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章 這點手段 皮毛都算不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微微有些怔然。

  這家伙……是要招攬自己?

  就見王琢笑道:“當然,蘇公子定會感到唐突,為表誠意,王某可以保證兩件事。”

  他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件事,若公子加入王某所在勢力,王某可保證,玉京城蘇家,再不敢對付公子。”

  說著,他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件事,王某可保證,讓公子不止有機會踏入元道修行之路,且還能得到靈道大修士的親自指點!”

  “以公子的底蘊和天賦,再加上靈道大修士的指點,以后就是踏上靈道之路,當也并非不可能。”

  說罷,他笑著飲了一杯酒,“這,就是王某的誠意,還請公子考慮。”

  他彬彬有禮,從容自信,談吐自若,自認換做任何武者在此,怕都很難不動心了。

  畢竟,這是他王琢的保證!

  可惜,他算錯了一件事。

  對大周其他武者而言,或許知道他王琢這位天行學宮宮主頭上的光環何等之多,威勢是何等之盛。

  可蘇奕……根本就不知道他那些身份。

  退一步說,哪怕就是知道,也注定會嗤之以鼻了。

  就見蘇奕伸手手指,輕輕敲打著身前桌面,道:“想不想聽實話?”

  王琢微笑道:“蘇公子盡可以直言,王某洗耳恭聽。”

  蘇奕淡淡道:“你所謂的誠意,在我眼中就是個笑話。”

  “笑話?”

  王琢笑容消失,皺眉道,“還請公子解惑。”

  蘇奕想了想,道:“念在你無知的份上,我便破例多說兩句。”

  無知……

  王琢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他倒要看看,蘇奕能給出怎樣一個理由。

  “我此行前往玉京城,本就是要解決和蘇家的恩怨,你覺得我會擔心蘇家對付我?這是其一。”

  蘇奕哂笑,“至于你所謂的靈道大修士的指點,就這等角色,根本不夠資格在修行上對我蘇某人指手畫腳。”

  王琢笑容微滯,似被蘇奕那充滿不屑蔑視的話語中驚住了。

  半響,他才感慨似的搖頭道:“蘇公子,年輕氣盛是好事,氣魄十足也是好事,身懷不為人知的造化更是好事,可是聽了你這番話,我怎地感覺,在對靈道大修士的認知上,你比王某想象的要更無知呢?”

  蘇奕淡然不語。

  他都懶得再解釋。

  無知二字,往往就體現在這種時候,哪怕你說的是大實話,都會被視作夸夸其談。

  王琢又飲了一杯酒,笑道:“這樣吧,蘇公子只要有興趣加入王某所在的勢力,有什么要求,盡可以說出來,王某能答應的,統統可以滿足。”

  顯然,他也懶得和蘇奕再掰扯靈道大修士究竟有多恐怖,大概是認為,就是說了,對方也不懂,畢竟太年輕……

  蘇奕問:“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王琢眼神玩味,道:“難道蘇公子不知道,從你即將在四月初四從袞州城前往玉京城的消息傳出后,這天下諸多大勢力的目光,都已落在了公子身上?”

  蘇奕淡然道:“可應該沒有人知道,我是從哪條路前往玉京城的。”

  “不,有人知道。”

  “誰?”

  “十方閣。”

  王琢微微一笑,“從公子離開袞州城那一刻,由十方閣豢養的一群‘疾光雀’就在數千丈的高空之上監視公子的一舉一動。”

  “這些疾光雀極為通靈,能夠配合行動,無論公子走到哪里,你的蹤跡必會被第一時間被十方閣的人得知,而后,再以極昂貴的價錢賣給想要得知公子蹤跡的人。”

  說到這,他略帶肉疼道:“我為了第一時間和公子謀面,可付出了足足五百塊三階靈石。”

  “十方閣……”

  蘇奕深邃的眸微微閃動。

  他倒沒想到,這個以消息靈通著稱于世的神秘勢力,竟會借著自己前往玉京城的機會,以兜售自己的蹤跡來大發橫財!

  這就像是在充當那些敵人的斥候,無論自己走到哪,只要有人掏得起價錢,就能第一時間找到自己!

  “蘇公子也看到了,連十方閣都在幫你那些對手的忙,這一路要前往玉京城……注定是殺機四伏。”

  王琢輕聲道,“可若你加入王某所在的勢力,這一切兇險都將是過眼云煙。”

  蘇奕卻笑起來,道:“不,我反倒認為這是一樁好事。”

  王琢一怔,有些疑惑道:“好事?”

  “說實話,我這一路上也在思忖,萬一那些想要殺我的對手找不到我可該怎么辦。”

  蘇奕神色坦然道,“可有了十方閣的幫忙,我就放心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不過,十方閣竟還拿我的蹤跡來發財,可謂是居心叵測,等以后找個機會跟他們算一算這一筆賬便是。”

  王琢聽完,徹底怔住,久久沉默。

  他本以為,此次邀請蘇奕赴宴,憑自己開出的條件,以蘇奕眼下的兇險處境,必會答應自己的邀約。

  可誰曾想……

  完全就不是這樣!

