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語驚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白衣僧騎真龍而游星空之上,以我前世的能耐,也已能夠辦到這一步。”

  “如此看來,此人修為必然在玄道之路上,且有可能和當初的我一樣,擁有玄合境的修為……”

  武道、元道、靈道、玄道。

  玄道三大境界,分別是玄照、玄幽、玄合。

  此境又被稱作皇境。

  故而邁入玄道之路者,又被稱作為“皇者”。

  而玄合境,是玄道之路最后一個境界,被稱作皇境中的極盡之地步,故而又以“皇極境”稱之。

  當年蘇奕便是在以“皇極境”的修為稱尊于大荒九州,被天下共奉為“玄鈞劍主”。

  “有意思,僅僅是大周境內,便有八大妖山,有溝通其他位面世界的空間壁障,有木晞身上那等真靈血玉佩,連蘇弘禮在年輕時,也是從暗羅妖山中得到大機緣,就此一飛沖天……”

  “而如今,還多了一個真靈之骨所煉的佛像,疑似和一個踏足玄道之路的白衣僧人有關……這蒼青大陸的水,遠比我想象的要深啊……”

  半響,蘇奕不禁感慨。

  不過,越是如此,反倒讓他愈發期待起來。

  若蒼青大陸僅僅只是一個尋常的世俗世界,未免也太無趣。

  到最后說不得還得費盡心思去思考,該如何前往更高等的世界修行。

  可現在,隨著接觸到許多反常且詭異的事情,讓蘇奕忽地意識到,這蒼青大陸絕不是尋常的世俗之界!

  若能把這片大陸的秘密一一揭開,無疑能獲得到和修行有關的諸多機緣和契機!

  哪怕退一萬步說,等個三五年,血荼妖山地下世界那空間壁障另一側,必會有異界修士降臨。

  這對他蘇奕而言,何嘗不是收割獵物的機緣?

  只要有機緣,蘇奕就不擔心以后隨著境界越高而無法修行的問題!

  思忖片刻,蘇奕就將佛像收起。

  這玩意雖然毫無靈性,可畢竟是由真靈之骨煉制,僅以材質而論,甚至能擋住玄吾劍的全力劈砍!

  關鍵時候,也能起到盾牌的作用。

  至于這佛像的來歷,等見了木晞,打探到這佛像是誰人的遺物,便可順藤摸瓜,推斷出一些端倪。

  接下來,蘇奕將木箱中的物品一一收拾妥當,這才盤膝而坐,開始修煉。

  澎湃的氣血力量猶如強勁的潮汐般,在蘇奕體內產生獨特而有韻律的奔騰之音。

  在其心臟之地,則如若點燃的洪爐似的沸騰。

  心者,火之屬,吞吐淬煉氣血之力,為人身之核心秘地。

  其性靈神光呈赤色,燦然鮮紅,彌漫著的盡是蓬勃濃郁的生機。

  修煉時,蘇奕一口氣吞服五株三品靈藥,滾滾藥力仿似熱流般沖刷在四肢百骸中,歷經十八小周天、三十六/大周天的循序淬煉,最終化作挖掘潛能,喚醒一身生機的精華,讓得蘇奕那一身修為也隨之悄然提升。

  對蘇奕而言,武道四境便是凡俗之境,境界與境界之間,根本不存在門檻。

  若是他愿意,輕松就能在極短時間內邁入先天武宗之境。

  可這并非他轉世重修的目的。

對蘇奕而言,重修  的核心,在于鑄前世未有之根基,以圖前所未有之無上劍途!

  比如在聚氣境時實現“諸竅成靈”“隱脈”“道罡”這一種種大道底蘊,皆是前世時,蘇奕在同樣的境界時有所欠缺的。

  再比如這宗師境界中,蘇奕所圖的便是孕養出“五蘊性靈”這等大道底蘊!

  時間悄然流逝。

  暮色降臨。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只覺饑腸轆轆,不由暗自一嘆,茶錦不在身邊,連吃飯都成問題了。

  他長身而起,走出房間,打算去城中找一些吃的。

  剛走進庭院,一陣叩門聲響起:

  “公子,我回來了。”

  那聲音柔潤悅耳,叮咚悠揚,透著一絲期待和歡喜。

  蘇奕一怔,上前打開庭院大門,就見一道曼妙綽約的身影立在那。

  一襲藕粉色長裙,寶髻松松挽就,鉛華淡淡妝成,一張鵝蛋臉嬌媚脫俗,水靈靈的眸顧盼生輝。

  好一個千嬌百媚的絕代佳人。

  正是茶錦。

  她一手拎著高高的食盒,一手拎著一壇酒,當看到蘇奕,俏臉上頓時浮現出明媚的笑容,紅潤的唇微翹,眨巴著眼睛道:“公子是不是餓壞了?”

  蘇奕眉頭微皺,“難道寧姒婳沒告訴你,昨天時候我就回來了?”

