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一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何謂先天武宗?

    伐毛洗髓,脫胎換骨,褪去后天濁氣,一身氣息皆化為先天清氣,圓滿無漏。

    故而被稱作是無漏境。

    臻至此境,無懼水火,不染風塵,如琉璃玉石般,無塵無垢。

    力量之強橫,已可離地騰空,在十丈高空凌虛御風。

    殺敵時,操縱先天罡煞之力,開山斷流,呵氣如雷!

    相比于宗師人物,先天武宗的力量,已接近于臻至的修行之輩,所擁有的威能自然恐怖無邊。

    故而,當白眉王蔡京海這一劍毫無保留的斬來,給人的感覺,儼然如若在操縱驚世術法,御用紫雷于劍氣之中。

    那等威能,也是讓在場眾人震駭不已。

    諸如申九嵩、陳征這等宗師境中的巔峰人物,都不由呼吸一窒,毛骨悚然。

    眼見這一劍牽引狂暴雷霆斬來,蘇奕神色波瀾不驚,驀地一拳打出。

    轟!

    拳勢古拙盎然,不染煙火氣息。

    可當這一拳掠出,卻憑生一股震撼心神的威勢,似在這一拳之下,便可讓天地倒懸,碾碎日月星辰。

    這純粹是一種“勢”,一種獨特的道韻,糅合于一拳之中,直似仙人演武。

    砰!!!

    就見那從天而降的狂暴紫色劍氣,被這一拳硬生生鑿開,一寸寸碾碎炸開。

    光雨飛濺中,便聽鐺的一聲驚天碰撞聲,白眉王手中的寬厚巨劍,都被那無匹般的拳勁砸中。

    那一瞬,白眉王虎口劇震,產生撕裂般的痛苦,巨劍差點脫手而飛。

    “開!”

    白眉王大喝,渾身氣息轟鳴,先天罡煞力量澎湃如潮涌,拼盡他全部力量,才終于將這一道拳勁化解掉。

    可他眉宇間已盡是凝重駭然之色。

    一個十七歲的宗師,怎可能擁有如此匪夷所思的力量?

    夏侯凜他們都不由倒吸涼氣,神色變幻不定。

    “以老邁之軀,滯留先天之境,縱然壽元延長了一些,卻已不復往昔勇猛精進之氣魄,不止此生無望邁入元道之路,且隨著歲月流逝,一身精氣神只會趨于衰敗之中,著實可悲可嘆。”

    蘇奕一陣搖頭。

    這番話,仿似深深刺激到白眉王。

    就見他眉宇間青光一閃,驀地深呼吸一口氣,再度揮劍殺來。

    轟!

    電光狂舞,雷霆轟震,紫芒閃爍的劍氣掀起滾滾先天罡煞之力,比之剛才,威勢愈發可怖了。

    蘇奕不打算再耽擱下去。

    今日的局勢,并非比武切磋,也不是一對一的對決。

    他也沒有心思和一個老輩先天武宗浪費時間。

    鏘!

    清冽低沉的劍吟如潮響起。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似看到一片暗黑永夜之幕涌現,光影晦澀,讓得大殿似乎一下子墜入黑夜中。

    而這,只不過是玄吾劍掠出時所彌散出的氣息。

    就見——

    一劍在手,蘇奕一身氣勢驟變,深邃的眸帶起一抹睥睨眾生,俯瞰諸天般的淡漠之意。

    而其頎長的身影上,道罡如夢似幻,忽明忽滅,可釋放出的威勢,卻懾人到極致。

    恰似神劍當空,鋒芒無雙!

    眾人皆只覺渾身肌膚刺痛,眼睛如被利刃切割,快要睜不開。

    而在蔡京海眼中,此刻的蘇奕,簡直就像變了一個人,渾身彌散出的劍意之盛,讓他心中不可抑制地冒出寒意。

    他臉色隨之一變。

    也在此時,蘇奕揮劍殺來,輕描淡寫一刺。

    唰!

