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結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袞州城,玉京城蘇家要對付蘇奕的事情,早已不是秘密。

    無論是那些頂級大勢力,還是混跡在袞州城內的其他三教九流,都有著一致的觀點——

    蘇奕必將被打壓!

    事實也證明這一點,先是鄭家之主鄭天合被剝奪族長之位,緊跟著新任總督穆鐘庭就被囚禁起來。

    連帶著和蘇奕有關的人和勢力,幾乎在短短兩天時間里,皆被蘇家的力量拿下。

    這一切都讓人們料定,蘇奕難逃此劫。

    可就在這等局勢下,當有關總督府之戰的消息傳出后,以至于滿城盡是嘩然聲。

    不知多少人為之錯愕、震駭、難以相信。

    一個十七歲少年,卻一舉將玉京城蘇家的力量摧垮,連帶此次站在玉京城蘇家那邊的大人物,也全軍覆沒!

    誰敢信?

    強大如白眉王、火穹王,都飲恨于此戰之中!

    其他諸如玉山侯、天勇侯等名揚大周的大人物們,也無一不橫尸場中!

    這無疑太恐怖。

    當這樣的消息擴散,袞州城內那些大小勢力全都懵了,完全無法想象,蘇奕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而最先遭受沖擊的,則是俞、趙、白、薛這四大頂級世家。

    說來好笑,在不久時候,在袞州西山茶話會上,這四大頂級世家之主,皆被蘇奕所殺,群龍無首之下,引發了嚴重的宗族內斗。

    歷經了諸般殘酷血腥的傾軋后,這四大頂級世家好不容易選出了新的族長人物。

    結果卻在今日的總督府中,這四位新任族長卻再度被蘇奕屠戮一空。

    可以預見,這四大頂級世家注定又將陷入一輪內斗和傾軋,還不知要引發多少血腥。

    而對其他勢力而言,總督府這一戰,卻讓他們震駭之余,意識到一件事。

    當初的西山茶話會上,由于消息被封鎖,沒有人敢確定,殺死秦長山、岳長源、以及在場其他大人物的,究竟是誰。

    雖然也有許多聲音懷疑是蘇奕,可畢竟沒有確切的證據。

    再加上蘇奕畢竟太年輕,才僅僅十七歲,那時候的他也才只是聚氣境修為。

    以至于更多的人堅信,西山茶話會的殺戮,絕不是出自蘇奕之手筆。

    可現在,隨著總督府之戰的落幕,當各種消息都指向蘇奕一個人時,這才讓人猛地意識到一件事——

    既然蘇奕都能殺死白眉王、火穹王這等先天武宗,為何就不能殺死西山茶話會上那些大人物?

    當推斷出這個真相后,整個袞州愈發轟動,讓得蘇奕的名字,也是徹底響徹在袞州城上空!

    這個數月之前,還是青河劍府棄徒、廣陵城人人譏笑的上門女婿,卻在今日,名動袞州,如日中天!

    蘇奕!

    蘇奕!

    蘇奕!

    今日之袞州,這個名字就如有魔力般,被不知多少武者提起,引發數不清的議論和嘩然。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時間推移,這樣的消息注定會傳遍天下,被大周境內的武者所知曉。

    畢竟,天下“九王十八路諸侯”中,有兩位外姓王、兩位外姓侯,皆折損于這袞州總督府一戰中。

    皆是被蘇奕一人所殺!

    憑此便足以引發大周震動,掀起滔天風浪!

    漱石居。

    蘇奕坐在藤椅中,細心擦拭著塵鋒劍。

    此劍雖只一縷靈性,可于他而言,無論是劍名,還是鑄劍的經過,皆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

    何謂塵鋒?

    我入凡塵,礪心如鋒!

    這是蘇奕覺醒前世記憶后,有關心性的寫照。

    并且,這也是他轉世以來的第一把佩劍,威能在如今或許已不值一哂,可在蘇奕心中,卻有特殊的記憶烙印。

    鏘!

    半響,蘇奕將擦拭干凈的塵鋒劍揚起,凝視許久,這才收進墨玉佩中。

    “蘇叔叔,您喝茶。”

    一側,鄭沐夭乖巧地遞上剛泡好的茶水,精致嫵媚的小臉上,盡是喜悅之色。

    蘇奕返回后,就已告訴她,玉京城蘇家的事情已經解決,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她的父親鄭天合,就可脫困而出,重掌族長權柄。

    這讓鄭沐夭激動得差點飛起來,用了許久才稍稍平復了一下心情。

    而她對蘇奕的態度,也是變得無比崇慕和親昵,若不是不合時宜,她都忍不住想抱住蘇奕親一口。

  這位蘇叔叔,簡直太讓人喜歡啦    “蘇叔叔,我給您捏捏肩吧?”