  “呃……”

  眼見蘇奕有些不悅,茶錦笑容一滯,有些心虛道:“昨天時候,我本打算回來的,可寧宮主說,公子今日有大事要做,不容打擾,讓我再多留一晚上……”

  不等說完,蘇奕已轉身道:“行了,不必解釋,快把酒菜呈上來。”

  呆呆看著蘇奕的背影片刻,茶錦撇了撇嘴,旋即搖頭失笑。

  公子這人還是和以前一樣,多天不見,沒見他多高興,反倒埋怨我回來晚了,肯定是我不在的時候,他才念起我的好來。

  嗯……起碼,他餓肚子的時候,肯定會想我的……

  如此一想,茶錦整個人都變得愉悅起來,回到熟悉的漱石居,見到熟悉的那個人,她腳步都變得輕盈歡快起來。

  很快,湖畔之側,熟悉的豐盛菜肴擺在了蘇奕面前,還有茶錦親自斟滿的酒水。

  蘇奕邊吃邊喝,忽地感覺,這才像生活的樣子,身邊若缺了一個服侍的人,總覺得缺了些什么……

  茶錦坐在蘇奕對面,雙手捧著俏臉,秋水似的明眸不時打量一下蘇奕,眉梢之間盡是柔情蜜意。

  這些天呆在天元學宮,讓她頗有寄人籬下的陌生感,總是會想起在漱石居生活的點點滴滴,越想心中就越悵然。

  直至此刻坐在那,沐浴在夕陽下,看著邊吃邊喝的蘇奕,茶錦心中只覺那般的踏實和熨帖,好像一切的煩惱都沒有了。

  “靈雪現在怎么樣了?”

  蘇奕忽地問道。

  茶錦微微怔了一下,低聲道:“上午的時候,本來我和靈雪說好了要一起來見公子,可靈雪的父母和家人去了天元學宮,說是公子叮囑,讓他們前往天元學宮暫居的,等五月初五的時候才會離開。靈雪就留了下來,說是等安頓好她的父母和族人,再來見公子。”

  蘇奕點了點頭,儀態輕松道:“只要她還愿意來見我就好。”

  心中幽幽一嘆。

  她哪會看不出,在蘇奕心中,文靈雪明顯要比自己更重要一些?

  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畢竟,在認識她之前,蘇奕就已經對他那個小姨子……不對,現在不是小姨子了。

  總之,就是對文靈雪疼愛之極就對了。

  “你修為快突破了?”

  吃過晚飯,蘇奕捧著茶錦沏好的茶水,一邊輕啜一邊問。

  茶錦登時高興道:“公子也看出來了么?我有預感,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嘗試去突破宗師之境了。”

  蘇奕想了想,道:“你有我傳授的雙修之法,且還修煉有‘混洞九玄經’,有此進步,倒也正常。”

  雙……雙修……

  茶錦那嬌艷絕倫的俏臉登時泛紅,睫毛微顫,含羞帶怯,螓首都低下去,心中暗啐,公子為何每次說起這等事情時,會那般堂而皇之?

  深夜,服侍蘇奕沐浴之后,茶錦正打算離開,蘇奕道:“今晚你留下,我把宗師境的修煉訣竅一一為你闡述一番。”

  茶錦呆了一下,俏臉盡是緋紅之色,細若蚊蚋般嗯了一聲。

  同樣的夜色。

  玉京城,蘇家。

  一座臨著溪流的涼亭中,蘇弘禮端坐在那,斑駁的燈籠光影把他的臉頰映得忽明忽滅。

  沉默許久。

  蘇弘禮微微皺眉,道:“道兄,數月前,那孽子還是一個修為盡失的廢物,怎會在這數月之后,已擁有劍斬先天武宗的力量?并且,他僅僅只是宗師一重修為。”

  語氣雖平靜隨意,卻帶著掩飾不住的疑惑。

  對這位和國師洪參商并稱為“大周雙壁”的蘇家之主而言,顯然蘇奕身上的變化之大,讓他也感到驚詫和反常。

  事實上,在剛才從手下手中得到從袞州傳來的消息后,蘇弘禮內心就泛起一陣波瀾。

  這袞州總督府一戰,先后有兩位外姓王、兩位外姓侯以及一眾大人物皆慘死于蘇奕一人手中。

  這樣的血腥戰績,完全出乎了蘇弘禮的預估。

  也讓他第一次意識到,似乎在袞州西山茶話會結束后,自己依舊小覷了那個讓自己厭憎到極致的孽子。

  一側,一襲道袍的老者手握拂塵,清癯的面容上也是浮現著一抹凝重之色,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二月初二那天,蘇奕以搬血境修為,奪得廣陵城龍門打榜第一名,而今天是三月二十七。”

  “僅僅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他就從搬血境而入宗師一重境,且擁有擊殺先天武宗的手段,這等修煉速度和戰力,無疑太過驚世駭俗,根本無法以常理衡量。”

  “道友可還記得,當年,如羽流王月詩蟬這等堪稱絕世的逆天人物,從搬血境修煉到宗師境時,也耗費了一年時間,可蘇奕他……”

  不等說完,蘇弘禮皺眉揮手,打斷道:“這些不必說,道兄只需說出你的推測便可。”

  道袍老者略一沉默,道:“我懷疑……蘇奕極可能是被奪舍了。”

  一語驚人。

  蘇弘禮瞳孔悄然一凝。

  ps:早上第一章延遲了,這一章就提前一些,嗯,補更會在今晚10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