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七章 寫給蘇弘禮的一封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擱在戰斗發生前,蘇奕若說出這番話,必被夏侯凜等人嗤之以鼻,視作笑話看待。

    可現在,見識了蘇奕的實力后,誰還敢不把蘇奕的話放在心上?

    事實上,蘇奕這番話意思很簡單,不答應放人?那我保證不止你得死,你全家都得跟著死!

    這就是威脅。

    可誰敢不當真?

    以蘇奕的實力,一劍可殺先天武宗,一掌也可鎮壓先天武宗,放眼整個大周天下,已等于屹立于武者之巔!

    除非陸地神仙親自出手,否則,哪怕是其他先天武宗,恐怕都難以攔得住蘇奕。

    這樣的人,既然敢這般威脅,就注定敢這般做!

    夏侯凜他們雖是從玉京城蘇家走出,可各自皆有各自的親友,若是被蘇奕蓄意報復……

    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三少爺,我們可以放人,可我到現在也想不明白,你為何執意不肯低頭?族長可是您的親生父親啊。”

    夏侯凜聲音虛弱,滿臉的不解。

    蘇奕淡然道:“你們以前為何不問問,蘇弘禮是如何對待我母親,又是如何對待我的?”

    夏侯凜等人皆默然。

    “現在,我有了滅殺你們的能力,卻來問我為什么不低頭,不覺得很可笑?

    蘇奕淡然道,“當然,在你們眼中,蘇弘禮無論做什么都是對的,而我這個被他斥為孽子的角色,無論做什么,都注定是錯的。所以,和你們聊這些事情,真的很沒意思。”

    夏侯凜他們愈發沉默了。

    蘇奕語氣隨意:“無話可說,就快點行動吧,我可沒多少時間跟你們耗下去。”

    夏侯凜喟嘆一聲,目光看向裴文山,“讓他們放人。”

    裴文山從袖袍中摸出一枚青銅制造的圓筒,指尖拉動圓筒一側的機關。

    砰!

    一束煙火騰空而起,在百丈高空之上炸開,絢爛奪目。

    裴文山低聲道:“看到這個煙火傳令,那些被困的人,都會被放行。”

    頓了頓,他說道:“不過,天元學宮距此太遠,稷下學宮和水月學宮的人,怕是無法看到這一朵煙火。我可以派人前往,讓他們就此撤離。”

    蘇奕點了點頭,道:“你們誰身上帶有紙筆?”

    “蘇公子,我這有。”

    不遠處的姜談云連忙開口,說話時,第一時間走上前,拿出紙筆,遞了過來去。

    “你隨身還帶這些玩意?”

    蘇奕訝然。

    姜談云有些赧然地撓了撓頭,道:“不瞞公子,心情煩躁時,姜某喜歡潑墨繪畫,以宣泄內心情緒。”

    蘇奕頗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這倒是一個養心的好習慣,我在心有觸動時,也喜歡揮毫寫字。”

    說著,他將紙筆放在樂青身前,道,“幫我給蘇弘禮寫一封信。”

    姜談云見此,很識趣地轉身而去。

    樂青沉默地拿起毛筆,鋪開宣紙,眼見沒有墨汁,他猶豫了一下,就用筆尖蘸了蘸身上的鮮血。

    蘇奕想了想,說道:“四月初四,我蘇奕會啟程前往玉京城。”

    “我給蘇家一個月準備時間,五月初四之前,盡可以動用一切力量來對付我。”

    “五月初四的清晨,我會親自去蘇家走一遭,拿一些祭品,在五月初五為我母親掃墓。”

    樂青軀體一僵,手指都一陣哆嗦,遲疑道:“三少爺,你確定要讓族長看到這樣一番話?”

    蘇奕淡淡道:“寫。”

    樂青深呼吸一口氣,揮毫寫就,一個個殷紅的字跡浮現于雪白的紙張上,觸目驚心。

    蘇奕拿起這張紙一看,便卷起來,拋給不遠處的申九嵩,“待會幫我找個信使,送往玉京城蘇家。”

    申九嵩肅然領命。

    蘇奕目光重新看向樂青,道:“昨天你在漱石居的表現很有意思,現在你若能把昨天的舉動一一表演出來,我就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如何?”

    樂青一呆,旋即滿臉羞憤,咬牙道:“三少爺,殺人不過頭點地,何必這般辱我?”

    蘇奕淡然道:“辱人者人恒辱之,你不是喜歡買房契,喜歡朝地上撒金子,喜歡故作害怕自娛自樂,然后捧腹大笑?我成全你,并且還給你活命的機會,這有何不妥?”

    樂青臉頰漲紅,羞憤欲死。

    “無趣,實在是無趣。”

    蘇奕輕嘆,指尖輕輕一抹。

    噗!

    樂青人頭落地,臨死那臉頰上都帶著羞憤……

    “你們是否還有話要說?”

