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八章 賀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星崖學宮大長老濮邑猶豫了一下,傳音給木晞道:“小王爺,您覺得這蘇奕如何?”

  用傳音來問詢,無疑是不想讓其他人聽到。

  木晞思忖片刻,聲音透著一絲無奈,道:“縱然心有不甘,可我也不得不承認,其人深不可測,我亦無法與之比擬。”

  說著,他語帶感慨,“放眼整個大周,怕都找不出幾個能和這種妖孽人物相提并論的……”

  濮邑略一沉默,再次傳音問道:“那小王爺認為,我星崖學宮是否能夠借此機會,和蘇奕建立一些友誼?”

  木晞瞥了對方一眼,道:“若能這樣,自然是極好的事情,可想要辦到這一步,恐怕很難,除非你濮邑能代表星崖學宮,放低姿態,證明出自身的價值,或許勉強能被蘇奕認可。”

  濮邑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他也意識到,想要和蘇奕這等宛如謫仙的少年建立一層關系,無疑要花費極大的心血和精力。

  甚至極可能到最后也不見得能得到蘇奕的認可。

  畢竟,蘇奕雖年少,可骨子里極其之傲,想要獲得來自他的友誼,怕是非得需要一個合適的契機不可。

  沒多久,蘇奕的身影從裂縫之下掠出。

  眾人皆停下交談,下意識起身,紛紛迎上前。

  “我就說蘇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斷不會有事的。”

  申九嵩爽朗笑道。

  “道友,你這是破境了?”

  而當看清蘇奕身上的氣息,寧姒婳不禁吃驚出聲。

  蘇奕依舊是那副淡然出塵的氣質,若不是寧姒婳神魂力量無比靈敏,能夠洞察到尋常人無法察覺到的玄妙,僅憑肉眼,也很難從氣息中辨認出他的修為來。

  破境了?

  聞言,木晞、濮邑等人皆動容。

  這無疑意味著,眼前的十七歲青袍少年,已突破聚氣境桎梏,邁入宗師之境!

  而一想到他在聚氣境時,就擁有那等不可思議的能耐,如今踏入宗師之境,實力又該變得何等恐怖?

  “于我而言,破境不難,難的是修行路上所筑就的底蘊。”

  蘇奕隨口道。

  言外之意就等于是承認自己已破境。

  這讓眾人內心又是一陣翻騰。

  而寧姒婳想了想,掌心一翻,多出一枚青色珠子,遞給蘇奕,道:

  “這是一枚養靈珠,對淬煉臟腑性靈有著一些妙用,權當一份賀禮,恭賀道友破境成功,邁入宗師之境。”

  眾人都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這絕對是大手筆!

  須知,養靈珠可是難得一見的瑰寶,可列入稀罕的四品靈材中,對宗師境錘煉臟腑極為有益。

  在大周境內,似這等寶貝,沒有上百快三品靈石,絕對拿不下來!

  蘇奕也是一怔,旋即深深看了寧姒婳一眼,道:“好,這份賀禮我收下了,多謝。”

  說罷,抬手將那青色珠子收進囊中。

  擁有此寶,足可以讓他在這宗師一重境時,節省大量的修煉時間!

  見蘇奕收下,寧姒婳不禁微微一笑。

早在袞州時,她就察覺到蘇奕  距離宗師之境只差一步,故而提前準備了這一顆養靈珠。

  而見到蘇奕痛快收下此寶,也不枉她花費心思提前準備的這份賀禮。

  “蘇公子,這是申某數年前偶然得到的一株四品靈藥,對鞏固宗師境修為有著一些妙用,也當做是申某的一番心意,恭賀公子破境成功,還請笑納!”

  申九嵩說著,也是從袖袍中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玉盒,雙手遞了過去。

  蘇奕訝然,他自然看出,無論是寧姒婳,還是申九嵩,明顯是早已準備好了各自的賀禮。

  拿過玉盒,打開一看,就見其中盛放著一塊拇指粗細,嬰兒巴掌大小的墨色靈芝,藥香撲鼻。

  這是墨玉靈芝,起碼有百年火候,價值極為昂貴,并不比寧姒婳送出的養靈珠差多少。

  “有心了。”

  蘇奕收起玉盒,朝申九嵩點了點頭。

  申九嵩登時笑起來,道:“只要蘇公子喜歡就好。”

  濮邑、陳征他們看得一陣發呆,誰能看不出,寧姒婳和申九嵩此刻送出的賀禮,明顯是早有籌謀?

  也正因如此,才讓他們意識到,強大如寧姒婳、申九嵩,都早已開始用盡心思在博取屬于蘇奕的友誼!

  濮邑暗自一咬牙,把珍藏多年的一個寶貝拿出來,笑著送上前,道:

  “蘇公子,濮某此次外出,身上也沒帶什么好寶貝,不過,卻有一件小物件頗為應景,希望公子能喜歡。”

  這是一個白玉小葫蘆,只三寸高,晶瑩剔透。

  蘇奕眸子泛起異色,道:“這似是一件靈器?”

