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七章 奪舍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時間點滴流逝。

  蘇奕不斷在大殿四面墻壁前踱步,似已經發現了什么,眉目之間盡是思忖之色。

  足足盞茶時間后。

  蘇奕忽地在大殿東側的一處壁畫前頓足,那壁畫雖然破損模糊,可依稀能辨認出,上邊畫的是一座宛如巨龍盤繞的山嶺。

  像極了他們此刻所在的這座龍形山嶺。

  只是,那壁畫中的山嶺之巔,并沒有九層佛塔,反倒是在這山嶺之下,畫著一座幽暗的地下世界!

  “嗯?”

  蘇奕一眼看到,那繪制著地下世界的壁畫雖殘缺不少,可卻有一個形似血色漩渦的圖案懸浮在那。

  在血色漩渦之下,則是一座蓮臺,一道佛陀身影坐鎮其上。

  這些圖案皆很模糊,可看到這,蘇奕卻猛地想起——

  血荼妖山深處的地下世界內,也有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有古老的道場和祭壇!

  “這所謂的般若禪庭之下,也封印著一個空間壁障?”

  蘇奕挑眉。

  但凡存在空間壁障,就如一條勾連在兩個世界之間的通道!

  “道友你快看。”

  忽地,不遠處的寧姒婳吃驚開口。

  蘇奕順著其目光看過去,就見上林寺那一群僧眾尸體流淌出的鮮血,正在無聲無息地消失。

  而被鮮血浸入的地面上,則浮現出一幅幅血色符陣紋理,妖異神秘。

  蘇奕走上前,略一打量,恍然道:“這是一道封禁起來的門戶,需要以血祭之法才能開啟。”

  封禁的門戶?

  寧姒婳他們剛想到這,就驀地看到,那大殿中央的地面上,一塊巨大的呈蓮形的石板無聲無息地消失。

  很快,那里出現一個足有三丈范圍的地下入口!

  “果然,這九層寶塔僅僅只是一個鎮壓物,其藏著的玄機便在這龍形山嶺之下……”

  蘇奕恍然,“走,我們去看看。”

  他率先行動。

  進入那地下入口后,是一條層層而下的石階,每隔三丈之地,就懸掛著一盞佛脂點燃的青銅燈,驅散幽暗。

  蘇奕一行人足足往下行進了半刻鐘,邁過不知多少石階,終于來到了一個宛如地下世界般的洞窟內。

  此地極為廣袤,有一座座高足有九丈的佛像矗立,宛如一片綿連的佛像群。

  有的跏趺而坐,拈花而笑。

  有的斜坐神獸,手握寶瓶。

  有的三頭六臂,怒目金剛。

  有的……

  一眼望去,直似面見漫天神佛,格外震撼人心。

  “小心些,看這些佛像的布局,上應天罡之數,下合地煞之變,其內有九宮、六合、四象之位,也有陰、陽、虛、實之變化……”

  蘇奕目光一掃,“此陣和血荼妖山那一百零八座祭壇一樣,皆是封禁之陣。”

  寧姒婳和木晞對視一眼,也都反應過來似的,道:“道友,莫非此地也鎮壓著一個空間壁障?”

  “當如此。”

  蘇奕說著,帶著眾人朝前行去,穿梭在不同的佛像之間。

  仔細看,就能發現蘇奕時而曲折而行,時而凌空一躍,時而又退后數步,繞道前進。

  就這般兜兜轉轉,讓寧姒婳他們早眼花繚亂,彼此對視,都暗自感嘆,若不是蘇奕帶路,面對這般一座復雜神秘的封印之陣,他們怕是根本無法逾越一步。

  “稍等。”

  半刻鐘后,蘇奕忽地在一座佛像前佇足。

  此佛修同樣高九丈,盤膝而坐,雙手交疊腹部捏蓮花印,背上則盤繞著一條蜿蜒龍形,龍首在肩膀處揚起。

  此佛像的模樣也和其他佛修不同,輪廓俊秀柔和,眉目之間一片靜謐幽邃之意。

  “果然是你……”

  蘇奕腦海中想起,那個騎乘真龍遨游星空深處的白衣僧人形象。

  至此,他已敢斷定,那白衣僧人定然是從這“般若禪庭”中走出!

  “一個很久以前存在于大周世俗之界的修行勢力,卻能走出能夠遨游星空的大能,這蒼青大陸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蘇奕眸光深邃。

  “道友,得罪了。”

  蘇奕朝佛像微微稽首,而后身影憑虛而起,雙手掐訣,打出一道晦澀玄妙的青色霞光。

  頓時,這座佛像大放光明。

  在寧姒婳他們眼中,這佛像仿佛從萬古的幽暗中蘇醒,睜開了眼睛,釋放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無上威能。

  恍惚間,他們心神都被震撼,腦海空白。

  也不知多久,當寧姒婳他們從震撼中醒來時,才驀地發現,剛才所看到的一切異象都不見了。

  那座佛像依舊矗立在幽暗中,毫無任何異常。

  再看蘇奕,則盤膝坐在一側,正在打坐。

  寧姒婳他們一眼看出,蘇奕竟似是消耗極大,氣息虛弱,遠不像之前那般從容。

  足足一炷香后。

  蘇奕才從打坐中醒來,渾身氣機已恢復到巔峰狀態。

  一直等待在那的寧姒婳忍不住道:“道友,莫非這佛像就是這座封禁大陣的陣基所在?”

