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章 廢墟疑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呂東流后邊,是黎倉和廖韻柳。

    黎倉須發皆白,慈眉善目,廖韻柳一襲道袍,背負長劍,他們分別是潛龍劍宗外門大長老和二長老。

    “這寶剎妖山倒是一個殺人的好地方。”

    呂東流目光望著遠處的寶剎妖山,輕語道,“此山深處藏有詭異反常的兇險,最容易發生變數,對我們而言,這或許便是獵殺蘇奕此子的機會!”

    “這蘇奕倒是有意思,似乎并不著急前往玉京城,一路跋山涉水,徒步而行,如今竟還跑進了寶剎妖山……”

    黎倉笑說道,“我都沒見過如他這般膽大的人。”

    “膽大?不見得,但可以肯定的是,此子手中的底牌,足以和先天武宗對抗。”

    廖韻柳清眸如劍般懾人,道,“別忘了,龍橋驛一戰,天行學宮宮主王琢敗了。”

    “云濤觀一戰,名列十大先天武宗內的司徒宮和其他四位先天武宗的聯手,也沒能拿下蘇奕。”

    頓了頓,她繼續道:“雖然十方閣沒有透露戰斗的具體細節,可蘇奕能夠成為這兩場戰斗的最后贏家,已足以證明他的實力何等強大。”

    呂東流點了點頭,神色平靜道:“所以,我們對付他時,必須等時機,不能操之過急,若時機不成熟,寧可舍棄此次行動,也不能冒然出手。”

    “走吧。”

    說著,他邁步朝寶剎妖山掠去。

    黎倉和廖韻柳緊隨其后。

    至于那頭金光雕,則破空而起,消失在云層深處。

    兩個時辰后。

    一片煞霧重重的山嶺間。

    嗡!

    一道金色鋒刃掠起,掀起一片燦爛奪目的光霞。

    從前方沖來的一群妖獸,頓時如紙糊般被斬殺一空。

    嗖!

    蘭娑一招手,那金色鋒刃返回其掌間。

    仔細看,這赫然是一柄纖細的金色飛刀,晶瑩耀眼,流光溢彩,靈性十足。

    蘇奕等人見此,早已見怪不怪,繼續前行。

    從進入寶剎妖山開始,他們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兇險。

    有成群出動的妖獸、有滋生在煞霧中的陰魂惡鬼、有從天穹撲殺而下的兇禽大軍、有……

    其中不乏一些能夠威脅到先天武宗的生靈。

    可無一例外,皆被蘭娑以摧枯拉朽般的方式殺死!

    這位來自大秦東華劍宗的傳人,不止是身份尊貴神秘,且掌握著諸般威能強大的秘寶。

    像她手中的金色飛刀,就是一柄極不俗的靈兵,明顯是由元道修士所煉制,威能遠超世俗中的靈兵。

    除此,她手中還有數不勝數的“玉符”,也都是由元道修士煉制。

    有的玉符能牽引雷霆殺敵,有的玉符能夠驅邪化厄、有的可以馭物攝魂……

    且不提威能,僅僅是煉制這些玉符的材質,全是清一色的五品靈材!

    若再加上煉制玉符所耗費的心血和時間,那每一塊玉符的價值之大,已不可估量!

    這世間武者若能獲得一塊這樣的玉符,怕都會當做壓箱底的殺手锏來珍藏。

    可在蘭娑手中,這些玉符卻似不要錢般,用起來毫不心疼。

    從進入寶剎妖山到現在,不過兩個時辰而已,蘭娑就甩手砸出了六塊這樣的玉符。

    這一幕幕,看得蘇奕都不禁有些感慨,這女人,一看就是不差錢的主!

    渾身都散發著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的氣魄。

    “蘇公子,你覺得我蘭娑還是累贅么?”

    路上,蘭娑忽地淡淡開口,眼神間透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驕傲。

    這一路上所遇的妖魔鬼怪,皆是被她所殺,為的就是要爭一口氣,把“累贅”二字還給蘇奕!

    蘇奕哂笑搖頭道:“殺一些不堪入眼的妖獸和兇魂而已,又能證明什么?”

    說著,就自顧自朝前行去。

    見此,蘭娑不禁撇了撇嘴,承認你自己看走了眼就這么難嗎?

    小氣的男人!

    “寧姐姐,這些玉符你拿著防身。”

    蘭娑拿出一把元道玉符,遞給寧姒婳,足有十多塊,卻被她像不要錢的大白菜似的塞給寧姒婳。

    寧姒婳笑著接下,低聲傳音道:“蘭娑,你可別和蘇道友較真,他為人雖傲了一些,可卻是有真本領的修行之輩,若我們此行萬一遇到致命的兇險,怕是只有蘇道友才能化解。”

    蘭娑不以為然道:“我自然明白他很厲害,否則,也不可能幫我治好身上的宿靈魔蠱,只是……他之前小覷我是累贅,卻讓我很不高興。”

    寧姒婳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么。

    有些話,點到即可。

    就如現在,哪怕她說再多,以蘭娑那驕傲的心境,怕也很難聽進去了。

    “木晞小哥,需要要玉符防身嗎?”

    蘭娑清眸眨了眨,看向鎮岳王木晞。

    木晞怔了一下,爽朗笑道:“我好像沒有拒絕的理由。”

    送上門的寶貝,誰會嫌多?