  蘇奕問道:“對了,能否說說你所在的勢力?”

  王琢穩了穩心神,笑容爽朗道:“若公子答應加入,王某自會知無不言。”

  蘇奕道:“我若拒絕呢?”

  王琢凝視蘇奕片刻,輕嘆道:“我希望蘇公子莫要拒絕,再認真認真考慮,說實話,公子年紀輕輕,且身懷大造化,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我可真不想讓公子就此埋骨于這荒郊野外。”

  說到這,氣氛驟然變得沉悶壓抑許多。

  在王琢肩膀上,那慵懶的黑色貍貓也是抬起頭,幽藍妖異的瞳冷颼颼看向蘇奕。

  蘇奕笑了笑,道:“試試?”

  王琢沉默了。

  半響,他輕嘆一聲,道:“何苦來哉?蘇公子可知道,這龍橋驛四周,早埋伏有一場殺機,有精通陣法的宗師五重境人物,有擅長刺殺的先天武宗,有……”

  不等說完,蘇奕長身而起,淡然道:“快動手吧。”

  王琢又飲了一杯酒,輕輕拍了拍肩膀上的黑色貍貓,惋惜道:“著實可惜了……”

  他身影忽地像虛幻的光影般,憑空消失在座椅上。

  緊跟著,一盞盞華燈熄滅,整座富麗堂皇的殿宇驟然陷入黑暗之中。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響起,大殿四周,有滔天的火焰洶涌而起,夾雜著風雷閃電,煞氣滾滾。

  剎那而已,這大殿直似化作狂暴的煉獄,風、雷、火、霧四種力量化作毀滅般的攻擊,朝孤零零坐在那的蘇奕覆蓋過去。

  “一座不堪入眼的微末法陣罷了。”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譏誚之色。

  從進入這大殿時,他就看出,殿宇內擺設的二十四盞華燈,皆是布陣之器。

  包括地上的紅毯、長桌的擺設,就連王琢所坐的位置,都各藏玄機。

  而在和王琢交談時,蘇奕早已將這大陣的一切窺破。

  思忖時,他早已長身而起,屈指一彈。

  一縷剔透璀璨的青色劍氣橫空而出,斬在數十丈外的一盞華燈上。

  華燈爆碎。

  一片洶涌如瀑似的火焰洪流,堪堪抵達蘇奕身前三尺之地,便驟然潰散,化作細碎的符紋光雨消弭。

  嗤!嗤!嗤!

  接下來,蘇奕十指連彈,就見一道又一道青色劍氣揚起,在黑暗中縱橫交錯,按著不同的順序,斬向不同的華燈。

  做完這些,蘇奕看也不看,轉身朝大殿外行去。

  而在其身后,產生一陣砰砰砰的炸碎聲,那是一盞盞華燈被劍氣劈開的聲音。

  那些由陣法所化的雷霆、風暴、煞霧……皆在蘇奕身后紛紛潰散,如褪去的潮水似的。

  前后不過三個彈指的功夫,這布置在殿宇內的大陣轟然覆滅。

  而蘇奕,則儀態閑散的推門而出。

  外界夜雨滂沱,天地昏暗。

  距離龍橋驛站十多丈之外,王琢輕輕撫摸著懷中的黑色貍貓,目光望著遠處那陡然陷入黑暗中的樓閣,不禁輕嘆道:

  “如此一個驚采絕艷的少年郎,我可真不舍得他死……”

  在王琢旁邊,立著一個足有丈許高的威猛巨漢,手握一柄傘,幫王琢遮擋傾盆而下的雨水。

  巨漢自己則完全暴露在雨水中,任憑沖刷。

  威猛巨漢咧嘴一笑,甕聲甕氣道:“大人,我們不殺他,他也會被其他人殺死,與其如此,不如讓他身上的造化便宜了我們。”

  “造化……”

  王琢眸光閃爍,唏噓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古人誠不我欺吶。”

  說著,他扭頭看向另一側,那里站著一個精神矍鑠,身影瘦小的老者。

  “涌鳴兄所布置的‘小雷火陣’倒是不俗,依我看,即便殺不死那蘇奕,也足以將其重創。”

  王琢評價道。

  瘦小老者擦了擦臉上雨水,謙虛道:“大人謬贊了,小老這點布陣之道,也不過是皮毛而已。”

  話雖這般說,眉宇間卻盡顯得意。

  就在此時——

  “皮毛?依蘇某看,這陣法之粗鄙,連皮毛也談不上。”

  伴隨著一道淡然的聲音,在王琢等人錯愕目光注視下,蘇奕那頎長的身影施施然從遠處那一座樓閣大殿中走出。

  他先是撐起油紙傘,這才一腳走進雨勢滂沱的夜色中,朝王琢他們那邊走去。

ps:第二更送上,晚上7點左右,再來個2連更諸君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