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七章 入宗師之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前來血荼妖山之前,蘇奕所淬煉出的道罡僅僅一成左右。

  而現在,他已將一身真元皆淬煉出道罡。

  這便是所謂“化罡”。

  當臻至圓滿,也就意味著修為臻到了聚氣境大圓滿地步!

  “總算可以修煉養爐境了……”

  思忖時,蘇奕毫不猶豫拿出了珍藏已久的兩顆純陽火桃。

  這是四品靈藥,蘊藏著極為充沛的火行純陽精華,對于養爐境筑基有著極大補益作用。

  隨著將這兩顆火桃一一吞服,蘇奕只覺一股充沛滾燙的熱流涌遍全身。

  他毫不猶豫運轉松鶴鍛體術中有關養爐篇的運功秘訣,開始吞吐打坐。

  養爐境,錘煉的是五臟之地,心肝脾肺腎,如若五座爐鼎,故而被稱作養爐境。

  修煉到極致,內臟強大如熔爐,吞服金石都可熔化。

  不同的修煉法門,在宗師第一重錘煉的臟腑位置也不同。

  像松鶴鍛體術,在第一重錘煉的便是心臟之地。

  心者,火之屬。

  心血強大者,就如燃燒的熔爐般,蓄養血魄,淬煉精神。

  對蘇奕而言,欲在此境超出前世同一境界時的水準,就當淬煉出“五蘊性靈”這種底蘊!

  所謂五蘊性靈,就是在五臟爐鼎中,錘煉出乙木、庚金、丙火、壬水、戍土五種“性靈道光”。

  乙木,其光為青,孕養于肝臟爐鼎。

  庚金,其光為金,云養于肺部爐鼎。

  以此類推。

  五臟如爐,五蘊性靈,從而形成一種大圓滿的力量,這便是宗師五重的究極奧秘。

  據蘇奕觀察,在這大周世俗中,強大如寧姒婳、木晞這等角色,也都并未真正的錘煉出完滿的“五蘊性靈”。

  而擱在前世的大荒九州之地,但凡擁有“五蘊性靈”底蘊者,無不是冠蓋一世的天地奇才,萬千年難得一見!

  一般而言,也只有最頂級的古老道統中,才有希望培養出這等絕世人物。

  當然,也僅僅只是有希望。

  當年,蘇奕門下有九大真傳弟子,可錘煉出“五蘊性靈”者,卻僅僅只有三人。

  一個是大弟子毗摩、一個是三弟子王雀、一個是小弟子青棠。

  只不過,五蘊性靈這種底蘊也有高低之分。

  像青棠錘煉出的五蘊性靈,性靈道光釋放時,可達百丈高空,璀璨如五色神虹。

  相比其大師兄毗摩的八十丈性靈道光和三師兄王雀的六十丈性靈道光,無疑更勝一籌。

  而對這一世的蘇奕而言,早在聚氣境時,就分別錘煉出的“諸竅成靈”“隱脈”“道罡”這三種曠世底蘊,足以讓他在養爐境的修煉上,錘煉出更為強橫的五蘊性靈!

  不過,現在說這些還言之過早。

  畢竟,此時此刻,他才剛邁入養爐境的門檻……

  強橫的氣血力量如山崩海嘯般在蘇奕體內奔騰,其身上氣機如若沸騰,渾身都沐浴在燦然的真元光澤中。

  而在其心臟之地,則像燃燒爐鼎般產生獨特而玄妙的律動,轟鳴如風雷,強勁澎湃。

  隱隱約約之間,已有一道性靈光輝在心臟之地氤氳。

  直至半天后。

  蘇奕悄然睜開眼眸。

  這一瞬,其胸膛心臟之地,

  驟然迸射出一道火紅毫光,扶搖而起,直沖虛空之上。

  剎那間,便抵達百丈之外!

  旋即,這一抹火紅毫光就此消失。

  “我才剛邁入養爐境的門檻,便能在心臟之地錘煉出足可抵達百丈高空的性靈道光,若修煉到此境圓滿地步,注定會變得更強!”

  蘇奕唇邊泛起一絲滿意之色。

  養爐境,又被稱作宗師境,在世俗之中,已是天上神龍般的存在。

  臻至此境,便可隔空殺敵,短時間內憑虛御空,一身氣血無懼水火侵蝕,一縱之間,便可抵達百丈之外!

  而擁有“五蘊性靈”底蘊者,更可以“以武御靈,以勢化術”!

  換而言之,就是以養爐境修為來御用天地間的靈氣和大勢,從而衍化出術法般的威能!

  當初寧姒婳就曾施展這等力量,和蘇奕切磋過一招。

  不過,寧姒婳雖強大,但并未真正的在五臟之地皆錘煉出性靈道光。

  按照蘇奕推斷,這來歷神秘的女人,當是錘煉出了兩種性靈道光,而不是五種。

  不過即便如此,也已堪稱驚人了。

  畢竟,這可是世俗世界。

  靜心感受著一身氣機和力量的變化,蘇奕長身而起。

  眼下的他,已經是名副其實的一位宗師!

