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四章 跪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申九嵩和陳征也都有些錯愕。

  昨天時候,木晞他們才離開青甲軍駐扎的軍營之地。

  可現在,卻竟一起出現在了袞州城!

  兩者對視一眼,心中大致猜出,木晞他們昨天離開后,怕是第一時間就來這袞州城了。

  大殿內氣氛沉寂。

  木晞他們的到來,就如一場風暴,讓夏侯凜他們也感到措手不及,甚至是匪夷所思。

  “鎮岳王,你們這是要摻合到我們蘇家的事情中?”

  夏侯凜沉聲道,眼神冷厲,咄咄逼人。

  “少拿蘇家來嚇唬我。”

  木晞淡然道,“我話就撂在這,今天誰和蘇公子為敵,便是和我們為敵!”

  在座眾人臉色都是一陣變幻。

  那蘇奕何德何能,竟能讓鎮岳王他們不惜得罪玉京城蘇家,也要為他撐腰?

  卻見夏侯凜忽地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是嗎,可你們就是加在一起,也難以撼動今日之局勢。”

  頓了頓,他沉聲道:“蔡兄,你不是要替你那女婿報仇嗎,還請出來一見。”

  話音落下,偏殿中走出一個身穿麻衣布袍,須發漆黑,有著一對細長的白眉的老者。

  他背負一口巨大的劍匣,一對眸滄桑淡漠,甫一出現,就引起場中一陣騷動。

  白眉王,蔡京海!

  一位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踏入先天武宗之境的老輩人物,威名遠揚。

  而他也是俞家之主俞白廷的岳父,俞霜凝的外公。

  “鎮岳王,你現在還確定,要和我玉京城蘇家掰一掰手腕?”

  樂青笑呵呵問道。

  木晞不屑道:“本王最煩的一件事就是,堂堂男兒,卻仗著背后的勢力為非作歹,真以為多了一個白眉王,本王就會忌憚了?”

  他擼起袖子,目光一掃在座眾人,“想和本王玩玩的,現在就可以站出來!”

  大殿氣氛一寂。

  可就在此時,蘇奕神色平淡開口道:“你退下,這件事,我要親自解決。”

  木晞一怔,摸了摸鼻子,很識趣地默然退后。

  只是他看向夏侯凜等人的目光,卻已帶上憐憫之色。

  讓木晞好笑的是,夏侯凜他們在聽到蘇奕的話后,卻都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似是不屑,又似是……憐憫。

  “我在憐憫他們不知死活,他們卻是也在憐憫蘇奕不知死活啊……”木晞眼神都變得古怪起來。

  有意思,實在太有意思了!

  這時候,白眉王蔡京海滄桑的眸如若冷電般,鎖定在蘇奕身上,道:

  “當初在西山茶話會上,是否是你殺了俞白廷?”

  話語帶著撲面的肅殺之氣。

  “不錯。”

  蘇奕隨口道,“你要報仇?”

  蔡京海打開背后劍匣,拔出一口寬厚巨劍,道:“當然。”

  夏侯凜眸子閃爍,提醒道:“蔡兄,這可是我蘇家三少爺,縱然再不堪,其性命也不能由你來定奪,你可明白?”

  蔡京海略一沉默,點頭道:“好。”

  說話時,他一身粗布麻衣飄蕩,須發飄揚,一身屬于先天武宗的威勢隨之節節攀升。

  大殿眾人皆下意識讓開了一些距離,擔心被波及到。

  “三少爺,你現在若低頭,還來得及喲”

天勇侯樂青嬉皮笑  臉道。

  蘇奕目光瞥了他一眼,道:“是嗎,那我從你開始收拾如何?”

  他縱身邁步,朝樂青行去。

  樂青一怔。

  蔡京海眉頭一擰,驀地揮劍殺來,“你的對手是本王!”

  劍氣浩瀚,粗如雷暴,閃爍可怖的紫芒,勢大力沉。

  紫獄雷劍術!

  這是白眉王蔡京海的絕學,據說傳承自以為陸地神仙手中,擁有鬼神莫測之威,修煉到極點,一劍之間,可以化作滔天驚雷,把一座大山都給劈成粉末。

  “憑此一劍,盡顯先天武宗之風采!”

  不少人驚艷,露出震撼之色。

  在大周境內,宗師已如天上神龍,而先天武宗,更是屹立在武者之巔的恐怖存在。

  似這樣一劍,換做其他宗師人物,怕是根本就擋不住,會瞬間被劈殺當場!

  “這一劍,的確不俗。”

  夏侯凜暗自點頭。

  大周九位外姓王中,白眉王年齡雖大,可一身修為卻浸淫得雄厚無比,無人敢小覷。

  許多人腦海中甚至浮現出,蘇奕被這一劍鎮壓時的凄慘畫面。

  “滾!”

  卻見蘇奕臉上無悲無喜,唇中輕吐出一個字。

  他看也不看,隨意抬手拍出。

  只見虛空之中,只見一只晶瑩剔透的赤色掌印憑空浮現,仿如赤玉鑄造,上面密密麻麻,浮現出絲絲縷縷的道韻波動。

  丙火先天大手印!

