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四章 陸地神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眼見蘇奕沖來,白眉老僧驀地發出一道獅吼般的佛音:

  “風雷地火,殺!”

  十八位僧眾組成的“伏虎羅漢陣”掀起一片熾盛佛光,在虛空中凝結為一尊金色佛像虛影,一掌拍下。

  那等威能,壓迫得虛空紊亂,氣流爆鳴。

  仔細看,那一掌之中,有颶風、雷暴、山岳、火海等力量充斥其中,端的是神妙無比。

  寧姒婳他們遠遠看著,都一陣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太強了!

  十八位來自上林寺的先天武宗,本就遠不是世俗中的同境人物可比,而今結為戰陣,出手之時,那等威能豈是尋常?

  也不怪“伏虎羅漢陣”擁有足以鎮壓陸地神仙的威名了!

  幾乎同一時間——

  一縷低沉清冽的劍吟聲響起。

  就見蘇奕身影不閃不避,驀地踏步掠空,手中玄吾劍于虛空中一掃。

  一抹劍氣乍現,剔透晶瑩,絕世犀利,于虛空中掃過時,似能將天地剖開,將清濁劃分。

  而后,劍氣消失。

  蘇奕那頎長的身影從虛空中飄然落地。

  就在蘇奕身影剛剛站穩,那充斥著風雷地火威能的一掌之力,在他身前一尺之地如泡沫般破碎,潰散如雨。

  緊跟著,那由伏虎羅漢陣所凝聚的金色佛像,喀嚓一聲四分五裂。

  而后——

  戰陣中的僧人覺衡,唇中發出一聲慘叫:“怎會這樣……”

  聲音還在回蕩,其頭顱拋空而起,血灑虛空,神色間兀自殘留著驚愕和惘然。

  牽一發而動全身,隨著覺衡的死,整個“伏虎羅漢陣”也隨之分崩離析,就此潰散。

  那些個擁有先天武宗修為的僧眾,身影皆是一個踉蹌,一身的威勢都遭受到沖擊,臉色皆又驚又怒,陰晴不定。

  一劍,破戰陣,殺覺衡!!

  那摧枯拉朽的一幕,讓白眉老僧等人都不寒而栗,差點不敢相信。

  在他們眼中,蘇奕只擁有宗師二重修為,哪會想到這樣一個青袍少年會擁有可怕的威能?

  就是寧姒婳他們都恍惚了一下,神色呆滯。

  那般兇險的一座戰陣,就這樣被破了?

  可對蘇奕而言,辦到這一步真的不要太簡單。

  一座由武者組成的戰陣而已,充其量就是合計之術。

  只需以神念鎖定其中一人,震懾其心神,再一劍殺之,整座戰陣便不攻自破。

  “別愣著了。”

  蘇奕有些無奈地瞥了寧姒婳他們一眼,“對付這些角色,也要我一個人來?”

  寧姒婳他們皆如夢初醒般,面露慚愧訕訕之色,連忙行動起來。

  與此同時,蘇奕也已手握玄吾劍,邁步前行,一襲青衫飄曳,看似悠閑從容,實則一身龐大的氣機早已運轉而開。

  “止步!”

  一個枯瘦僧人大喝,揮動月牙鏟,劈頭殺來,帶起漫天剛勁霸道的罡煞之力。

  喀嚓!

  蘇奕揮劍,那由諸般靈材煉制的月牙鏟如同紙糊似的,被劈成兩半,劍氣橫掃,將這枯瘦僧人的軀體都劈開。

  一位遠超世俗同境人物的先天武宗,就這般被斬殺,簡直都和殺雞宰猴沒區別。

  “殺!”

  又有兩名僧人沖上來,一個手持禪杖,一個手握戒刀,氣息強盛,悍不畏死。

  可不等靠近,握著禪杖的僧人就被寧姒婳搶先擋住。

  而那握著戒刀的僧人,則被一片密匝匝的元道玉符砸中,頓時軀體上爆綻出雷霆、火焰、風暴、利刃等等毀滅般的力量。

  剎那間而已,就被轟得灰飛煙滅,連骨頭渣滓都沒剩下。

  這震撼人心的霸道一幕,自然是來自蘭娑的手筆,一揚手就是十多道價值及其昂貴的元道秘符,干脆利索,都不帶眨眼的。

  趁此機會,蘇奕已突破重圍,施施然朝遠處行去。

  至于那些僧眾,想要追擊時,皆被寧姒婳、木晞和蘭娑阻截。

  尤其是蘭娑,對那些僧眾的威脅最大,不止渾身覆蓋著各種靈寶,手中的元道玉符簡直不要錢似的往外砸。

  僅僅幾個眨眼,就被她轟殺三個先天武宗,還有不少僧人遭受到創傷。

  木晞和寧姒婳哪會錯過這樣的機會,趁機而動,一個手握金色戰矛,一個揮動青焰殘月戟,皆將自身的威能全力演繹出來。

  一時間,那些僧人數目雖眾,卻竟奈何不得三人,反倒被他們三人殺得頻頻受挫。

  大殿內轟震不斷,寶光肆虐,力量洪流擴散。

  這邊的混戰在上演的同時。

  蘇奕也已來到大殿盡頭,目光瞬間鎖定在那青年僧人經鶴身上。

  “以你的力量,怕是很難將這一滴真龍精血降服了。”

  蘇奕一眼就看出,這來自上林寺降龍堂的長老,修為絕對堪稱是先天武宗中的頂尖角色。

  可是在和那由真龍精血所顯化的龍影戰斗時,此人明顯占不到多少便宜。

  卻見經鶴輕嘆一聲,道:“施主,你們不聽勸阻倒也罷了,竟還闖進來殺人,未免欺人太甚!”

