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六章 自我找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一擊,蘇奕已動用神魂力量,以“他化自在經”為本源,施禁錮神魂之術。

  猝不及防之下,奪舍陳征的那一道神魂力量頓時遭受沖擊。

  “該死!”

  陳征識海中,響起一道驚怒大叫。

  就見一道蠕動的神魂力量遭受到禁錮,任憑如何掙扎,也無法動彈分毫。

  “你就不怕本王毀了此人的神魂?”

  那一道神魂力量咆哮。

  “咄!”

  蘇奕根本不理會,一不做二不休,以神魂秘術為禁,死死將那一股神魂力量禁錮封印。

  頓時,那來自異界的修道者神魂徹底被鎮壓,失去一切抵抗之力。

  蘇奕則輕吐一口氣,眉宇間浮現一抹疲憊。

  以他如今的修為,用神魂之法禁錮一個實力起碼是靈道修士的神魂分身,也明顯有些吃力。

  但還好,總算是成功了。

  “這一次,倒是便宜了陳征,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蘇奕暗道。

  原本,陳征差點被奪舍,危在旦夕。

  可現在,隨著那一道外來者的神魂力量被禁錮,只要陳征恢復過來,便可利用秘寶,將這外來者的神魂力量煉化。

  到那時,他的神魂不止會變得強大起來,且能夠獲得屬于這外來者的一部分記憶和修煉經驗!

  這對陳征而言,自然是一樁天大的造化。

  當然,蘇奕也不介意傳授陳征一門煉化神魂力量的秘法,促成此事。

  不管如何,他對武靈侯的為人還是很認可的。

  思忖時,蘇奕將陳征的身體放在地上,目光則重新看向那懸浮于天穹之下的千丈血色漩渦。

  “道友,武靈侯沒事吧?”

  寧姒婳和木晞走上前來。

  “沒事,很快就能醒來。”

  蘇奕隨口道。

  “剛才那家伙呢,是不是已經被殺了?”

  木晞不禁問。

  蘇奕道:“雖然沒死,距離死也不遠了。”

  木晞不由倒吸涼氣,怔怔道:“一位橫跨世界壁障而來的強者,就這樣遭難了?”

  再想到剛才蘇奕和那異界修道者的對話,以及蘇奕所展現出的手段,他內心久久無法淡定。

  大道爭鋒,不以一朝一夕之功分高低。

  可當木晞察覺到,自己和蘇奕相差太過懸殊時,內心卻難免悵然和低沉。

  “我本以為自己是擁有大氣運的天之驕子,是大周天下獨一無二的天縱之才,可如今看來,眼界終究還是太狹隘了,這世上多的是不為人知的曠世存在,就如……這家伙……”

  木晞心中喟嘆,黯然神傷。

  不怕貨比貨,就怕不識貨。

  不怕人比人,就怕不識人。

  對木晞這位大周最年輕的外姓王而言,這一次在血荼妖山和蘇奕相遇的一幕幕,簡直就如遭受了一次次心靈風暴,整個人的認知都被一次次顛覆。

  到了此刻,哪怕他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認,他雖貴為王侯,擁有宗師四重巔峰修為,身懷得天獨厚的大氣運,可是和蘇奕這個聚氣境的少年一比,頓時都顯得暗淡起來。

眼見木晞陷入沉默,神色明滅不定,寧姒婳不禁心生一絲同病相憐的感  她很理解木晞那種復雜的心緒。

  因為當初在和蘇奕相見之后,她的認知就在遭受著一次次的沖擊和改變。

  她無法想象,蘇奕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其身上又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她也想不明白,這樣一個少年,卻怎會甘心混跡于世俗之中。

  直至如今,寧姒婳甚至都有些見怪不怪的感覺。

  似乎……這世上任何顛覆想象的事情發生在蘇奕身上,都會變得理所當然,自然而然……

  與此同時。

  猶如一記驚雷在無盡黑暗中響徹,喚醒陳征自身的意識。

  這一瞬,他恍如從一場大夢中醒來,感受到了熟悉的軀體,聽到了自己心臟強勁而富有節奏的跳動聲。

  “我……沒死嗎……”

  陳征悄然睜開眼睛,神色怔怔,寫滿惘然。

  寧姒婳不禁笑起來,道:“武靈侯安心便是,此次多虧蘇道友出手,才幫你化解一場生死大劫。”

  陳征呆了呆,猛地從地上坐起身來,捏了捏自己臉頰,而后如釋重負似的咧嘴笑起來,“原來,我真的還活著啊……”

  木晞也被他這番舉動逗樂了,笑道:“你若死了,現在看到的我們,豈不是也是孤魂野鬼了?”

  陳征長身而起,肅然抱拳:“見過鎮岳王,見過……”

  他一時語塞,原因是并不認得寧姒婳。

  “這位是天元學宮宮主寧姒婳。”

  這時候,蘇奕扭過頭來,隨口道,“你感覺如何?”