  濮邑笑道:“公子好眼力,此葫蘆名喚‘玉芽’,是我星崖學宮一位先輩人物在探尋青藤妖山時,從一處廢墟中偶然得到了一件靈物,其內自成空間,可孕養靈兵。”

  眾人心中都是一震,這可是一件稀罕寶貝!

  卻見蘇奕搖了搖頭,道:“無功不受祿,這寶貝你還是留著吧。”

  濮邑登時急眼了,道:“公子之前挽救我等于水火之中,此等大恩,豈是一個小小葫蘆可比?還望公子務必收下!”

  說著,鞠躬見禮,將那白玉小葫蘆雙手呈上。

  “蘇公子,這也是濮邑長老的一番心意,您若不收下,他以后怕是會寢食難安。”

  木晞笑著開口。

  蘇奕眉頭微皺,道:“我救人時,可沒想過讓你們感恩戴德,更何況,我若收了此寶,豈不是占了你大便宜?此事莫要再談。”

  說著,他邁步朝不遠處的一座祭壇走去,道:“諸位稍等,我再將此陣重新封印一番。”

  話音還在回蕩,他身影憑空而起,十指連彈,開始操縱那一百零八座祭壇所化的禁陣。

  見到這一幕,濮邑神色一陣明滅不定,唇中發苦。

  他從沒想過,主動送出一份大禮,卻竟會被這般拒絕……

  而原本也打算送禮的姜談云、盧長鋒見此,登時都熄滅了這個念頭,彼此對視,內心都一陣無奈。

  相交而言,他們兩個曾輕慢過蘇奕,想要彌補和蘇奕之間的關系,無疑也更難!

木晞走上前,傳音給濮邑道:“我早說過,似  他這等骨子里極其之傲的角色,僅憑一些外物,是很難得到他的認可的。”

  “而他之所以收下寧姒婳和申九嵩的賀禮,是因為這兩人早已得到了他的認可。”

  “你呢,以前和他可沒什么交情,你這般主動送上門去,讓他心中如何想?”

  “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剛才的做法,可有些唐突了。”

  木晞輕嘆一聲,“更何況,你真以為一件小小的靈器,就能博得他的歡心?”

  濮邑怔了怔,不由慚愧自嘲道:“小王爺教訓的極對,在此事上,我的確操之過急了。”

  木晞搖了搖頭,道:“不說這些。”

  實則,木晞內心也頗為復雜。

  以前時候,他無論在哪里,都是群雄矚目的焦點。

  可如今,隨著蘇奕出現,在他們這群人中,他這位大周最年輕的外姓王,反倒淪為了陪襯。

  最讓他矛盾的是,就在剛才時候,他竟也有想著要不要送蘇奕一份賀禮……

  這種微妙的心態,無疑意味著,面對蘇奕時,他潛意識里也有了一種想要和蘇奕結一段善緣的想法。

  正是意識到這點,木晞內心也不免一陣羞愧,自己……難道真的要被那家伙折服了?

  裂縫兩側,一百零八座祭壇轟鳴運轉,轟鳴如雷,涌現出熾盛耀眼的符號洪流。

  在眾人震撼目光注視下,就見那大地上巨大的裂縫,竟是一點點彌合在了一起。

  到最后,渾然再看不到任何一絲痕跡。

  若從天穹俯瞰,則能發現,那原本排列在裂縫兩側的一百零八座祭壇,如今也變了方陣,錯落矗立,儼然形成一個復雜的七星八卦陣列。

  而后,隨著蘇奕袖袍一揮。

  那一百零八座祭壇也隨之沉入大地之下,消失不見。

  蘇奕的身影這才飄然落地。

  “道友,這么做有何講究?”

  寧姒婳上前問道。

  蘇奕隨口道:“把此陣重新布置一下,雖會縮短此陣延存的時間,但卻足以保證在五年之內,足以鎮壓住地下那一道空間壁障,不會讓另一個世界的修道者跨界而來。”

  “才五年?”

  寧姒婳一怔。

  蘇奕道:“若不這么做,不出三年,那空間壁障就會打破這一座禁制封印,橫空現世。”

  “到那時,怕是不知有多少外界修士會盯上此地,視此地為空間節點,跨界而來,若是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說到這,蘇奕聳了聳肩,“我倒是不怕什么,可這大周境內注定將陷入莫大的動蕩和混亂中。”

  眾人心中齊齊一震,臉色都變了。

  他們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相較而言,蘇奕親自出手,將此地進一步封印,無疑等于將這樣的一場災禍往后推遲了兩年時間。

  “那道友覺得,那空間壁障另一側世界的修士,為何要來蒼青大陸?他們究竟要圖謀什么?”

  寧姒婳忍不住再次問道。

  其他人也都豎起了耳朵,這也正是讓他們感到疑惑的地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