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一章 威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勇侯樂青離開了。

  寧姒婳、申九嵩、陳征三者眉宇間則浮現一抹陰霾。

  果然不出他們所料,玉京城蘇家的力量早已提前動手了!

  聽樂青剛才的話,和蘇奕有關的一些人,已經被玉京城蘇家的力量控制,并且讓蘇奕陷入“眾叛親離”的地步。

  這其中的味道,誰能聽不出?

  顯然是蘇家利用自己的威勢,壓迫得和蘇奕有關的勢力和強者,不得不劃清了和蘇奕的關系!

  “蘇家這么做,未免也太陰狠了一些。”

  陳征臉色陰沉。

  他之前也接到火穹王夏侯凜的傳信,說讓他斬斷和蘇奕的關系,否則,將會被玉京城蘇家視作仇敵。

  如此推斷,根本不用想,蘇家也是這么對付其他人的!

  “還好,他們還沒下死手,否則,就不會說只是想借此敲打蘇道友一番了。”

  寧姒婳沉吟道,“換而言之,和蘇道友有關的那些人,如今都應該沒有性命之危。”

  “可若是蘇公子明天清晨去總督府,蘇家哪可能不拿那些人的性命來威脅?”

  申九嵩忍不住道。

  “這……”

  寧姒婳沉默了。

  若真發生這樣的事情,投鼠忌器之下,蘇奕又該如何做?

  為保全那些人的性命選擇隱忍低頭?

  亦或者,直接大開殺戒?

  寧姒婳忍不住將目光看向蘇奕,“道友,你如何看待此事?”

  申九嵩和陳征也看了過去。

  卻見蘇奕神色平淡如常,渾看不出一絲焦慮和擔憂,顯得無比淡定從容。

  “若蘇家僅僅只是對付我,無論用什么伎倆和手段,我倒不屑于為此動怒,可如今他們卻試圖拿他人的性命來迫使我低頭,這已不是下作,而是觸犯了我的底線。”

  蘇奕深邃的眸一片淡漠,語氣隨意道,“這一次,不管他們殺人與否,既然選擇這么做了,就要為此付出應有的代價。”

  僅從神態和語氣中,根本看不出蘇奕是否動怒。

  可寧姒婳、申九嵩、陳征心中卻莫名泛起一陣寒意。

  這是蘇奕第一次明確表示,蘇家此舉,觸犯了他的底線!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對蘇奕這等人而言,底線被碰觸,其后果焉可能不嚴重了?

  蘇奕目光看向寧姒婳,道:“寧宮主,我覺得你現在最好回天元學宮一趟。”

  寧姒婳登時清醒過來似的,點頭道:“道友提醒的對,我這就回去看看。”

  說著,已匆匆騎乘青鱗鷹而去。

  “云光侯,蘇家或許也早已準備了一些足以威脅到你的手段,你可要做好準備。”

  蘇奕目光看向申九嵩。

  申九嵩臉色微變,而后深呼吸一口氣,道:“蘇公子放心,申某斷不會干出背叛之事!”

  蘇奕搖頭道:“被脅迫的時候,往往身不由己,只要人沒事,根本談不上背叛。”

  說著,他揉了揉肚子,有些無奈道:“還得麻煩云光侯,出去買一些酒菜回來。”

  申九嵩一呆,這是餓肚子了?

  只是,局勢都嚴重到這等地步,蘇公子卻竟還有心思惦念著吃喝的問題?

  這……這還真是臨危不亂,定力過人啊……

  似乎受到蘇奕那從容隨意的心態感染,申九嵩也輕松不少,笑道:“公子稍等,申某去去就回。”

  蘇奕吩咐道:“記得去鮮鼎記買一只烤全羊和一條烤鯧魚。”

  申九嵩痛快答應,匆匆而去。

  “蘇公子,此人該如何處置?”

  陳征一指不遠處的陳金龍。

  陳金龍嚇得早已癱瘓在那,聞言,惶恐大叫:“蘇兄,你知道的,我從沒有和您為敵的想法,我……”

  “不必解釋。”

  蘇奕抬手制止,好笑道,“你這家伙還真是一個倒霉鬼,每次相遇,你的處境似乎都不怎么好。”

  想一想,第一次見面時,是在云河郡城豐源齋,陳金龍和其他一些青河劍府弟子上門挑釁,結果被鎮壓跪地,自抽雙頰。

  第二次見面,是在飲雪山莊,陳金龍只是個配角而已,卻遭受到同門顏玉峰的牽累,嚇得六神無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第三次見面,則是在羊枯鎮上,直接被俞家之主身邊的“聞老”給盯上了。

  而這一次見面,這家伙則又遭受到了天勇侯的壓迫……

  簡直是倒霉到家了。

  陳金龍呆了呆,忽地有淚流的沖動。

  他也感覺自己實在太倒霉了,每次和蘇奕見面,都沒有什么好事情……

  “蘇兄,你不怪我就好。”

  陳金龍語氣哽咽,真的快哭了。

  蘇奕一把將他從地上扶起,溫聲道:“行了,你快離開此地吧,最好立刻離開袞州城,以后……最好不要和我相見了,也別說你認識我,否則,我真擔心你再碰到倒霉的事情。”

