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何須解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道友可有辦法將此魔蠱驅除?”

  寧姒婳滿懷期待道。

  “你先出去,半個時辰后再進來。”

  蘇奕隨口道。

  寧姒婳清眸發亮,痛快答應,轉身離開。

  蘇奕則抬手取出玄吾劍,輕輕刺破自己手指,當殷紅的鮮血淌出,他指尖便抵在蘭娑腹部那柔軟的肌膚上快速勾勒起來。

  一道道血色符箓云紋如行云流水般勾勒而出,勾結成一幅玄妙莫測的圖案。

  引靈敕令!

  以鮮血為引,可鎮魂、引靈、聚煞,極為玄妙。

  當勾勒出敕令的鮮紅血色浸入蘭娑腹部肌膚內,后者唇中驀地發出一聲淺淺的呻吟,整個軀體猛地顫栗起來。

  肉眼可見,其柔軟纖柔的腹部驀地抖動起來,其上覆蓋的形似一頭黑色兇禽的繁密黑色紋理,猛地聚集成一團,猶如饑餓難耐的鯊魚嗅到了鮮血,瘋狂朝引靈敕令沖去。

  而鮮紅的引靈敕令,則如若呼吸般一明一滅,產生晦澀的波動。

  隨著時間推移,蘭娑軀體顫栗得愈發厲害,渾身如火炭似的發燙,唇中發出的呻吟聲時而急促,時而低沉,時而高亢,時而綿長……

  蘇奕都不禁一陣無語,不知道的,聽到這聲音時肯定會多想。

  很快,蘭娑軀體其他地方覆蓋的黑色花紋,皆紛紛像活過來般,朝腹部涌去,匯聚在引靈敕令所覆蓋之地。

  直至所有黑色花紋全部聚集于此后。

  蘇奕右手驀地按在引靈敕令上,掌指貼在蘭娑肌膚上,從腹部一寸寸緩緩地朝胸膛之上挪移……

  而隨著蘇奕手掌的挪移,鮮紅的引靈敕令和匯聚在一起的黑色花紋也隨之一起移動。

  很快,一抹肚兜被撐開,蘇奕的手掌越過兩座挺拔聳立的山峰,順勢而下,來到了一截雪白的秀頸處。

  直至抵達咽喉位置。

  蘇奕掌指猛地一按。

  昏迷中的蘭娑猛地張開嘴,嗖的一聲,一道黑色光影爆射出來,被蘇奕牢牢抓在手中。

  仔細看,這是一個形似蠶繭的東西,鴿蛋大小,通體漆黑,表面烙印著一層詭異扭曲的紋理。

  它似有生命般,不斷在蘇奕掌指間瘋狂掙扎,力道極大。

  此物,正是宿靈魔蠱,由秘法煉制,宛如一個胎殼,能夠讓精魂之屬寄宿其中。

  而這魔蠱中,就寄宿著屬于冥焰魔雀的一縷精魂!

  這可是難得一見的曠世兇禽,只存在于幽冥之地,性情桀驁兇狂,天生可操縱“焚魂魔焰”,被譽為幽冥界的“八兇”之一。

  證道入玄的冥焰魔雀,羽翼輕輕一扇,便可焚山煮海,煉化一方浩瀚山河,端的是恐怖無邊。

  縱然是皇境人物,都極難將這等兇狂無比的兇禽降服了。

  當然,眼前這魔蠱內,僅僅只是冥焰魔雀的一縷精魂,還未真正的蛻變出完整的生命形態。

  并且,若是蘇奕愿意,以他現在的修為,都足以輕松將其抹滅了。

  不過,他自然不會干出這等焚琴煮鶴的事情。

  “唔,我的玄吾劍倒是還缺一股精魂力量,倒是可以把這小雀蘊養其中。”

  “如此一來,但凡死在我劍下的家伙,其神魂和精血,皆會被汲取,化為這小雀的食物,”

  “而玄吾劍也可以不斷浸潤在‘焚魂魔焰’的淬煉中,從而實現一步步的蛻變……”

  “當這小雀真正蛻變出來,也可以充當坐騎,可以說是物盡其用了。”

  蘇奕很滿意這次的收獲。

  這也正是他為何會如此主動幫蘭娑療傷的原因。

  沒有耽擱,蘇奕拿出玄吾劍,掌指發力。

  玄吾劍那如墨般的劍身頓時涌現出一幅玄妙繁密的敕令圖案,形如星光漣漪所化的漩渦黑洞,層層疊疊,幽邃深沉。

  吞靈敕令。

  這一道記載于大荒九州“極樂魔土”斷吾臺上的敕令,本就具備汲取和孕養靈性的妙用。

  如今用來封印冥焰魔雀的一縷精魂無疑再合適不過了。

  蘇奕指尖輕輕一挑那鴿蛋大小的魔蠱,輕聲道:“我知道你能感知到自己的處境,也能聽到我的話,別逼我用強,自己乖乖地進去,以后伴我殺敵,對你而言,也是實現自身蛻變的一條路。”

  聲音落下,那魔蠱毫無反應。

  蘇奕眉頭一皺,剛欲做什么,一縷虛弱無比的神魂聲音從魔蠱中傳出,“你不怕本座以后殺了你?”

  蘇奕唇角微掀,淡然道:“能被我蘇某人看中,是你八輩子修不來的福分,再敢以‘本座’二字自稱,我現在便殺了你!”

  那淡漠的話語,明顯震住了冥焰魔雀的那一縷精魂。

  半響,它才傳出一絲帶著憤怒的聲音:“你給我等著!”

