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劍可破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究竟是哪里不對勁?

  蘇奕靜心凝神,神念力量橫掃而出,一寸寸感知這寶塔一層的恢弘大殿。

  此殿極廣袤,足可容納上千僧眾在此誦經參禪,三十六座石柱屹立,每一座上皆鐫刻著晦澀神妙的梵文。

  當蘇奕的神念探尋到接近二十丈深處的地方時,忽地產生一陣滯澀之感,腦海中則浮現出一座大陣的景象。

  “原來是一座隱蔽氣息的大陣……”

  頓時,蘇奕恍然,總算明白那一絲不對勁的原因了。

  “你們小心,此地覆蓋有大陣,若我所料不錯,當是那些上林寺的佛修所布置。”

  蘇奕輕聲叮囑。

  而他則以神念之力,靜心感應那座隱蔽大陣的玄妙。

  寧姒婳、木晞、蘭娑皆凜然,不約而同祭出各自兵刃。

  寧姒婳后手握著青焰殘月戟,左手掌心浮動著一口鮮紅剔透,纖細若游魚的飛劍。

  木晞掌握金色戰矛,一身氣機蓄勢待發。

  最夸張的是蘭娑,她拿出一個秘符玉墜掛在胸前,將一口靈性十足的金色飛刀斜插腰畔,用一柄紫氣瀲滟的細小玉劍盤在發絲之間,又取出一對鐫刻著繁密符箓云紋的護腕……

  想了想,她似猶不放心左右雙手各握著厚厚一沓元道玉符,這才滿意似的吐了口氣,清眸盈盈,躍躍欲試。

  這一幕,差點晃瞎了木晞的眼!

  見過全副武裝的,沒見過全身上下都被一件件靈寶覆蓋的!

  寧姒婳都露出異色,這若是一種戰斗流派,是否該叫做……砸錢流?

  似被兩人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蘭娑赧然道:

  “我出門時,家中長輩非要塞給我的,說是女孩子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嗯……不必大驚小怪哈……”

  寧姒婳和木晞皆把目光挪開,心中一嘆,人吶,生而不等!

  這時候,蘇奕驀地揮動手中玄吾劍,一劍斬出。

  一道青色劍氣橫空,帶著玄妙莫測的道韻,斬在二十丈外的虛空中。

  光雨迸濺,無數符號涌現,一座彌漫著金色佛光的大陣,映現在眾人視野中。

  而隨著蘇奕這一劍斬落,就如打在蛇的七寸處,那氣息恢弘的金色大陣登時像紙糊般破碎,轟然消弭。

  “這……”

  “何人如此大膽,敢壞我等大事?”

  一陣驚怒嘈雜的聲音響起。

  就見大殿深處,立著一眾僧人,皆面帶怒容,看向蘇奕他們。

  “各位施主竟能活著抵達這里,倒是出乎貧僧的意料。”

  忽地,一道沉渾的聲音響起。

  說話的赫然是覺衡。

  在其旁邊的僧人,則有十七人之多,每個身上皆散發出屬于先天武宗的氣息波動。

  尤其是為首一個白眉白須的老僧,渾身氣息最是晦澀,遠比其他十七人更可怕。

  而在大殿更遠處,則有一場激烈的戰斗在上演。

  那是一個容貌俊秀的青年僧人,一襲粗布僧衣,寶相莊嚴。

  他一手托著紫金缽盂,一手揮動一柄雪白明亮的戒刀,一身佛光熾盛,光明萬丈,威勢極為懾人。

讓人吃驚的是,那青年僧  人的對手,竟是一條丈許長,通體散發著恐怖氣息的金色真龍!

  陣陣龍吟如驚雷激蕩,可怖的龍威更是如山崩海嘯般,從那丈許長的龍身上擴散而開。

  遠遠一望,讓人呼吸都感到困難。

  “這世上真的有龍?”

  木晞驚詫,頭皮發麻。

  寧姒婳和蘭娑都被這樣一幕驚到,這些上林寺的僧眾,居然要在此降龍!!

  這若非親眼所見,誰敢相信?

  “這世上的確有龍,但眼前所見這條卻不是真龍,而是一滴真龍精血所顯露出的威能。”

  蘇奕深邃的眸發亮。

  真龍!

  真靈神獸中最為古老至高的恐怖生靈之一,威能莫測,宛如存活于世間的神祇,擁有不可思議之神通。

  就是在皇境修士眼中,真龍的存在,也是堪稱絕世大兇的角色,強大到無法想象。

  這等生靈,天賦異稟,天生擁有大氣運,大可攪亂星空,小可隱匿于微末,騰云駕霧,橫行星空!

  只是,真龍極為罕見神秘,幾乎只存在于縹緲的傳說中。

  擱在大荒九州,古來至今的無盡歲月中,真正見過這等神秘生靈的,也屈指可數!

  大多時候,有關真龍的一切消息,大都是虛無縹緲的傳聞。

  蘇奕前世雖稱尊大荒九州,可也僅僅只見過一頭真龍遺留的巢穴,撿到了一些碎裂的龍鱗而已。

  活著的真龍,他也未曾見過一次。

  而現在,在這寶剎妖山深處的廢墟之地,在這一座龍形山嶺之巔的九層寶塔內,卻有一滴真龍之血所衍化的龍形出現!