  “不錯。”

  蘇奕點頭。

  剛才時候,他就是為了煉化這座“陣基”,才差點把一身修為都耗盡。

  不過還好,總算徹底將此陣煉化。

  此陣名喚“梵天禁魔陣”,這無數歲月以來,一直鎮壓著這片地下世界。

  “走吧。”

  蘇奕沒有耽擱,徑直朝前行去。

  每當前方有佛像擋道,隨著他袖袍一拂,那佛像四周就會掀起一陣神秘的禁制漣漪,涌現出一條路徑。

  這一幕幕,讓寧姒婳他們皆確定,這座神秘的封禁之陣,已徹底被蘇奕掌控!

  很快,他們一行人穿過大陣,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

  此漩渦橫亙虛空,足有三百丈范圍,仿似天空張開的血盆大口似的,徐徐旋轉時,讓附近空間都產生扭曲,產生隆隆的轟鳴之音。

  血色漩渦之下,是一座蓮臺。

  蓮臺九尺,通體如黑玉打磨,蓮臺上散落著一些血色碎片,仿似碎裂的蛋殼碎片般。

  這一幕,和蘇奕剛才在寶塔一層所見的壁畫幾乎一模一樣。

  只是那壁畫上的蓮臺上,坐著的是一道佛陀身影,而現在所看到的,是一些血色碎片。

  “此地果然和血荼妖山深處一樣,封禁著一道空間壁障。”

  寧姒婳和木晞皆露出一抹凝色。

  他們當初曾和蘇奕一起前往,自然清楚,這空間壁障的另一端,極可能是一個陌生的修行世界!!

  而此時,蘭娑忍不住道:“我在萬蠱妖山深處,也曾見過這樣一個血色漩渦,簡直一模一樣。”

  寧姒婳和木晞皆詫異,萬蠱妖山深處也有一道空間壁障?

  “我就是在那萬蠱妖山的血色漩渦附近,中了那宿靈魔蠱,若不是后來有蘇公子相救,怕是早已遭難了……”

  說到這,蘭娑看了一眼蘇奕,也不知想起什么,俏臉發熱。

  “這么說的話,大周境內的八座妖山中,是否都可能存在著一道類似的空間壁障?”

  木晞喃喃,有些心驚。

  “有些不對勁。”

  這時候,正在打量那黑玉蓮臺前的蘇奕,忽地皺眉開口,“很多年前,應該就有人來過此地!”

  “什么?”

  寧姒婳他們紛紛走來,神色驚疑,這地下世界覆蓋著封禁之陣,連他們也是跟著蘇奕,才有驚無險地抵達這里。

  而在以前,誰有這么大本領,可以辦到這一步?

  “這些碎片,是‘道繭’所遺留的碎片,”

  蘇奕說著,走上蓮臺,撿起一塊血色碎片,一邊打量,一邊說道,

  “若我推斷不錯,曾有一個異界修士用‘道繭’的方式,把自己的一股神魂力量投入此界,奪舍了一位強者的軀體。”

  他伸手摩挲著這塊血色碎片,推斷道,“這件事,應該是發生在最近數十年里,最多不超過三十年,因為這‘道繭’碎片的氣息,還并未真正散去。”

  寧姒婳他們面面相覷,悚然一驚。

  最近數十年,有來自異界的奪舍者出現于此!?

  那這奪舍者,極可能就是來自那一道空間壁障的另一邊!

  而那被奪舍的……又是誰?

  “這里有一塊玉牌。”

  寧姒婳忽地開口,說話時,她俯身從那黑玉蓮臺的底部陰影中,撿起一塊三寸大小,鐫刻著鳳鳥圖騰的玉牌。

  “道友你看看。”

  寧姒婳沒看出什么端倪,把令牌遞給蘇奕。

  蘇奕看了看,道:“一塊青琉玉煉制的玉牌而已,稀松尋常,并非什么寶物,若我推斷不錯,這應該是那被奪舍的強者所留。”

  木晞道:“這么說的話,只要查出這玉牌的主人身份,就能知道,他是否就是那被異界修士奪舍的人了。”

  當初在血荼妖山,就曾有一個異界修士以“道繭”之法,寄魂在武靈侯陳征體內,試圖降臨到這片世界中。

  結果被蘇奕給破壞掉了。

  故而,無論是寧姒婳,還是木晞,皆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這大周境內,如今極可能存在著一個來自異界的修士!!

  當年,究竟是誰進入此地,不幸被奪舍了?

  就在眾人內心疑惑之際,驀地,一道刺目的血光,忽地從不遠處陰暗中掠出,刺向立在黑玉蓮臺之上的蘇奕。

  鐺!!!

  震耳欲聾的碰撞聲中,這一道偷襲而至的血光,被蘇奕以玄吾劍險之又險的擋住。

  可他那頎長的身影,卻被震得從黑玉蓮臺之上狠狠倒飛出去。

ps:第一更有些晚了,抱歉諸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