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一章 蓮池猶在 佛龕不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略一沉吟,木晞沉聲道:“這些尸體應該就是最近一段時間前來的武者,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活著闖進了那廢墟禪院深處。”

  寧姒婳清眸看向蘇奕,道:“道友可看出他們是如何死的?”

  “大陣。”

  蘇奕淡然道,“和血荼妖山深處那一座封禁大陣相似,只不過,此陣明顯由佛門的高手所布置,不過……”

  想了想,蘇奕道這才說道:“此陣的本源力量明顯遭受到邪祟妖氣的侵蝕,讓得此陣所顯現出的異象,也帶上詭異和反常的氣息。”

  他目光望向天穹那成百上千的妖異黑色蓮花虛影,道,“若我猜測不錯,此陣之下封印的,極可能是一股屬于妖魔的力量。”

  妖魔!

  寧姒婳、木晞他們眸子皆是一凝。

  而蘇奕說話時,已邁步朝前行去,

  陣陣梵音禪唱如鬼物的呢喃私語,陰冷滲人。

  天地間飲片昏暗陰沉,尤其是那廢墟禪院的入口,尸骸橫陳堆積,鮮血成泊,那血腥壓抑的景象,讓人心中發毛。

  蘇奕卻渾似不覺般,一步步走過去。

  寧姒婳、木晞、蘭娑跟隨其后,神色皆警惕戒備起來。

  直至抵達那傾塌的禪院山門前,蘇奕忽地頓足。

  幾乎同一時間——

  山門深處的霧靄中,出現一道身影,一襲灰色僧袍,手握念珠,猶如鬼魅似的,倏爾出現在廢墟禪院入口處。

  這僧人神色莊肅,口宣佛音:“諸位施主請止步,此乃大兇禁地,一旦靠近,必遭殺身之禍。”

  聲如洪鐘大呂,隆隆傳開。

  蘇奕眉頭微微挑。

  蘭娑似意識到什么,道:“你是上林寺的僧人?”

  那僧人眸子如電,倏爾看向蘭娑,道:“這位女施主好眼力,貧僧正是來自大秦上林寺羅漢堂,法號‘覺衡’。”

  覺字輩!

  蘭娑星眸微微一凝,似有些吃驚,飛快傳音給蘇奕他們,道:

  “上林寺覺字輩的僧眾,皆是先天武宗境中的一流高手,每一個皆掌握一門獨特的佛門神通,極為可怕,遠遠不是世俗中的先天武宗可比。”

  寧姒婳和木晞心中皆是一凜。

  修行勢力就好比山上之人,超然于世俗之外,所掌握的修煉之法,也遠不是世俗中那些武者可比。

  就好比同樣的先天武宗,從修行勢力中走出的武者,輕松就能滅殺世俗中的同境人物!

  原因就在底蘊、傳承和天賦的不同。

  蘇奕卻渾不在意,神色平淡道:“我們的生死,和你無關,你若真好心,最好現在就讓開。”

  說著,已邁步朝那傾塌的山門行去。

  “站住!”

  自稱覺衡的僧人大喝,渾身氣息暴涌,如怒目金剛般懾人,“貧僧已說了,此地為禁地,爾等最好莫自討苦吃,否則……”

  不等說完,蘇奕袖袍一揮。

  一道玄妙的淡青色劍氣橫空而起,朝遠處立在禪院廢墟入口的覺衡斬去。

  “猖獗!”

  覺衡動怒,雙手結印,于虛空一按。

  一只金燦燦的佛印憑空凝聚,寶相莊嚴,狠狠鎮壓而下。

  這一手佛門神通,端的是神妙無比,并且看那等威勢,遠不是司徒宮這等名列十大先天武宗的強者可比。

  只是……

  蘇奕這一劍看似輕描淡寫,但又豈是尋常?

  就見劍光一閃,砰的一聲,那金色佛印如紙糊般一分為二,在虛空中爆碎,光雨迸濺。

  而蘇奕那一劍徑直朝覺衡斬去。

  覺衡臉色微變,驀地催動手中念珠,頓時一片耀眼金光涌現,凝結為一個晶瑩剔透的金光罩,橫擋于前。

  砰!!!

  劍氣與金光罩碰撞,產生驚天動地的轟鳴。

  最終,雖抵消了這一劍的力量,可那金光罩上也出現一道道蛛網般的裂痕,最終支離破碎,轟然消弭。

  覺衡身影微顫,臉色終于變了,道:“這位施主,你這是非要和我上林寺為敵?”

  蘇奕都懶得廢話,袖袍一揮,又是一劍斬去。

  那干脆利落的姿態,讓覺衡又驚又怒。

  “慈悲不度自絕人,既然爾等執迷不悟,那就等著遭難吧!”

  他沒有硬撼,轉身沖進霧靄重重的廢墟禪院深處。

  而蘇奕這一劍斬去,卻被一股奇異的大陣漣漪化解,無聲無息消失不見。

  “果然,這廢墟中覆蓋有陣法。”

  蘇奕眸子泛起一絲異色。

  而目睹這一幕幕,蘭娑忍不住道:“蘇公子不怕被上林寺盯上?這可是我大秦第一佛門圣地,僅僅是陸地神仙這等人物,便不在少數。”

  “你覺得呢?”

  蘇奕反問。

  蘭娑登時語塞,都已經動手了,自然證明蘇奕根本就不在乎什么上林寺。

  寧姒婳輕聲提醒道:“蘭娑,待會我們闖入這廢墟禪院中,怕是會和上林寺的佛修發生沖突,你可要做好準備。”

  蘭娑點了點頭。

  “你們跟在我后邊。”

  說著,蘇奕已邁步朝前行去。

  轟隆!