    蘭娑當即拿出一把十多個玉符,遞了過去,道:“喏,拿去用,不夠了再說,不要見外,現在咱們可是同一陣營的同伴。”

    木晞笑呵呵接住那些玉符,道:“多謝蘭娑姑娘。”

    他心中也唏噓不已,見過有錢的,沒見過如此有錢的,這蘭娑家里難道是挖靈礦的?

    蘭娑想了想,忽地疾步上前,追上蘇奕,拿出十多塊玉符遞過去,落落大方道:

    “蘇公子,雖說你視我為累贅,但我可不會小肚雞腸到跟你斤斤計較了,這些玉符你拿著,咱們倆的間隙就算化解了。”

    蘇奕瞥了蘭娑一眼,道:“要不要聽我一個建議?”

    蘭娑抿嘴笑道:“還請公子指點。”

    蘇奕道:“此等玉符,終究是身外之物,在修行最初時,經常用這些外物來化解危機,有害無益。當然,你若能把握其中分寸,不被外物所惑,自不必在意這些。”

    蘭娑呆住了,笑容凝固,額頭直冒黑線,本姑娘好心拿寶貝給你,你這家伙不領情倒也罷了,還借此批評我?

    不過,她卻無法反駁。

    因為她家中長輩也曾這般告誡,說修行之道,莫要沉溺于外物,莫要執著于外力,否則,必影響自身道途。

    這些話由長輩說出,倒也令人信服,可是當從蘇奕這十七歲少年說出,卻讓蘭娑總感覺有些不爽。

    深呼吸一口氣,蘭娑甜甜一笑,道:“多謝蘇公子教誨,這玉符……我還是留著自己用算了。”

    說著,就不搭理蘇奕了,扭頭來到寧姒婳身邊,也不知在跟寧姒婳嘀咕了些什么,沒多久,就眉開眼笑起來。

    木晞看到這一幕,心中暗道:“這蘭娑雖驕傲了一些,性情倒也不壞,容貌、氣質都堪稱世間頂尖,且家境明顯極為不尋常,誰若能娶到她,和擁有一個秀色可餐的聚寶盆也沒什么區別……”

    又過了三個時辰。

    蘇奕忽地頓足,目光遙遙望向遠處天穹。

    就見——

    那片天穹下,映現著成百上千的黑色蓮花虛影,搖曳生姿,影影綽綽,偶爾有一道道模糊的身影浮現其中,一閃即逝。

    這一切,讓得那片天地,都披上一層詭異懾人的色彩。

    “前邊就是那一片寶剎廢墟所在之地了。”

    寧姒婳走上前,輕聲道,“那片區域,也是這寶剎妖山中最危險的地帶,古來至今,不知多少武者來此探尋,可幾乎是九死一生,埋葬了不知多少性命。”

    聲音中隱隱帶著一絲凝重。

    “那寶剎廢墟極大,足有千畝范圍,我當年曾冒著性命危險闖入其中,可也晉級只進入到外圍地帶。”

    木晞也走過來,神色帶著一絲異樣,“我手中那塊麟血玉佩,就是從其中獲得……”

    他內心有些起伏。

    世人皆認為他木晞身懷大氣運,天賦異凜,有曠世之才。

    可唯獨他自己清楚,當年正是因為得到了那塊麟血玉佩,才讓他的人生徹底改變,由此踏上修行路,一路高歌猛進,成為大周最年輕的外姓王!

    可以說,正是那一片寶剎廢墟之地,改變了他木晞的命運!

    蘇奕問道:“你當初所見到的那一座殘破佛修,也位于那一片寶剎廢墟中?”

    木晞點頭:“不錯。”

    “走,過去看看。”

    蘇奕沒有耽擱,繼續前行。

    沒多久,就見前方大地上,出現一片綿延在大地上的廢墟,有一座座殘破坍圮的建筑,屹立在其中。

    這片天地昏沉陰暗,妖氣沖霄,煞霧重重,覆蓋在那一片廢墟上,讓人一時看不清楚那一片廢墟究竟有多大,平添一份神秘。

    而當抵達此地,一陣陣梵音禪唱聲也不知從哪里傳出,飄蕩在天地之間,久久不散。

    那梵音禪唱落入蘇奕他們耳中,卻帶上一股壓抑人心的陰冷味道,直似鬼魂的呢喃聲,讓人不寒而栗。

    天穹上,黑色妖蓮虛影搖曳,滾滾妖氣流轉其中,遮蔽天穹。

    那一幕幕,無不透發出詭異和不詳的味道。

    蘇奕目光略一打量,就看向遠處廢墟禪院的入口。

    那應該是一片坍塌的山門,石階破損,屹立的石像坍塌,連禪院大門都早已不存。

    “嗯?”

    很快,蘇奕瞳孔微凝。

    就見那廢墟般的禪院大門附近,橫七豎八地躺著一些尸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明顯剛死不久,身上還在淌血。

    一眼看去,血水成泊,尸體成片,極為滲人。

    “這……”

    寧姒婳、木晞、蘭娑他們也看到了這一幕,心中皆是一凜,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ps:感謝awatera老哥再次盟主賞    嗯,又欠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