  掌心一翻,一塊魂玉出現在蘇奕掌中。

  他抬眼看了看那天穹下的千丈血色漩渦,心中微微有些遺憾。

  這一次行動,他本打算幫傾綰探尋一下身世之謎。

  可現在看來,卻已很難辦到。

  不過,蘇奕大致已能推測出,這塊魂玉恐怕就是來自那空間壁障另一側的世界了!

  換而言之,傾綰極可能不是蒼青大陸的人!

  “以這魂玉所烙印的圖案和痕跡,若以一些秘法來催動,倒是的確可以直接穿過這一道世界壁障了,可惜,魂玉的力量已徹底被磨滅一空,無法再分辨出其他的玄機……”

  蘇奕想了想,就收起魂玉,轉身離開了這片地下世界。

  等武靈侯陳征煉化了其識海中那一股神魂力量,或許就能從那一股神魂力量的記憶中,找出一些和空間壁障之外那個世界有關的消息。

  到那時,自然就能推算出一些和傾綰身世有關的線索。

  地面之上。

  “已經過去兩天了,蘇公子怎地還不回來,莫非出了什么狀況不成?”

  陳征有些擔心。

  “他若出狀況,我們這些人一起去相救,怕都無濟于事。”

  寧姒婳輕笑道。

  相對其他人而言,她無疑最淡定。

  “說起來,我們此次本是為探尋機緣而來,沒曾想,卻遇到的是一樁始料不及的災禍,著實是造化弄人。”

  星崖學宮的大長老濮邑嘆了口氣。

  申九嵩、姜談云、盧長鋒等人想起兩天前發生的事情,內心也一陣喟嘆。

  的確,誰能想到,血荼妖山發生的這一場異變,竟會和另一個世界的修道者有關?

  而陰煞門無疑很早就知道這個秘密!

  甚至,他們已提前行動,正準備接應一位橫跨界面而來的恐怖存在。

  幸虧這一場行動被蘇奕給瓦解,否則,那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蒼青大陸靈氣如此匱乏,他們  這些真正的修道者,為何要橫跨空間壁障而來?這世上又有什么值得他們圖謀的?”

  木晞喃喃。

  他也有些不解。

  “僅僅是大周境內的八座妖山,便各藏有大玄機,若放眼整個蒼青大陸上百個國度中,類似這樣藏有大玄機的地方,注定不會在少數了。”

  寧姒婳沉吟道,“如今,我們也僅僅只知道這血荼妖山內,封印著一個空間壁障,可這不代表,其他妖山中就沒有這樣的空間壁障了。”

  眾人心中皆一陣凜然。

  “我更好奇的是,像這一百零八座祭壇,又是何人布下,又為何要封印這裂縫下方的那一個世界壁障了,這其中定藏有大秘密。”

  木晞沉吟道。

  這一番對話,落入申九嵩他們這些人耳中,讓得他們心情都不免愈發沉重。

  在世俗中,他們哪一個不是立足在武者巔峰的大人物?哪個不擁有著震懾一方的身份和滔天的權柄?

  可是,當了解到有關此地的秘密后,當認識到真正修行者的恐怖后,這些大人物忽地憑生一種渺小壓抑之感。

  宗師如龍?

  恐怕也只有在世俗中,才會被這般尊稱。

  擱在真正的修行者眼中,所謂宗師境,也不過是武道第三重養爐境而已!

  真正的修道者,餐風飲露,辟谷不食,騰云駕霧,呵氣成雷!

  那才是如神仙般的存在。

  就如那些個在世俗中被尊稱為“陸地神仙”的角色,才稱得上真正的邁入了修行之道的大門。

  可……

  也僅僅只是剛入門!

  當真正了解到這些有關修行的秘辛時,讓這些個在世俗中擁有非凡權勢的大人物,又如何能不沮喪?

  自以為如天上神龍,實則也不過一群還未真正邁入修行大門的角色罷了……

  “幸虧我早已得到寧宮主指點,知道該如何去把握那一線和修行有關的機會!”

  相較于其他人,申九嵩則暗暗慶幸。

  “有關此地所藏的玄機,蘇道友肯定比我們了解的多,以他的手段,也定有化解的辦法。”

  寧姒婳語氣隨意,卻對蘇奕充滿了信心。

  木晞怔了怔,點頭道:“不錯,他還說過,巴不得那些異界修道者橫跨世界而來,這樣就能收割一批獵物了……”

  說到最后,他眼神古怪,神色都微微有些異樣。

  之前在那地下世界時,當聽到蘇奕輕蔑地視那些外來者為獵物時,木晞只感到無比荒謬,還以為蘇奕在吹牛。

  可現在,木晞卻不得不承認,蘇奕用實際行動打了自己的臉。

  那將陳征奪舍的異界修道者,就直接被蘇奕輕而易舉給禁錮鎮壓了!

  聽到木晞的話,濮邑等人的神色也變得異樣,心中皆感嘆不已。

  這世上,恐怕也只有蘇奕這種無法用常理衡量的家伙才敢這般做了……

  換做其他人,誰敢如此藐視那些個能夠橫跨空間壁障的異界修道者?

  陳征更是說道:“若是換做年輕時候,我定然不顧一切也要央求蘇公子收我為徒了,這樣,或許從一開始就能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而不至于到如今也只能在武道之路上浮沉……”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陳征此話,卻讓濮邑、姜談云他們心中皆是一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