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九章 刺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幽暗陰影中,一個拳頭大小的玉鼎立在那。

  三足兩耳,鼎身泛著瀲滟的紫色。

  “世上還有這樣的小鼎?看起來就像一只酒樽似的。”

  木晞訝然。

  蘇奕探手一抓,玉鼎嗖的一聲落入其掌中,略一端詳,道:“這是一口丹鼎。”

  說話時,他掌指發力。

  拳頭大小的玉鼎驟然間變大,足足化作丈許高,通體紫色靈光流轉,瑰麗繽紛。

  這時候,寧姒婳他們才看清楚,此鼎渾圓的表面,鐫刻著朱雀、鸞鳥、畢方、火雉等等神禽圖騰,惟妙惟肖。

  鼎口有紫色煙霞蒸騰氤氳,彌散出神妙晦澀的氣息。

  而在鼎底處,則以銘文鐫刻著“紫闕”二字。

  無疑,此鼎銘紫闕。

  “好寶貝!”

  眾人眸子齊齊一亮。

  “這是一尊靈紋秘寶,由靈道大修士親手煉制,鼎身有八重靈紋陣圖,每一重陣圖皆各有妙用,是專門為煉藥所準備。”

  蘇奕一邊端詳,一邊說道,“此鼎也只有在靈道修士手中,才能物盡其用,發揮出全部威能。不過,如我輩者,倒是可以借助陣法的力量,以此鼎來煉丹。”

  說著,他收起掌指間的真元力量。

  那紫色丹鼎頓時縮小,化作剛才的拳頭大小。

  而后,蘇奕分出一縷神念,探入其中。

  鼎內自成空間,足有十丈范圍,大若三層樓宇。

  當蘇奕神念探入其中,頓時就看到,鼎內懸浮著一個流光溢彩的光團,散發出陣陣濃郁的藥香。

  “血葉茯苓、長生散、凝元靈髓、九紋斑斕蟲、川穹子、火羽鉤吻……”

  剎那間,蘇奕就辨認出那光團中所蘊含的數十種靈藥。

  尤其當辨認出“靈髓玉液”這種稀罕靈藥時,蘇奕登時就明白過來——

  那自稱赤鵬真君的家伙,是要煉一顆‘還生靈元丹’!

  此丹源自魂修一脈,談不上多玄妙,卻能讓神魂力量吞服后,凝練成“靈體”。

  這樣一來,就和擁有真正的軀殼沒什么區別。

  不過,靈體的弊端也很明顯,那就是此生此世都只能求索“魂修”之道。

  像傾綰這樣的魂體,所凝練出的體魄,在真正踏上修行之路時,其體魄實則就是“靈體”。

  “看此丹火候,分明已淬煉了一段時間,快要成功了……”

  蘇奕眼神有些異樣。

  怪不得剛才那赤鵬真君那般暴躁,臨走時更帶著強烈的不甘,原來是被自己破壞了煉丹計劃……

  由此,蘇奕也推斷出,這赤鵬真君的一縷神魂分身,應該是前不久的時候跨界而來。

  正因為他的到來,引起了血色漩渦的劇烈震動,鬧出的動靜之大,讓世間武者認為,寶剎妖山發生了驚人的異變。

  以至于在最近時候,有不少武者被吸引前來。

  像上林寺那些僧人,就是例子。

  而赤鵬真君為了此次跨界行動,明顯準備充足,試圖以煉丹之法,淬煉出還生靈元丹,來盡快凝練出體魄,開始全新的修行。

  至于他為何要在此地煉丹……

很簡單,這地下世界有般若禪庭布置  的“梵天禁魔陣”,將此地徹底封禁。

  以赤鵬真君的能耐,還無法突破這一道可怕的封印大陣。

  否則,他怕是早就離開,根本不必煉丹,直接采用奪舍之法,就能重新開始修行。

  接下來,蘇奕把自己的推測告訴了寧姒婳等人,而后說出自己的打算:

  “我打算借助此地大陣之力,煉制一爐丹藥,你們幫我護法,丹成后,大家一起分了便是。”

  寧姒婳等人眸子一亮,皆痛快答應下來。

  蘇奕沒有再耽擱時間,直接盤膝坐在那黑玉蓮臺上,打算先把傷勢徹底治愈,等修為恢復至巔峰狀態,再來煉丹。

  蘭娑見此,徑直拿出一瓶丹藥,遞給蘇奕,道:“蘇公子,這是一瓶天香玉露,你拿來用吧。”

  蘇奕沒有客氣,直接拿來吞服。

  蘭娑見此,內心喜滋滋的,水潤瀲滟的唇泛起笑意,只要收下就好,以后……我就不信你還敢說我是累贅!

  寧姒婳和木晞內心又是一嘆。

  天香玉露!

  大秦東華劍宗首屈一指的療傷圣藥,據傳一滴之價,可抵上百塊三品靈石!

  就是在大周,“天香玉露”也極有名,被武者視作能夠生死人肉白骨的神仙藥!

  可現在,蘭娑隨手就拿出了一瓶給蘇奕療傷……

  這等雄厚殷實的家底,讓人充分體會到什么叫財大氣粗,壕氣沖天!

