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天隱宗榴火真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遠處,王琢呆滯在那。

  這位天行學宮宮主,大周的青巽王,十大先天武宗之一的大人物,此刻的內心,已是掀起驚濤駭浪。

  他自認沒有低估蘇奕。

  否則,不會在此精心設局,進行埋伏。

  可他卻沒想到,蘇奕這樣一個十七歲少年,會強橫到這等地步!

  這完全顛覆了他的預估和判斷,以至于都有些無法想象,這世上怎會有如此妖孽的角色。

  雨還在下。

  那之前曾布下小雷火陣的瘦小老者,也是一位宗師五重角色,可此時卻嚇得面無血色,瑟瑟發抖。

  而遠處,蘇奕舉著油紙傘,朝這邊行來,步履從容,一襲青袍纖塵不染。

  “還有沒有其他手段了?”

  蘇奕說話時,抬手一拋。

  玄吾劍如有靈性似的,在虛空一閃,就落在鐵空的尸體處。

  就見那幽暗的劍身內,隱約有著一頭兇禽的虛影在振翅,讓得劍身也隨之微微顫抖,清吟陣陣。

  肉眼可見,鐵空的尸體快速干癟下去,殘留其中的精血竟全都被玄吾劍汲取一空!

  而后,玄吾劍一閃,重歸蘇奕手中。

  那妖異的嗜血一幕,讓得王琢徹底無法淡定,驚疑道:“你這把劍莫非已通靈?”

  蘇奕搖頭,“談不上,只不過會渴飲鮮血,汲取一些精氣神罷了。”

  王琢深呼吸一口氣,嘆息道:“怪不得你有恃無恐,擁有這等恐怖靈劍,除非陸地神仙出手,否則,這天下何人殺不得?”

  顯然,他誤會了,把玄吾劍當成蘇奕的底牌。

  蘇奕自然不會解釋了,提醒道:“時候不早了。”

  王琢臉色微變,旋即苦笑道:“蘇公子,王某自忖剛才的時候,以禮相待,盛情相邀,斷沒有任何加害之心……”

  蘇奕淡淡打斷道:“可沒辦法,你畢竟動手了。”

  王琢神色認真道:“可王某敢保證,哪怕剛才蘇公子被打敗,王某也斷不會下死手,畢竟,王某此次的目的,是邀請公子加入我所在的陣營。”

  頓了頓,他苦澀道:“現在,公子是否也能給王某一個彌補錯誤的機會?”

  蘇奕道:“可我看不到任何誠意。”

  王琢一怔,旋即明悟過來似的,目光看向身邊的瘦小老者,歉然道:

  “涌鳴兄,只能委屈你了。”

  瘦小老者臉色大變,道:“大人,您……”

  還未說完,其頭顱就被拍碎,身影癱軟倒地。

  蘇奕眸子微微一瞇,搖頭道:“不夠。”

  王琢深呼吸一口氣,目光看向不遠處。

  那里橫七豎八躺著十八道身影,皆是之前結成“六合聚氣陣”的強者。

  “快走!”

  察覺到王琢的目光,這些強者皆意識到不妙,第一時間就要逃走。

  “諸位,真是抱歉了。”

  王琢長嘆一聲,身影一閃,沖進雨幕中,對那些強者展開了殺戮。

  僅僅片刻,十八位強者被殺一空,無一生還。

  王琢返回,垂頭喪氣道:“蘇公子,現在誠意可夠?”

  蘇奕目光看向他懷中的黑色貍貓,后者頓時炸毛,喵嗚一聲嘶叫起來,幽藍妖異的瞳寫滿了驚怒。

  王琢臉色徹底變了,道:“蘇公子,貍奴不能殺。”

  蘇奕收回目光,若有所思道:“你是否知道,它體內潛藏著一縷古怪的妖魂?”

  王琢神色微僵,只覺頭皮都隱隱有些發麻,吃驚道:“公子早已看出來了?”

  蘇奕淡然道:“這種小孽畜,還逃不過我蘇某人的法眼,這樣吧,你親手殺了它,我給你一條活路。”

  王琢臉色一沉,道:“公子,非要把王某往死路上逼?”

  其懷中,那只黑色貍貓已弓著身影,充滿了警惕。

  蘇奕深深看了王琢一眼,道:“我這就是在幫你解脫,你莫非真甘心被這小孽畜擺布一輩子?”

  “你……”王琢大驚。

  猛地,那黑色貍貓躍起,雙爪揮動,帶起一片可怖的黑色妖風,狠狠朝蘇奕抓去。

  突襲之快,力道之凌厲,竟完全不弱于先天武宗!

  卻見蘇奕一聲哂笑,手腕一抖。

  玄吾劍如閃電般,刺進黑色貍貓體內,將其貫穿。

  “混賬東西,別讓本座再見到你!”

  貍貓體內,一道女子的震怒尖叫響徹,緊跟著,一道虛幻般的女子身影憑空浮出。

  這明顯是一道魂體,極為縹緲模糊。

  她甫一出現,就化作一道妖風要逃走。

  玄吾劍清吟,幽暗的劍身爆綻出吞靈敕令的力量,仿似無形的大手般,狠狠攥住那一道女子魂影,朝玄吾劍內拖去。

  “縱然是本座的一縷分魂,也不容你來鎮壓褻瀆!”