  這讓蘇奕都不禁吃驚,感到意外。

  須知,這可是世俗之界!

  蘇奕思忖時,上林寺的十八位僧人已圍攏而來,一個個威勢懾人。

  “此地有大兇險,還請各位施主原路返回,莫要因此誤了自身性命。”

  為首的白眉白須老僧雙手合十,寶相莊嚴開口,聲如晨鐘暮鼓,透著不容拒絕的味道。

  蘇奕笑起來,道:“和尚,我來幫你們降服這大兇險如何?”

  白眉老僧面無表情道:“諸位能一路抵達此地,必非尋常人可比,可若不聽勸阻,執迷不悟,必遭殺身之禍。”

  便在此時,蘭娑望向遠處那青年僧人,忽地開口道:

  “經鶴長老,我是東華劍宗傳人蘭娑,師尊是‘云瑯上人’,若是開戰,對咱們雙方都不好。依我看,不如我們一起比肩作戰,鎮壓那條龍形,然后平分這一樁機緣,如何?”

  白眉老僧等人臉色皆微微一變。

  云瑯上人!

  這可是東華劍宗戰力第一的太上長老!大秦至強的三大劍尊之一,威震八荒四海!

  而現在,云瑯上人的親傳弟子親臨,誰敢無視之?

  一看那些僧人的神色,木晞就知道,蘭娑這位師尊的招牌,還是挺有震懾力的。

  可出人意料的是,遠處那正在激烈戰斗的青年僧人經鶴卻冷哼開口:

  “別說你僅僅是云瑯上人的弟子,就是云瑯上人今日親自來了,也休想從我上林寺手中搶奪造化!”

  話語鏗鏘,斬釘截鐵。

蘭娑神色一滯,精致的眉宇間浮現一抹羞惱,似沒想到,這上林  寺降龍堂長老經鶴竟這般不給面子。

  而白眉老僧等人的臉色,則都變得冷淡冰冷起來。

  “諸位,還請離開!”

  白眉老僧沉聲開口,眸子如電,威勢懾人。

  其他僧眾皆神色不善。

  “身為佛修,殺氣和貪欲卻如此之重,和那些個妖魔邪道也沒什么區別。”

  蘇奕一陣搖頭。

  前世時,他曾和佛修第一圣地“小西天”的一位大能談經論道,那等胸襟、氣度和智慧,讓蘇奕也贊嘆欽佩不已。

  與之對比,眼前這些僧眾,就顯得太不堪了,都不配稱之為佛修。

  “孽障,你還敢口舌招搖,簡直該當下地獄,受拔舌之刑!”

  覺衡怒喝,他之前曾和蘇奕交過手,心中早有芥蒂,眼見蘇奕詆毀他們,登時就怒了。

  蘇奕都懶得廢話,手中玄吾劍揚起,隔空斬出一劍。

  劍氣燦爛,若一掛青色長虹,帶著無匹凌厲的氣息,斬向覺衡。

  白眉老僧皺眉,橫空一掌拍出。

  一只金光流轉的掌印凝聚,足有磨盤大小,大放光明,威勢極盛大。

  可當甫一和蘇奕的劍氣碰撞,這金光流轉的掌印登時被斬成兩半,產生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鳴。

  而蘇奕的劍氣余勢不減,徑直斬向覺衡。

  覺衡下意識閃避開。

  砰!!!

  劍氣險之又險斬在覺衡原本佇足之地,迸濺起一片耀眼的劍芒,肆虐擴散時,刺得覺衡肌膚疼痛,臉色不由一變。

  寥寥一劍,其威之盛,卻讓白眉老僧等人皆露出凝色,意識到了蘇奕的強大。

  “自作孽,不可活,各位師弟,且與我一起動手,滅殺這些孽障,為世間除害!”

  白眉老僧沉聲開口。

  “善哉!”

  其他十七位僧人齊齊口宣佛號。

  而后,這些來自大秦上林寺,皆有著先天武宗道行的僧人悍然出擊。

  轟隆!

  就見他們身上威勢暴漲,衣袂鼓蕩,分別祭出戒刀、禪杖、戒尺、長棍、法劍、缽盂等等靈兵。

  而后,他們身影晃動,剎那間而已,竟化作一個法相森嚴,氣息可怖的戰陣。

  蘭娑俏臉微變,飛快傳音道:“這是上林寺羅漢堂的‘伏虎羅漢陣’,由十八位先天武宗一起施展,彼此氣息互通,威能之盛,足以困住陸地神仙人物!”

  這并非夸張,很多年前,大秦就曾有一位陸地神仙人物,被上林寺的“伏虎羅漢陣”困住,最終雖脫困,卻已是重傷垂死之身!

  說話時,白眉老僧等人挾戰陣之威一起殺來,一個個身上大放光明,寶相莊嚴,威勢可怖。

  明明是十八人,卻彼此配合得渾然一體,天衣無縫,給人以無懈可擊之感。

  那一瞬,寧姒婳和木晞瞳孔齊齊一凝。

  蘇奕卻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這也配談戰陣?無非是一個粗鄙不堪的合擊之術罷了,一劍便可破之。”

  淡然的聲音剛響起,蘇奕已縱身上前。

  ps:晚上7點前,爭取再來個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