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秦上林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打開疾光雀送來的包袱,當看清其中的寶物,不禁怔了一下。

  五光十色的靈石堆積在那,皆是四階,有五十五塊。

  各色靈藥三十三株,其中四品的有二十五株,五品的八株。

  除此,尚有各種珍貴靈材四十余種……

  這些財寶加起來,足以讓世俗中任何先天武宗都垂涎眼紅。

  而這,僅僅只是十方閣此次兜售蘇奕行蹤的情報,所獲取的財寶的九成而已。

  窺一斑而知全貌,可以想象,勢力遍布大周、大魏、大秦三大國度中,以搜集和販賣情報著稱于世的十方閣,斂財之手段是何等驚人!

  疾光雀帶來的,還有一張紙條。

  其上寫著一句話:“小心潛龍劍宗呂東流。”

  看完,蘇奕隨手就將紙條揉碎。

  呂東流?

  這是一個陌生的名字,關于其修為、來歷、身份,蘇奕完全不知道,也根本不會在意了。

  他只要記住,這呂東流是來自潛龍劍宗就夠了。

  兩天后,四月初八。

  金柳城,凌煙酒樓。

  三層臨窗位置。

  “你們大秦‘上林寺’的佛修,這次也要前往寶剎妖山?”

  寧姒婳娥眉微皺。

  在她對面,坐著的是一個臉龐輪廓如斧鑿刀刻般精致美麗的女子。

  這女人一身灰衣,肌膚勝雪,長發以淡白色玉簪挽起,鵝頸修長,渾身散發著一股尊貴幽冷的氣息,隨意坐在那,就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正是曾被蘇奕救治過“宿靈魔蠱”之毒的蘭娑。

  一個來自大秦東華劍宗的美麗女子。

  “不是要前往,而是已經在三天前,他們就前已前往寶剎妖山深處。”

  蘭娑拿出一封密信,遞給寧姒婳,“這是我昨天得到的消息,你看一看便知道。”

  寧姒婳拿著密信略一端詳,就見其上寫著:

  “三月二十七日,上林寺降龍堂長老‘經鶴’,率羅漢堂十八位僧眾一起乘‘金光雕’前往大周寶剎妖山……”

  看到這,寧姒婳問道:“這降龍堂長老‘經鶴’是何等層次的強者?”

  “二十年前,此人就已踏足先天武宗之境,修煉‘大羅降魔經’,精通佛門秘咒,一身底蘊極為可怖,世俗中的先天武宗,完全沒法和他相提并論。”

  蘭娑語聲嚦嚦,美眸凝視寧姒婳,“依我看,哪怕是你出手,怕也很難拿下此人。”

  寧姒婳怔了一下,道:“若如此的話,這經鶴的確是一個必須得重視的角色。”

  大秦有三大修行勢力,分別是東華劍宗、上林寺、玄月觀。

  這三大勢力的底蘊,比之大周潛龍劍宗有過之而無不及。

  尤其是上林寺,被譽為大秦的“佛修圣地”,連大秦的皇室中,都有許多上林寺的信眾。

  而如今,上林寺降龍堂長老經鶴,率羅漢堂十八僧眾一起前來大周寶剎妖山,想不讓人重視都難。

  想了想,寧姒婳又問道:“他們此來寶剎妖山又是要做什么?”

  “不清楚,但應該和我們一樣,也是為探尋機緣而來。”

蘭娑輕聲道,“畢竟,這寶剎妖山深處,有著一座極為詭  異反常的禪院廢墟,疑似和佛道有關,自然會引起同為佛修勢力的上林寺的注意。”

  “寧宮主,蘇公子還沒來么?”

  這時候,鎮岳王木晞從酒樓樓梯處走上來,一襲玉袍,頭戴冠冕,劍眉星目,瀟灑倜儻。

  說話時,木晞已坐在寧姒婳、蘭娑身旁。

  “沒有。”

  寧姒婳搖頭。

  木晞想了想,忽地壓低聲音道:“我剛才去寶剎妖山附近走了一圈,又在城中打探了一下消息,據說最近一段時間,可有不少人前往寶剎妖山深處,似乎都是奔著那一片詭異的寶剎廢墟去的。”

  寧姒婳訝然道:“莫非是那一片寶剎廢墟發生了什么異變?”

  木晞道:“這就不清楚了。”

  三人閑聊了沒多久。

  一陣腳步聲從樓梯口響起,而后,一道頎長峻拔的身影走了上來。

  青袍如玉,淡然出塵。

  正是蘇奕。

  “道友,你總算來了。”

  寧姒婳噙著笑意,起身相迎。

  而當看到蘇奕,蘭娑則有些忸怩和不自在,眼神也有躲閃之意。

  她哪會忘了,當初近乎是衣不遮體的情況下,被蘇奕救治身上魔蠱的一幕幕?

  至今想起,她內心都頗為窘迫。

  木晞則吃驚道:“蘇公子,這才多少天沒見,你都已邁入宗師二重境了?”

  經此提醒,寧姒婳才敏銳感覺到,蘇奕身上的氣息的確變了,分明是修為又有突破的跡象。

  這讓她也暗自一驚。

  數天時間,就突破一個小境界,這般進境,驚世駭俗!