  陳征靜默感受了一番,旋即瞳孔一縮,道:“我的腦海中似乎……似乎多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道被禁錮的神魂力量,之前就是他侵占了你的軀殼。”

  蘇奕簡單扼要的把剛才的事情解釋了一番。

  陳征這才明白,自己之前經歷了一場何等可怕的事情,禁不住驚出一身冷汗。

  他連忙拱手見禮道:“多謝蘇公子!此等救命之恩,陳某銘記于懷,沒齒難忘!”

  蘇奕微微擺手,道:“你我之間,無須這般客氣,等返回的時候,我傳授你一門秘法,便可將識海中的神魂力量煉化。”

  頓了頓,他目光重新看向天穹下那千丈血色漩渦,道:

  “寧宮主,你和鎮岳王帶著武靈侯先離開此地,少則一天,多則三天,我便會返回。”

  寧姒婳心中雖疑惑蘇奕想做什么,可還是忍住沒問,點了點頭,便和木晞一起,帶著陳征朝出口行去。

  很快,這偌大的道場上,就只剩下蘇奕一人。

  他靜默片刻,而后深呼吸一口氣,腳下驀地一踏。

  一股晦澀的禁陣力量涌現,凝結為一朵祥云,托著他的身影憑空而起,扶搖而上。

  眨眼間便來到了那天穹下的千丈漩渦不遠處。

  抵達此地,就如來到一個巨大的深淵洞口前,讓人憑生渺小之感。

  隨著千丈漩渦徐徐旋轉,帶起的血煞力量就如滔滔洪流般,在旋轉的同時,產生震耳欲聾的嘩嘩轟鳴之音。

  這便是空間壁障,烙印著堪稱無上的空間秩序力量!

  “沒有可堪一戰的對手,就只能采取這種受虐的辦法了……”

  蘇奕暗嘆。

  他操縱祥云,一點點朝那巨大漩渦四周帶起的血煞力量靠近。

  當僅僅靠近那旋轉流淌的血煞洪流邊緣,一股可怖的磨滅力量便壓迫而至,蘇奕軀體一震,一身修為第一時間全力運轉,這才抗衡住那等磨滅力量的沖擊。

  直至適應了這種磨滅力量,蘇奕深呼吸一口氣,再次朝前靠近。

  這一瞬,他就如一只突然卷入血色漩渦洪流中的船兒,搖搖晃晃,幾有傾覆之危,好幾次差點被席卷帶走。

  轟隆!

  蘇奕黑眸深邃,一身道行推演到極盡,身如扎根崖壁上的孤松,徐徐演繹松鶴鍛體術。

  滾滾血煞力量如狂暴的怒海狂濤,不斷沖擊他那瘦削頎長的身影,每一次沖擊,都似巨錘砸身,刺激得肌膚、筋骨、氣血、臟腑皆一陣顫抖。

  那痛苦的滋味,就如被鈍厚的刀劍狠狠劈鑿,讓蘇奕都不禁一陣皺眉,呻吟不已。

  這的確和受虐沒什么區別。

  可沒辦法,為了盡快將一身修為淬煉出道罡,這種最殘酷的磨煉方式,無疑也最有效。

  并且,身處巨大的血色漩渦前,一著不慎,就可能遭遇滅頂之災,這和在生死之間搏殺也沒有區別了。

  半個時辰后。

  蘇奕毫不猶豫撤離,折身返回地面,拿出一把丹藥便開始打坐修煉。

  此刻的他,臉色蒼白,渾身肌膚撕裂般刺痛,手腳都控制不住地微微顫抖,一身真元消耗殆盡,整個人陷入一種極盡虛弱的狀態中。

  “還好,提前讓那些家伙離開了,若讓他們看到這一幕,我這一世英名怕都將毀于一旦……”

  蘇奕唇角抽搐。

  他深呼吸一口氣,全力打坐。

  足足三個時辰后。

  他悄然睜開眼眸,長身而起,再次騰空而起,來到那巨大漩渦帶起的血色洪流中,一遍又一遍的演繹松鶴鍛體術。

  仿似一個冷靜且堅狠的受虐狂,在生死間極盡錘煉自身。

  大道修行,從沒有一勞永逸的辦法。

  欲圖謀同境無敵,獨步古今之道行,自當承受他人無法承受之磨礪!

  對蘇奕而言,他尋常時候雖極其懶惰,可在修煉上,卻從不曾有絲毫的放松。

  相反,他對自己的要求已苛刻自律到變態的地步。

  也正因有這種大毅力、大氣魄,才讓他能夠在前世獨尊大黃九州,劍壓諸天。

  也正為了圖謀更高的劍途,他才會毫不貪戀前世所擁有的地位、榮耀和地位,毅然決定轉世重修!

  歸根到底,這就是心性的問題。

  當一心堅守劍途,除修煉之外的任何事情,都變得不值一哂。

  兩天后。

  蘇奕踉蹌坐地,臉色煞白,渾身都被冷汗浸透,一身肌膚篩糠似的顫抖著,宛如脫虛般。

  他大口喘息,可眉宇間卻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喜色,到最后,唇角也不禁微微翹起。

  一對深邃的眸明亮若天上星辰。

  “成了!”

  蘇奕唇中發出一聲滿足似的感慨。

  時隔月余,其修為于今朝淬煉到聚氣境大圓滿地步。

  一身修為,皆淬煉為極盡純厚的道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