  伴隨著憤怒的尖叫,那女子魂體竟是猛地炸開,化作繽紛的光雨消散不見。

  見此,蘇奕渾不在意,收起了玄吾劍。

  而同一時間,王琢唇中咳血,精神一下子萎靡許多,整個人都似蒼老了許多歲,鬢角白發生。

  他頹然坐地,抱著那黑色貍貓的尸體,失魂落魄,顯得異常凄涼和傷心。

  雨勢變緩了許多,淅淅瀝瀝的下著。

  蘇奕撐著油紙傘,立在一側,道:“這一縷分神的本尊,就是你說的那個靈道修士?”

  “不錯。”

  王琢聲音沙啞低沉,眼神泛起一絲追憶,“少年時,我曾在大秦國游歷,偶然邂逅一位宛如天上仙子般的姑娘,她說我身懷大氣運,主動指點我修行……”

  “也是從那天起,我的命運就此轉變。”

  “我所修煉的功法,吞服的丹藥,以及對修行之路的認知,皆是來自于她。這一切,也讓我擁有了今日之成就……”

  聽到這,蘇奕不禁搖頭,道:“可她卻以一縷分魂為禁錮,這些年里,一直在操縱你的一舉一動,歸根到底,她不是欣賞你,而是把你當做了一個任憑擺布的傀儡罷了。”

  “我知道。”

  王琢神色灰暗,苦澀道,“我很早就知道,可我一直不愿從內心深處去相信,或者說,一直在逃避這個問題……”

  蘇奕打斷道:“行了,我可沒興趣聽你這段不堪的往事。你只要告訴我,你所在的勢力叫什么,這女子又是什么身份,便可以離開了。”

  王琢默然許久,這才嘆息道:“蘇公子殺了她的一縷分魂,遲早也會被她找上門的,既如此,告訴你也無妨。”

  深呼吸一口氣,他緩緩說道:“我所在的勢力,名叫‘天隱宗’,而指點我修行的那女子,自稱‘榴火真君’,乃是天隱宗的太上長老。”

  天隱宗!

  榴火真君!

  這對蘇奕而言,完全一片陌生。

  不過,一想到那大秦國內,竟還有靈道修士,卻是讓蘇奕頗有些意外。

  因為據他所知,有關靈道修士的傳聞,大多發生在蒼青大陸的霸主“大夏”國內。

  “公子是否也奇怪,一個靈道修士,為何會出現在大秦?”

  王琢明顯恢復了一些冷靜,道,“我以前也曾為此疑惑,后來和榴火真君聊天時,發現她經常會談起大夏國的事情,這讓我懷疑,她極可能并非大秦的修士,而是來自大夏。”

  蘇奕點了點頭,“這么說的話,倒是合情合理,不過,一個大夏的靈道修士,怎會出現在大秦境內,她這是要圖謀什么?”

  王琢搖頭道:“我只知道,這些年來,榴火真君一直在尋覓一些詭異和反常的人和事,這些年里,她就一直讓我留意這大周境內八大妖山中的動靜。”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像這次針對公子你的行動,也同樣是因為,榴火真君認為,你身上藏有詭異反常的力量。”

  蘇奕眸光閃動,道:“原來如此。”

  一個疑似來自大夏的靈道修士,蟄伏于大秦國內,還在一門心思的尋找這世間的詭異反常之事,這就很有意思了。

  蘇奕問道:“這天隱宗呢,是大秦的勢力,還是來自大夏的勢力?”

  “這……我就不清楚了……”

  王琢搖頭,“不瞞公子,我直至如今,連天隱宗的山門在哪里,又有多少門徒都不清楚,這些年里,榴火真君也極少和我聯系。”

  “也是這一次,得知了公子的事情,榴火真君才派遣貍奴前來大周,找到了我。”

  聽完,蘇奕都不禁一陣無語,這家伙果然和一個任憑擺布的傀儡沒什么區別了。

  想了想,蘇奕再次問道:“最后一個問題,你是用什么辦法和十方閣取得聯系的?”

  “這個。”

  王琢從懷中取出一個形似蝸牛的黑色銅哨,道,

  “這是十方閣的信物,在大周的每一座城池中,只需以修為力量吹動它,用不了多久,便會有‘疾光雀’找上門來。”

  “把自己所想獲得的情報寫在信箋上,交給疾光雀,十方閣便會第一時間知曉,并給出購買情報所需的價格。”

  “之后的交易,皆是由疾光雀來完成。”

  蘇奕點了點頭,拿過那黑色銅哨。

  略一打量就發現,這是一個極為精致小巧的法器,其內鐫刻一種獨特的傳訊秘紋,一般人很難仿制,也談不上有多少價值。

  “用這種方式來進行情報交易,這十方閣看來比我想象中還要神秘謹慎一些……”

  思忖時,蘇奕抬頭望了望天穹,“你說,現在這數千丈高空中,是否有疾光雀在盯著這里發生的一切?”

  ps:2連更送上!第五更會有些晚,大概晚上11點左右了。

最后,目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