  “也罷,今日我當化身殺生佛,破我戒心,以滅邪祟!”

  聲音還在飄蕩,這個面容俊秀的青年僧人身上,氣勢驟然一變,渾身暴涌出可怖的金色佛火。

  其體內產生雷霆般的轟鳴,每一根骨骼都似在作響,原本瘦削的軀體上,一塊塊肌肉賁張而起,其身影都驟然變得高大威猛起來。

  他呼吸如雷,眸似大日,威猛無匹的軀體上盡是洶洶燃燒的金色火焰,直似佛門傳說中的怒目金剛臨世。

  在其身上,一股恐怖的威勢如山崩海嘯般,席卷大殿。

  和之前相比,這青年僧人的氣息,已判若兩人,宛如一下子由凡俗武者一步登天。

  “陸地神仙之境!”

  遠處,響起木晞的驚呼。

  再看寧姒婳、蘭娑,也都露出驚容,完全沒想到,青年僧人經鶴竟在這一剎破境了!

  搬血、聚氣、養爐、無漏四境,被稱作武道之路,也被視作是凡俗之境。

  可只要邁入元道之路,就等于是從凡俗中超脫,擁有呵氣成雷、餐風飲露、辟谷不食的手段。

  故而,踏入此境界,又被稱作陸地神仙。

換而言之,就是凡俗武  者和修士的區別!所掌握的威能和力量也完全和以往不同。

  “唉!”

  白眉老僧一聲長嘆,神色復雜。

  他很清楚,經鶴早擁有踏入元道之路的底蘊,只不過他一直隱忍壓制自身修為,試圖實現一場“水滿自溢”的破境。

  可現在,經鶴卻強行破境,這雖讓他邁入元道之路,可元道根基必會受到影響。

  “強行破境?”

  蘇奕眉毛挑了挑,笑著開口道,“我正愁修行至今不曾遇到一個可堪對決之敵,此時此刻,倒可以拿你一試。”

  寧姒婳、木晞和蘭娑:“……”

  白眉老僧等人:“???”

  剛突破晉升陸地神仙之境的經鶴都微微一怔。

  沉默片刻,他微微一笑,道:“施主之氣魄,果然非尋常可比,就是不知道,遭受滅頂之災時,又是否能這般欣喜了。”

  說著,他驀地一掌劈出。

  金色的佛火肆虐,一道金燦燦的掌印掠出,流淌著懾人的靈元,朝蘇奕籠罩而去。

  踏入元道之路,一身真元就會化作真正的“靈元”,由此便可操縱天地之力殺敵。

  比如操縱風雷地火、馭使飛劍符詔等等。

  經鶴雖剛剛破境,可一身道行明顯完全不一樣了,寥寥一掌,盡顯陸地神仙的風采。

  蘇奕不閃不避,縱劍而上。

  鐺!!!

  劍氣和掌印碰撞,產生驚天動地的轟鳴。

  緊跟著,蘇奕的身影倒退出數步,身影一陣搖晃,一身的氣息也翻騰不已。

  全場震撼,無論敵我,皆不由倒吸涼氣。

  陸地神仙的一擊,卻竟被蘇奕這樣一個宗師二重修為的少年化解了!?

  誠然,蘇奕被震退了數步。

  可換做這世間先天武宗的話,怕是早被這一掌劈殺當場了!

  經鶴眼皮也跳了跳,眸子微凝,“這世上怎會有你這般妖孽了?”

  蘇奕淡然道:“這世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說話時,他持劍上前,袖袍翻飛,一身道行已是極盡運轉,毫不猶豫施展出大快哉劍的奧義。

  一身實力,再無絲毫保留。

  唰!唰!唰!唰!

  一道道玄奧莫測的劍氣掠起,恣肆飛揚,無不帶著玄奧莫測的道韻,經由玄吾劍這等神兵施展出來時,威能也是奇大無比。

  “哼,不將你這等孽障除掉,遲早要禍害天下眾生!”

  經鶴一聲大喝,揮動一把雪亮鋒利的戒刀,斬出漫天雪亮耀眼的森森刀氣。

  大戰爆發。

  大殿轟鳴震蕩,徹底紊亂了。

  那一道道劍氣和刀氣爭鋒,彼此爭鋒碰撞,產生的毀滅洪流直似汪洋大海般肆虐席卷。

  那等威能,動輒都能輕易殺死先天武宗!

  可讓經鶴驚疑的是,以他那剛突破的修為力量,在這等硬碰硬的激烈爭鋒中,卻竟沒能占到任何便宜。

  雖然他頻頻以殺招將蘇奕震退,可蘇奕卻總能化險為夷,險之又險地避開一切致命攻擊。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讓人都無法想象,這是一個宗師二重人物可以擁有的戰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