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九章 煉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想了想,說道:“現在還不好說,但可以肯定的是,這蒼青大陸絕不簡單了。”

  其實,他內心已揣測出一些答案。

  不過,這些答案一來只是一些模糊的推斷,二來太過驚世駭俗,還無法斷定是否真正的會發生。

  若現在說出來,不免有危言聳聽之感。

  眾人聞言,雖微微有些失望,不過倒的確都產生強烈的同感。

  的確,經歷了此次的事情,誰還敢說蒼青大陸僅僅只是一個靈氣貧瘠匱乏的世界?

  暮色十分。

  蘇奕一行人離開血荼妖山,返回青甲軍所駐扎的軍營。

  當天晚上,武靈侯陳征安排宴席,盛情款待蘇奕、寧姒婳、申九嵩、木晞等人。

  宴席上,蘇奕自然成了眾人敬酒的對象。

  蘇奕自然是來者不拒。

  在飲酒上,他向來不曾慫過。

  不過,直至快要被灌醉時,蘇奕很自覺地離席而去。

  返回自己房間后,便運轉修為,將那一身燥熱難耐的酒勁悄然煉化。

  “若是茶錦在,起碼還能給我熬一碗醒酒湯喝一口。”

  蘇奕坐在床榻上,忽地有些想漱石居了。

  “等明日將那一柄劍胚祭煉一遍,就立刻啟程,返回袞州城。”

  在今晚的酒席上,蘇奕也是了解到,在青甲軍駐扎的營地,便設有“造物坊”,是專門用以制作和鍛造戰斗器械之處。

  其中自然也有可供煉劍的地方。

  蘇奕打算離開前,先把煉劍的事情解決掉。

  很快,搖了搖頭,他摒棄雜念,便開始打坐修煉。

  翌日一早。

  鎮岳王木晞、濮邑、姜談云、盧長鋒一起離開。

  臨別時,木晞還特意和蘇奕見了一面,笑稱相信用不了多久,或許就能再次相見。

  蘇奕沒有放在心上,只敷衍地點了點頭。

  直至木晞一行人離開,他便在武靈侯陳征的帶領下,來到了青甲軍的“造物坊”。

  在陳征的安排下,為蘇奕專門安排了一處煉器之地。

  “這是淬煉靈兵用的‘地煞陽火’,相信應該能滿足蘇公子的煉劍需求。”

  一座巨大的青銅熔爐前,陳征笑著說道。

  那熔爐內,有黑色的焰火洶洶燃燒,火舌吞吐,散發出驚人的灼熱氣息。

  “不錯。”

  蘇奕點了點頭,“接下來,莫要讓人來打擾我便可。”

  “好!”

  陳征領命而去。

  只剩下蘇奕一人時,他袖袍一揮,一批靈材浮現而出。

  其中最珍貴的當屬星隕精鐵,這是一種罕見的五品靈材,質地燦然如銀、鋒銳如冷電,內蘊極為凌厲的星煞之力。

  在煉劍時,稍稍摻上一些,就能極大提升靈劍的品質!

  除了星隕精鐵,其他靈材也大多是三品、四品的寶物,價值不菲。

  不過,相較于這些,都遠遠無法和那一柄由玄吾神木煉制的劍胚相提并論。

  “這次與其說是煉劍,不如說是封印此劍胚的力量……”

  蘇奕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這劍胚威能太過強大,雖非完整的靈兵,可僅僅其品質,就遠超尋常意義上的靈兵!

  按照蘇奕的認知,就是元道修士手中的“絕品元兵”,論品相的話,也要遜色這一柄劍胚一籌。

  當然,這劍胚終究只是劍胚,還未真正的煉制成功,就和一種曠世靈料沒區別。

  不過即便如此,其威能也已極為可怖!

  只可惜,威能太強大,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以蘇奕如今的實力,若以這柄劍胚殺敵,充其量僅僅只能支撐半刻鐘,一身修為就會被耗盡。

  原因就是,要發揮此劍胚的威能,對自身力量的消耗也極其之大。

  不夸張的說,換做其他宗師人物,以他們那點實力,怕是根本無法御用這把劍胚了。

  歸根到底,對劍修而言,唯有最合適的靈劍,才能真正完美地契合和匹配自身的實力。

  也才能在戰斗中發揮出極盡之威。

  靈劍的威能太弱,或者太強,都各有弊端,反倒會影響劍修自身實力的發揮。

  眼下蘇奕要做的,就是將此劍胚的威能封印起來,使之能夠契合自己的修為。

  “對了,先把山巍劍熔了,此劍也是難得一見的靈兵了,熔掉之后,再配合這些靈材,足可在此劍胚上鐫刻上一道‘吞靈’敕令……”

  “有此敕令,以后只需搜集靈材,便可讓此劍汲取其中靈性,以彌補和修復劍身靈性的消耗,且能起到蓄養靈性之妙,再不必花費時間來修繕此劍……”

  “等我踏入先天武宗之境時,或許就能解除此劍封印,以獨門秘法來將此劍煉制成一柄真正的神兵利刃!”