  這是一門術法,被蘇奕“以武御靈”施展出來。

  好似神祇抱起大山砸落人間。

  赤色掌印,帶著不可匹敵的力量,瞬間砸落。在它面前,那粗如雷暴般的丈長紫色劍氣,就仿佛脆弱的琉璃般,被寸寸砸裂。

  赤色掌印余勢不減,直接把一掌把白眉王連人帶劍狠狠震退了出去,差點跌坐于地。

  他那一張老臉都憋得漲紅,額頭青筋爆綻,渾身氣血翻騰,難過的差點咳血。

  其眉宇間都浮現出一抹驚駭之色,似無法想象,這是一個少年能夠擁有的力量。

  全場死寂!

  無論是夏侯凜、樂青、裴文山等人,還是在座其他大人物,無不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便是對蘇奕非常有信心的木晞等人,都沒想到,強大如白眉王這等老牌先天武宗,竟然連蘇奕一掌都擋不住,直接被撼退了!

  “這...這...”

  眾人皆瞠目結舌。

  無論是從修為、身份、實力上來說,白眉王蔡京海,都不應該在一擊中就被震退。

  他可是先天武宗!

  并且還修行紫獄雷劍術這門驚世秘法,手中的寬厚巨劍,更是有名的靈器,怎會被一擊震退?

  而在眾人愣神時,蘇奕已繼續邁步朝天勇侯樂青行去。

  其眼神淡然,如閑庭信步。

  動作看似緩慢,實則快到極致。

  樂青臉色一變,唇中發出一聲怪叫,雙手如穿花蝴蝶似的揚起。

  嗤嗤嗤!

  就見其十指之間,有著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凌厲指力掠出,交織成一幅真元大網,火紅如燃,當頭朝蘇奕罩去。

  火絲繞指柔!

一門天階頂級武學,那鋒銳的指力交錯,一旦被覆蓋,對手整個人就會遭受如凌遲般的下場,化作  一地血肉,最是霸道陰狠。

  就見蘇奕眼神閃過一絲不屑之色,駢指一劃。

  迎面而來的火紅大網如若紙糊般,被一劈為二,在虛空中轟然炸開,迸濺出細碎耀眼的火焰光雨。

  不好!

  樂青臉色驟變,第一時間就要閃避。

  便在此時,蘇奕唇中驀地發出一道輕喝:

  “跪下!”

  似言出法隨,那寥寥兩字,直似有無垠高大的巍然巨劍狠狠劈在樂青神魂上。

  大虛魂劍訣!

  在眾人驚駭目光注視下,樂青這位以性格乖戾著稱于世的天勇侯,身影猛地一抽搐,噗通跪倒在地。

  其臉頰扭曲,軀體狠狠顫抖,嘴里發出竭斯底里般的痛苦呻吟,豆大的汗水將其渾身衣衫浸透。

  原因就是,其神魂遭受到了重創!

  看到這一幕,夏侯凜再無法淡定,滿臉驚容。

  據他所打探到的消息,蘇奕雖有劍殺宗師的逆天力量,可畢竟只是一個聚氣境的少年而已。

  可誰曾想,就在剛才那眨眼間的功夫,蘇奕卻在一掌之間,震退白眉王蔡京海。

  更在一招之間,壓迫天勇侯樂青跪地!

  這完全和夏侯凜所了解到的消息完全不一樣。

  “宗師!三少爺他竟然已邁入宗師之境!!”

  終于,夏侯凜似看出什么,不由驚怒交加。

  這時候,在場其他人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之前,可沒有人能想到,蘇奕會這般恐怖。

  否則,誰敢那般小覷?

  相對而言,木晞、申九嵩他們都平靜不少。

  可看到天勇侯樂青如若土雞瓦狗似的被鎮壓跪地,依舊讓他們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至于傅山、聶北虎、文老太君他們,都已呆滯在那,嘴巴大張,腦海空白。

  這時候,蘇奕俯視著跪在地上的樂青,淡然道:

  “放心,我昨天說過,會讓你重新表演一下你在漱石居的所作所為,自然不會就這般殺了你。”

  樂青臉色鐵青,渾身哆嗦,滿臉都是驚懼和難以置信之色,卻是再說不出話來。

  之前他還嬉皮笑臉,囂張放肆,言辭陰陽怪氣,口吻夾雜著諷刺、挖苦味道,極為欠揍。

  可現在,卻凄慘跪地,遭受前所未有之羞辱,其神魂更遭受重創,讓得他身心落魄,狼狽丟人到極致。

  “殺!”

  驀地,一道暴喝如驚雷響徹。

  就見白眉王蔡京海再次出手,揮動巨劍,掀起一片狂暴的雷霆洪流,盡數融于斬出這一劍中。

  之前被震退,被他視作是大意了。

  并且因為夏侯凜的提醒,讓他擔心不小心一劍劈死蘇奕,故而保留了許多實力。

  而現在,蔡京海再無任何保留。

  轟隆!

  整座大殿動蕩,雷霆般的狂暴劍勢擴散,將附近桌椅擺設都摧垮齏粉,讓得眾人都受到驚嚇似的,紛紛退避開。

  而在一片刺目的光澤中,就見一道三丈長的紫色雷霆劍氣,朝著蘇奕怒斬而下。

  恰似紫蟒狂舞,天雷臨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