  當蘇奕一行人剛一進入那廢墟禪院的入口,周圍的云霧頓時翻騰起來。

  整個天地似一下子顛倒,乾坤異變,無數道霧氣長龍從四面八方圍剿而來。

  這明顯是個迷霧法陣,不僅具有阻截的功效,更是一個可怕的殺陣。

  一道道長達數十上百丈,純粹由兇煞之氣組成的云龍,宛如擎天巨索般,瘋狂的圍剿而至。

  如果換做其他武者,早被這些云霧鎖鏈一絞,化成肉泥。

  不過,對蘇奕而言,這座大陣根本談不上什么。

  就見——

  他深邃的眸子中神光暴漲,袖袍一揮:

  “開!”

  轟隆隆。

  一掛劍氣橫空而去,帶著滾雷一般的聲響,化作驚天長虹,猛地一斬而過。

  那數十米長的云霧長龍,輕而易舉就被凌空斬斷,

  一剎之間,前方百丈之地的霧靄,被掃蕩一空。

  寧姒婳他們見此,都不禁被震撼一把。

  這一劍,縱橫百丈,勢如破竹!

  可是這廢墟禪院極其之廣袤,不知有多深,當蘇奕一行人掠過百丈之地,四面八方望過去,依舊是重重煞氣霧靄。

  這些煞氣由陣法力量運轉,可以隔絕神識窺探,便是蘇奕如今修煉出神念之力,也僅僅只能感應到三丈范圍的景象。

  不過,蘇奕也懶得理會這些。

  一座迷霧陣法而已,根本不必費心思破解,一路碾壓過去便是。

  玄吾劍出現在掌中。

  “斬!斬!斬!”

  蘇奕一身修為運轉,青袍獵獵作響,揮劍連斬。

  以他如今的修為,配合其劍道造詣,隨手一劍的威力,都能威脅到先天武宗的性命。

  此時出手時,一劍又一劍掠出,就如一道又一道驚世神虹長驅直入,硬生生在這迷霧大陣中開鑿出一條路徑來。

  這便是“一力降十會”!

  任憑你什么精妙陣法,我自一力破之。

  “這家伙真的是宗師二重修為?!”

  蘭娑被驚到了,輪廓精致的美麗臉龐上,盡是震撼。

  那一道道劍氣縱橫捭闔的威能,讓得她都感到心驚肉跳,根本無法想象,這是一個十七歲宗師能掌握的力量。

  至于寧姒婳和木晞,早已見怪不怪了。

  很快,一行人掠過這座迷霧大陣,來到一片干枯的池塘前。

  此地同樣是一片廢墟,殘破不堪,隱約可以看出,這里原本是一個巨大的道場,那一座干枯的池塘,就位于道場中央。

  仔細看,那干枯池塘足有百丈范圍,其內淤泥干涸龜裂,堆積著密密麻麻的腐朽骨骸。

  而在那每一具骨骸上,皆生長著一株株妖異的黑色蓮花,成百上千,搖曳生姿。

  一陣陣黑色煞氣從那一株株妖異蓮花中涌出,散發出刺骨的陰冷邪祟之氣。

  當抵達這里,蘇奕黑眸微微一凝,其神念中敏銳察覺到,這方天地間,有著一重極為詭異的禁陣。

  “原來如此,之前我們在外界天穹下映現的黑色妖蓮異象,就是來自此地……”

  蘇奕露出恍然之色。

  “此道場中央開辟蓮池,本為佛門開壇講經之地,最為神圣莊重,不曾想,如今卻化作了一座妖異邪惡之陣的陣基……”

  “池塘中那些腐朽尸骸,應該是很久以前就殞命于此的武者所留,此陣正是汲取了這些武者的血肉和精氣神,匯聚成了運轉大陣的力量。”

  “而以血肉之力為引,筑殺伐之陣,這分明就是妖修魔門的手段。”

  “有意思,這地方可不止是佛修門庭那般簡單,疑似還有妖修、魔門的力量摻合進來……”

  就在蘇奕思忖推敲時。

  木晞已忍不住說道:“我當年來過此地,只不過,當時這座池塘中,并沒有那一株株黑色的妖異蓮花,而在池塘后方,立著一個由黑色石塊堆積而成的佛龕,可現在,那一座佛龕卻不見了!”

  “那佛龕有什么講究不成?”

  寧姒婳好奇道。

  木晞略一沉默,這才說道:“我那塊麟血玉佩,就是從那一座佛龕中獲得。”

  此話一出,蘇奕也不禁露訝然。

  他可清楚記得,木晞那塊麟血玉佩,是由真靈之血所化,擱在大荒九州,也稱得上是珍寶了。

  沒曾想,這樣一塊玉佩,卻竟來自一個神秘的佛龕內!

  想到這,蘇奕又想起從火穹王夏侯凜手中得到的那個佛像。

  此佛像巴掌大小而已,卻是由真靈之骨煉制而成,雙手虛捏蓮花印,身上盤繞真龍之形,同樣極為神秘。

  蘇奕可不會忘了,以神識感應此佛像時,曾看到一個白衣僧騎乘真龍遨游星空深處的曠世異象!

  而按照木晞的推斷,這一座佛像,同樣是來自這廢墟禪院中!

  ps:首先,祝明天高考的童鞋蟾宮折桂,金榜題名!

  再次,明天金魚會努力再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