被被逼迫出來,這須發皆白,慈眉善目的潛龍劍宗外門大長老,此刻卻倉惶如犬,驚恐大叫:

  “老朽認輸!還望蘇公子手下留情,饒我……”

  話沒說完,漫天佛火傾瀉而下,將其焚化為灰燼。

  目睹這一幕幕,原本打算趁機逃跑的王圖登時如崩潰般,癱瘓在地,心死如灰。

  之前,這位稷下學宮的宮主風度翩翩,談笑自若,曾以黑色元道符劍偷襲蘇奕。

  可此時,卻凄涼狼狽,落魄不如狗。

  “我本以為,你父親蘇弘禮極可能是個被奪舍的老妖怪,可現在看來,你這當兒子的,才剛像是個老妖怪……”

  這一刻,王圖頹然長嘆。

  這番話,讓寧姒婳他們都是一怔。

  蘇弘禮極可能被奪舍?

  蘇奕也是挑了挑眉,不過,卻沒有進一步詢問的打算,操縱大陣,將王圖鎮殺,灰飛煙滅。

  蘇弘禮是否被奪舍,皆無關緊要。

  等到了玉京城,掌間泯恩仇便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