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一章 劍橫長空照山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怎……怎會這樣……”

  瘦小老者瞠目結舌,驚得差點蹦起來。

  由他布置的小雷火陣,就是先天武宗被困其中,不死也得重傷。

  可現在,蘇奕卻似沒事人般毫發無損地走了出來!

  “果然,這位蘇公子不簡單吶。”

  王琢也怔了一下,旋即便唏噓感慨不已。

  似乎,他并不是太驚訝。

  “陣法困不住,可不見得殺不死。”

  一側的魁梧巨漢咧嘴說道,其眼瞳如猩紅的銅鈴似的,泛著殘暴懾人的嗜血氣息。

  驀地,滂沱雨勢中,一縷細微不可察的破空聲響起。

  蘇奕一手握著油紙傘,右手隨意在虛空中一點。

  就見昏暗夜色中,一柄漆黑的箭矢在距離蘇奕一丈之地時,砰的一聲炸碎。

  可這僅僅只是開始——

  錚!錚!錚!

  一陣撫琴般的急促尖嘯聲在夜色中回蕩,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驟然掠來一道道鋒刃。

  那些鋒刃薄如蟬翼、形似柳葉、近若透明,卻透發著凌厲懾人的鋒芒。

  虛空似被撕裂出一道道橫七豎八的裂縫。

  那一道道鋒刃夾雜在雨水中,飄忽不定,極難被察覺到,令人防不勝防。

  面對這等突然而至的襲擊,別說是武道宗師,就是先天武宗,怕都很難捕捉到那一道道鋒刃的軌跡了。

  無疑,出手之人極其擅長刺殺之道,借助夜色雨幕,針對蘇奕施展了一場可怕的襲擊。

  王琢暗暗點頭,目光如電般,遙遙看著遠處的蘇奕,似要看一看,他該如何化解這等刺殺。

  可出乎他意料,蘇奕并未閃避,似渾然不覺般,自顧自朝他這邊行來。

  眼見那一道道鋒刃如天羅地網般迫近——

  就在此時,一道比夜色更深沉幽暗的劍光從蘇奕右手中乍現,隱約之間,似有一縷兇禽桀驁乖戾的嘶鳴之音響起。

  劍光一閃。

  成百上千宛如柳葉似的鋒刃,皆如紙糊般被一掃而空,齊齊在蘇奕周身一尺之地爆碎齏粉。

  那傾盆的雨幕,都似被這一劍斬開,鋒芒無匹,震撼人心。

  “這……”

  數十丈外的一座黑色巖石后方,一名黑袍女子不禁吃驚。

  在她膝前,橫陳著一把古琴,這是一柄強大的靈器,琴弦可化為無形的音波鋒刃,隔空殺敵。

  黑袍女子本就擁有極為高深的武道修為,且在此琴上的造詣已臻至化境,自信就是對付先天武宗,都足以殺得對付狼狽不堪。

  可現在,她那絕殺一擊,卻被一劍化解!

  一咬牙,黑袍女子十指拂動,正欲再次撫琴殺敵。

  便在此時,一道輕淡的嘆息聲響起:

  “刺殺之術,一擊不中,便當遠遁千里,斷不可能有絲毫遲疑了,而你……無疑不是個合格的刺客。”

  聲音還在回蕩,黑袍女子都來不及反應,一縷劍氣憑空斬落。

  崩!!

  一根根琴弦齊齊崩斷,琴身從中間被斬斷。

  黑袍女子兀自盤膝坐在那,一縷筆直的血痕從其額頭開始,沿著鼻梁、嘴唇、下巴、咽喉、胸膛一路而下。

  “好……好劍術……”

  黑袍女子唇中吐出一句斷斷續續的聲音。

  而后,其身影悄無聲息地分作兩半,倒向大地兩側,就像一個被劈開的瓜似的,鮮血如瀑般傾瀉,被雨水沖刷了一地。

  再看蘇奕,自顧自朝邁步,行走雨夜中。

  滂沱雨水從油紙傘四周滑落,沒有沾染到他的衣袂分毫。

  遠遠看到這一幕,王琢眉宇間浮現一絲凝重,道:“鐵空,該你們出手了。”

  一則,身影魁梧的巨漢點了點頭。

  鐵空如山般的身影,驟然暴涌出滔天妖氣,他眼睛猩紅,渾身肌膚瘋狂滋生出一層如鋼針般的黑毛。

  “結陣!”

  鐵空暴喝,聲震云霄,直似雷霆咆哮。

  不遠處,已快要走出龍橋驛站那巨大庭院的蘇奕腳步一頓,目光一掃,就見四周之地,掠出十八道身影來。

  這些身影,有男有女,渾身妖氣肆虐,形成一個獨特的戰陣。

  他們彼此身上的氣息遙相呼應,宛如一個整體般,全都匯聚在一處,涌入那巨大魁梧的鐵空身上。

  肉眼可見,鐵空身上的氣息驟然節節攀升,威勢之盛,將那漫天的雨水都震碎飛濺。

  那等一幕,無疑太恐怖了。

  相比起來,夏侯凜、蔡京海這等先天武宗,都要遜色一大截。

  強大如陰煞門副宗主花柳燁這等老魔頭的氣勢,也都沒有鐵空那般懾人。

  無疑,得到那十八道身影所結的戰陣的力量,讓得鐵空自身的實力暴漲了一大截!