    簡單到極致,卻有刺破一切束縛的大勢,所向披靡之神韻。

    那幽暗如墨的劍鋒,于瞬間破開虛空,撕裂出一道筆直裂縫。

    蔡京海所斬出的一劍何等恐怖,掀起的先天罡煞力量直似狂暴雷霆。

    可僅僅一瞬,就如紙糊般,在那刺來的一劍之下分崩離析,土崩瓦解,崩碎的光雨如潮般潰散。

    喀嚓!

    當黑色劍鋒刺到蔡京海手中的寬厚巨劍上,就如巨錘狠狠砸在易碎的琉璃上,寬厚巨劍直接炸開,碎屑橫飛。

    而黑色的劍鋒則一往無前般,于剎那間貫穿蔡京海的脖頸。

    噗!

    鮮血迸濺。

    蔡京海瞪大眼睛,似不敢相信,唇中發出嗬嗬的漏風聲:“你……你……”

    話未說完,其頭顱就被劍鋒削掉,破空而起。

    而其無頭尸體,則轟然倒地。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一劍之下,蔡京海人首兩分!

    這樣一位大周外姓王,名震天下的先天武宗,屹立在世間武者之巔的老輩風云人物,卻竟都不抵蘇奕一劍之力!

    夏侯凜悄然攥緊雙手,瞪大眼睛。

    裴文山背脊被冷汗浸透,手腳發涼。

    跪伏在地的樂青,則如遭受驚嚇,牙齒咯咯作響,渾身哆嗦得愈發厲害了。

    再看那在場一眾權貴大人物們,一個個神色駭然,如風中凌亂般,一個個感受到了刺骨般的寒冷,冷入骨髓!

    木晞眼皮都一陣亂跳。

    他也是先天武宗,并且是大周九位外姓王中最年輕的一個,自然清楚先天武宗和宗師之間,完全就是云泥之別,相差懸殊。

    換做其他任何宗師人物,怕是早已被白眉王一劍屠戮。

    可此時,蘇奕卻以宗師一重修為,一劍抹殺白眉王這位先天武宗人物!

    這無疑太可怕了。

    申九嵩、陳征、姜談云、盧長鋒他們都驚得心神顫栗,彼此對視,相顧駭然。

    “三少爺之風采,讓我等也嘆為觀止,只是,三少爺這么做,就不擔心身邊那些人遭受毀滅般的打擊?”

    夏侯凜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開口,“這樣吧,我等為之前的舉動跟三少爺道歉,也請三少爺就此收手,我相信,以三少爺如今的實力,若是愿意和咱們蘇家化干戈為玉帛,定然可以受到族長的器重,封王拜相也指日可待。”

    無疑,眼見白眉王被一劍封喉的一幕,讓夏侯凜的態度也已發生轉變,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小覷蘇奕。

    不止是他,在場眾人受到這等驚嚇后,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了,充滿驚疑和忌憚。

    蘇奕一劍能斬先天武宗,若是要對付他們,除了夏侯凜這等先天武宗,還有誰能是蘇奕的對手?

    卻見蘇奕唇邊泛起一絲冷峭弧度,道:“封王拜相?就是把這大周的皇位拱手相讓,我蘇某人也懶得多看一眼。”

    夏侯凜心中一沉,道:“三少爺,你這是真打算不顧和你有關之人的安危,要和我等魚死網破?”

    蘇奕看了看手中的玄吾劍,道:“我向來最恨別人以此來要挾,也從不會低頭,那些和我有關之人若出事,我只能保證,把兇手滿門屠掉。誰若不信,大可以試試。”

    說著,他眸子淡漠一掃在場眾人。

    但凡被他目光掃中之輩,無不色變,心中直冒寒氣。

    夏侯凜臉色鐵青,一字一頓道:“三少爺,我最后問一句,你今日不收手,就意味著要和蘇家徹底決裂,其后果你確定已經想清楚了?”

    鏘!

    蘇奕沒有廢話,手中玄吾劍驀地揚起,隔空朝夏侯凜斬去。

  ps:家里來客人了,這一章略短,晚上6點金魚會搞出一個4000字大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