  陳金龍苦澀點頭。

  很快,他匆匆離開,身影落魄。

  這看得蘇奕一陣唏噓,倒霉成陳金龍這樣,讓他都不禁心生一絲同情來。

  旋即,他看了看天色,翻手把藤椅取出來,懶洋洋坐在了湖畔一側。

  舒服地放松身體,蘇奕輕聲道:“武靈侯,趁此閑暇,我來傳授你一門神魂秘術,憑此足可以將你識海中那一股靈魂力量徹底煉化,你且聽好了。”

  陳征心中一震,頓時摒棄雜念,靜心聆聽。

  蘇奕當即開口,將一門名叫“混斗煉靈訣”的秘術傳授給陳征。

  雖只寥寥數百字,卻字字珠璣,內蘊諸般玄機。

  待陳征一一牢記后,蘇奕便從第一句為其闡述其中妙諦。

  不自覺間,陳征聽得入神,如癡如醉。

  直至蘇奕講完,陳征兀自沉浸在一種奇妙的感悟中。

  蘇奕沒有打擾他,靜靜躺在藤椅中,看著夕陽下湖泊中搖曳生姿的蓮花。

  猶記得前陣子的時候,還有茶錦相伴左右,洗衣疊被,端茶倒水,晚上還能在房間中在修行之道上深入交流一番。

  可這才短短幾天而已,隨著玉京城蘇家力量的出動,一切都變了。

  這突來的變化,讓蘇奕頗為排斥,內心也極為厭憎。

  “等這件事解決后,有必要去玉京城走一遭了……”

  蘇奕心中喃喃,深邃的眸在夕陽如火的光澤映照下,一片淡漠,毫無情緒波動。

  “多謝公子授法!”

  許久,陳征從感悟中醒來,堅毅的眉宇間已盡是感激,竟直接要跪地行叩首大禮。

  蘇奕坐在藤椅沒動,右手則微微一托,登時,陳征的身影僵持在那,無法下跪。

  “男兒膝下有黃金,于我輩修士而言,也當不跪天地,不敬鬼神,不畏生死,武靈侯并非我蘇某人的弟子傳人,亦不必這般客氣。”

  蘇奕平淡開口。

  陳征深呼吸一口氣,抱拳道:“多謝公子教誨。”

  這時候,申九嵩已拎著食盒和酒壇走了進來,當看到這一幕時,內心不禁騰起一股說不出的艷羨。

  他哪會看不出,陳征已得到了蘇奕的點撥和授法?

  申九嵩笑著恭賀:“恭喜武靈侯,能得蘇公子指點,他日何愁無法真正踏上修行之路?”

  陳征眉梢間也盡是喜悅。

  這一次,他倒的確是因禍得福,雖然差點被奪舍,可現在,卻在蘇奕的指點下,有了化禍為福的希望!

  夜色降臨。

  蘇奕、申九嵩、陳征便坐在湖畔一側的桌前,邊吃邊聊。

  頭頂星空澄凈,月光清曠,湖風吹來,帶著陣陣清爽,靜謐愜意。

  只是,想起天勇侯樂青今日所說之話,申九嵩和陳征內心終究無法真正放松下來。

  唯獨蘇奕像個沒事人似的,享受著美味佳肴,不亦快哉。

  直至吃飽喝足時,青鱗鷹從天而降,帶來一封寧姒婳親筆所寫的密信。

  信上內容很簡單——

  昨天清晨的時候,稷下學宮副宮主“陶錚”、水月學宮副宮主“陌花缺”兩人各自率領一眾長老人物,前往天元學宮拜訪。

  如今,就暫住在天元學宮。

  名義上,陶錚和陌花缺是為了讓三大學宮的弟子之間進行武道切磋,促進交流。

  可寧姒婳卻一眼看出,無論是陶錚,還是陌花缺,此次的拜訪之舉,明顯是一種威懾!

  因為,無論是稷下學宮,還是水月學宮,皆和玉京城蘇家關系莫逆!

  蘇家的子弟,以及依附在蘇家麾下的各大勢力的子弟,大多都在這兩大學宮中修行。

  像稷下學宮副宮主陶錚,本身就是陶氏一族的大長老。

  而陶氏則是依附在玉京城蘇家麾下的‘七大宗族’勢力之一!

  像陌花缺,也和玉京城蘇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可以說,他們兩大學宮此次前往天元學宮的“拜訪”之舉,明顯是在配合蘇家的力量一起行動!

  不過,天元學宮畢竟也是大周十大學宮之一。

  再加上有寧姒婳這位神秘如妖的宮主坐鎮,無論是陶錚,還是陌花缺,皆沒有輕舉妄動。

  但誰能看不出,他們的到來,本身就是一種無形的威懾?

  按照寧姒婳推斷,一旦蘇奕和蘇家的力量發生沖突,陶錚和陌花缺必會有所動作了!

  對此,蘇奕并不關心,或者說根本不放在心上。

  當看到寧姒婳信上所寫的,無論是文靈雪,還是茶錦,皆安然無憂之后,蘇奕已懶得再關注信上的其他內容。

  一些給蘇家充當狗腿的角色而已,若敢狂吠傷人,殺了便是,何須在意?

  ps:第二更送上。

  晚上7點前,金魚爭取再搞一個2連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