  “這樣總該可以拿下此子了吧……”

  王琢輕輕撫摸著懷中黑色貍貓,心中平靜不少。

  鐵空是一位比九階妖獸更可怕的“妖靈”所化,其本體乃是天生的異種大力暴猿,實力本就足以媲美先天武宗。

  而那十八道身影,皆有著宗師境修為,他們所化的戰陣,名喚“六合聚氣陣”,可將十八人的精氣神和力量,通過此戰陣,全都匯聚于鐵空身上。

  這等情況下,鐵空相當于憑空得到了十八位宗師人物的力量加持!

  王琢捫心自問,換做自己出手,若不動用底牌的情況下,也很難打敗此時的鐵空。

  “殺!”

  雷霆般的暴喝中,就見鐵空暴沖殺出,巍峨如山的身影,撕裂傾盆雨幕。

  尚隔著十多丈距離,便揮臂握拳,猛地砸出。

  那拳勁如一輪刺眼狂暴的血色大日在夜色中乍現,碾碎空氣,帶著滔天的煞氣砸向蘇奕。

  蘇奕眼神古井不波,淡然如舊。

  擱在宗師一重境時,他都能輕松殺死夏侯凜這等先天武宗,全力出手的話,都足以不把花柳燁這老魔頭放在眼中。

  更何況他如今都已是宗師二重的道行?

  就見——

  他袖袍鼓蕩,驀地一揮。

  一股無形的道罡力量呼嘯而出,帶著獨特的火性道光,有天然的玄妙道韻氣息交織其中。

  轟!!!

  地面塌陷,虛空紊亂。

  鐵空砸出的那一道宛如血色大日般的拳勁,直接被摧枯拉朽般震碎,血色光雨爆綻迸濺。

  蘇奕那一拂之力余勢不減,朝鐵空狠狠撞去。

  鐵空銅鈴似的瞳孔一縮,驀地大吼一聲,雙臂掄起,如托舉大山。

  在其身前,血光暴涌,化為一道厚實的血色壁障,如天塹般橫擋在那,堪堪擋住了蘇奕那一拂之力。

  嘭!!

  血色壁障轟鳴,劇烈晃動,出現如蛛網般密布的裂痕,最終雖化解了蘇奕這一擊,可這血色壁障也轟然炸開。

  鐵空那威猛的身影微微一晃,氣血翻騰。

  他不由駭然。

  遭受到沖擊之下,那十八個結為“六合聚氣陣”的身影也是齊齊一陣晃動,一個個也都臉色驟變。

  “這宗師一重境的少年,竟似比傳聞中還要更可怕!”

  遠處,王琢倒吸一口涼氣,終于色變,無法淡定。

  “殺!”

  鐵空沒有耽擱,手中憑空多出一柄青銅長棍,腳掌一踏地面,暴沖而去。

  他身影還未靠近,手中青銅長棍已揚起,狠狠劈下,勢大力沉,足可劈山斷流。

  蘇奕看了看手中的油紙傘,決定不再保留。

  否則,這脆弱不堪的紙傘,非被戰斗擴散的余波毀掉不可,這樣的話,豈不就要淋成落湯雞?

  那就太狼狽了。

  低沉的劍吟響徹,如若夜色般幽暗的玄吾劍揚起,在虛空中一劃。

  我有一劍劈山海,紛擾如潮從此逝。

  那一瞬,一道百丈劍氣貫空掠起,絢爛若旭日初升。

  那夜色、雨幕、空氣、水霧……似都被蒸發,無匹的劍光,將這片天地都照亮。

  那等威勢,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一是來自蘇奕宗師二重境的修為。

  二則是因為,玄吾劍經由蘇奕的祭煉,其上鐫刻有吞靈敕令,本就能汲取天地靈氣,再加上如今的劍身內,還有一縷屬于冥焰魔雀的精魂。

  這一切力量經由蘇奕以“大快哉劍”施展出來,那等威能,又豈可能是以往可比?

  就見——

  劍氣如青色神虹,燦然若來自仙人之手,斬破夜空雨幕,降臨人間。

  那一瞬,王琢毛骨悚然,手腳發涼。

  在其身邊,瘦小老者更是嚇得亡魂大冒,驚恐尖叫出聲。

  而在這一劍之下,身影足有丈許高的鐵空,也被那致命般的危險氣息刺激得如若瘋狂,全力揮動青銅長棍抵擋。

  喀嚓!

  如刀切豆腐般,青銅長棍應聲而斷。

  緊跟著,鐵空那騰空而起的巍峨身影,被足足百丈長的劍氣劈開,血灑夜空。

  這位妖靈“大力暴猿”所化的先天武宗,還未落地,其身影就分成兩截,血水和內臟傾灑虛空,撲簌簌墜落。

  那等死狀,觸目驚心。

  大地之上,更是被這一劍鑿開一條百丈長的筆直裂痕,巖石迸濺,泥土飛揚。

  再看那組成戰陣的十八道身影,也是遭受到了可怕的反噬,一個個橫七豎八倒飛出去,口鼻噴血,慘叫震天。

  之前,他們的精氣神和鐵空融為一體,而現在隨著鐵空的死,也讓他們遭受到可怕的重創!

  一劍,橫空百丈,斬鐵空,破戰陣!

  若非親眼所見,誰敢想象,這是來自一位宗師境二重少年的一劍之威?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