    眼見蘇奕接過茶盞,鄭沐夭又主動請纓,探出纖纖玉指,幫蘇奕按揉肩膀。

    蘇奕哪會拒絕了。

    雖然茶錦暫時不在身邊,可有這樣一個性感靚麗,笑起來嫵媚如狐的少女伺候在身邊,也是一樁賞心悅目的事情。

    所謂秀色可餐,便是如此。

    沒多久,木晞、申九嵩、陳征一行人抵達漱石居,也帶回了三顆血淋淋的頭顱。

    分別來自夏侯凜、裴文山、樂青。

    除此,還有那些被蘇奕所殺死的大人物所遺留的物品,皆被裝入一口巨大的箱子內。

    蘇奕想了想,吩咐道:“麻煩幫我把這三顆腦袋煉成骨灰,裝入同一個壇子內便可。”

    申九嵩第一時間領命去了。

    蘇奕目光看向木晞等人,道:“你們此次前來袞州,該不會早已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吧?”

    木晞爽朗一笑,道:“我等此來,的確不是為了此事,只不過是適逢其會罷了。”

    蘇奕點頭道:“不管如何,今日你們也算幫了我蘇某人的忙,這個人情我記住了。”

    木晞搖頭道:“蘇公子誤會了,我等此來是另有事情。”

    蘇奕道:“何事?”

    深呼吸一口氣,木晞道:“我想和公子締結同盟關系,若是公子答應,我等皆會和公子同氣連枝,同進同退!”

    “給我一個理由。”

    蘇奕若有所思。

    木晞略一沉默,便坦然道:“為了修行,而非世俗中的蠅營狗茍!”

    頓了頓,他感慨道:“經歷了血荼妖山中的事情,我等皆意識到,以后這蒼青大陸,必會出現越來越多未知而兇險的反常事情。若能趁早和公子你結盟,以后面臨那些事情時,起碼不至于手忙腳亂。”

    蘇奕笑起來,目光一掃濮邑、姜談云、盧長鋒等人。最終,他目光又重新看向了木晞,道:“那你覺得,你們有什么值得讓我和你們結為同盟的?”

    木晞不假思索道:“相信公子也已看出,我身上有著非同一般的秘密,在外人眼中,我是有大氣運相伴,可卻沒人知道,我身上那些秘密,實則皆來自寶剎妖山,是在一次探險中偶然得到了一樁大造化。”

    蘇奕頓感意外。

    他聽寧姒婳說過這八大妖山之一的寶剎妖山。

    據傳,此山深處有著一座殘破的廢墟,疑似是一座荒廢已久的寶剎禪院。

    每當夜幕降臨,那片廢墟便有妖異的黑色蓮花虛影搖曳,成百上千,隱隱還有誦經聲,但卻似鬼哭狼嚎般滲人。

    寧姒婳曾遠遠觀望,就見夜幕中的那片廢墟,妖氣沖霄,偶爾有模糊的身影穿梭在黑暗之中,猶如百鬼夜行,極為詭異。

    可蘇奕卻沒想到,木晞身上的“奇遇”竟和這寶剎妖山有關。

    蘇奕問道:“你說你身上那塊‘真靈神血’玉佩,就是從寶剎妖山中得來?”

    “真靈神血玉佩?”

    木晞一怔,旋即反應過來似的,眼神異樣道,“我一直不知道那塊玉佩的來歷,可看起來,似乎公子早已看出了一些端倪?”

    他有些震驚,內心無法淡定。

    “你不知道這些并不奇怪。”

    蘇奕隨口道。

    木晞看向蘇奕的目光明顯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道:“不瞞公子,我那塊玉佩,的確是來自寶剎妖山深處,并且可以斷定,那地方還藏有其他未知的秘密和機緣。”

    蘇奕想了想,說道:“和你們結盟也可以,不過,必須以我為主,若答應,以后你們遇到麻煩,我自不會袖手旁觀。”

    木晞怔了怔,啞然笑道:“這是自然,我還沒有狂妄到要把公子招納到身邊聽候差遣的地步。”

    濮邑、姜談云他們也都笑起來,如釋重負,他們對此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只要能夠蘇奕站在同一陣營,就足夠了!

    陳征和申九嵩見此,也都暗暗高興不已。

    他們早已得到蘇奕的認可,被視作是蘇奕身邊之人。

    可以說,木晞他們的結盟,實則和他們一樣,等于都站在了蘇奕這條船上!

    而看到蘇奕的陣營壯大,陳征和申九嵩哪能不高興?

    蘇奕則好奇道:“你們明知道我已和玉京城蘇家開戰,還要和我結盟,就一點不擔心?”

    這個問題,陳征早已問過木晞他們,聞言,他笑著開口,把木晞他們之前的態度一一說了。

    蘇奕這才恍然。

    而站在一旁的鄭沐夭見此,不禁震撼失神。

    最初她認識蘇奕時,只當蘇奕是六皇子身邊的門客,有著不可思議的手段和力量。

    可現在,她才猛地意識到,自己當初的認知何等幼稚可笑。

    就如現在,大周最年輕的一位外姓王木晞、云光侯申九嵩、武靈侯陳征、崆峒學宮大長老姜談云、二長老盧長鋒、星崖學宮大長老濮邑……這一眾舉足輕重的大人物,皆都站在了蘇奕陣營中!

    若再加上天元學宮宮主寧姒婳,這樣的同盟勢力,放眼大周天下,又能找出幾個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