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二章 般若禪庭 孽龍禁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鎮岳王木晞從此地獲得了一塊真靈之血所化的玉佩。

  火穹王夏侯凜從此地帶走了一尊由真靈之骨煉制的佛像。

  由此便可推斷,這禪院廢墟若真是一個古老的佛門遺跡,那么這個佛門絕不簡單了!

  “走吧。”

  蘇奕當先帶路。

  還沒有越過這片廢墟,那生滿黑色妖蓮的池塘中,猛地產生一陣轟鳴,緊跟著,那密密麻麻的黑色妖蓮似蘇醒般,綻放的花蕊中激射出一道道猩紅的妖光,直沖云霄。

  這片天地搖晃震動。

  肉眼可見,東邊區域,涌現出無數水桶粗細的血色藤蔓。

  西邊區域,則有陣陣血色金戈之氣作響。

  南邊區域,有血色火焰燃燒沸騰。

  北邊區域,有冰寒刺骨的血色汪洋奔涌咆哮。

  而中央之地,則有一座血色大山拔地而起,接天蓋地,如若天塹橫亙在那。

  剎那間,五種屬于五行的力量,皆化作妖異的血色大陣力量,將這片天地覆蓋。

  寧姒婳等人心中發緊,神色空前凝重,這無疑是一座極可怕的殺陣,讓他們皆感受到了強烈的致命威脅。

  卻見蘇奕微微搖頭,輕笑起來:“若是其他陣勢,我還要費點手腳,但以五行為根基的大陣在我面前,未免自取其辱。”

  五行,符陣之道最基礎的力量,由此衍生出符道的無窮玄妙。

  蘇奕雖非真正的符師,可前世也曾閱遍諸天萬法,對于布陣、破陣自然有著豐富無比的經驗。

  只見他如閑庭信步般,徑直朝前行去。

  轟隆隆!

  甫一入陣,整個五行大陣,皆轟鳴運轉起來。

  首先是無數烈火,鋪天蓋地而來。這些烈火,帶著兇煞的血色妖異氣息,可以焚金煮鐵,更帶著腐蝕歹毒的威能。

  但蘇奕理都未理,身影浮現出一道真元護罩,直接把洶洶烈焰擋在三數丈之外,一步步向法陣內走去。

  法陣似被激怒般,轟鳴陣陣。

  就見滾滾血色洪流襲來,這些皆是水之精粹所化,宛如滔天海嘯般。

  緊跟著,一片片血色刀槍劍戟呼嘯而來,仿似法寶光雨。

  有無數血色藤蔓扭動著,如若狂舞的長鞭,劈打而至。

  最可怕的是那如天塹般的大山上,滾落一顆顆巨大的血色巖石,直似從天而降的隕石雨,隆隆作響,聲勢可怖。

  金木水火土,五種力量衍化出的威能,在此刻全部爆發了。

  寧姒婳他們毛骨悚然,全都催動兵刃,嚴陣以待,可面對這等恐怖的大陣之威,依舊感到心驚肉跳,壓抑無助。

  這讓他們懷疑,哪怕是陸地神仙來了,怕都很難對抗那等大陣威能。

  可就在此時,蘇奕唇中發出一道淡淡的笑聲:

  “吞靈化力,敕令為引,起!”

  手中玄吾劍驀地朝虛空中揚起。

  就見那幽暗如夜色般的劍身上,一副晦澀玄奧的繁密圖案映現而出,如若層層疊疊的黑洞漩渦,橫空而起。

  吞靈敕令!

  這一道傳承自極樂魔土的九大敕令之一,本就擁有吞噬天地萬靈為己用的妙用。

  而此時,則被蘇奕用來破陣!

  只見虛空中,率先奔涌而來的血色洪流,就如萬流入海似的,被那漩渦般的敕令圖案牽引、吞噬,都無法靠近蘇奕他們。

  五行之陣相互構建運轉,一陣被牽引,其他陣法也必遭受牽累。

  “破!”

  蘇奕猛地一揮玄吾劍,吞靈敕令拖拽著那浩蕩的血色洪流,橫空掃向那滾滾用來的血色火海。

  水火不容,兩股大陣力量碰撞,轟然爆綻出一股毀滅般的力量,朝四面八方席卷而開。

  在這等力量沖擊之下,那化作血色刀槍劍戟的金行大陣力量、化作巨大血色藤蔓的木行力量、化作巍峨血色山岳的土行力量,都跟著遭受到極為可怕的沖擊。

  轟隆!轟隆!

  剎那間,整個五行大陣徹底紊亂,漫天的火焰、洪流、刀槍、隕石等大陣力量彼此沖突,不斷潰散,讓得這座大陣也陷入崩壞中。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在寧姒婳他們近乎呆滯的目光注視下,整座覆蓋天地間的殺陣土崩瓦解!

  “這……”

  蘭娑美眸睜得滾圓,看向蘇奕時,一副看怪物的表情。

  這樣一座殺陣,就這樣被破了?

  寧姒婳和木晞對視一眼,都暗自感嘆,從認識蘇奕開始到現在,給兩人的感覺就好像,這世上就沒有任何事情能難住蘇奕!