  一邊思忖時,蘇奕已動起手來。

  “老麻子,只要你答應,打消心中復仇的念想,我保證,給你一個活路。”

  一座營帳中,武靈侯陳征長嘆一聲,“我希望,念在以往情分上,你最好莫要拒絕。”

  副都統麻山威站在不遠處,神色陰晴不定。

  “侯爺能否給我一個理由?”

  許久,麻山威才聲音沙啞開口。

  前些天,蘇奕剛抵達青甲軍時,曾因為黃乾峻的事情,把麻山威狠狠收拾蹂躪了一頓。

  這件事看似是揭過了,可陳征清楚,麻山威這種人,骨子里極其之瘋狂和偏執,注定不可能咽下這口氣。

  思忖片刻,陳征道:“你在青甲軍效命多年,雖然你性情偏激了一些,可自始至終,我視你如袍澤,我自不想讓你以后去送死。”

  “送死?”

  麻山威呆在那。

  陳征沉聲道:“我可以告訴你,以后無論什么時候,就憑你那點能耐,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復仇。不管你信不信,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的你的選擇了。”

  “我……”

  麻山威胸腔一陣起伏,許久才咬牙道,“好,我答應侯爺,此生此世,再不會與蘇奕為敵!”

  陳征頓時暗松口氣,嘴上則冷冷道:“你最好說到做到,也最好別覺得委屈,我也不怕告訴你,強大如陰煞門副門主花柳燁,這樣一位足可以和國師洪參商比肩的老魔頭,也不抵蘇公子一劍之威,落得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你覺得,你比之花柳燁如何?”

  麻山威渾身一震,失聲道:“他真有這般強大?”

  陳征淡然道:“我若有一字虛言,天誅地滅。”

  當初,蘇奕哪怕是借用了那一座禁陣的力量,可也無法影響他一劍誅殺花柳燁的事實。

  麻山威失魂落魄,額頭都浸出一層冷汗,頹然道:“侯爺放心,我還沒有愚蠢到自己去找死的地步……”

  陳征點了點頭,忽地問道:“你把南影拘禁了起來?”

  麻山威道:“不錯。”

  陳征隨口道:“你現在去把她殺了,這軍伍之地,不能再因為一個女子出現任何紛擾了。”

  麻山威眸子中寒芒閃爍,領命而去。

  沒多久,張毅韌匆匆而來,將一封密信呈上,道:“大人,這是火穹王夏侯凜派人送來的一封密信。”

  “火穹王?”

  陳征訝然。

  年輕時,他和火穹王夏侯凜曾有過一段交情,雖談不上至交好友,但關系也算不錯。

  只是,最近這些年,他們兩者之間已經極少書信來往,見面次數寥寥。

  思忖時,陳征將那一封秘辛拆開。

  直至將信箋中的內容看完,陳征臉色變得陰晴不定。

  信箋內容很簡單,明確告訴陳征,最好撇清和蘇奕之間的關系,否則,定會被玉京城蘇家視作仇敵!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征皺眉,他倒是清楚,夏侯凜是從玉京城蘇家走出的三位外姓王之一。

  據說正是有蘇家之主蘇弘禮的幫助,才讓夏侯凜擁有了踏足先天武宗之境的契機。

  也正是憑借玉京城蘇家的關系,讓夏侯凜當初在剛成為先天武宗后,直接被破格冊封為大周的外姓王。

  只是,陳征卻很不解,夏侯凜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和蘇奕關系密切的。

  并且,還以玉京城蘇家的威勢來壓自己,試圖讓自己斬斷和蘇奕之間的關系!

  “走,我們去見一見申侯。”

  陳征起身,帶著張毅韌一起,匆匆前往拜訪申九嵩。

  申九嵩正在自己的住處自酌自飲。

  得知陳征的來意,申九嵩瞳孔驟然一凝,脫口而出道:“玉京城蘇家這是打算對蘇公子動手?”

  陳征愈發疑惑,道:“申兄,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申九嵩穩了穩心神,便把前一段時間發生在袞州西山茶話會上的事情一一說出。

  并且,也沒有隱瞞蘇奕和玉京城蘇家之主蘇弘禮之間的關系。

  得知了這些秘辛,陳征恍然之余,也不由一陣心驚肉跳。

  他這才知道,蘇奕雖是蘇弘禮之子,可是和蘇家的關系卻勢同水火,宛如仇敵。

  也才知道,當初的袞州城西山茶話會上,蘇奕竟毫不客氣就將玉京城蘇家執事岳長源殺了!

  甚至連二皇子請去的宗師五重境存在秦長山,都喪命于蘇奕手底下!

  這一系列事情,無疑太震撼人心。

  以至于,陳征都愣在那,久久無法回神。

  而此時,申九嵩則眉頭緊鎖,道:“連陳兄你這等侯爺,都被玉京城蘇家的力量進行警告和威脅,可想而知,其他和蘇公子有關的人,怕也都已經被玉京城蘇家的力量盯上!”

  說到這,他深呼吸一口氣,神色凝重,一字一頓道:“若真如此,事情可就嚴重了!”

  :金魚那紊亂的作息狀態差不多調整到正常了,嗯……明天試一試能否補一個5更··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