  半刻鐘后。

  蘇奕長身而起,決定開始煉丹。

  就見蘇奕身影憑空而起,袖袍一揮,梵天禁魔陣轟然運轉,涌現出一股禁制力量波動。

  紫闕鼎被催動,由拳頭大小倏爾化作丈許高,懸浮虛空中。

  當蘇奕操縱大陣之力,涌入紫闕鼎時,這個靈紋秘寶驟然大放光明,浮現出一幅幅瑰麗奇異的圖騰光影,有浴火振翅的朱雀、橫擊長空的畢方、遨游深淵之下的火雉、清啼如雷的鸞鳥……

  那一幕幕,看得寧姒婳等人震撼連連,嘆為觀止。

  誰能想到,這等巧奪造化般的手段,會出自一個宗師二重境的少年之手?

  蘇奕盤膝坐于虛空,袖袍翻飛,將一株株靈藥投入紫闕鼎內,幾乎都是四品以上的靈藥。

  事實上,如今的蘇奕,家底也極雄厚。

  無論是袞州總督府一戰、還是龍橋驛之戰、亦或者是云濤觀一戰,讓蘇奕獲得了價值不可估量的戰利品。

  除此,尚有從十方閣那里分潤到的九成財寶。

  當然,這紫闕鼎內,原本就有赤鵬真君所留的數十種靈藥,而今這些靈藥,統統都化作了蘇奕的煉丹材料。

  紫闕鼎轟鳴陣陣,靈光四溢。

  蘇奕偶爾會操縱大陣力量,打出一道道玄妙的丹訣。

  原本以他宗師二重的修為,別說煉丹,就是催動這紫闕鼎,都力有不逮。

  可有了“梵天禁魔陣”的禁制力量,則讓蘇奕有了借雞下蛋的機會,這便是符陣之道的妙用。

  一位強大的符陣師,甚至能橫跨修為境界殺敵!

  寧姒婳、木晞和蘭娑皆守護在蘇奕附近區域,這時候若發生意外,那損失可就大了。

  足足一炷香后。

  奕明顯露出疲色。

  哪怕是借用大陣之力煉丹,可他一身修為和神魂力量也在操縱大陣中不斷消耗著。

  到如今,已隱隱有油盡燈枯的跡象。

  不過還好,雖然很久不曾煉丹,可這次所煉制的,本就不是什么品階極高的神丹,倒也很順利。

  此時,已有一陣陣清冽的藥香從爐鼎內傳出,僅僅嗅上一口,便讓人心曠神怡,渾身毛孔舒張。

  “就差最后一步了。”

  蘇奕強忍著一身的疲憊,專注于煉丹上,不敢稍有怠慢。

  無論煉丹,還是煉器,不到功成之時,一絲也不能大意。

  否則,極可能是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可就在這最后關頭,突地一縷劍吟響徹。

  聲音還在回蕩,一口黑色的符道秘劍已破空而至,速度奇快無比,徑直斬向正在煉丹的蘇奕。

  這一場刺殺的時機,簡直妙到巔峰。

  蘇奕正在全副身心煉丹,一旦分心,雖能避開這一擊,可那一爐丹藥必會就此毀掉。

  可若不避開,則極可能會被擊殺當場!

  處境兩難!

  這一剎,蘇奕眼皮微跳,心神卻無比冷靜,不慌不忙,繼續專心于煉丹上。

  鐺!!

  驚天的碰撞爆鳴響徹。

  就見關鍵時刻,寧姒婳出手了,一口鮮紅欲滴,宛如魚形的赤色飛劍,險之又險擋住了那一口黑色符道秘劍。

  兩者在距離蘇奕僅僅不到一尺之地碰撞,迸濺出的余波,甚至沖擊到蘇奕身上。

  震得他身影猛地一晃。

  可即便如此,蘇奕神色一如之前般平靜,冷靜且專注,手中所掐丹訣也是有條不紊,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見此,寧姒婳他們都不禁驚出一身冷汗,旋即一個個臉色陰沉,眉宇間布滿殺機。

  那黑色符道秘劍被擋后,第一時間掠走,落入極遠處的陰暗中。

  順著看過去,寧姒婳等人一下子就看到,那極遠處的地方,走來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個長袍男子,相貌尋常,眸子卻銳利如鷹隼。

  其旁邊則是一個慈眉善目的銀發老者,一個道袍負劍女子。

  正是潛龍劍宗傳功閣長老呂東流、外門大長老黎倉、二長老廖韻柳!

  當看到這三人,寧姒婳和木晞瞳孔皆悄然一凝。

  她哪會認不出,這三個來自潛龍劍宗的先天武宗?

  若僅僅這些,倒也罷了,畢竟之前時候,他們還曾聯手殺了上林寺的一眾先天武宗。

  現在就是對上呂東流等人,倒也并不畏懼。

  可現在的時機不對!

  蘇奕正在煉丹的關鍵時刻,不容分心,若那些對手不顧一切去破壞,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更讓寧姒婳他們感到沉重的是,在呂東流三人身邊,還有兩人。

  一個頭發亂糟糟的枯瘦老者,拄杖而行。

  一個風度翩翩的玉袍中年,腰纏白玉帶,淵渟岳峙,掌心浮現著一口黑色符道秘劍。

  顯然,剛才那一場刺殺,正是來自這玉袍中年!

  而當看到這兩人,寧姒婳眉頭緊鎖,木晞英俊的臉龐則變得陰沉難看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