  煙霞潰散,光雨消弭。

  當這座大陣消失,眼前的景象也是陡然一變。

  就如打破了重重幻象,露出了這片廢墟禪院的真正容貌。

  “那是……”

  寧姒婳一怔。

  就見那巨大的殘破道場遠處,盤踞著一條巨龍,軀體若盤踞的巨大山嶺,龍鱗都有房屋大小,龍首仰空,似頂著天穹。

  巨龍軀體覆蓋在金色的光影中,煌煌熾盛,將那片天地照亮,充滿了神圣、莊嚴的氣息,一如天上神祇,高不可及。

  眾人內心震撼,皆憑生渺小之感,尤其面對那金色巨龍時,滅個人渾身顫粟,不受控制地生出敬畏之心,直欲跪地膜拜。

  驀地,蘇奕的聲音響徹眾人耳畔:

  “一道幻象而已,莫要被其困擾了心神。”

  字字如雷霆,震得寧姒婳等人渾身一僵,登時從那種渺小、敬畏般的心緒中清醒過來。

  再看去時,就見那一條巨龍赫然是一座巨大的山嶺,灰撲撲的,僅僅只是形似巨龍而已,沒有了第一眼看去時那種恢弘、神圣、高高在上的氣息。

  “削山為龍,蘊靈為陣,好大的手筆!可惜,山中靈性已失,再無法得見此山昔日之景象……”

  蘇奕有些遺憾。

  他目光望向遠處那座山嶺最高處,龍首位置,矗立著一座佛塔。

  “我們去那里。”

  蘇奕當即朝遠處掠去。

  寧姒婳他們連忙跟隨其后,行走到這時候,蘇奕儼然成了他們的主心骨。

  換做是他們自己,怕是根本不敢這般亂闖了。

  沿著山路蜿蜒而上時,就如行走在一頭巨龍的背脊上,一路上倒也沒有再發生什么意外。

  可蘇奕注意到,這山嶺每一處地方,皆大有講究,曾被人布置下玄妙莫測的陣圖。

  可惜,這山嶺靈性早已泯滅消失,讓得那些陣圖也早已破損剝落,毀壞嚴重。

  不過,蘇奕心中已大致推斷出,這座形似真龍的山嶺,和血荼妖山中那一百零八座祭壇一樣,皆具備鎮壓、封印、禁錮之力!

  只是這山嶺究竟是為鎮壓什么力量,就不得而知了。

  半刻鐘后。

  蘇奕一行人終于抵達山巔,也就是龍首位置。

  走近了才看清,那矗立著的佛塔,足有百丈高,呈八角之狀,飛檐斗拱,莊肅巍峨。

  佛塔通體呈一種剔透明凈的黑色,分作九層,最底層大門前,立著兩座石碑。

  石碑都已殘破,不過依稀能夠看清楚,其上皆鐫刻有字跡。

  只是,無論是寧姒婳、木晞,還是蘭娑,皆不認得那些字跡,太過陌生,奇異扭曲若蚯蚓似的。

  下意識的,他們把目光看向了蘇奕。

  果然,不出他們所料,就見蘇奕一指左邊那塊石碑,道:

  “這上邊是以大乘梵文鐫刻的四字,念做‘般若禪庭’。”

  他目光又看向右邊的石碑,道:“這上邊的字跡是‘真靈秘文’,這是一種由真靈之屬所締造的古老文字,據說,這種文字是根據真靈之屬體內天生的道紋所創造出來,一筆一劃,烙印著獨特的大道痕跡,極為玄妙。”

  蘇奕盯著那石碑又仔細分辨了一番,這才說道:“這上邊的真靈秘文念做‘孽龍禁地’。”

  寧姒婳他們都沉默了,內心一陣翻江倒海。

  寧姒婳還好,她起碼聽說過大乘梵文,知道這是屬于源自佛門的古老文字。

  而木晞和蘭娑就懵了,什么大乘梵文、什么真靈秘文,他們連聽都沒聽過,更別說去辨認了。

  正因如此,當蘇奕隨口就將石碑上的文字一一道破后,才讓他們感到格外的震撼。

  內心都不禁疑惑,這世上還有什么是蘇奕這家伙不懂的?

  “般若禪庭,應該就是此地佛修勢力的名字了,至于這孽龍禁地……”

  蘇奕思忖,“莫非,此山之下,曾鎮壓著一條犯下滔天罪孽的真龍?”

  想到這,蘇奕不禁又想起曾見過的那一幕景象——

  一個白衣僧騎真龍遨游星空之上!

  “這般若禪庭倒是有點意思,走,我們進去看看。”

  蘇奕沒有再耽擱,邁步朝那寶塔一層內行去。

  推門而入,就見寶塔一層,是一個巨大的殿宇。

  三十六座石柱矗立,四面墻壁上,懸掛著一盞盞青銅燈,燈火明亮純正,彌散著一縷縷令人心靜的清香。

  蘇奕鼻端嗅了嗅,道:“以佛脂燃燈,可千古不滅,看來這般若禪庭在昔日輝煌時期,也是有著不少大能坐鎮。”

  再看那四面墻壁上,繪制著一幅幅圖案,雖被歲月侵蝕嚴重,依稀能看到,那是一幅幅授業講經圖,圖中有天龍遨游,鸞鳳飛翔,天花亂墜,僧眾如云……

  一切,都充滿神圣莊肅之感。

  可蘇奕眉頭卻皺了皺,隱約感覺有些不對勁。

  ps:今天會努力補個5更,老規矩,第二更中午12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