  “小小進境而已,不值一提。”

  蘇奕說話時,目光一掃蘭娑,也是一怔,“她也要去寶剎妖山?”

  他自然不會忘了這個褪去衣服后,身材極為標致驚艷的女人。

  蘭娑起身,迎著蘇奕的目光,道:“公子不歡迎么?”

  她氣質尊貴幽冷,身段極好,一舉一動,氣場十足。

  寧姒婳在一旁解釋道:“蘇公子,蘭娑有著先天武宗道行,且出身東華劍宗……”

  蘇奕淡淡打斷道:“只要不是累贅就行。”

  蘭娑怔了一下,內心的驕傲似被“累贅”二字深深刺激到,認真說道:

  “蘇公子放心,我蘭娑再不堪,也能照顧好自己,定不會給你添亂。”

  聲音帶著一絲冷冽不悅的味道。

  蘇奕哦了一聲,沒有在意此女口吻中那一絲不滿,他目光看向寧姒婳、木晞,道:“可準備妥當?”

  兩者皆點了點頭。

  “那咱們現在就出發。”

  蘇奕當即拍板。

  寶剎妖山位于金柳城數十里之外,山勢綿延近百里之地,蒼莽雄渾。

  古來至今,這片大山就被視作大兇之地。

  其內妖獸肆虐,毒瘴繚繞,更不乏一些陰魂邪物滋生其中,別說是尋常人,就是修煉有成的武者,都不敢冒然涉入。

  當蘇奕一行人抵達寶剎妖山外圍地帶時,已是暮色十分。

  就見寶剎妖山上空,陰云重重,如鉛塊般遮蔽天光,讓得那片山河,平添一股壓抑人心的氛圍。

遠遠看到這一幕  ,蘇奕眸子不由微凝,妖氣沖霄,邪祟煞霧遮蔽天穹,這地方,的確有古怪!

  “道友,若路途上不出意外,不出半天,我們便可抵達這寶剎妖山深處的那一片廢墟禪院之地。”

  寧姒婳輕聲道,“不過,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這次前往探尋那一片廢墟禪院的,還有來自大秦上林寺的強者。”

  “佛門強者?”

  蘇奕眉毛微微一挑。

  “正是。”

  寧姒婳飛快把上林寺降龍堂長老經鶴的消息一一說出。

  “原來如此。”

  蘇奕點了點頭,想起了另外一件事,目光看向蘭娑,道:“姑娘既然來自大秦,可曾聽說過‘天隱宗’?”

  蘭娑美眸驟然一凝,似無比驚訝,道:“你是如何知道這個勢力的?”

  蘇奕沒有隱瞞,道:“前些天的時候,我曾殺了一縷屬于靈道修士的分魂,據說此人號‘榴火真君’,就是來自這天隱宗。”

  “榴火真君!?”

  蘭娑失聲叫出來,漂亮精致的臉龐上盡是驚愕,“以你的力量,怎可能殺得了榴火真君的神魂分身?”

  蘇奕沒有接話,不過看著女人的反應,似乎也知道這榴火真君,這讓他不由意外。

  無疑,正如寧姒婳當初所說,這蘭娑的身份的確很不簡單,否則,一般的角色,怕是根本沒機會了解到一位靈道修士的消息。

  寧姒婳見此,忍不住道:“蘭娑,這榴火真君和天隱宗是怎么回事,為何我從不曾聽說過?”

  蘭娑深呼吸一口氣,穩了穩心神,低聲道:“我也是聽一位長輩提起過,說在大秦境內,有一位自稱‘榴火真君’的神秘人物,道行深不可測,極可能是來自大夏國的靈道修士。”

  頓了頓,她繼續道:“不過,我也僅僅只知道這些,但我那一位長輩曾叮囑,說萬一遇到自稱‘天隱宗’的修士,能躲多遠就躲多遠,否則,怕是會招惹意想不到的麻煩。”

  “這……”

  寧姒婳也不禁一驚。

  她可很清楚,蘭娑在大秦的身份何等尊貴,卻不曾想,連她談起這天隱宗和榴火真君時,也充滿忌憚,知之甚少!

  木晞也有些吃驚,忍不住道:“若說這榴火真君是來自大夏的靈道修士,豈不是意味著,這天隱宗極可能是大夏境內的一個修行勢力?”

  “應該……如此吧……”

  蘭娑不敢確定,只是,從這一刻起,她目光看向蘇奕時,已帶上一抹驚疑。

  這家伙,竟殺了榴火真君的一縷神魂分身!!

  這簡直也太膽大了吧?

  他就不怕被這樣一位靈道大修士盯上?

  何止是蘭娑,寧姒婳和木晞也都嚇了一跳,都沒想到,蘇奕還干出過這等壯舉。

  “走吧。”

  蘇奕沒有多說什么,徑直朝寶剎妖山中行去。

  寧姒婳他們連忙跟上。

  很快,他們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半個時辰后。

  一頭羽翼雪白的兇禽橫空而至,落在蘇奕他們之前所佇足之地。

  緊跟著,從兇禽之上陸續走下四人。

  為首的長袍男子鬢角微白,面龐冷峻如石。

  正是潛龍劍宗傳功閣長老呂東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