    蘇奕目光看向夏侯凜和裴文山。

    “三少爺,我很期待你和族長相見的那天,若能看到你被族長殺死,就更好了……”

    夏侯凜喃喃。

    “可惜,你注定看不到了。”

    蘇奕輕嘆,指尖隨意一劃,夏侯凜的人頭滾落。

    這血腥的一幕,仿似深深刺激到了裴文山,他臉色一陣陰晴不定,聲音沙啞道:

    “三少爺,雖然你不怕威脅,可臨死前,我還是想說一句,和蘇家為敵,就等于是在和大周為敵,這樣的后果,你最好要想清楚了。”

    蘇奕笑起來,道:“既然你這般有誠心,那在你死之前,我也不妨告訴你,別說一個大周,就是和整個蒼青大陸為敵,我蘇某人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話畢,他指尖一抹。

    噗!

    裴文山人頭滾落。

    至此,蘇家的一位外姓王和兩位外姓侯,皆伏誅于此!

    目睹這一幕幕,木晞他們皆沉默了。

    誰都意識到,隨著夏侯凜等人的死,蘇奕已等于是徹底和玉京城蘇家決裂!

    當玉京城蘇家這個龐然大物被激怒,那后果之嚴重,想一想都讓人瘆得慌。

    可對于此,蘇奕卻似沒事人般,起身收走藤椅。

    他先來到文老太君他們身前,道:“現在沒事了,你們若再擔心被卷入,可以先去天元學宮住一段時間,等五月初五之后,這大周境內,應該就沒有人會再找你們麻煩了。”

    老太君神色復雜道:“三少爺,你真要和蘇家開戰?”

    “這不是已經開戰了?”

    蘇奕道。

    老太君登時默然。

    蘇奕沒有再多說什么,若不是念在文靈雪的面子上,剛才那番話,他都懶得說。

    他轉身看了看遠處的木晞等人。

    “諸位,善后的事情就麻煩你們了。”

    說著,蘇奕已負手于背,在無數目光注視下,朝遠處行去。

    一襲青袍,漸行漸遠,很快消失在柔和明媚的天光中。

    自始至終,都沒有再看傅山、聶北虎他們一眼。

    “我……我真的做錯了嗎?”

    傅山唇角蠕動,苦澀喃喃,整個人仿似一下子蒼老許多。

    “蘇家的確很強大,可你不該幫著蘇家勸蘇公子低頭的,這雖非背叛之舉,卻也相差沒多少。”

    不遠處,陳征走來,眼神冷淡,“不過,蘇公子既然沒有與你計較,我也不會為難你,快走吧。”

    傅山呆了呆,旋即一下子頹然。

    遙想當初在廣陵城,他還無比看好和尊重蘇奕,彼此關系頗為融洽。

    可如今,卻僅僅因為立場的問題,讓得彼此的關系,就此被徹底打碎!

    “在此之前,我又哪能想到,蘇先生才剛離開廣陵城一個多月時間而已,就已擁有鎮殺先天武宗的能耐啊……”

    傅山失魂落魄,踉蹌而去。

    他知道,此生此世,將再無法彌補和蘇奕之間的友情。

    “你還愣著作甚,還不快走?”

    陳征目光看向聶北虎,有些不耐。

    聶北虎渾身一個激靈,神色變幻不定,許久才低聲道:“侯爺,我……我能否托您跟蘇先生捎一句話?”

    陳征眉頭皺起,最終還是忍住拒絕的打算,道:“你說。”

    “今日之事,是我聶北虎對不起蘇先生,但是和我兒聶藤絕無任何關系,只希望……只希望蘇先生莫要因為此事,而怪責我那孩子……”

    聶北虎垂頭喪氣,如喪考妣。

    陳征揮了揮手道:“趕緊走吧。”

    聶北虎喟嘆一聲,轉身而去,只是身影卻顯得無比蕭索和凄涼。

    很快,文老太君他們一行人也離開了。

    陳征目光一掃遠處那些隸屬于總督府的士卒,眉頭不易察覺的皺了皺。

    他走到木晞、申九嵩、姜談云等人身前,道:

    “今日的事情,已注定無法掩蓋住,當消息傳到玉京城蘇家耳中,有關我們這些人參與進來的事實,也必會被蘇弘禮知曉,諸位……后悔嗎?”

    木晞嗤地笑起來:“武靈侯,你不必試探這些,我木某人既然來了,自然早已想清楚這么做的后果。話說回來,你覺得我會害怕玉京城蘇家?”

    淡淡的聲音中,盡是睥睨之意。

    “抱歉,是陳某唐突小王爺了。”

    陳征拱手。

    申九嵩神色平靜道:“武靈侯不必擔心什么,申某可不會和那傅山、聶北虎一樣。更何況,經歷今日之事,我還能不明白,蘇公子的為人?倘若我出事,蘇公子定會為我復仇!既然如此,我又怕什么?”

    “武靈侯,事已至此,你覺得我等還有后悔的機會嗎?”

    濮邑笑起來。

    姜談云和盧長鋒對視一眼,也都笑了。

    在前來袞州時,木晞就已跟他們談過這樣做的后果,但他們還是來了。

    這時候,又哪可能會后悔?

    對他們這些大人物而言,只要選擇了,決定了,就意味著早就經過深思熟慮,想明白了這么做所要面臨的后果,自不會出爾反爾。

    這便是落子無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