  一縷幽光從魔蠱中掠出,鉆入玄吾劍的吞靈敕令內。

  “慫包,若真不怕死,何至于屈從?還敢不滿的威脅我,真是欠收拾……”

  蘇奕一陣好笑。

  喀嚓!

  在他掌中,宿靈魔蠱爆碎成粉末,從指縫間飄灑。

  再看玄吾劍上,那如夜空般的墨色劍身上,有著一頭虛幻般的兇禽影子在其中若隱若現,平添一份神秘兇厲的味道。

  “啊——!!!”

  一道尖叫驀地響起,就見床榻上,近乎赤果果的蘭娑不知何時已醒來。

  她那一對漂亮明凈的大眼睛瞪得滾圓,刀鑿斧刻般的精致臉龐漲紅,盡是憤怒之色。

  她正欲坐起,卻發現渾身酥軟無力,竟是都抬不起手腳,不禁又急又氣又惱又恨,厲聲道:

  “你是何人,竟敢玷污于我,信不信砍了你的腦袋!?”

  蘇奕不禁一陣搖頭,這女人,明顯是失去理智般,純粹是下意識的行為,渾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處境有多窘迫。

  房門被推開。

  寧姒婳走了進來,當看到醒來的蘭娑時,先是一喜。

  而當看到蘭娑臉上那憤怒如狂的神色,以及她那近乎毫無遮掩的嬌軀時,頓時明白過來似的,連忙道:

  “蘭娑,你別誤會,是蘇道友救了你的命!”

  說話時,她走上前,用被褥遮蓋住蘭娑的軀體。

  “真的?”

  見到寧姒婳,蘭娑明顯冷靜不少,只是一張絕美的玉容兀自陰晴不定,看向蘇奕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敵視。

  “你和她解釋吧。”

  蘇奕懶得理會這些,轉身走出了房間。

來到樓閣外,就見文靈雪、茶錦、鄭沐  夭都將目光齊齊看過來,神色間都帶著一絲絲的古怪。

  就在剛才那一段時間,她們三個皆聽到了一縷縷或急促、或高亢、或綿長的呻吟聲從樓閣二層傳出,仿似銷魂蝕骨的靡靡之音般。

  聽著就讓人臉紅。

  而在蘇奕走出樓閣前,他們也是聽到了蘭娑那氣急敗壞的嘶喊,說什么被玷污了,要砍蘇奕的頭……

  以至于,當此刻看到蘇奕時,三女心情都很復雜,神色都很異樣。

  “就知道你們聽到會誤會。”

  蘇奕見此,不由一陣哂笑,都懶得解釋什么。

  沒有發生的事情,何須解釋?

  他蘇奕的確摸過那名叫蘭娑的女人,并且手感極不錯,可這是為了救人,和玷污完全沾不上關系。

  正所謂君子坦蕩蕩,何懼流言蜚語?

  果然,見到蘇奕都懶得解釋,文靈雪卻一下子松了口氣般,笑吟吟道:“我就知道蘇奕哥哥不是那等齷齪下流之輩。”

  “公子的為人,茶錦也最清楚,自不會在這等事情上用強。”

  茶錦美眸盈盈,笑語嫣然。

  只是在心中,她又補充了一句:“就是真的發生了什么,這家伙也肯定會坦坦蕩蕩的承認,而不是遮掩……他也不屑于遮掩……”

  鄭沐夭也反應過來似的,狠狠點頭道:“對,哪怕真有事情發生,也定是那女人主動勾搭蘇叔叔的!”

  這番話,讓得文靈雪和茶錦都不禁笑起來。

  換做其他男人見到這一幕,怕是會憑生高山仰止的感慨心情了,瞧瞧,這才是男人的楷模,遇到這等類似黃泥巴掉褲襠的事兒,都不用解釋一句話!

  沒多久。

  寧姒婳背負著穿戴整齊的蘭娑走出了樓閣。

  蘭娑閉著眼,似乎昏迷了般,也似乎是不知該如何面對蘇奕,干脆就閉上眼睛,當什么也看不見……

  寧姒婳則走上前,歉然道:“道友,剛才的事情,蘭娑已經知道是誤會了,還望道友海涵,莫要與之計較。”

  蘇奕隨口道:“我自不會在意這些,你這是要帶她離開?”

  寧姒婳道:“不錯,她身體太過虛弱,需要靜養一段時間,我先帶她回天元學宮,再來跟道友致謝。”

  蘇奕點了點頭。

  很快,寧姒婳帶著蘭娑騎乘青鱗鷹破空而去。

  “寧姒婳離開了。”

  距離漱石居不遠處的一座酒樓二層,打開的軒窗前,立著的一名長袍男子輕聲開口。

  在他目光中,那一頭青鱗鷹遠遠地破空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天邊。

  “是否現在就動手?”

  旁邊的酒桌前,一個身著道袍,長發如墨,背負長劍的冷艷女子問道。

  “廖師妹,莫著急,蘇奕此子以宗師一重修為便能殺死火穹王、白眉王這等先天武宗,自然是個危險之極的角色。”

  酒桌另一側,一個氣度雍容,須發如銀的老者笑呵呵開口道,

  “不過,再危險的獵物,也終究逃不過被捕殺的命運,以我們的力量,只要沉得住氣,總能找出機會,一舉將此子拿下了。”

  說著,他飲了一杯酒,愜意地吧嗒著嘴巴,儀態悠閑。

ps:月初第一天,跟諸君求一下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